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315 逆推食物鏈

……
  
  俗話說,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而蝦米則只能吃淤泥水藻什么的。
  
  楚云升自忖要逃脫湖底困境,重返湖面,同老紫傻大蟲它們匯合,就必須逆反這個過程。
  
  如今他身陷湖底,赤甲蟲原有的優勢,除了鉗子、刀腿與甲殼尚能起到一些作用外,其他優勢皆都蕩然無存。
  
  所以在這里,他就是“小魚”,甚至“小魚”都算不上,只能是“蝦米”!
  
  而且此處并非是淡水湖,而是類似海水一樣的內海湖,只是不知道為何會在如此深的地下形成,不過這并不是他所要考慮的事情。
  
  他只有上演蝦米吃小魚,小魚吃大魚這一逆反行徑,才有活路,否則只能一輩子困死湖底。
  
  但想要“逆推”掉巨湖中食物鏈上層的生物,楚云升就必須首先學會它們的生存技能,加速他的吞噬進化。
  
  選擇從最底層生物開始吞噬,楚云升首先排除了類似水藻海藻之類的植物,且不說他還不知道自己能否進化出植物的特性,就是能,那些特性目前對他也無大用。
  
  他的首選目標是那些食草性湖底生物,它們處于食物鏈的最下端,最適合他行動遲緩的現狀。
  
  楚云升的生物知識少的可憐,在骸骨周圍觀察了很久,勉強發現一些類似海參的生物,它們聚集在巨大骸骨的中部,猶如同狼牙棒一樣矗立在綠色的藻類植物中,正吞食著水藻或者浮游生物什么的。
  
  它們有一個很突出的本來,可以變色!
  
  只在大約幾分鐘的時間內,它們已經變換了數種顏色。
  
  楚云升當即便確定它們作為逆推食物鏈的第一階段的吞噬對象,這是他現在最需要的本領。
  
  湖底很多地方都是綠色的,綠熒熒地一片,十分奇幻和美麗,他原本一身赤紅的甲殼,在這些發光植物的照耀下,顯得十分的扎眼。
  
  因此一身完美的偽裝,可以極大地方便他的潛伏行動。
  
  ……
  
  楚云升小心地一步一步逼近它們,他是特殊的闖入者,沒有它們天敵身上特有的氣味,直到他以極細微地動作潛行到最靠近它們的一根骸骨后面的時候,這些類似海參的生物,依舊一無所覺。
  
  只有一米的距離,楚云升目測了一下,這個距離上,他只消養精蓄銳一會,就能進行爆發式的襲擊。
  
  當然在巨大的水壓下,突爆襲擊所消耗的體力也是十分“驚蟲”的。
  
  楚云升微微張開了鉗子,在他眼前至少有五只類似的這種生物,他只求能夠獵殺到兩只而已,他的敏捷性在水壓下早已大大降低,所以并不敢貪心。
  
  蕪!
  
  帶動著水流,楚云升用盡全力蹬起四只刀腿,向一只惡狼一樣,狠狠地撲向海參一樣的生物那五只“狼牙棒”。
  
  本來信心滿滿地楚云升,終究發現他的速度還是太慢了,只來得及鉗住一只,其他四只在最快的時間內反應過來,向他噴射出一團內臟一樣的惡心東西,并利用反推力,朝著湖底深處,奪路而逃。
  
