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304 屁股古書與傻大蟲

“換了腦袋,自己不就徹底掛了?“
  
  楚云升再怎么克制,也保持不了刻意的“平常心”了,必須反抗,讓它們換了腦袋,他那里還有命在!
  
  眼見金黃色的滾熱管道就要戳上來,楚云升拼命地掙扎,千鈞一發之際,只堪堪避開金色管道擠出的冒著燎煙的溶液。
  
  那些劇烈的腐蝕性的液體,頓時將他的腳下的黏液平臺劃出一個長長的大口子。
  
  楚云升的突發性不合作,令固定他的管道們十分“憤怒”,加緊了收縮力度,準備將他重新歸位道正確的位置上。
  
  這時,金色管道再以次對準楚云升的蟲頭,準備開顱挖腦。
  
  楚云升急了,如果讓它們把自己的腦袋挖上去,再重新煉化出來,他不敢保證自己的意識會不會被抹去。
  
  雖然這個過程很快,他見傻蟲的腦袋被送上去只一會的功夫,就被又送了下來,但盡管這樣,他還是不敢試。
  
  好不容易活著,哪怕是蟲身,但起碼意識還是自己的!
  
  楚云升大急之下,也沒有別的什么辦法,如今諸般武器皆無,只能轉頭撕咬捆住他身體的那些管道。
  
  這些管道并是不具備攻擊性,在楚云升的血盆大口下,迅速斷開散落。
  
  他的過激行為,立刻引起了巨墳的注意,數條他認識的攻擊性管道立即從四面八方探了過來,駭駭地對準他,只要他再稍稍有一點異動,只怕就要被撕碎一空。
  
  楚云升急中生智,連忙張口“嘶鳴”幾聲,然后“搖頭晃腦”,以表示自己已無大礙,也不敢確定巨墳是否能夠看得懂?
  
  他沒注意,前面的傻大蟲竟然緊張地盯著他。
  
  過了近幾分鐘的時間,也不知道巨墳真的是看懂了他的意思,還是因為資源的珍貴,見楚云升再無其他過激行為,且仿佛是恢復正常一般,終于撤去一直懸在楚云升頭頂上的那只金黃色的管道,并將他和那只傻蟲一起送往出口集結地。
  
  楚云升終于松了一口氣,雖然以蟲子的形態做這個動作有些滑稽,但他畢竟是人,不是蟲,根本不習慣蟲子的行為舉止。
  
  那只傻蟲一直走在他前面,很快他們兩只新修復好的蟲子,被驅趕融入了大量剛剛修復好的其他蟲群之中。
  
  在出口位置,一條條忙碌的粗大紅色管道,一刻不停地由管道里噴射出一團團粘糊糊、猶如老式電視機般大小的半固態粘液團,每只出去的蟲子,都排著隊各領一團,吞入口中。
  
  當楚云升與那只傻蟲越來越接近粘液團分配處的時候,他敏銳地發覺一股強烈地、不可抑制的饑餓感向他襲擊而來,進食的欲望十分強烈,而目標就是他已經不知不覺地緊緊盯住的那些半固態粘液團。
  
  越是著急,蟲隊仿佛移動地越慢,楚云升都快餓的不行了,幾乎是搖擺著身體向前挪動。
  
  他恍惚“聽到”一組信息,是那些管道壁發出來得聲音,這些聲音振動很奇怪,它們的排列組合十分地有規律,然后利用天地元氣而不是空氣傳播到楚云升的感覺器官上,經過他這具蟲身本能的演化,大致是:
  
  每只赤甲蟲只能領一份粘液團,而青甲蟲可以領到兩份,金甲蟲是四份……
  
  楚云升沒想到蟲子內部還如此地“歧視”,或者說是等級森嚴,對資源的控制極其嚴格。
  
  不過他可不是那些乖乖聽話,只會按照命令行事的赤甲蟲,輪到他的時候,腹中強烈的饑餓感,促使他壯著膽子一口氣連吞三只半固態黏液團。
  
  雖然作為人類來說,吃這些東西十分惡心,但蟲身本能卻十分愉快,精神和肉體完全是矛盾的。
  
  他嘴里一團還未進去,舉起鉗子還想再帶走兩團,此種“不守規矩”的行為,立刻引來巨墳內部的攻擊性管道,嚇的楚云升趕緊棄食而逃,急急超過他前面的傻蟲,奪口而出,一股作氣地沖到了巨墳外面。
  
