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96 人類公敵

“楚云升,你已經被包圍了!奉勸你立刻放下武器,不要與人民為敵,那是死路一條!立即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
  
  第三圈人群中,傳來一陣陣楚云升十分“耳熟”的段子,聽起來喊話的人像是干過陽光時代的警察,十分的輕車熟路。
  
  “楚云升,負隅頑抗是徒勞的!在偉大的天導人面前,一切抵抗都是無為的,都是不能容忍的!”
  
  “你的城民,你的部下,他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再接受你的蒙蔽,已經全部棄暗投明,你已經眾叛親離,再不投降,等于自掘墳墓!”
  
  ……
  
  “楚云升,偉大的天導人以及同盟冰族,愿意給你一個改邪歸正的機會,希望你認真考慮,不要一錯再錯,自絕于人民,自絕于天下,成為人類公敵!”
  
  一頂頂巨大的無形帽子,猶如飛蛾撲火一般,朝著楚云升鋪天蓋地而來。
  
  楚云升不怒反倒樂了,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真能扯!
  
  “埃德加,烈火城的人是怎么下去的?”楚云升明明見整個烈火城都被頂了起來,一百多米,就是天行者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地下去。
  
  羅恒深卻先回答道:“神域派了懸浮石來接的人,和空間里面的一樣。”
  
  楚云升點了點頭,這時,他已經完全鎮定下來,除了眼前這點人,他的確已經是在孤軍奮戰了。
  
  “那三個候選人,也下去了嗎?”楚云升想了想道。
  
  羅恒深搖了搖頭道:“兩個自殺,尸體被搶走了,一個趁亂自己跑了。”
  
  楚云升啞然,當初那個女密碼專家哭著喊著求自己不要殺她,現在倒好,自己送上門了。
  
  神域的確很厲害!
  
  “老曹,把監獄里的人都放了……算了,估計他們也被人放走了吧!”楚云升仿佛自言自語道。
  
  曹正義在一旁猶豫了半天,下定決心道:“老爺子,要,要不,咱們把那個女孩交出去?”
  
  楚云升笑了笑,看了看羅恒深和蔣千沁,老曹的確在腦力上比過不他們,搖頭道:“神域現在要的不是她,而是我,老曹,你明白嗎?”
  
  “要你?”曹正義雖然不足夠的聰明,但也不是傻子,但是他很難想明白,神域如此大費周章地圍攻烈火城,要楚云升有什么用?
  
  “你不明白。”楚云升對著最后的十幾個不知道出于何種目的,還愿意跟隨他的天行者道:“你們可能也不會明白,而且也不能明白,這是我和神域,我和異族之間的戰爭。”
  
  他頓了頓,平靜道:“老曹,老羅,蔣小姐,感謝你們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留下來,說實話,你們比我勇氣大,如果換了是我,未必能做得到。
  
  但是,這已經不是你們的戰爭了,接下來是生死之戰,你們撐不過去,也沒有必要去白白送死,老曹,你別說話,聽我說完。”
  
  楚云升伸手打住曹正義的插嘴,繼續道:“你們能留下來,或多或少都有可能是以為我能夠再次創造奇跡,殺退它們的因素!我和你們說實底吧,殺退它們基本不可能了,你們也看到了,它們聯合起來的力量十分恐怖,我只冀望自己能夠活著殺出去而已,所以,不能讓你們跟著白死。”
  
  他的這番話,的確讓他們暗淡了很多,有誰又愿意白白的送死呢?楚云升很明白,他們之所以敢留下,就是對他報以厚望,認為自己還有可能創造奇跡!
  
  “倫農先生?”埃德加蠕動了動嘴,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埃德加,你也走,不過,在走之前,我有事情交代你們,跟我進大殿吧。”楚云升說完首先大步返回大殿。
  
  “楚先生,等一下,這個小男孩……”蔣千沁從同伴手里抱過一個小孩,遲疑了一下道。
  
  “袁期陽?”楚云升一愣,許晴舒昨天還真把他送來了?不過看樣子是受了傷,估計是在人群瘋狂中被禍及的。
  
  “一起帶來吧。”楚云升飛快地作了一個特殊的決定,了卻了他最后一點的心思。
  
  大殿中,楚云升為了防止譚凝受到神域的控制,竊聽到自己的談話,首先用一種備用的六甲符封印在她的后背上。
  
  果然過了不到片刻,譚凝血紅的眼睛逐漸恢復了原色,情緒也逐步穩定了下來,茫然驚道:“楚大哥,怎么綁著我啊?”
  
  “你被神域控制了,換句話說,就是被它催眠了,不過現在沒事了!”楚云升一邊解開她身上的繩索,一邊解釋道。
  
  一個女孩被自己捆著,衣服還被拉開許多,雖然現在形勢緊急,但是一兩句話能說清還是說清楚的比較好,免得產生誤會,這種事情,在孢子森林,他吃夠了苦頭。
  
  “對不起,我又給你添麻煩了。”譚凝不疑有他,愧疚地說道。
  
  “你這點麻煩算個……”一個屁字到了嘴邊,楚云升又咽了回去,道:“神域才是大麻煩,等會,我一個一個地叫他們進來,你在一邊聽著,不要說話,等交代完了,我還有事情交代你。”
  
  譚凝乖巧地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幫不上什么忙,楚云升說什么她就做什么,這就是最大的配合。
  
  楚云升定了定心神,從物納符中取出一張白紙,如此寫道:
  
  “小期陽,如果你能看到這份信,說明爺爺已經死了,不要傷心,人總歸有一死,就像你的爸爸一樣。
  
  你一直希望爺爺教你那些本領,但爺爺那時候教不了,也沒時間,但下面的話,你一定要記清楚了!
  
