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326 人蟲終殊途

^
  
  楚云升靜靜地站在新起土堆邊,風兒輕輕吹拂著他的面孔,默默在心中訴說著:
  
  “老紫,青仔,老金,小紅,蠕哥……”
  
  “再也沒有孢子怪物追你們了,再也不用生死逃亡了,再也不會有人欺騙你們了,再也,再也沒有了,你們可以安安靜靜長眠于這里,再也不用理會外面的事情……”
  
  “對不起,我一直在騙你們,我不是珉,更不是蟲子,我恨我自己,我做不到讓蟲子殺入港城,因為我是個人類,你們最憎惡的人類!”
  
  “但我的命是你們救的,是你們給的,更是我害死了你們,我對不起你們,我楚云升從來有仇報仇,有恩報恩,頂天立地。”
  
  “我會查清楚真相,如果確如霍家山所說,無論那弓有多恐怖,無論持弓者有多強大,今生今世,此生此世,我但有命在,必殺之,將用她的人頭來祭拜你們!”
  
  “對了,木源體,我已交給炎珉,老紫你們的使命完成了,你們一定最在意這個吧,其實你們比我還固執,比我還蠢……”
  
  ……
  
  “孵……墳……蟲……送……來……了。”傻大蟲領著一個體積堪比老金的巨型長條肉蟲,遲遲趕來。
  
  楚云升嗯了一聲,木然地掃了一眼,孵墳蟲的模樣他有些熟悉,腦袋此刻有些遲鈍的他,回憶了半響,才想來,當初在金陵城外的盧國隆的糧食小站,從鏡壁通道鉆過來應該就是這只粉紅色蠕動著的肉蟲。
  
  他和丁顏當初還以為它是一只母蟲,產仔孵蟲的那種,卻想不到它竟然是巨墳的孵化者。
  
  楚云升忽然笑了,雖然作為蟲子笑起來很恐怖,但他還是笑了,笑得心中一片悲涼,他走了很遠,做了很多事情,一轉身,卻發現,似乎自己還在原地。
  
  “走吧,大蟲!”楚云升再不回頭,蕭然上路。
  
  黑暗中,三只蟲子默默地爬過荒山,越過河流,登上一處高崗,再過去便是更南邊的香山城。
  
  傻大蟲忽然回頭,望著埋著老紫它們的方向,仿佛自言自語道:“……兄……弟……?”
  
  楚云升微微一顫,回身悵然望去,神情落寂。
  
  傻大蟲低下頭,又抬起,迎著楚云升的目光,求助一般地悲凄道:“為……什……么……我……好……難……受……,我……好……想……好……想……它……們……”
  
  楚云升心中一酸,親不自禁地用鉗子摸著傻大蟲的腦袋,望著無邊的黑暗,失聲道:“大蟲,將來你會發現,其實,,,其實有了感情,也許并不是一件好事。”
  
  傻大蟲低下頭,再回首,問出一個楚云升永遠無法知道的問題:“它……們……也……會……想……我……們……嗎?”
  
  “會的,一定會的!”楚云升忍著心中的痛楚,用力拍了拍它的頭,大步向著南方爬去。
  
  他終于覺得很累很累,什么都不愿再想,什么都不愿再做,他只想趕緊恢復人身,進入港城,誅殺持弓者,然后遠走高飛,找到金陵城,一生廝守在親人身畔,永遠不回到這片令他矛盾與痛苦之地。
  
  他累了,他想休息,不想再掙扎了,他的心早已千瘡百孔,再也傷不起了。
  
  他寧愿躲起來,像個老鼠一樣。
  
  ……
  
  他沒有殺竟敢獨自走入蟲海的霍家山,因為他相信這個男人沒有說謊,當時霍家山有更好的時機動手,而不是等他們快到隘口的時候。
  
  同樣,他也沒有霍家山保證什么,他只是冷冷地抱著老紫它們的尸體,從霍家山的面前,從港城無數士兵與能士的面前,帶走它們。
  
  那一刻,無數的港城人記住了這只第一個愿意和人類的談判的赤甲蟲,他悲涼地身影像是釘子一樣釘在他們的腦袋。
  
  不管是蟲子,還是人類,從來,從來沒有發生過只是為了幾具戰友、同伴的尸體,而不惜發動一場規模空前的戰爭作為威脅這樣的事情。
  
  他什么都沒有說,最后只是讓炎珉通過寄生人,將老紫臨死前的那句話,原封不動地轉述給他們:“人類都是這么卑鄙嗎?”
  
  這句話,如同海嘯一樣席卷了整個港城……
  
  當炎珉如潮水一般撤去所有的蟲子,港城的人終于才敢相信,蟲子真的僅僅是來要五具同伴的蟲尸!
  
