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301 寧死不降

大冰使的瞳孔猛然地收縮了一下,仿佛穿越了悠久的歲月,又見到了記憶中那封塵已久的五族終戰之日。
  
  滿天落下的雨火,就像鼓槌一樣敲擊在她心內的那面鼓芯上。
  
  她可以看見以那個人類為中心,方圓五十米之內盡是一片火洋,熊熊燃燒,焚盡一切。
  
  許多灼燒著的人類驚恐萬分地嘶喊著、帶火奔嚎,多能族的大量戰車則融為一堆堆廢品!
  
  這個人類男人,果然是符文明的繼承者!
  
  一定要得到他!一定要得到他!
  
  只要得到符,冰族一定可以全面復興!
  
  大冰使使出全身的力氣克制著表面的平靜,內心卻在不停地大聲吶喊著。
  
  ……
  
  楚云升一口氣釋放掉十張離火符,這是他目前能夠同時釋放三階元符的極限,如果不是因為這副骷髏身軀,或許連一半都做不到。
  
  爆裂的火元氣,幾乎將他周圍的空氣蒸發一空。
  
  窒息,熾烈的火焰,肆虐的火能,使得他的周圍化作一片死亡之地。
  
  十張離火符的威力疊加,被楚云升刻意限制在五十米的范圍之內,強悍到極點的累加破壞力,令神域的菱形戰車當場消失一半,機械人戰損則不計其數,而堆在他身上的普通人類更是直接焚為灰燼……
  
  當他從火海中步出血紅的身形,一旁觀戰的天行者們,集體失語,不知道是暗自慶幸剛剛沒有頭腦發熱上前搶功,還是出于那絲同為人類的感動。
  
  但楚云升此時也絕非好受,他幾乎是蹣跚著走出汪洋火海。
  
  離火符激發的同時,菱形戰車與機械人的攻擊也一并殺到,再加上十張離火符的過量使用,造成周圍火元氣的暫時失控,連他自己都遭受到了離火符的波及,苦不堪言。
  
  數重打擊之下,合體戰甲上冒著一陣陣青煙,滾燙的嚇人,楚云升和譚凝兩人就像被煮熟了一樣,彼此甚至可以隱隱地聞到對方身上的焦糊味。
  
  戰斗依舊在繼續,沒有一方愿意就此放棄。
  
  神域在楚云升激發離火符,并大面積攻擊成功后,立刻將藍光罩為之一閃,化成無數的小圈圈,籠罩在剩下的菱形戰車與機械人單體上,徹底拋棄了那些普通人類的防護。
  
  黏液區用來牽制藍光罩,三分之一的蟲炮火球彈,頓時如雨點一般毫無阻礙地落入瘋癲的人群之中,頃刻間,死尸漂浮,血流成河!
  
  楚云升還在繼續前沖,形勢卻越發的艱難,當藍光罩分解在每一個機械人單體上之后,它們的防御能力大為提高,能被離火符直接轟殺的數量轉眼便減少了一半,另外一半只是被掀開或者部分損壞而已。
  
  而此刻,高大的懸浮山,從空中升起,又從空中失重砸下,每一擊,每一錘,都死死地將楚云升蹂躪在山底。
  
  楚云升只感覺到自己的腸子似乎都要被壓榨出體外,他不顧一切地向上拋擲冰崩符,一點一滴試圖冰崩炸裂掉整座的懸浮山,同時又向前砸出離火符,一寸一寸地轟開機械人軍團。
  
  攻擊性的元符都是他準備留著最后時刻,對付冰族和天導人的利器,沒有這些元符,他清楚以自己的實力,僅僅是冰族,他都不能戰勝,更何況還有個未出現的天導人。
  
  但他現在顧不了許多了,懸浮山和機械人幾乎馬上就能要了他和譚凝的性命。
  
  頂不住了,實在是頂不住了!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拼命竭力了!
  
  神域太強了,強到超出了他想象的想象的想象,在黃山區域它幾乎可以操縱一切,不管是人類還是山川,還是能量。
  
  這種攻擊強烈猛攻下,他相信就是斗篷人獨自一人都無法走出黃山區域。
  
  難道自己就要命喪于此?
  
  不可能!
  
  楚云升心中倔強地篤定“催眠”自己:申城的觸手怪吃不掉自己,迷霧城的火焰幻鳥燒不死自己,就連金陵城外的珉也殺不了自己,怎么能死在這種地方!?
  
  神域不是無敵的,一定不是無敵的!
  
  它一定有破綻、有弱點、有死穴,否則冰族還有火族為何不怕它?
  
  但是是哪里呢?還是黃山主峰?
  
  只能是那里了!也只有是那里了!
  
  黃山主峰上的眩光始終沒有停止過,每當廝殺到最激烈的時刻,也是它最為耀眼的時刻。
  
  神域的主體一定在那里!
  
  它的控制范圍只能在黃山區域,在這里它就是王,但也僅僅是在這里,這是它的優勢,也是它的局限與死穴。
  
  他要么逃出這個范圍,要么摧毀神域的主體,除此之外,別無第三種選擇!
  
