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325 炎發兵吧

^
  
  痛苦地嘶叫久久回蕩在荒山野嶺之間。
  
  奔騰地蟲群停了下來,駐足望著他和傻大蟲,悄然無聲。
  
  楚云升神情悲切,四腿無力,幾次試圖站起來,都一次次滑到在燒焦的泥土上。
  
  “吾已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應為戰死,它們皆為吾族的好孩子,作為一個珉,你應該知道這正是它們生命的意義。”一個渾厚地聲音從西方直直傳來。
  
  楚云升知道這聲音應該是這里的珉,但他不想說話,也不想知道為何它管自己也稱為“珉”,他現在很茫然,只想一個人坐在這里,靜靜地坐在山隘口,吹著略帶腥味的山風,讓自己頭腦一片空白。
  
  他恨自己超過了恨港城的人類,他內疚地認為如今的結局,源頭都是他鑄成的,早知如此……
  
  遠遠地,傻大蟲默默地收集著還能找得到老紫它們的尸體,時而望一望一動不動地楚云升。
  
  “為什么我們要和人類不死不休?難道只是為了異源?什么樣的仇恨能夠延續幾千年依舊不滅?”半響,楚云升忽然開口問珉,一口氣問了很多,語氣消沉。
  
  他不知為何,現在很想究竟是什么樣的仇恨,竟有如此的力量,千載不消,不管是金陵城,還是老紫它們……不論是人類還是蟲子,都淪為這股仇恨的犧牲品。
  
  珉沉默了一會,感嘆道:“幾千年?幾千萬年都不止吧!你別忘了,你和我只是誕生在地球的低級指揮體,等第一位“殤”降臨后,你也許可以問它。”
  
  “幾千萬年?真是至死都不忘的仇恨啊!”楚云升微微顫栗了一下,這個數字足以讓許多物種灰飛煙滅了,陽光時代的教科書上人類的歷史才有多少年?
  
  珉接著很奇怪地解釋了一句:“你本體的損失,影響了你的能力?這是我們誕生第一天起,就刻在身體上的印記,是吾族所有同類之命,殺絕異源!”
  
  “那異源又是什么呢?為什么要殺絕它們呢?”楚云升微微嘆息道。
  
  珉淡淡地道:“也許知道殤知道吧……等它降臨了,我們就不再是各自為戰的珉,那天,應該不會很久了吧。”
  
  “你有名字嗎?”楚云升默默地將目光射向遠方大規模集結的人類防御部隊,有些事情,他必須為老紫它們做。
  
  而今,他也意識道“珉”不是名字,大抵上是一個頭銜一樣的稱謂吧。
  
  珉忽然變得很嚴肅,鄭重地道:“根據《蟲典》,單獨的珉不需要名字,當兩位珉相遇后,才可以取名區分,所以,現在我們的確可以各自取名了,從今日起,吾即為炎珉。”
  
  “你叫我為封吧!”楚云升漠漠地說道,很多事情,他不愿再想起,寧愿封存永鎮。
  
  炎珉沉默了片刻,道:“封,吾已覺察到你體內的木源體,你已暫時喪失保管它的能力,為保證將它安全交給即將降臨的殤,請交給吾吧,你們為吾族所做的努力,殤一定會明白。”
  
  楚云升望著傻大蟲找回來的老紫它們的小部分殘骸,淡淡地道:“我可以將它交給你,但你必須為我做一件事!”
  
  炎珉奇怪了一下,楚云升的做法顯然違背了蟲族的準則,但它還是耐心地道:“我可以向你提供一只珍貴的初始態墳孵蟲,你可以選在附近重新建立黏液區。”
  
  楚云升緩緩地爬了起來,凝視著如臨大敵的港城,搖了搖頭,零落道:“我要你發兵港城!”
  
  炎珉一怔,嘆息一聲,拒絕道:“封,如果你想復仇,北方的戰事一了,我即發兵,但不是現在,吾沒有那么多的兵力同時兩線作戰!”
  
  楚云升提高了聲音,清晰道:“不,必須是現在,調回你北方的所有蟲兵,盡起所有,蟲圍港城!”
  
  炎珉斷然道:“封,你的無理要求吾無法做到!”
  
  楚云升巋然不動地道:“你必須做到,如果你想拿到木源體的話!”
  
  炎珉微微震怒,道:“封,作為珉,你應該清楚木源體的重要性,以此作為要挾,即便同為珉,按照《蟲典》,吾依可以當場擊殺你,取回木源體!”
  
  與此同時,楚云升周圍的蟲子立刻齊刷刷地對他蟲視眈眈,箭張弩拔,氣氛頓時變得鄒然緊張,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傻大蟲,緊張地望著楚云升。
  
  楚云升卻視若無物,寥落地說道:“是的,你可以,你可以毫不費力地殺掉我,但是,炎你也別忘了,我雖然失去了本體,但是在死前自爆這具身軀,與木源體同歸于盡,還是可以做到的。”
  
  他不知道為何炎珉一口咬定他也是珉,也許是因為他多次的進化,也許是時間的問題,封獸符現在一定有所松動,讓冥的氣息滲透了出來,畢竟他在黃山那邊的黏液區的時候,那里的珉一直沒有發覺冥的存在。
  
  到底是什么,楚云升心神疲倦,已無意深究,既然炎認為他是珉,就按的珉的身份談吧。
  
  炎珉自然不信道:“封,以你現在情況無法做到……”
  
  楚云升忽地燃燒渾身火焰,裂開額頭上罩體,紅光盈滿,五鰭剛立,猶如分裂,冷冷地打斷它道:“你可以試試!”
  
