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222 改寫歷史

^
  
  “成了!”
  
  老嫗長長地舒出一口,點完最后一筆,本尚有些神奇灰黑的頭發,瞬間瑩白,搖搖欲墜地身體,再也支撐不住,在女子的攙扶下頹然坐下。
  
  她的身體枯萎的嚇人,如果剛才還算是個普通的老人的話,現在卻已經是一個十足的“木乃伊”了。
  
  一張鮮紅的符文,幾乎耗盡了她的一切。
  
  老嫗抖抖地捻起它,口中流出腥紅的血液,仿佛穿越時空一般,浮現出一絲的欣慰道:“這是楚夫人教過我的最難的一道楚符,夫人說過,沒人能夠畫出它,沒有人……夫人說,畫出了它,就證明了我們的楚術不是妖言,也不是旁門左道,師公他老人家就可以死而瞑目了……”
  
  “嬤嬤,您不要說了,您……”女子抱著老嫗,眼淚順著面孔落在老嫗的雪白的頭發上。
  
  老嫗努力地要將“楚符”放在古弓上,卻仿佛已經沒有一絲力氣了,喃喃道:“嬤嬤老了,不中用了……阡而,快,快用嬤嬤教你的辦法,將它封在弓身上,快……”
  
  女子嗯了一聲,悄然拭去淚水,接過那張帶著老嫗生命的符紙,并指作劍,默運楚咒。
  
  楚符搖搖擺擺地懸空起來,在女子一聲聲楚咒的催促下,“叱”地一聲化為一遁流光,沒入還在發光的古弓弓身之上。
  
  隨著一陣陣符文光芒從弓背上暗浮突顯,古弓漸漸安定下來,光芒數滅,弦音依失。
  
  老嫗忽然緊緊抓住女子的手腕,雙目放光道:“阡兒,你要記住,這道楚符只能暫時隔絕弓和那人的相互感應,你千萬不要讓弓靠近那人太近,否則,否則,只要那人是真身的話,什么也擋不住!什么也擋不住它!它甚至可能會當場“叛變”,你、你記住了嗎!?”
  
  “記住了,嬤嬤,您放心,沒人能把它奪走!”女子點頭,眼中放出冷光道。
  
  話雖如是,老嫗卻依舊不能放心,顫抖抖地從衣服里掏出一枚玉牌,慎重地放入女子的手心,虛弱地說道:“阡兒,這是我們這支楚術門人的掌牌,楚夫人臨終前交給了嬤嬤,嬤嬤現在交給你,你身上流著楚夫人的血,將來,將來……等會,讓嬤嬤這些年教導的那些弟子跟你去吧,他們如果能做到,就讓他們去做,你能不出手,就不要出手,離那人遠一點,遠一點,越遠越好!……”
  
  女子重重地點了點,收起玉牌,提起古弓,收思肅顏,恭敬地朝著垂首地老嫗叩了三響,然后決然地起身欲去。
  
  老嫗忽然抬頭起,眼中閃出一絲復雜地光芒,無限地眷念地無聲道:“阡,阡兒,阡兒啊,嬤嬤也不知道是幫了你,還是又害了你……”
  
  ******
  
  “科學院的人還沒到?”張哲修著急問道。
  
  “長官,最優秀的生物學家和分析設備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到,總署和軍方一致命令我們一定要拖到生物學家到場,并且強調這不是“建議”,而是“命令”!”他身邊一名文職人員,趕緊道,并著重強到命令二字。
  
  “命令,命令……就知道命令!看看那是什么?一只冒紫炎的大魔蟲!我憑什么,拿什么拖延?立即請求總署調A級能士過來,要不請范大師的弟子過來也行,就憑我們二司這點人手,怎么拖?”張哲修頭上冒著冷汗。
  
  “已經部署了,很快就會就位。”文職人員點頭道。
  
  張修哲皺了皺眉頭,望遠鏡里的蟲子還在向前沖,他什么辦法都用過了,當其中一只蟲子用刀腿在地面上刻下“談判”等字,并讓那名女記者作為傳話,要求撤去地下屏蔽場,沒有得到批準后,這七只蟲子立刻改變了策略,從談判變為劫持人質,迅速試圖離開港城……
  
  如果蟲子會“談判”,大大地沖擊了他的世界觀的話,那么一只赤甲蟲竟然可以指揮紫炎魔蟲,才最讓他大跌眼鏡。
  
  從大災難發生起以來,各種情報知識的匯總證明,紫炎魔蟲都是比赤甲蟲高出許多等級的物種,等級森嚴的蟲族,怎么可能出現如此荒誕不經的事情?
  
  但事實就在他眼前,不容他否認,總署和軍方在得到蟲子竟然破天荒地要求談判這一離奇事件后,雙方難得地統一了意見,立即調派全港最優秀的生物專家和設備,準備和蟲子進行“溝通”。
  
  越老越多的上層人物以及科學家認為這次能和蟲子交流,是史無前例的事件,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或許從中可以尋找到暫時和平的機會,人類太需要時間喘息和發展了。
  
  自從蟲子入侵以來,它們從來沒有主動和人類做過任何方式的交流,除了殺戮,還是殺戮,至死方休。
  
  一開始的時候,很多南方和原港城的科學家分析認為,蟲子只是低等的嗜血的生物,后來逐漸發現了它們的智慧竟然絲毫不比人類差,這才企圖開始和蟲子溝通,希望通過智慧生物間的“交流”,化解分歧,了解原因,獲取停戰的可能。
  
  換句話說,就是求和!乞和!
  
