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298 超級蟲炮

神域有超級巨炮,楚云升則有他的“超級蟲炮”,而且數量絕對勝過神域,只是楚云升一直讓它們按兵不動。
  
  他一直故意躲在大殿里挺著挨炮,目的是想最大限度地消耗神域的能量,他不相信神域是“永動機”,它的大部分能量還得用于歸位天導人。
  
  眼下卻撐不住了,大殿搖搖欲墜,墻壁已經裂開細小的裂縫,再讓神域這么轟炸下去,楚云升和譚凝就得“裸奔”了。
  
  因此,他當即傳令冥,準備第一波反擊!
  
  黏液區,巨墳濃煙滾滾,正抓緊著最后的時間,瘋狂地、不及一切代價地制造孵化著一只只蟲子。
  
  三百只長長的蛇蟲,迅速地結集在一起,揚起高高的脖子,如林刺海,蓄彈待發……
  
  神域的巨炮還在空幽地回旋轟鳴,大殿搖搖欲墜,冥一聲令下,第一波三百發蟲族火球,歸整齊射!
  
  呼嘯的火球,穿透云霄,拖曳著火尾,撲地而來!
  
  神域可以催動人類進入癲瘋狀態,六親不認,甚至可以重點控制某些人自殺獻身,但是同時控制數萬人不懼死亡,即便它有能力做到,但消耗的能量也是極為驚人的!
  
  楚云升相信比起人命來說,神域更珍惜能量。
  
  果然,烈火城外的人群發起一陣陣激烈地騷動,但可惜沒有楚云升預想的混亂。
  
  第一波火彈襲擊,轉眼就到,刺耳的破空聲,預示著交鋒正式開始!
  
  楚云升的“蟲炮”的目標是神域的炮基陣地,而不是第三圈的人類,然而當火球霹靂攻下的時候,整個神域的炮基陣地同第三圈人類戰地,陡然地鼓起一圈淡淡地藍光罩。
  
  三百多只炙熱的火球,噼里啪啦地狠狠地砸在藍光罩上,泛起陣陣的火焰漣漪。
  
  藍光罩激烈地動蕩搖擺,愣是將三百發火彈擋在了罩外,只留著那些喧天的火焰殘留在罩面上,異常地五光十色。
  
  楚云升倒沒有吃驚,神域如果沒有辦法應付蟲子的攻擊,也不敢這么大搖大擺在烈火城下擺開陣勢,它可是第一個知道自己和蟲子的關系的。
  
  第二波火彈攻擊,幾乎是接踵而至,當初在烈火城,楚云升就領教過“超級蟲炮”的彈速,十分恐怖。
  
  噼噼啪啪!
  
  藍光罩凹進去,又彈出來,彈出來,又凹進去,看的下面那些神智稍微清楚一點天行者,心驚膽顫,深怕那層薄薄藍光膜被楚云升一舉轟破!
  
  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一連五波齊射,整個藍光罩外已經是一片火海,能量間的碰撞,連高高在百米上的楚云升都能感覺到。
  
  但始終沒有攻破它!
  
  楚云升心底一沉,神域的“超級巨炮”還在繼續攻擊自己,“超級蟲炮”在藍光罩下一時難有作為,除非連續疲勞轟炸。
  
  但他時間等不起,大殿撐不了多久。
  
  在天導人歸位前,楚云升絕對不想離開烈火城,只要他在這里牽制這神域和冰族的大部分力量,讓它們分身乏術,冥才能抓緊最后的時間孵化蟲子,并向自己提供遠程火彈轟炸支援,并大量消耗神域的能量。
  
  他在黏液區外,就是一步活棋;他一旦進入黏液區,就是被“關門打狗”。
  
  只有當神域放棄譚凝,進行殘缺歸位,楚云升才準備火速突破至黏液區同冥匯合,爭取在黃山解封那一剎那,闖入外面的更大的黏液區,以求脫身。
  
  但這只是他美好的打算,現實會如何,他根本無法得知,比如現在藍光罩遲遲不能攻破,他的大殿就支撐不了多久,一旦大殿報廢,不走也得走!
  
  楚云升一邊用以前很少制的御土符加固大殿的防御,一邊急思對策,必須盡快削弱神域巨炮的轟擊力度。
  
  就在這時,大殿終于被轟開了一個口子,楚云升一抬頭,透過那道口子,赫然看到黃山主峰光芒四射!
  
  楚云升頓時有了一個圍魏救趙的主意,當即調令冥,火速調整兩百只蛇蟲的攻擊目標,轟炸黃山主峰!!!
  
  蛇蟲的攻擊距離非常遼遠,第一波轟炸黃山主峰的兩百只火彈,很快便從黏液區洶洶升起,直殺向黃山主峰……
  
  黃山主峰是神域的命脈所在,楚云升敢斷定它不敢不防,但黃山主峰高達千米,任何位置都可以是“超級蟲炮”的攻擊點,它防不勝防!
  
  除非大規模調集能量將整個主峰籠罩在藍光罩下。
  
  那樣話,倒正合楚云升的意圖,他就不信這樣搞下去,神域的能量還能撐多久!?
  
  但神域總是出乎楚云升的意料之外,它很快便發現楚云升更改了火彈軌跡,并立刻計算出目標,但它沒有合乎楚云升的意,而是迅速調整了炮基。
  
  三分之二的巨炮紛紛回旋著縮了回去,等重新延展出來的時候,摸樣大變,成了一排排密集的小炮管。
  
  嗚、嗚、嗚……
  
  一道道紅光從這些小炮管中傾瀉而出,迎著烈烈而來的火球彈兇狠地撞擊!
  
