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300 機械人軍團

楚云升從來沒有殺過這么多人,數都數不清,但他一刻也沒有停下繼續的殺戮。
  
  他不想馬上死掉的話,就得繼續殺下去,哪怕是無休無止的,哪怕是再熟悉的人。
  
  他不是不想用黏液區的蟲海進行外圍突襲,和自己內外夾擊,強勢突圍,但他知道這樣做,自己可能死的更快!
  
  冥剛剛晉級成功不到三日,感召控制力出了黏液區,便要大量消耗自己的元氣能量,且這種控制力還是不穩定的。
  
  他現在全力搏命,那里還有時間和能力給冥的封印符補充元氣?
  
  救譚凝的時候,他就因為消耗過大,差點令蟲群崩潰。
  
  冥和整個黏液區的蟲子,已經是他最后一張也是最大的一張“王牌”,如果在黏液區外崩潰,喪失殆盡了,他現在也不用拼了,直接投降等死就行了。
  
  所以他只能沖過去,沖到黏液區,和冥和蟲子合兵一處,再戰神域冰族!
  
  ……
  
  楚云升身后留下的碎尸堆越來越多,腳下的碎尸堆也越來越高,普通人身后的天行者們一退再退!
  
  直到他合體戰甲上浴滿了鮮血,染紅了原本的熠熠金色,沖到了普通人包圍圈一角的邊緣。
  
  一輛輛質地精良、排列整齊的菱形漆黑戰車,從人群身后露出列列崢嶸,瞬間開火!
  
  密集的藍光束將來不及躲開的人類直接化為一灘血水,如同一把梳子,從戰車一頭,向對面平行捋過,無差別攻擊。
  
  楚云升的身體反應是不能超過光速的,在他看見戰車的一剎那,藍光就射到了自己的眼前。
  
  他被高高地拋了起來,重重地落入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碎尸里,腹部頓時一陣陣翻江倒海的劇痛。
  
  他還未來得及從碎尸堆里鉆出來,近二十戰車的射口迅速轉動,以楚云升為唯一目標,調焦聚準,再次同時發射。
  
  近二十道藍光束在空中匯聚為一點,形成耀眼的星點,碎尸堆只在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時間內,融為一灘黏液血水,楚云升再次倒飛了出去,砸在后面另一座碎尸堆上。
  
  痛,五臟六腑地痛!
  
  雖然合體戰甲尚未被貫穿,但藍光束的傷害已經穿刺進去,引發六甲符的能量防御,撞擊著他骷髏般的身軀。
  
  強烈地擠壓感和震動傷害,令楚云升當即嘔吐出一堆半消化過的黏狀食物。
  
  但他的意識是清醒的,就在第二次被擊中的同時,他立刻緊急開啟了弦波罩。
  
  楚云升有兩件防御裝備一直留著未用,一件是斗篷戰衣,一件就是弦波罩。
  
  斗篷戰衣是他打算在神域解封后,若能沖到包圍圈邊緣,隱身匿行,最后突圍,并以防被追擊時才用的。
  
  現在他被重重包圍,活動空間只有巴掌大,就算隱了身形,也躲避不掉來自四面八方的襲擊,弄不好還會因為隱匿后防御能力大大降低而受襲導致重傷!
  
  弦波罩則是他準備用在最危急的時刻,用來抵擋冰族或者是歸位后的天導人的底牌之一。
  
  但現在,他只能提前使用了,神域的菱形戰車的攻擊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他以人類的反應根本來不及躲避。
  
  他不能連續地被動挨打,尤其是現在這種危及的時刻,眼看著后面瘋狂的普通人群又要合圍上來,他必須摧毀攔在他面前的菱形戰車!
  
  啵!
  
  弦波罩由點到線,再由線到面,最終由面到球形,在楚云升被狠狠地撞到下一個碎尸堆后,完全啟動打開。
  
  篤篤篤……
  
  菱形戰車的第三次“藍光集束”追著楚云升屁股,亮起射線,眨眼間便又到了。
  
  藍光立刻狠狠地撞擊在弦波罩的空間壁障上,扭曲起一陣陣波紋漣漪,球面向內堅韌地凹進去一大塊,接著又強勁地彈了出來,恢復了正常。
  
  這次,楚云升只受到了震蕩之傷害,藍光束的能量刺穿被擋在了弦波罩外。
  
  抗住這一波打擊后,他立刻一躍而起,半空中,一連朝著菱形戰車連發數槍,譚凝的冷凍槍也連忙射擊。
  
  菱形戰車前一片冰霜火海。
  
  楚云升趁著這一絲的空擋,收起能量即將耗盡的烈焰槍,換出鋒利無比的千辟劍。
  
  他的射擊頻率和強度遠勝譚凝,自制的烈焰槍自身儲能容量也半遜于冷凍槍,所以他的烈焰槍提前告罄。
  
  冰族武器對神域武器的碰撞,優勢便不如剛才對人類那般明顯,冰霜火海之后,絕大部分的菱形戰車仍舊能強悍地鉆出了“硝煙”,繼續朝著楚云升實施藍光打擊。
  
  楚云升從藍光網中,咬緊牙關,硬是頂著弦波罩,欺身逼近菱形戰車,劍戰技千軍辟易當即奪身而出。
  
  十八道劍影,凝成一股,乘著戰車發射藍光束的微小間隙期,從菱形戰車的射口直插進去!
  