  站在巨墳外,楚云升咽下最后一口黏液團,渾身上下,只覺得說不出來的舒服。
  
  一股熱烘烘地火能量鉆入他身體的各個部位,暢快地滋潤著早已“干渴”的皮肉。
  
  他估計自己現在如果張口,一定可以吐出那些曾經攻擊過自己的腐蝕粘液。
  
  可惜好景不長,正當他如此作想的時候,那些熱烘烘地火能眨眼之間滾滾地向他的屁股方向涌去!
  
  然后,然后……消失無影!
  
  楚云升頓時又恢復到一空二百的境地,他不甘心地張開血口,可惜半點火星也吐不出來。
  
  “這是怎么回事,這么快拉出來?這也太快了吧!不應該啊!”
  
  楚云升看著其他赤甲蟲吃完黏液團后,精神抖擻、火能充沛地從他身邊魚貫而過,絲毫沒有他這種癥狀,更是疑惑不解。
  
  “不對!”楚云升細下心一想,剛剛攝入的火能量并沒有被自己派出體外,而是像消失在屁股那里一樣。
  
  而且,這種能量消失方式的感覺他十分地熟悉!
  
  他努力扭著笨蛋大的蟲頭,試圖研究一下屁股上古怪,卻如論如何也看不見身軀后面的位置,他的身體比起人來來說實在是太長了。
  
  “得趕緊找個僻靜的地方研究一下!”他抑制住一絲激動,心道。
  
  剛剛能量消失的方式,和封獸符不受控制地掠奪他本體元氣的方式,如出一轍!
  
  這說明,他這具蟲身上極有可能封印著一張封獸元符!
  
  他從徹底醒來時,便對自己的身體早已不抱希望了,估計早已爆裂粉碎了,但古書卻始終讓他牽纏掛肚,著急萬分。
  
  前輩在古書上種過獨特的氣息,自從他觸摸過石碑后,那股氣息他便十分清楚,因而他醒來后,就一直感覺到古書就在自己附近,但卻始終找不到,毫無頭緒!
  
  楚云升伸頭向四周張望打探,不顧遠處一只略高大的赤甲蟲發出陣陣鳴叫,召喚自己過去,尋向一個蟲子較少的方向,迅速爬開。
  
  于是黏液區出現了“不和諧”的一幕,大量剛剛被修復的蟲子,正規規整整地朝著指定地區結集。
  
  有珉存在的地方,蟲子完全是一種紀律嚴明的“軍隊”,從來不會有蟲子可以隨意支配的擅自行動。
  
  然而,就在這只大部隊匆忙地向西挺進地時候,一只步履蹣跚、行走極為生疏的蟲子,“悍然”地離開了大部隊,朝著一個極偏僻的角落爬行。
  
  那里有一個尚未倒塌的三層樓房,淹沒在黏液之地里。
  
  更奇怪地是,那只“不守規矩”的瘦弱赤甲蟲,擅自脫離隊伍后,竟然又有一只體型稍大的赤甲蟲猶豫了再三,最終還是快速地跟上了去。
  
  楚云升剛想爬進去屋子,警兆頓起,連忙回頭,竟然發現是一直排在自己前面的那只傻大蟲。
  
  蟲子的世界一向是殘酷的,優勝虐汰,竟者生存!
  
