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294 懸浮山崩

半夜。
  
  楚云升乘著譚凝熟睡的時間,仔仔細細地翻來覆去地研究古書的記載,弄不清楚他的身體到底出了什么狀況,他實在睡不安穩。
  
  大敵當前,明天就是神域天導人歸位的日子,雖然它現在手里只有六個候選人,但難保它不會強行歸位!
  
  這個時候,如果對自身突變的情況依舊稀里糊涂,那將是十分危險的事情,這是一直謹小慎微的楚云升所不能容忍得。
  
  當他翻完了一元天,二元天境界中所有各種可能的、不可能的描述記載,卻始終一無所獲!
  
  “不會我已經突破三元天境界了吧!?”
  
  一個荒誕地念頭鉆入楚云升的腦袋,他越想越激動,激動地連手指都開始顫抖起來,不可抑制。
  
  三元天的境界,他還怕什么冰使,怕什么神域!?
  
  逼急了自己,說不定連神域中通天柱都給它搗毀了!
  
  他連忙將古書翻到三元天的部分,一個字一個符號地仔細閱讀起來。
  
  看不懂的,暫且跳過;看懂的,細細揣摩……
  
  幾乎一夜要過去了,楚云升仰起脖子,兩眼更加的迷惘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把二元天境界看做是小學,而三元天境界是初中的話,他肉體上的突變,似乎是介于兩者之間的“預備班”。
  
  換句話說,既不是三元天,也不是的二元天!
  
  這么一個詭異的存在,就像是武俠神話中魔道人士投機取巧的奇徑。
  
  明明他的本體元氣性質和容量還停留在二元天第三層的水平,但肉體上的結構,已經脫離二元天的束縛,劈入三元天的門外一步之遙!
  
  前輩說的果然沒錯,修煉這東西,來不得半點投機取巧。
  
  楚云升思考了一夜,出現這種奇特的現象,可能不僅僅是因為昨日被冥抽取生命那臨門一腳,輕輕越過臨界點,還極有可能與催生黏液有關!
  
  他一直拿催生黏液當寶貝,所以盯得特別緊,火族和冰族只有在受傷的時候,才去過巨墳取催生黏液,其他時候基本沒有出現過,這也從側面說明了,它們在正常修煉能力的時候,并沒有濫用這種催生黏液。
  
  反觀自己,一門心思為了突破,大量使用蟲族的催生黏液,甚至不顧前輩反反復復地告誡。
  
  現在想起來,才陣陣后怕,恐怕自己早就走火入魔了,還一直不知道!
  
  如今這個世界對楚云升來說,完全是陌生的,他就像第一次進入大觀園的劉姥姥,什么都不懂,完全是憑著自己的猜測和需要在胡思亂闖。
  
  就拿催生黏液來說,楚云升他除了知道這東西能夠加速修煉,加速恢復傷勢,其他屬性和弊端一概都不知道,就敢往自己體內吸收,簡直膽大到包天的程度!
  
  自己不會差點變成了蟲子吧?楚云升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這副摸樣倒是十分地接近了……
  
  楚云升忐忑不安,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是多么的幸運和命懸一線!
  
  當他大量使用催生黏液加速修煉進度后,就像一輛汽車離開國道公路,駛入一條看似可以橫穿的捷徑小路,卻不知道是這一條會翻車的死胡同,根本走不通。
  
  實力暫時的提高只是表面現象,長此以往下去,必然造成越積越累的危機,最終導致崩潰而死亡。
  
  但就在這個時候,冥出現了,一舉抽取了他幾乎所有的生命源,尤其是那些帶有催生黏液性質的部分,卻是最為冥這個蟲族所需要的部分,因而被冥一掃而空,無形之中,替他巧合地清理了隱患,從而開辟了一條重新通往正途的通道。
  
  一條安全地類似“魔道”修煉途徑,就這樣在不經意和巧合間凝聚而成,當然所耗費的代價是極為恐怖的,看看他現在模樣就知道了!
  
  楚云升本來準備在自己走的時候,再“好心”獎勵曹正義一些催生黏液,助他一臂之力,但現在他完全不敢再有這個想法。
  
  不過曹正義之前所用的量和他比起來,幾乎是微乎其微,應該影響不大。
  
  大致弄清楚前因后果后,楚云升看了看床上正熟睡的譚凝,世間的事情往往就是如此的奇怪。
  
  如果自己當初不決定冒險去救她,也不會硬著頭皮讓冥抽取自己的生命源,以加速它的進化,那他可能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走火入魔,步入死亡的邊緣,也不會被冥抽光所有的“定時炸彈”,他甚至還可能繼續加大催生黏液的使用量,無知地加速著自己的死亡。
  
  如此算起來,這到底是自己救了她,還是她救了自己呢?
  
  楚云升覺得這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差不多,難以說得清楚。
  
  但總有一條是確定的,如果當初不救,她估計已經死了,自己大概也還只能再多蹦個幾天而已……
  
  當然,除了兇險異常,以及骷髏般的外貌,這條“魔道”的好處,也是十分明顯的,要不怎么總有人偏愛修煉歪門邪道呢?
  