  咔……咔……咝咝!
  
  襲中的菱形戰車射口里冒出一陣火花,劇烈地搖晃了幾下,徹底地熄了火。
  
  楚云升在弦波罩的保護下,冒死跳上這輛毀壞的戰車,擎起千辟劍,狠狠地朝著旁邊的一輛戰車劈去。
  
  同時,譚凝的冷凍槍及時的射出白束射線,暫時冰凍了一排的戰車。
  
  嘭!
  
  千辟劍刺開冰封,強悍地穿透入戰車的裝甲,千軍辟易再次激發,順著劍身,沒入戰車內部。
  
  噼噼啪啪……
  
  又一輛菱形戰車當場報廢。
  
  楚云升連毀兩輛菱形戰車,卻也耽擱了一小會的時間,后面的發瘋普通人端著神域配發的武器,已經跟了上來。
  
  為避免再次被人群圍死,楚云升不得不放棄全部摧毀神域戰車的打算,踮起腳尖,反過身向外圈彈去。
  
  于半空中,第三次發出的十八道凌厲的劍影,配合著譚凝的冷凍槍射線,眨眼之間,便將追得最近的一群人,削為冰渣。
  
  落地后,楚云升順勢翻滾,掉轉回正面方向,一刻不停地急沖,卻“嘭”地一聲,撞在一堆金屬上。
  
  戰場上實在是太混亂了,楚云升根本沒時間細看前面還會有什么東西攔在路上。
  
  這一撞上,等他被逼停了下來,才發現,被弦波罩球面撞飛的不是什么金屬阻攔板,也不是什么其他戰車,而是一個有著三只三關節長腿的“機械人”?
  
  和菱形戰車一樣,它依舊是漆黑色的表面,但十分的光滑琉璃,天空上的主峰眩光都能映射在它身體的各個部位,流光爍爍。
  
  “機械人”一共有著三只等開的長長的機械腿,每條三只關節,而身體部位則是一個堅固地武器平臺,除了兩邊各有一個長長的圓筒狀巨型槍口,它圓盤樣的頭頂,同樣也是一個旋轉著小口徑武器的射口。
  
  雖然它的高度只有一人半高,不到三米,但楚云升定晴看后,背后依舊陣陣發憷:被他撞開的那只機械人身后,密密麻麻地結集著數量恐怖的同類!
  
  這難道就是在圍城的時候,自己從烈火城頭向下看到的那些似人非人的東西?
  
  楚云升鼻子抽搐了一下,如果是那東西,他的現在麻煩大了,他當時在上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這玩意多得數都數不過!
  
  冷凍槍乳白色的射線與十八道劍影,幾乎和機械人同時開火。
  
  激烈的能量碰撞,在楚云升和機械人軍團之間形成了巨大的火團,掀起的沖擊波,如狂風掃落葉一般,將楚云升和前排的一堆機械人“吹”了出去!
  
  咚!地一聲。
  
  楚云升又被重重地摔回了剛剛轉過射口的菱形戰車上,痛得他齜牙咧嘴,估計譚凝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在大部分的沖擊傷害都被他從正面擋了下來。
  
  塔塔塔塔塔塔……
  
  篤篤篤……
  
  機械人兩邊的圓桶巨型槍口噴射出堪比“金屬風暴”強度的特異金屬彈群,而它的圓盤頭頂上小射口,旋轉著發射出一道道紅色的射線。
  
  頓時,楚云升的面前交織匯聚出一堵“死神之墻”!
  
  楚云升條件反射、不由自主地向后連退了兩步,卻立即又被后面撲上來人群死死地抱成一堆。
  
  而他下面的戰車射口已經調整垂直向上,天空中一座還未崩裂干凈的懸浮山悠悠趕到,崩塌著嚇人的碎石。
  
  此刻,冰族兩位冰使以及它們的飛行器尚未出手,楚云升已經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身陷絕境之中!
   br/
  遠處的曹正義等人,以及那些尚能清醒的天行者,呆呆地望著這一幕,他們已經無法用語言來描述今天他們看到的這一切,這足以震撼他們一生的場景!
  
  越來越多的天行者,從心底深處竟然隱隱地希望著楚云升能夠戰勝這股可怕的力量,這是他們同為人類的一種種族之悲。
  
  同樣站在戰場外圍的兩個一水白衣的大小冰使,其中一個,“惋惜”道:“隊長,要結束了嗎?我們是上了多能族的當了嗎?他拖延時間做準備,不是為了合作,而是為了獨吞對嗎?”
  
  另外一個冰使卻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被堵死,已經看不到影子的楚云升,皺了皺眉頭……
  
  忽然間,天空再次為之一亮。
  
  轟……嘸……轟……嘸……轟……嘸……!
  
  火!
  
  鋪天蓋地的天地元火!
  
  猶如流星一樣,射落人間!
  
  大地在顫抖,火焰在肆虐,元氣在橫掃……(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