  湖底深處,楚云升是不敢追擊的,再說他也追不動,他爬的實在是太慢了。
  
  ……
  
  吞掉第一只“狼牙棒”,連同那些“內臟”,他也沒放過,然后靜靜地伏在藻類植物叢里。
  
  一則是等待體內的變換,二則他干脆“守株待兔”起來,這類藻類植物與浮游生物十分繁多,他猜測應該還會有其他弱小生物前來尋食。
  
  等了老半天,來來往往許多奇奇怪怪地湖底生物,塊頭大的,楚云升不敢招惹,塊頭小的,楚云升能偷襲幾只就偷襲幾只,絕不放過。
  
  陸陸續續,他感覺自己已經吞噬很多小生物了,但那種如同頭頂上的透明罩一樣的進化感覺,卻一直毫無動靜。
  
  郁悶異常的楚云升,在繼續潛伏大約數個小時后,再也耐不住了。
  
  他失望地爬出藻類植物,準備返回巨型骸骨的頭顱那邊,重新想出其他的辦法,看樣子吞噬這個能力是靠不住了。
  
  但就當他剛剛爬出藻叢的時候,忽然覺得身上有什么東西如潮水般地退去,接著又有什么物質被分泌出來,布滿全身。
  
  他此刻再看向自己的鉗子,一部分已經變成和骸骨一樣的灰白色,就像骸骨中的一員一樣。
  
  不過這種變色還未完整,尚有許多地方仍然保持著赤甲蟲特有的鮮紅。
  
  楚云升楞了一下,又急忙退回綠色的藻類叢中,那種散去再分泌的感覺又來了,而這次,他的鉗子卻變成了綠色!
  
  成功了!?
  
  楚云升心頭一喜,隱隱地想到了,他第一次吞噬綠波坦蟲的本領,大概是因為綠波坦蟲比他高出無數等級,僅一只,就能讓他的額頭上進化出一個能發出紅光波的透明罩體。
  
  但那些湖底底層生物,遠遠低于綠波坦蟲的生命層次,他只有依靠大量地吞噬它們的身體,才能最終吸收到它們的生命特征。
  
  是以,楚云升趕緊又蟄伏在藻叢中,一動不動,變色還不完全,必須繼續大量吞噬,才能達到完美程度。
  
  不過,現在確切地說,自己應該不能叫作赤甲蟲了吧,應該叫“變色蟲”才對,楚云升伏在藻叢中,無聊地想著。
  
  守株待兔,是一個漫長地過程,尤其是楚云升需要龐大的積累數量,這個過程就更加地漫長。
  
  幾個小時后,楚云升不得不重新換了個地方潛伏,但始終圍繞在骸骨的周圍。
  
  他不敢爬遠,只有這里相對還是安全的。
  
  過了很久,楚云升也算不清到底是多長的時間,直到變色完全成功后,他才重新爬回骸骨的頭顱內,開始盤算起下一個食物鏈的目標。
  
  楚云升暗道自己得加快速度了,火能量一旦消耗完畢,處境將極端不妙。
  
  下一個目標,必須是能讓他快速適應湖底水壓,大幅提高他行動速度的生物。
  
  篩選了半天,楚云升最終確定為那些五顏六色的水母。
  
  其實最好的吞噬對象是那些古怪的魚類,但他現在根本沒那個能力上去捉它們。
  
  而水母卻剛好可以向他提供這個“臺階”。
  
  他曾在陽光時代的科學頻道,見過水母的介紹,它們體內有一種腺,可以釋放一氧化碳,通過釋放和產生這種氣體,實現身體的沉浮和游動。
  
  不管是控制升降這種能力,還是噴射氣體進而實現游動,都是楚云升逆推食物鏈第二階段所必須要擁有的本領,他的蟲身不適合游泳,水母這種通過排氣的方式推進身體,再適合他不過了!
  
  湖底的水母有很多種,最小的根據楚云升的目測,大約只有幾厘米,最大的甚至比他蟲身還大。
  
  這種巨型水母,他是不敢招惹的,他的目標依舊是那些中等的生物。
  
  水母同時又是雜食性的生物,它們就是水里的老鼠,什么都吃,當然動物更能引起它們的興趣。
  
  楚云升依舊不想離開巨大骸骨的頭顱“保護”,他順著骸骨尸體,四處游蕩,追蹤路過的水母,觀察它們的喜好。
  
  最終還真讓他發現了一些東西,這里的水母對一種如樹葉一樣、行動遲緩、以浮游生物為食的藍色生物十分喜愛,常常主動攻擊它們,利用觸手上有毒刺細胞麻痹甚至殺死它們,進而掠食。
  
  于是,進入湖底逆推戰第二階段的楚云升,戰法也從“守株待兔”順應轉變為“下餌誘殺”。
  
  收集葉狀藍色生物并不費力,遲緩對遲緩,再加上他的變色偽裝,骸骨周圍的這種生物,被他一網打盡!
  
