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91 天下霸氣

吹雪城西,五公里外。
  
  皚皚的白雪,嚴嚴實實地覆蓋著土黃色的地面,山坡上密密麻麻地裸露著殘破的樹樁,它們的軀干樹枝,早已被砍伐殆盡,偶爾一陣呼嘯的冷風掃過,從山頂山上,紛紛揚揚地卷起漫天飛舞的雪花。
  
  山腳下。
  
  矗立著一只近七百人的隊伍,或許聽起來不多,然而聚攏在一起,攢動的人頭,密集的身影,依舊蔚為壯觀!
  
  曹正義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十面大旗,蕭殺的黑色旗面上,龍飛鳳舞地寫著同一個血紅的大字:火!
  
  于是,所有的臨戰氣勢,頓時集中在這十面迎風招展的旗幟上,尤其是坐在馬扎上的楚云升身后的那只大麾,頗有幾分戰場陣殺的味道。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那旗幟的邊角上,還突兀地保存著“中國移動”四個大字,以彰顯出它曾經無處不在的天下霸氣!
  
  楚云升大概是受到了它的這點“霸氣”的影響,坐在馬扎上脊椎微微地向前挺了挺,犀利地火焰細刀豎插在雪地里,配上一身火紅的斗篷戰衣,倒是像極了“東方不敗”。
  
  只是,這個東方不敗的形象也未能保持多久。
  
  很快,從隊伍的后面,烈火城的方向,開來一列車隊,領頭的是一輛老式的坦克,后面陸陸續續跟著十來輛駕著機槍的小卡車,以及一些稀稀拉拉的摩托。
  
  最為招人矚目的便是站在第一輛卡車上的一名黑人,他胸前抱著槍,頭上纏著布條,裸露的黑黝黝地面龐,很容易讓人想起陽光時代的利比亞暴亂分子!
  
  “人帶來了,管事老爺!”埃德加跳下車,站在一邊道。
  
  “把他們嘴都堵上,帶到這邊來。”楚云升靜靜地坐在馬扎凳子上,不想被他們的哀求聲打擾到自己為即將到來的激烈對陣而做的計劃。
  
  “老爺子,前面有動靜了!”曹正義拿著望遠鏡,急匆匆地從前面一路小跑過來,緊張道。
  
  這也許將會是一場大戰,雖然烈火城和吹雪城廝殺已久,但真正意義上的全城大決戰,卻從未發生過,或者說雙方都刻意在避免著。
  
  不光是曹正義,其他天行者們都同樣十分緊張,今日一戰,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留尸于此。
  
  楚云升伸手拿過望遠鏡,昏暗的世界里,除了白就是黑,從這點上來看,吹雪城的白衣占據了優勢,不似烈火城的紅衣,杵在那里,十分扎眼。
  
  “在哪?”楚云升什么都看不到。
  
  “快到了,前面的小山坡……”
  
  曹正義擦著被火能逼出的熱汗,還未說完,只見楚云升嗖地一聲從馬扎上沖了起來,抄起火焰戰刀,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一個紅點一般飛速掠過地面,激起一路飛雪。
  
  擺起的蓬衣,幗幗作響;腳下的干雪,四射飛揚!
  
  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他人已經出現在百米之外的小山包上,隨后將戰刀插在雪地里,借著昏暗的微光,勉強可以看到從吹雪城方向開來一只龐大的隊伍。
  
  他正計劃是否要偷襲一下,直接奪人遁走。
  
  一架等五邊形的飛行器,長空呼嘯,唰地一聲,掠過楚云升的頭頂,盤旋到烈火城眾人的頭頂上。
  
  它的出現,給這些“土包子”制造了不小的混亂,如果不是六星十八將的拼命壓制,楚云升十分懷疑這只剛剛還有點樣子的隊伍,會不會立刻如鳥獸散!?
  
  平民和軍人的差距,也許就是如此的明顯!
  
  楚云升清楚得記得在他逃亡金陵的路上,遇到的那些正規軍,他們擁有著視死如歸、拼死殺蟲的勇氣;還有那些金陵城陣線的官兵,一次次血腥的戰斗,始終不動如山!
  
  當然,楚云升不比那些土包子壯烈多少,立即放棄了偷襲計劃,掠回本陣!
  
  他暗暗地開始聯系著冥……
  
  吹雪城的隊伍在五十米外停了下來,雙方都亮起了火把,以表示愿意以“和談”的方式開始這場角逐。
  
  飛行器盤旋到雙方人馬的中間,放下一個女人,一襲白衣,踏雪而來。
  
  “你是冰使?”楚云升站了起來,看著眼前這位絕世佳人,一如金陵城的白衣女子,纖塵不染。
  
  “你不是烈,它的聲音不可能如此完美復蘇,你是誰?”白衣女人擰起眉頭,反問道。
  
  楚云升拿火使的戰刀到處顯眼,烈火城的人都知道,但是全副斗篷戰衣,除了剛剛見過的許晴舒,卻只有死人知道!
  
  即便是曹正義等人,今天第一次見到楚云升身披斗篷的時候,都差點以為是火使出殿了!
  
  “我是誰不重要,人帶來了嗎?”楚云升沉聲道。
  
  “我先要見楚云升!讓他和我說話!”白衣女人似乎根本沒有聽到楚云升說什么一樣,直接要求道。
  
  楚云升雖早有心理準備,乍聞之下,依舊冷齒不已,神域到底還是將自己出賣了!
  