  炮光在空中交織成一張龐大的紅色軌跡網,一刻不停,因此楚云升的“超級蟲炮”也一刻沒停過。
  
  好在,少了近三分之二的神域巨炮轟炸,大殿的壓力頓減,加上楚云升拼了老命地加固御土符,終于形成了相持之勢。
  
  戰爭果然吞噬資源的機器,楚云升的儲備多日的御土符早已一耗而空,剛剛補充的都是他凌空符,這點其實還得“感謝”神域,沒有它,楚云升壓根也沒想到過要練習這種“雞肋”技能。
  
  楚云升飛速地竄回了房間內,稍稍喘了一口氣,相持的局面維持不了多久,神域很快就會調整策略,放下高高頂起的烈火城,讓下面的人類一擁而上,再加上冰族那兩個大小冰使,馬上就是一場血戰。
  
  因此,他必須準備好一件他已經逐漸思考成熟的東西。
  
  “你會開槍嗎?”楚云升一邊急急地在搖晃地桌上鋪開白紙,一邊問起變得異常鎮定的譚凝。
  
  “逃難的時候開過一次搶,大一軍訓的時候也……”譚凝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會“開槍”。
  
  “行,不行也得行了!”楚云升飛速地在白紙上勾勒出一個奇形怪狀的戰甲。
  
  比起他現在的流線型戰甲,這個奇特的戰甲顯得臃腫很多,卻剛好夠兩人鉆在里面。
  
  除此之外,這副戰甲的兩肩上,各支著一副槍架。
  
  楚云升畫好圖,記好模樣,吸了一口,對譚凝道:“咱倆能不能活命,就看等會我的狀態了!天意如何,就如何吧!”
  
  譚凝見他在紙上亂畫一通,十分不解,但也不敢問,只是堅定地點了點頭。
  
  淬煉戰甲十分消耗心神、時間和材料,他之前耗盡了所有金甲蟲的甲殼,也只打造了三幅戰甲,如今重新煉制一沒材料二沒時間,只能在三幅戰甲的基礎上重新修改。
  
  楚云升拉開椅子,穩穩坐下,定了定心神,不顧外面炮火喧天,同時放出三幅戰甲,懸于空中,大量的蟲甲堆積在下面。
  
  他要同時淬煉三幅戰甲!
  
  這是極大的挑戰,如果換做以前,他絕對不敢嘗試,元氣一亂,他幾乎可能暴體而亡。
  
  但現在骷髏狀態的高純度的融元體,令他有信心一試!
  
  譚凝吃驚地望著陡然間冒出的這些東西,剎那間就明白過來,眼前這個男人為何如此厲害,又為何引起異族神域的“興趣”了。
  
  這種憑空出現的手法,就算是冰族和神域也無法做到吧?
  
  楚云升在她眼里完全就是一個巨大的謎團,他有很多面孔,很多秘密,很多身份……
  
  震耳欲聾的炮聲一刻都沒有停過,楚云升一直穩坐“泰山”,全身心地煉制這戰甲,渾身濕透汗水也毫不知覺。
  
  神域剩下的巨炮也將全部的火力點集中在大殿上,被擊中的大殿,嘎吱吱地作響,一張張御土符開始崩裂而亡,墻體裂開一道道駭然的縫隙……
  
  大殿搖搖欲毀!
  
  終于,神域和冰族都厭煩了這種無休止的炮擊,開始迅速抽回頂著烈火城的土柱。
  
  烈火城在飛速地下降,塵土飛揚!
  
  轟!
  
  塵埃落定!
  
  烈火城回到了地面,第一圈得刺林同時縮回地面以下。
  
  一只只巨炮,除了那些還在死死攔截“超級蟲炮”的小排炮,迅速回旋變化,不到一會,一輛輛古怪地戰車鉆地而出!
  
  黑壓壓地人群,緊隨其后,一步一步地逼近烈火城中央的火族大殿。
  
   冰族的飛行器在空中盤旋,而白衣大冰使卻站在外圍,冷峻地盯住一直安靜的大殿。
  
  戰車越來越逼近大殿,數萬的人群將整個地面圍的水泄不通。
  
  “他不會死了吧?”站在冰使附近的許晴舒看著毫無動靜的大殿,并不太希望是這樣的結局。
  
  “倫農先生?”“老爺子……”站在遠處一地高崗上,幾個天行者依舊緊張地注視著大殿方向。
  
  轟隆!
  
  一座沉重的懸浮山,結結實實地砸在殘破不堪的大殿上!
  
  掀起的塵土,如同一場烈性爆炸。
  
  片刻過后,懸浮山緩緩升起,神域戰車,天行者以及所有的拿著武器的人,猛烈地向著大殿傾瀉這密集的攻擊!
  
  苦苦支撐很久的大殿,終于在這瘋狂地攻擊中零碎肢解,消散四濺!
  
  許久,炮聲,槍聲,冰火能攻擊聲,逐漸消停了下來,大殿廢墟中靜悄悄地,就像死去一般……
  
  沖在最前面的天行者正要去查看,一圈如同蓮花一樣的劍氣沖天而起,旋轉著、變化著、交錯著,眨眼地功夫,劍氣所到之處,大殿堆積的磚塊全都被絞為齏粉!
  
  一個金燦燦地身影一躍而出,沒有任何停留,沖著黏液區的方向浮光掠影,沖擊!沖擊!沖擊!
  
  
  
  半夜碼字,懇求月票……看D的兄弟,別忘了回來投推薦票啊,飄火謝謝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