  楚云升到底是人不是蟲,人和動物最大的區別之一,就是人類善于利用工具,他也不例外。
  
  雖然赤甲蟲的鉗子笨拙了一點,但是在他耐心地運用下,依舊弄來了大量的藻類植物,將這些還活著的樹葉狀生物束縛并包裹起來,在巨型骸骨的頭顱前方,偽裝成一片藻叢。
  
  然后他只要坐等水母上鉤就行了,他不信這么多的樹葉狀藍色生物,水母們不動心!
  
  果然不出所料,沒過多久,就有幾只堆在一起的水母警覺地游弋過來,它們四下偵查,前后試探,十分小心。
  
  楚云升耐心地龜縮在骸骨頭顱內,身體甲殼上的顏色,漸漸與灰白色頭骨融為一體,一動不動,靜等它們上鉤。
  
  許久之后,大約是沒有發現什么危險,幾只水母急不可賴地頂著傘狀的身體游了上來,伸出觸手開始分解獵物。
  
  楚云升忍耐了一會,必須等待水母們徹底放松警惕之后,才能動手,這種生物可是有著很多的眼睛,視野范圍覆蓋360°,無一遺漏。
  
   而且,水母的速度比楚云升快,所以他放棄了使用鉗子進行捕捉的打算,改用刀腿刺擊,以求一擊命中。
  
  腿上蹬力,加上刀腿阻力小,蓄意之下,比鉗子快多了。
  
  ……
  
  一只,兩只,三只……楚云升不知道吃了多少只五顏六色的水母,機械、漫長的重復,令他有些百無聊賴。
  
  叱!
  
  他又刺穿了一只稍大的水母,剛準備吞入口中,骸骨頭顱后面便傳來一種水流擾動。
  
  楚云升一驚,這種動靜可不是小生物可以折騰出來的。
  
  他連忙鉆回骸骨頭顱,只見一只形如立方體的大型水母,以極快地速度沖了上來。
  
  這是一只身形比他還要巨大的水母,無數的觸手,順著水流飄動,漸漸地吸附在骸骨頭顱上面。
  
  楚云升心中一動,被發現了?
  
  果然,還未等他逃跑,一條透明地觸手從外面延伸進來,直刺他的身體。
  
  咔嚓!
  
  楚云升來不及思考,當即舉起鉗子將觸手截斷。
  
  立方水母吃了痛,迅速收回斷肢,但楚云升卻差點沒昏死過去!
  
  劇毒!
  
  這是他之前所有吃進肚子里的水母所沒有的劇毒。
  
  只是沾上了那么一點點,他便覺得全身都要死掉了一般。
  
  若不是他體內還有些火能量支持,只怕剛才就要伏尸當場了。
  
  當斷不斷,必受其害!
  
  再被立方水母攻擊一次,楚云升不敢保證自己還能不能活著挺過去,立即鉆出骸骨頭顱,裂開頭頂上的透明罩體……
  
  這是他最后的武器了,也是他最致命的武器!
  
  啵!
  
  一道紅光,千鈞一發地趕在飛舞的觸手落下之前,從立方水母的正下方,穿射上去,當即將它身體轟開一個洞穿大孔。
  
  紅光波是繼承自綠波坦蟲,何其犀利?
  
  立方水母當場死亡,龐大的身軀如同一個巨傘一樣,落扣在楚云升的身體上。
  
  萬幸地是它的毒素在死亡后便不再化合分泌,楚云升頂著這頂透明的巨大“帽子”,趕緊朝著骸骨一側的藻叢中爬離。
  
  剛才的動靜太大了,加上立方水母的死亡,說不定還會引來更強大的掠食者,骸骨頭顱內已經不再安全。
  
  ……
  
  潛臥在茂密地藻叢中,楚云升以飛快地速度吞噬著立方水母的尸體,這東西不能留,遲早引來禍事。
  
  當他囫圇吞棗般地咽下整具立方水母,身體內忽然間冒出許多細細地氣流,四處亂串,奇癢難耐。
  
  他一用力,試圖排出這股難受的氣體,便聽到身后一聲打響,氣勁如斯,他整個身體如同噴氣式飛機一樣,直挺挺地朝著湖水上方射了出去。
  
  事發突然,楚云升一陣驚慌,他還沒能力與中上層的怪魚廝殺。
  
  不過他的驚慌一半卻又是出于另外一件事,他似乎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了,水母的觸手也是它的特性之一,如果自己也長了觸手怎么辦?
  
  他可就真成了一個四不像的怪物了!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