  然而,無論港城的科學家想盡了辦法,黏液區的蟲族,連回應都沒有回應,始終只有殺戮,拒絕任何形式的交流。
  
  后來,蟲子和北面的孢子森林爆發了大規模地蟲族之戰,港城的壓力頓減,隨著它們之間的戰事越來越慘烈,黏液區已經很少派出大規模地蟲群對港城發動進攻,只是死圍而已。
  
  這時候,港城的科學家,按照人類的思維,覺得黏液區蟲子已經是腹背受敵,應該是時候接受“雙邊交流”了,結果派去的“外交人員”,連黏液區都沒進入,就被殺死在路上。
  
  黏液區的蟲子,就是在損失最大的一次蟲族之戰,甚至那次孢子森林的蟲子都沖到港城腳下,極為凄慘,也絲毫不肯和人類交流,這讓整個港城的科學家十分困惑和不解。
  
  所以,當二司司長張修哲與古鋒團長分別向總署和軍方總部匯報蟲子要求談判的時候,楚云升不知道,他幾乎捅破了天!
  
  總署和軍方的巨頭們迅速集中到一起,重新將以前備案的“和平”方案翻了出來,爭吵不休,而科學家們,做好了各種史上第一次人蟲交流的技術準備。
  
  一車車的設備,一車車的專家,一車車的官員飛速地趕赴現場,整個港城一片雞飛狗跳。
  
  *****
  
  楚云升眼看就要出城,心中大喜,只要一出城,說不定就可以重新鉆入地下,談不談判已經不要了,重要的是他手里有活著的人質就行。
  
  然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他以蟲子獨特的能量感應器官,清晰地覺察到大量人類覺醒高手,圍堵住了他們。
  
  不僅如此,再更遠的地方,他已經看到黑壓壓地新式坦克以及戰車,以及盤旋的武裝直升機。
  
  “難道他們要開打?……”楚云升暗自急思,但這是不合理的,就算港城的大人物們不在乎他手里的十幾條人命,也沒理由現在才發起進攻。
  
  他一路上可以算得上是“秋毫無犯”,擺明了他們一方只求離開,不想惹事。如果一旦開打,反而毫無意義地增加人類的傷亡,老紫可不是吃素的家伙。
  
  再說殺死他們七只蟲子又有何意義?
  
  放著零傷亡不要,反而要開打,楚云升實在摸不著頭腦了。
  
  “蟲先生,我想,他們是想和您交流。”白蔓妮見楚云升這只蟲子,似乎有點焦躁不安,膽大地說道。
  
  她最初被驚嚇欲死,跟著卻發現這幾只蟲子不但沒有吃她的腦袋,反而劫持了她,作為人質進行談判!!!
  
  她的腦袋當時整整短路了十分鐘!好不容易接受事實后,接著又被楚云升一連串人性化的舉動雷得七葷八素。
  
  到現在,她已經如王大富一樣徹底麻木了,只剩下陣陣地興奮,以她職業的敏感嗅覺,意識到這將是人類歷史上開天辟地的第一遭,它的意義幾乎可以永久地載入史冊,當然如果人類還存在的話。
  
  而她白蔓妮竟然親身參與這起或許可能改寫人類歷史進程的事件,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她頓時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在燃燒!
  
  因而,當她明白只有楚云升能聽到人語后,她的膽子越來越大,不停地試圖找話題了解“蟲子的內心”。
  
  只不過,如果讓她知道她費盡心機搭話的蟲子,軀殼里面裝的依舊是一個不折不扣地人類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十分地郁悶……
  
  “交流?和我有什么交流的?”楚云升心中納悶,甩了甩腦袋,不再作想,他又開始以最壞的打算出發,開始計算一旦打起來,從哪個方向能夠最快突圍!
  
  或許嘶鳴幾聲可以找來援兵?他還記得,第一次和他交流的那個中年男人說過,港城附近有楚云升他們“同類”存在。
  
  因此,他因地制宜,飛快地制定一個計劃:一旦開打,立即讓青仔以高速飛行的能力,突圍出去,尋找援蟲,他們幾個則向著西邊全力突破。
  
  ******
  
  “確定它們可以聽得懂人類語言?”一個五十多歲,身穿黑色制服,全副武裝地男人,在幾個身穿甲衣的能士保護下,嚴肅地問道。
  
  “確定,不過最好是普通話。”張修哲一改剛才的不滿臉色,正色地匯報道。
  
  “你做的很好,把喇叭給我。”那男人輕輕地點了點頭,要過喇叭,舉了起來,頓了頓,對著越來越逼近他們的蟲子高聲道:“您們好!我是港城的復興總署的第一副署長霍家山,我首先代表港城方面,絕對保證諸位的安全……”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