  在境界上,他現在僅僅是二元天第三層的水平,但在他的肉體結構上,卻超越了二元天的巔峰狀態。
  
  如此奇特的狀態,令他的整體實力也明顯高于正常的原本的三層融元體境界,某些方面甚至超越了第四層,達到第五層的程度!
  
  這是不可思議的,也是“歪門邪道”的獨特魅力之處越級!
  
  最刺激的方面還不僅如此,參照古書的體系,加上楚云升自己的分析,他發現只要努力大量修煉出最精純的融元體,一點一滴地補充入自己的骷髏般的身體,直到恢復到另外一個反方向的正常“臨界點”,他便能“輕松”地突破三元天,一舉跳過第四層、第五層境界的正常步驟!
  
  同時,他的這幅骷髏樣貌也能重塑身形,恢復正常了……
  
  以前他看電視,,雖然知道所謂“邪道”有捷徑,但無切身體會,感覺不到那種致命的誘惑力,如今發生在他自己身上,他才明白這種誘惑力有多大!
  
  按部就班的修煉,雖穩健而不失安全,但那枯燥無味、漫長機械的重復,換個名詞就是“折磨”。
  
  個中的艱辛楚云升自然深有體會,要不他也不那么興奮地濫用催生黏液了。
  
  而“邪道”,立即就能讓人體會到速度的感覺和刺激,越級不過是家常便飯而已!
  
  當然,雖然很刺激、很有誘惑力,楚云升卻不敢再嘗試第二次,他向來小心慎重,催生黏液的事情也是有著被異族們逼得無計可施的因素,才不得不上了癮……
  
  轟!轟!轟!
  
  楚云升正接著思考著將來的修煉計劃和安排,以及如何離開黃山的事情,忽地聽到東北方向傳來山崩地裂地巨響!
  
  “你別動,呆在床上,沒我的話,不要出去!”楚云升伸手按住驚醒的譚凝,皺著眉頭道,聲音很響,但距離很遠,不像是兵臨城下的樣子。
  
  “老爺子,老爺子,出大事了!”曹正義急匆匆地從外面跑來喊道。
  
  雖然楚云升的身份已經真相大白,但他的那副骷髏相卻比原來的年輕相貌更深入人心,就連曹正義都不肯改口。
  
  “慌什么!出”楚云升打開房門,剛想訓斥曹正義,就見大殿外的天空逐漸明亮起來,遠超微光的效果,燦爛異常,像是晚霞一樣壯麗。
  
  “山,山都崩了!”曹正義驚惶不定地說道。
  
  “什么山崩了?”楚云升皺著眉頭道。
  
  “就是……您還是自己看吧!”曹正義比劃著,急切中找不到合適的方式描述,急道。
  
  楚云升跟著曹正義飛奔到大殿前的廣場上,抬頭望去,整個天空自黃山主峰向外輻射一波波耀眼的光芒,在黑暗中,甚為明亮。
  
  原本懸浮飄蕩在天空中的數量龐大的懸浮山們,在這強大的光芒下,一點一滴開始崩塌!
  
  全體崩塌!
  
  落下的泥土,如雨點一樣婆婆娑娑。
  
  轟轟烈烈地聲音,正是這些巨大無比的懸浮山震動而發出的。
  
  崩塌,持續地崩塌!
  
  整個黃山區域,數以百計的懸浮山正在轟轟烈烈的剝離崩塌……
  
  聲勢浩大,極為壯觀!
  
  “朝這邊過來了!朝這邊過來了!”有天行者尖銳地喊道。
  
  一個龐大無比,正在崩塌中的懸浮山,可能因為激烈的同其他懸浮山碰撞,緩慢地朝著烈火城而來。
  
  人群頓時騷亂起來,這可不雨點,被砸中了,就是天行者,能力稍差的都未必能扛得住!
  
  大量失去盤踞地的斑斕巨鳥四處亂飛,讓本準備動用青甲蟲推回懸浮山的楚云升,立刻放棄了這一想法。
  
  接著第二座懸浮山從背后出現,一分一秒地逼近烈火城!很快又有了第三座……
  
  這是神域的反擊!
  
  楚云升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
  
  只有它才有這個恐怖的能力!
  
  這也是楚云升無法預料的。
  
  “撤!向黏液區撤退!”楚云升毫不猶豫地說道。
  
  這是他原本的打算之一,但是因為考慮到神域一旦解封,黃山黏液區外面還有更為龐大的黏液區,有可能瞬間吞沒黃山的小黏液區,所以才一直按兵不動!
  
  剛剛進化的冥在黃山內呈呈威風還行,外面若有更強大珉,只有被吞噬的下場!
  
  但比起現在的“滅頂之災”,只能先到那里去躲躲了,畢竟巨墳的存在,可以直接無效掉這些來自天空的襲擊,甚至那些長條蛇蟲還能做出地空反擊!
  
  曹正義一愣,還沒來得及跑開,忽然整個烈火城地動山搖,如同地震一般劇烈。
  
  楚云升急忙飛身縱上大殿之顛,只見整個烈火城,遙遙升起,像是被一只棍子頂起來一樣,連同它身下的地基泥土,一直拔高到一百多米的高度,才堪堪停了下來!
  
  房屋倒塌,城內慌亂的人群,更是東倒西歪!
  
  彩色的天空中,眩光幻化莫測,漸漸凝聚出一個籠罩天地間的巨大的人臉……(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