  楚云升再一次地從一堆肉泥中站了起來,卻絕望地看著眼前攢動的機械人軍團。
  
  無論是逃出,還是摧毀,幾乎都是猶如摘星般困難。
  
  ……
  
  各種元符都在飛速的消耗,戰甲也在逐漸地衰弱,就連弦波罩都開始出現晃動……
  
  他的腳下堆滿了機械人的殘肢,越集越高,像是一個小山包。
  
  懸浮山一次次地重砸,他又一次次倔強地站了起來,掙扎向前。
  
  譚凝已經昏迷了,楚云升不知道她的死活。
  
  他只知道自己決不能認輸,絕不能死在這里,就是死,也得在死前咬死神域。
  
  ……
  
  終于,弦波罩能量耗盡了,甚至可能是損壞了,自動收縮了回去。
  
  第一副戰甲破裂報廢了,第二副戰甲也消失了,最后一副戰甲搖搖欲墜。
  
  血水混合著汗珠,模糊著他的視線。
  
  他機械地激發著攻擊元符,機械地揮舞著千辟劍,機械地用攝元符補充著元氣,一切都陷入了機械。
  
  不知道有多少的機械人“死”在了他的腳下,而他后面的普通人類,早已被尸體堆滿,無法靠近。
  
  他骷髏般的骨頭此刻仿佛要分離而去,每抬起一次,便猶如千斤,每揮擊一次千辟劍,就要使出渾身的力氣。
  
  黏液區就要到了,只在眼前了,他已經能看得見熟悉的冒著煙的墳頭。
  
  蟲子早已在他的命令下,瘋狂地,不顧一切地涌了過來,如洪水一般沖向機械人軍團……
  
  最后一點的、只剩下一只大石塊地懸浮山,重重地落在楚云升的身上。
  
  他努力地用手撐著身下的機械人殘骸,想站起來,可是劇烈顫抖的雙腿,卻讓他一次又一次地失敗。
  
  兩條腿的骨頭斷了,斷裂的骨刺穿破了枯皮一樣的皮肉,戳在戰甲上,血淋淋地恐怖,但他感覺不到疼痛,因為全身都是如此……
  
  馬上就要進黏液區了,他就可以反擊了,楚云升告訴自己要挺住,一定要挺住!
  
  他心里大聲地喊道:站起來!楚云升,站起!你一定要站起來!馬上就要到了!
  
  懸浮石還在高頻地砸著他,前面的機械人向他傾斜著彈雨。
  
  神域的能量也許也到了極限,機械人軍團已經發不出紅光束了,戰車也發不出藍光束了,就連藍光罩也消失地一干二凈。
  
  否則楚云升想,自己早應該死了吧……
  
  沖到黏液區邊緣的蟲群,狠狠地咬合在機械人軍團的外圍,發了瘋一樣朝著楚云升沖擊。
  
  青甲蟲群也不要命地試圖突破空中斑斕巨鳥的阻隔。
  
  蟲子只能在邊緣地帶受到冥的強力控制,可以悍不畏死地反動整齊地團體攻擊,如果提前大出黏液區接應他,說不定轉眼整個蟲群就崩潰了。
  
  這可是他如今唯一的生機了!
  
  楚云升吐著血,拖著鮮紅的血液,向前爬行,他已經精疲力竭,放出一只只封印青甲蟲,紫炎魔蟲為他抵擋著密集地彈火,攻擊,沖擊。
  
  神符和他都陷入了最后的瘋狂!
  
  只要他沖出這最后一層的屏障,大量損失能量的神域就再也拿他沒有辦法,相反,只要神域再堅持一會,楚云升就是它的囊中之物了!
  
  他想爬到青甲蟲的背上,哪怕掠著低空飛走也行。
  
  &nsp;卻如論如何都被機械人打了下來。
  
  ……
  
  封印蟲子一只只地死亡,他和冥的大部隊越來越近,可就是這么點的距離,卻如此的遙不可及。
  
  兩只紫炎魔蟲被分割包圍,逐漸地被螞蟻般的機械人所淹沒……
  
  冰崩符用完了,離火符用完了,冰旋符用完了,連冰困符都用完了!
  
  楚云升面前再無可抵擋子彈的東西。
  
  遠遠地,那些曾有點“同情”楚云升的天行者們,顫抖著嘴唇看著這一幕,有種東西,像針一樣扎進他們的心里。
  
  “老爺子,(倫農先生,)投降吧!”曹正義和埃德加在遙遠地地方,大聲哭喊道。
  
  ……
  
  “投降吧,你已經山窮水了!”大冰使凌空飛躍在楚云升的前方,似有一絲惋惜道。
  
  “投降吧……”跟著疾飛而來的雪冰使,嘆氣道。
  
  “投降吧!”“投降吧!”“投降吧!”一句句投降的聲音,從天行者們的口中,迅速擴散開來。
  
  “投降吧!”那些尸山后面的普通人類也低沉地道。
  
  “投降吧!”那些機械人也模擬出人聲。
  
  “投降吧!”黃山主峰傳來鏡中影人的嘆息。
  
  “投降吧!”“投降吧!”“投降吧!”……回蕩在整個黃山之間!!!
  
  楚云升死咬著滿是鮮血的牙齒,發出驚天動地一聲悶吼,用戰甲和皮肉帶著斷裂的骨頭,頑強地站了起來!
  
  他不想卑微地趴在異族的面前!
  
  “老子寧死”楚云升將帶血地牙齒唾在地上,絕決道:“不降!”
  
  白衣雪冰使還想說什么,楚云升忽然汩汩地朝天大笑:“既無生路,我就與你們同歸于盡!”
  
  話音未落,他掏出最后所有的攝元符,不要命地急速瘋狂吸入,滔滔不絕地元氣像是氣球一樣將他骷髏般地身軀迅速吹大。
  
  最后,他感受著融元體分崩離析地潰斷,血肉之軀粉身碎骨前的朕兆,不顧一切地將所有的本體元氣全部注入冥的封印符。
  
  他意識在飛速地消散,輕輕地謠喚道:
  
  化身巨蟲吧!
  
  化身魔鬼吧!
  
  替我摧毀神域,摧毀黃山,摧毀這里的一切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