  楚云升以前透過封印金甲蟲的意識略微了解過一點。
  
  “想干掉我?”楚云升微微心底一慌,他現在毫無火能做底,身體又虛,根本不可能是這個傻大蟲的對手。
  
  他開始有點后悔擅自脫離大部隊行動了,果然任何世界,破壞游戲規則的生物,下場都不怎么好。
  
  楚云升掉轉過身體,狠狠地逼視著傻大蟲,卻一步也未后退,反到前進了兩步。
  
  他是在賭,用他可憐的、有限的生物知識,賭博蟲子的習性。
  
  這可不是人類那種高手不行于神色的社會,兇悍的蟲子都應該喜歡本能地顯露出來,一萎縮,恐怕對方就要撲殺過來!
  
  然而,傻大蟲的表現卻令楚云升十分地糊涂,它意識到了楚云升的“不友好”,甚至是“憤怒”,趕緊停下腳步,嗚嗚地嘶鳴,向楚云升發出一波波簡單的信息。
  
  蟲子之間的信息交流,在金陵城的時候,孫教授他們就沒日沒夜地研究過,甚至還開發出一種音波武器,但是始終沒有人能夠破解出它們的原理。
  
  楚云升當然也不能,但是現在他能夠接受,這具身體為基礎進行演繹,再加上以前通過封印令,他有多次和蟲子交流的經驗,令他模糊地聽懂了對面傻大蟲發出來信息。
  
  可能是赤甲蟲的意識還很簡單,甚至說是小白,傻大蟲發來的信息,也十分粗糙和幼稚:回去……危險。
  
  楚云升現在可沒心思和它們亂哄哄地一堆蟲子湊在一起,他眼下當務之急是搞清楚火能量消失之因,找到線索,以尋找古書。
  
  但這個傻大蟲似乎總不肯放棄似的,不管楚云升怎么表現出對它的不友好,它依舊發出那幾個簡單的信息:回去……危險。
  
  楚云升終于氣結,他能接受這些信息,但是沒本事和它們一樣發出他自己的信息,這需要時間來學習和訓練,就像一門外語一樣。
  
  對持了一會,傻大蟲見楚云升始終不理睬它,似乎很焦急地看著遠處隊列的天空,干脆地激發起身上的火能,似乎耗費了極大的能量,向楚云升發出一連串十分復雜的信息。
  
  這些信息不是傻大蟲自己編制的,而像是固化在它身體內的一部分“原息”一樣,楚云升從接受到的第一刻起,就開始佩服蟲族的厲害與理解傻大蟲執著的原因了。
  
  這段信息契合了楚云升寄宿的這具蟲身的本能信息,十分清楚地表明了,傻大蟲竟然和自己這具蟲身是同一巨墳,同一孵化池,同一時間,甚至是同一補給管道孵化出來的兩只赤甲蟲!
  
  如果用人類的思維方式去衡量的話,不是雙胞胎,也大致是同胞兄弟之類,只是這體型上的差別,實在有點不像。
  
  難怪這個家伙,在修復巨墳中,第一眼見到自己后,就一直一副流著黏液的呆樣,原來是這么回事。
  
  不過,楚云升想不太明白,傻大蟲不是重新煉化過腦袋嗎?怎么還能記著這些事情?
  
  蟲子果然是個神秘的種族!楚云升不得不由衷地佩服。
  
  根據傻大蟲提供的信息,它和自己早在很久前就被分割開,楚云升估計它指得就是神域的封鎖,它一直在外面,而自己這具身體一直在里面。
  
  他很快由此想到一個關鍵性地問題,如果自己這具蟲身是黃山區域里的蟲子,又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在“臨死”是讓冥融合所有的蟲子,化為參天巨蟲,削平黃山的。
  
  難道又分解出來了?但是冥又在那里呢?自己又怎么會跑到這具蟲身里來呢?
  
  一個個問題冒出來,楚云升本就不夠用的蟲腦頓時陣陣劇痛,痛苦地垂在地上。
  
  這是,空中飛來一隊青甲蟲,厲聲呼嘯地沖著他和傻大蟲而來,殺氣騰騰!
  
  傻大蟲驚慌之下,立即鉗住楚云升的鉗子,奪路狂奔,直到沖回列列地赤甲蟲群隊,那隊青甲蟲直才盤旋飛走。(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