  “我不知道你說什么,既然來了,就準備換人吧!”楚云升也學著她充耳不聞道,
  
  “我不管你是復蘇到什么程度的火族,如果不讓楚云升出來,我是不會和你換人的,另外你告訴他,如果不肯出來,我有可能立即將譚凝交給神域。”白衣女人赤裸裸地威脅道。
  
  “見到她人,我讓你見楚云升!否則你們永遠也見不到他!”楚云升也不是省油的燈,絲毫不接受她的恐嚇,寸步不讓道。
  
  白衣女人打量了楚云升幾眼,見他軟硬不吃,向飛行器做了一個手勢,道:“好,我可以讓你先見到人。”
  
  飛行器得到她的信號后,向著吹雪城本陣移動,投下一個人影,迅速被下面的天行者控制住。
  
  楚云升架起望遠鏡,在眾多火把的照射下,譚凝的身形十分清晰。
  
  “你想見楚云升?”楚云升放下望遠鏡,心中有了計較,平靜道。
  
  “不錯,我只和他談!”白衣女人冷峻地說道。
  
  楚云升拿下斗篷,淡然地說道:“我還有個名字,叫袁紅雪!”
  
  他的那副骷髏相一出,全場內外,白衣紅衣,一俱駭然,涼氣倒吸,靜可聞針!
  
  楚云升這個大名,不要說在場的這些天行者們,就是那些活在最底層的普通人,都孰能耳語了。
  
  這個名字背后,代表了無盡的生存保障,榮華富貴,權勢地位等等,甚至可以成為高等生命中的一員。
  
  許多人做夢都想得到這個名字的信息,可以借此一步登天。
  
  可是,誰又會想到,立體全息圖上雖然談不上英俊但至少也陽剛的年輕人,怎么轉眼之間,就成了一個神形恐怖的骷髏老人了?
  
  偏偏最有說服力的白衣冰使,竟然確認了他的身份!!!
  
  楚云升到袁紅雪,在到如今,整個一個小伙變老頭,老頭變骷髏!
  
  此刻楚云升還不知道,他從此便有了另外一個震驚末世的綽號:骷髏老人。
  
  許晴舒的腦袋轟一聲,一個豎立在她心目很久的豐碑轟然間崩塌了……
  
  她很難將眼前這個骷髏狀的老頭和自己做夢都在想找到的那位年輕霸氣的鎧甲人聯系起來。
  
  她一直暗地里視楚云升這個被異族通緝的人類為自己的榜樣,羨慕他那一身縱橫黑暗的本領,如同一名俠客一樣,游走在廢棄的世界邊緣,充滿了神秘和不切實際的浪漫色彩……
  
  這是她少女式的幻想,也是她荒誕的渴望,她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和立體全息像中鎧甲人一樣,成為一個獨立特行的末日旅行者。
  
  但當楚云升親口承認,袁紅雪即楚云升,楚云升就是袁紅雪的時候,她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現實竟然是如此的殘酷,那位年輕霸氣的鎧甲人不在了,取而代之卻是一個猥瑣、丑陋到極點并“偷看”她洗澡的骷髏老頭!
  
  然而
  
  站在楚云升對面白衣女人,在仔細地打量楚云升身上的斗篷戰衣后,接著又說出一句讓全體天行者無法接受,甚至思維停頓的一句話:
  
  “原來你已經殺了火使烈!”
  
  所有的人,包括那些五十米外的聽力甚佳的天行者,全部的目光瞬間唰地聚焦在這個干枯丑陋的骷髏老頭臉上,緊張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沒人愿意相信白衣冰族說的是真的,是的,沒人愿意!包括楚云升身后的那些天行者。
  
  這是一種奇妙的心理。
  
  和人活著就得吃喝拉撒這樣的鐵律一樣,從一開始,大家都認為人類無法戰勝異族也是一條鐵律,更不要說殺死了!
  
  這條存在他們心中不可動搖,甚至已經生根發芽地鐵,他們所有的打算、計劃、未來、生活等等,都早已緊緊圍繞著這條鐵律在滾滾運行。
  
  忽然間,這條鐵律要崩潰了,岌岌可危了,他們不知道未來該如何是好!
  
  就像是一群奴隸,習慣了也認同了奴隸主的統治,突然有一天,一個原本和他們一樣的奴隸奮起反抗,要殺了奴隸主,于是其他奴隸們惶恐起來,以為這是大逆不道,天要塌了,日子也沒辦法過了,紛紛主動地團結在奴隸主的周圍……
  
  所以,他們反而寧愿希望白衣冰族說的不是真的!
  
  天行者們都屏著呼吸,等待著楚云升的回答,包括一向嫵媚入骨的姬卿,憤恨楚云升窺見自己裸身的許晴舒,對楚云升一向忠心的曹正義……等等,等等。
  
  只有一人,一個黑人,臉色卻浮上自信笑容,相信這是真的,倫農先生,在他眼里一向都是無所不能的SuperMan!
  
  即便倫農先生變得連自己都不敢認了!埃德加依舊這樣認為。
  
  事到如今,楚云升知道已經瞞不住了。
  
  冥的分身只能充充樣子,一交戰就會被戳穿,況且眼前這個白衣女人似乎還認識自己這身斗篷戰衣。
  
  于是十分干脆地清揚道:“不錯,它已死于我劍下!”(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