  于是無數的謠言和輿論,開始在港城出現,許多矛頭隱晦地指向珂阡兒以及她的楚術門人,只是礙于他們恐怖的勢力,以及他們曾為港城血戰的功績,除了幾個激進的人士,無人敢公開批評。
  
  自大災難之后,楚術門人的勢力一日千里,在最具戰斗力的能士這一人群中,范大師的號召力,竟不亞于港城總署。
  
  隨著楚術門人水漲船高,范大師挑選弟子的標準也節節攀升,到如今,已經很少有人能夠被選中,幾乎港城中最出色的能士都集中的楚術門人之中,港城官方的能士諸司逐漸淪為能士們無奈之下的第二選擇。
  
  楚術門人也因此逐漸成為令總署和軍方都不能忽視的一股強大力量。
  
  沒人真敢惹這股勢力,于是輿論的矛頭很快就發展為戰與和的問題,兩派的支持者們,從街頭的臭水溝一直打到聯合指揮所,到處都是口水“硝煙”。
  
  并且孜孜不倦,口誅筆伐。
  
  “和”派開始是大占上風的,因為“戰”派基本都是無力呻吟,港城現在根本就無法蟲族進行生死決戰,從存亡角度,好死不如賴活,經歷兩起神奇的溝通事件后,“和”派迅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然而,當蟲圍危機解除后,“和”派再次派遣使者試圖和蟲族溝通時,卻驚訝和失望地發現,蟲族重新忙于北方的戰事,并恢復了拒絕任何形式的交流的姿態。
  
  這讓港城本對“和”派抱有很大期望的人,逐漸失望,認為蟲族忙完北方戰事,必定再次蟲臨城下,和平毫無希望,只有背水一戰。
  
  于是“戰”派再次抬頭,作為“戰”派的急先鋒楚術門人,經過一段時間的低迷,頓時又搖身一變,再次以英雄的形象宣傳在媒體上。
  
  整個過程,就像一場鬧劇,轟轟烈烈,人仰馬翻,到頭來依舊是口水一堆,老路一條。
  
  而如今同港城隔著內海,已在香山城附近的楚云升,自然不會知道港城內的這波騷動。
  
  霍家山曾對他很清楚地說明了持弓者以及她的勢力在港城的重要性,因而他一開始就沒有抱有任何威逼港城將她交出來的希望。
  
  他是人類,深知一點,和蟲子不信任人類一樣,人類同樣不信任蟲子,港城不會在毫無確信的保障下,交出手中的這柄抵抗利器,一旦交出,蟲子若翻臉攻城,人類更加只能任由宰割。
  
  當然即便他們想交,也未必有那個本事交得出,說不定立即演化為人類內亂,他估計港城的巨頭們也不會冒這個險。
  
  因而,他一心一意只想盡早恢復人身,然后單槍匹馬潛入港城,取其性命。
  
  炎珉向他和傻大蟲提供一只初始形態的孵墳蟲,初始形態的孵墳蟲和普通的次級孵墳蟲不同,可提供給其他珉控制使用,當然它造價也是極為可觀的,炎珉硬是一口氣用了二十座巨墳同時開工,才孵出一只。
  
  之后,炎珉和他相約好,它朝最危險的北方進攻發展,而楚云升則朝南延伸,直至安南境內。
  
  南方各地很早前就被炎橫掃過一次,基本是一片廢墟,偶爾有一些幸存者,佝僂地活在黑暗的城市廢墟里。
  
  楚云升對朝南延伸并擴展蟲族的實力毫無興趣,他想要的是巨墳中的催生黏液以及各種能量,以加速他蟲身的能量體化,以達到封印令逆轉的條件。
  
  當他和傻大蟲在廢棄的香江城附近,尋好了地方,準備孵化巨墳的時候,楚云升敏銳地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孵墳蟲不但能就受自己的命令,居然還能接受傻大蟲的命令!
  
  “難道是在合體的時候,傻大蟲分享了自己一般的生命,因而再次產生了變異,還是因為木源體曾共同存在于他和傻大蟲合體內的緣故,從而催生了什么?”
  
  楚云升不知道,他不是真正的珉,很多事情炎知道,他不知道,但絕對不能去問,問多了遲早要露相。
  
  因此,他想了很久,坐在香山城外,一邊是黑暗中的高樓大廈,一邊是蟲子的世界……
  
  仿佛他的心靈徘徊之間,后來他想到了兩句話,一句人蟲終殊途,一句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他一路走來,幾乎丟了所有的親人、朋友!他不得不思考著,要為大蟲這唯一存活下來的“兄弟”留一條后路……
  
  “大蟲,你想做珉嗎?”
  
  “……不……想……”
  
  “為什么,你一直不是羨慕珉的智慧嗎?”
  
  “……我……沒……那……本……事……”
  
  “我說你有,你就有!”
  
  &nbp;“……可……”
  
  “可什么,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我……不……做,你……做……”
  
  “傻!大蟲,以后有一天你會明白的,聽我的,再聽我一次吧。”
  
  “不……明……白……”
  
  “將來會明白的,你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兄弟”嗎?你我即為兄弟!”
  
  “……我……”
  
  “讓孵墳蟲孵化吧,你去確立和巨墳的主從聯系,別招我煩,趕緊去!”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