  木源體的確非凡了得,僅僅血戰后至現在不長的時間,已經催生出他溢滿的火能量,只是他這具蟲身軀體容量所限,吸收的不過是木源體的九牛一毛而已。
  
  珉堅持道:“封……”
  
  楚云升一字一句,重重地沉聲道:“收攏大軍,蟲圍港城!”
  
  珉沉默了,似是考慮楚云升所言真假,半響,才嘆息道:“封,失去本體,使你的意識受到損害……你不知道,北方戰事正在關鍵時刻,可惜了……吾可以同意圍城,但是絕對不會攻城,北方戰事沒有徹底解決前,吾不能再損失孩子們,你知道那只弓……”
  
  楚云升熄滅火焰,神情蕭落地,道:“你發兵圍城就行了,我不需要你攻城,它們的仇將來我自己會報,現在我只是想要回它們的尸體,它們是為我而死的,我不能讓它們死無葬身之地。”
  
  珉似乎理解上出了偏差,喃喃自語道:“失去本體的珉,竟會對本體如此的眷念,連孩子們的本體也是如此……”
  
  高高的山隘高崗,楚云升一聲長長的嘆息:“炎,發兵吧!”
  
  ******
  
  嗚嗚嗚……嗚!
  
  港城的上空中,如死神般地,響起急促地警報,一聲比一聲凄厲。
  
  慌亂地人群,四下尋找可以躲避的地方,面孔上布滿上驚慌與絕望。
  
  這是最高等級的警報聲!
  
  所有能拿槍的,所有拿武器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不管是年紀大小,全都緊急被召集到最前沿的防線。
  
  激勵聲,呼喊聲,鼓舞聲,在漫長的防線上此起彼伏。
  
  一張張緊張地面孔,卻透著無比的絕然,因為他們的身后,就是他們的親人,他們的摯愛!
  
  港城中,
  
  年邁地母親,渾濁的淚水劃過蒼老的面孔,跪在地上祈求上蒼,庇佑前線年輕的兒子;
  
  稚嫩的孩子,拉住媽媽的衣角,不停地、害怕地問著:媽媽,爸爸能活著回來嗎?
  
  無助的妻子,默默地望著遠方,留著止不住地眼淚。
  
  ……
  
  蟲子,蟲子來了,它們終于又一次卷土重來了,這一次,無邊無際,浩如星海!
  
  從來沒有過這么多的蟲子,從來沒有如今天般如此令人無望過……
  
  它們氣勢洶洶,它們奔騰不息,整個世界都被它們爬滿成了紅色的海洋。
  
  不計其數的赤甲蟲,猶如烏云蔽天的青甲蟲,耀武揚威的紫炎魔蟲,形如泰坦的鍘刀巨蟲,帶動地面震動的……
  
  ******
  
  港城聯合指揮所,會議室。
  
  “珂小姐,這就是你想要的嗎!?告訴我!”霍家山冷冷地打破安靜,道。
  
  “霍伯伯,我想,現在還是討論如何迎敵比較實際一點,你放心,我以及楚術門人一定血戰在第一線!”珂阡兒平靜地回敬道。
  
  霍家山噌地一聲站了起來,幾乎咆哮道:“你去外面看看,多少的蟲子?多少!?它們已經放棄北面的戰爭,全力壓境!你能殺多?你的門人又能殺多少?告訴我!”
  
  復興總署署長梁興棟敲了敲了桌面,沉聲道:“老霍,我們理解你的心情,對和錯,等退了蟲子再議,現在應該趕緊拿出御敵方案!”
  
  霍家山吸了一口氣,哼了一聲道:“如今還能有什么方案?拼死抵抗而已!等死的差不多了,就出海吧,會不會遇到海怪,就聽天由命吧!……你知道嗎,我今天差點就和它們談成了!全毀在她手上了!”
  
  一直保持沉默地軍方總指揮官,武方候忽然開口道:“霍署長,這件事阡兒的確有些沖動,但……”
  
  “報告!前線緊急報告!”一個文官滿臉夸張,疾跑過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連規矩都顧不上了。
  
  “說!”武方候被打斷了發言,卻依舊平靜道。
  
  “蟲群在城外停下了,要求,要求我們,立即、馬上、無條件交還五具蟲尸!”文官急促地說道。
  
  “什么?”
  
  “蟲尸?”
  
  “五具”
  
  “什么意思?”
  
  ……
  
  會議室頓時炸開鍋了!
  
  這時,一聲大吼:“安靜!”,霍家山走到文官面前看了一眼,對著都瞪著眼睛看著他的眾人,冷然一笑道:
  
  “珂大小姐,你應該心里最清楚吧,人家是來要它們的尸體了!你把人家尸體都帶回來了!……
  
  你們以為這是好事嗎?
  
  哈哈!只是普通的五具蟲尸,它們竟然放棄北面即將到手的勝利,傾巢而出,傾巢而出啊!這種事情什么時候發生過?上次大戰我們殺了多少蟲子,它們有來要過尸體嗎?沒有!一次都沒有!
  
  珂阡兒,你現在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禍了嗎!?你捅了天了!
  
  等著吧,我敢斷言這事才剛剛開始,我們大家都等著吧……”
  
  霍家山痛極生笑,笑的眼淚都迸射出來,會議室內卻鴉雀無聲。
  
  片刻后,他穿上大衣,整理了一下衣服,對著那員文官道:“走吧,送我出城,我和那位活著的蟲先生再談一次吧……告訴我太太,今天,不,以后都不用等我了……就算,就算我為港城最后做一點事情吧……”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