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310 七蟲特攻隊

……
  
  是珉!
  
  楚云升第一時間就感覺到它回來了,那股令人心悸的張力,就像怎么逃也逃不掉的蜘蛛網富有黏性。
  
  前一秒還在消除中的傻大蟲,頓時興奮如打了雞血一樣,赤紅著本就血紅的眼睛,不顧一切地朝著珉沖去。
  
  楚云升的力量根本不足以鉗制住一個二次形態的赤甲蟲,眼睜睜地看著它以極快地速度向黏液區深處飛奔。
  
  但傻大蟲沒跑多遠,生生地愣在原地,接著不得不無奈地向后退,一退再退。
  
  楚云升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他們發現珉的同時,珉也發現了他們,很快就給出了第一條指示:后退,不要靠近!全部后退!吾以珉的名義命令你們!
  
  你們?楚云升心底一驚,他壓根就沒動,相反還默默地后退了幾步,珉這個“們”肯定不包括他在內,那就說明還有蟲子活著!
  
  一直等傻大蟲退到楚云升身邊,它才停下來,緊張地看著血霧逐漸散去的兩道影子所在的戰場。
  
  楚云升小心地爬到一個堆面上,極目望去,這就是珉?
  
  沒有他想象的史前巨蟲,也沒有冥那樣臃腫的肉團,反而像是一只人形猛蟲,高達近三米的身軀,周身布滿死亡氣息的漆黑甲殼,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兩條螳螂一樣的甲腿,修長而有力地立在地面,身軀后面拖著數十條搖擺不定地觸須狀長長管道,而“甲手”竟然拿這一只梭狀的大型兵器。
  
  它對面的敵人,更加令楚云升驚奇萬分。
  
  竟然是個站在恐怖之子身上的人類,一個女人,穿著一件普通的羽絨服,戴著一個常見的眼鏡,扎著一根稀松平常的馬尾辮,一切都是那么地平平無奇,卻從骨子里透出一種平和、安詳的氣息。
  
  楚云升之所以敢斷定她是人類,而不是冰族的女人,除了她的這身打扮實在和冰族白衣相去甚遠,更重要的一點,她身上沒有冰族那種完美的極點容貌和冷酷。
  
  這人是誰?
  
  一個人類竟然可以站在恐怖之子身軀上,她的年輕不在楚云升之下,這是何等的實力?
  
  楚云升驚訝著下巴,接著聽到那女人淡淡地出聲了:“珉,你偷不走木源體的,還給我吧,你已經輸了。”
  
  令楚云升想不到,珉竟然也能以人語,粗重道:“哼,因為你是身體不含異源的人類,所以我才不殺你,不要以為吾是怕了你!”
  
  女人失望地搖頭道:“破壞只能帶來毀滅,交給我吧。”
  
  珉冷冷道:“吾唯有使命!”
  
  說完,它周身燃起妖艷的紫炎,夾雜著一絲絲帶著死亡氣息的黑氣,盡情地燃燒。
  
  越來越濃烈地火元氣噴涌而出,大地上蟲尸,一具接著一具漂浮起來,懸置在半空中,整個空間仿佛被珉鎖死了一般,動中有靜。
  
  他和傻大蟲都被這股力量托浮了起來,旋轉在空中
  
  “聽著!”楚云升的蟲腦中,忽然響起珉的聲音:“吾的孩子們!不要動,就像死去一般,吾會送你們離開,不要讓敵人發現你們。下面吾說的每一句話,你們要至死牢記。”
  
  其實楚云升哪里敢動,他現在以蟲身的實力,不用紅光波,估計連傻大蟲都打不過,更不要說珉,恐怖之子這兩者中任何一個了。
  
  “你們都是吾的孩子,從你們出生的第一天起,吾便關注你們的一言一行,你們被賦予了勇氣和力量,從來沒有讓吾覺得失望過,然而今天,你們將要背負吾族的命運,為吾族的使命,奉獻一切。”
  
  “孩子們,吾將選擇你們中的一位為首領,賜予它智慧,你們要跟隨首領,帶著木源體離開,北方有敵人阻隔,去南方,找到其他珉,將木源體交給它,完成你們的使命。無論有多危險,無論有多艱辛,這都是你們生命存在的意義,必須完成,至死也要完成!”
  
  “去吧,吾的孩子們!去完成你們的使命吧!”
  
  ……
  
  珉的話音甫落,漂浮在空間中的蟲尸,一具接著一具地被點燃,急速的旋轉起來。
  
  楚云升感覺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托扶著,轉的七葷八素,飛舞在眼花繚亂地漫天火焰之地。
  
  嘭!
  
  嘭!嘭!嘭!嘭!嘭!
  