  你看到這封信,應該是在一年之后。
  
  那時候,爺爺已經死了一年之久了,想必那些異族也不會再要爺爺的尸體做什么了,你要記住,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一定要找到爺爺的尸體,然后按照我下面教你的辦法去做,接觸爺爺的尸體,任何部位都行……
  
  一定要牢記,這個秘密,永遠只能你一個人知道,埋在心里,誰也不能告訴!
  
  處理好這件事后,拿著東西,然后找個地方躲起來,不要出來,學好后,也不用給爺爺報仇,如果你有機會還能找到金陵城的話,記得幫爺爺照顧他們……
  
  楚云升絕筆!”
  
  寫完,楚云升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當他準備和神域冰族拼命而不是投降后,他最大的擔心就是萬一自己戰死,前輩的古書無人繼承。
  
  以前他一直忙于奔命,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而今,他已經變得成熟許多,這本古書是前輩的心血,不能在自己手里白瞎了。
  
  所以,他想到了袁期陽,這個小男孩是眼前形勢下最適合的繼承人選,他擁有覺醒的潛力,在覺醒前學習古書,有一定幾率走上和自己一樣道路。
  
  雖然他最信任的是埃德加,但埃德加一直都是普通人,古書落在他手里也是無用,況且那些象形文字,是埃德加這個老外很難搞的懂。
  
  而其他人,卻相反,偏偏都已經是天行者,無法如同自己一樣從頭練習,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事情必須高度保密,繼承者必須在一年內毫不知情,外面的那些大活人自然不行,昏迷的袁期陽卻正合適。
  
  而且這小男孩,楚云升本身也很喜歡。
  
  寫完“遺書”,楚云升特意制一張特殊的物納符,符封注入了自己的生命落印,足夠一年之久的消散,也就是一年之內,除了楚云升,誰也打開不了這道物納符,而一年后,這章物納符會自動打開或毀滅。
  
  但里面有個楚云升特意加進去的觸發機構,如果自己戰死了,觸發符文設定的是一年后自動打開,如果自己沒有死,那么就是一年后自動毀滅。
  
  這個觸發機構的原理是基于封獸符,觸發距離很遠,馬上的大戰期間,只要袁期陽不離開黃山區域,都能被觸發到。
  
  ……
  
  楚云升在外面說自己能闖出去,實際上他還是說謊了,他心里根本沒底,很有可能自己這次就要戰死這里了。
  
  所以他必須安排這件后事!
  
  他會將自己的物納符重新封印一次,符封上面刻錄著袁期陽的生命氣息,等到一年后,只要袁期陽按照古書秘法接觸自己的尸體,就能開啟物納符,取走古書。
  
  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點的事情了。
  
  準備妥當后,首先被他叫進來的,不是埃德加,而是蔣千沁。
  
  楚云升讓她將袁期陽放在床上,從懷里掏出一堆紙張,遞給蔣千沁道:“蔣小姐,這是神域五大島鏈上的功法,現在我要著無用,你拿去吧。”
  
  他很佩服蔣千沁,在殿外說前半句也的確是真的,如果換做他,他絕對做不到蔣千沁的程度。
  
  袁期陽他只能托付給眼前這個女人,而絕不是曹正義和埃德加!
  
  老曹雖忠心,但那是自己活著的時候,如果自己萬一戰死了,曹正義也許就不那么可靠了,這個時候,楚云升只能把寶壓在蔣千沁的品質上,而不是曹正義的現階段忠心上。
  
  “這些功法都是我修改過的,比神域的要上很多,你拿了之后,就由你全權處理,我不過問,只是等我突圍之后,你替我照顧好這個小男孩就行。”楚云升指著袁期陽說道。
  
  他現在不會告訴任何人,自己可能戰死的幾率很大,否則這些人最后一點勁都沒了
  
  “楚先生,你放心,我會盡力保護他的安全。”蔣千沁感激地說道,如今誰都知道楚云升的能力非同小可,能夠得到他親自改動過的修煉功法,可想而之有多大的好處!
  
  “謝謝,這個小孩和我很投緣……你先出去吧,讓埃德加進來。”楚云升拿了一些藥,替袁期陽消毒和消炎,別的他也不會。
  
  乘著蔣千沁離開,埃德加未進來這段空擋,楚云升以極為快速的手法,將給袁期陽的遺書物納符,封印在他的腋下隱蔽的地方,
  
  他的動作飛快,甚至在一旁的譚凝都未能發現。
  
  ------
  
  PS,說一下群的事情,先有兩個群,一個是最早的116342846,已經滿了,大家不用加了,另外一個是158491560,正在招人……(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