  一共七聲落地的聲音。
  
  楚云升掙扎著趕緊起來,他身邊橫七豎八地摔著六只蟲子。
  
  一只紫炎魔蟲,一只青甲蟲,一只金甲蟲,一只白色蠕蟲,兩只赤甲蟲,其中一個還是傻大蟲。
  
  加上楚云升,一共七只蟲子。
  
  但除了他和傻大蟲,還有那只蠕蟲,其他四只基本個個帶傷,最嚴重的是那只青甲蟲,不但刀腿斷了一般,連飛翼都毀壞不堪。
  
  “我為首領,聽從我的號令,迅速離開!”紫炎魔蟲抖落身上的塵土,威嚴道。
  
  珉實在將他們送的太遠,已經遠遠離開了黏液區。
  
  楚云升想溜也溜不掉了,紫炎魔蟲一個一個地盯著他們,況且,他也沒法溜,以他現在的實力,獨自一蟲自己就是找死。
  
  南方就南方吧,反正也要時間恢復本體,一旦恢復了,他隨時可走,那時也更加安全。
  
  楚云升知道那個什么木源體應該就在紫炎魔蟲的肚子里,但他對這個東西不感興趣,確切地說是不“敢”有興趣。
  
  他本身就因為符文的事情,被異族滿世界的追殺,再惹珉和孢子森林都不惜血戰都要搶奪的東西,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不過,他很奇怪珉為何說那個女人是什么身體不含異源的人類,而且它還老提自己的使命,蟲族這個只知道破壞屠殺的種族,能有什么使命?
  
  當然,那個女人給楚云升的感覺也十分怪異,看樣子像是一個學生打扮,但卻擁有生機勃勃地安詳之意,珉也確定她是人類,實在令人搞不懂。
  
  遠遠地,珉沐浴紫火,奔跑著,與恐怖之子以及它上面的女人,撞擊轟殺在一起,元氣動蕩,勢若滔天!
  
  楚云升的蟲腦中,隱隱傳來珉沉厚而悲壯地聲音:“吾族之命,殺絕異源,開天辟地,重……”
  
  ……
  
  一片冰冷、盲目瘡痍地大地上,七只蟲子如喪家之犬,急速地奔跑。
  
  領頭地是一只紫炎魔蟲,跟著它后面的是兩只赤甲蟲,一只為二次形態,一只為原始形態,爬在最后面的是體型碩大的金甲蟲,它的甲背上,背著三只蟲子。
  
  原始形態的青甲蟲以為飛翼受傷,刀腿不全,而只能棲息在金甲蟲背上,另外一只蠕蟲行走速度實在太慢,也不得不吸附在上面。
  
  而楚云升完全是想節約體力,裝作受傷,賴在金甲蟲背上不下來。
  
  “老實”的蟲子們,即便是剛剛得到珉賜予簡單智慧的紫炎魔蟲,智商也比傻大蟲高不了多少,甚至還不如傻大蟲。
  
  所以它們壓根就沒懷疑過楚云升在撒謊騙蟲,在它們的世界觀里,同族的蟲子都是忠誠的。
  
  跑了一天一夜,躲躲藏藏,楚云升在蟲背上都被顛得近乎散架,再這么跑下去,不死在亂七八糟的其他怪物手上,也得死在自己手上。
  
  “老紫,別跑了,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楚云升實在受不了,他覺得自己當初還不如下來爬行。
  
  紫炎魔蟲起初很驚訝楚云升一個赤甲蟲也有“智慧”,但它那點可憐的智商,在楚云升面前簡直就是“弱智”,他隨便編了一個珉讓他做替補首領的借口就打發了。
  
  卻不料,在楚云升解釋完何為“替補”,為什么要替補之后,這家伙信以為真,就連傻大蟲也不疑有他,當即宣布楚云升為什么“替補首領”,楚云升不得不又一次更正出一個新名詞:“副首領”。
  
  于是,楚云升哭笑不得,他竟然在蟲子的社會里,混上了一官半職!
  
  作為副首領,他的話還是有一定分量的,尤其是在楚云升幾次指揮它們以裝死躲過追殺和襲擊后,他的智慧令其他蟲子大為佩服。
  
  “好……”紫炎魔蟲支吾了一聲,它的語言組織能力堪比小白,連傻大蟲都不如。
  
  楚云升發現了,珉賦予它的只有“智慧”,卻沒有像傻大蟲一樣的“自我意識”,說白了,老紫更像一臺簡陋的計算機程序,而傻大蟲卻像人性!
  
  “前面好像有個小鎮……什么是小鎮?別打岔,不懂就不要問!……我們就在那里休息吧,黑暗降臨后再行動!”楚云升伸長了脖子,遠遠地看到一座廢棄的城鎮,也不知道那里會不會有人類活動。
  
  此時也管不了那么多,來自天空的孢子森林的追殺威脅太大,在野外十分危險,躲在房子里才是最安全的。
  
  不知道珉最后是不是以死重創了恐怖之子和那個女人,總之它們們追上來,派來的大多是一些帶狀飛蟲,否則以恐怖之子的速度和威力,他們這“七蟲特攻隊”估計早掛了。
  
  楚云升之所以要休息,也不光是他被顛的快崩潰,主要是青甲蟲快不行了,必須得讓蠕蟲去地下攝取什么亂七八糟的能量上來,救活它。
  
  它們必須得有青甲蟲,否則警戒問題實在太糟糕,屢次都是被敵人追到眼前才得以發現。
  
  再照這樣下去,恐怕到不了下一個黏液區,它們就得全軍覆沒。
  
  ……
  
  當它們按照楚云升的指示,獵足獵鉗,如小偷進村一樣,摸入小鎮的一棟大樓,卻當場氣氛飆升到極點。
  
  在“七蟲特攻隊”眼前,出現了一堆藏在大樓里的避難人類。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