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289 老頭變骷髏

黃山黏液區,巨墳。
  
  楚云升坐在冥龐大的惡心的身軀下,恢復著精神,好在這家伙因為是自己封印生物,和當初強行封印自由的它不同,封印生物在最后關頭,還是以主子的生命為第一,強行停止了下來,生死只隔一線。
  
  他猜測自己的相貌如今應該變得更加地恐怖,但他一直忍著沒敢看,他怕自己會受不了!
  
  上次生命歲月的流逝,卻并沒有妨礙他元氣的力量,否則剛才他也不敢如此冒險。
  
  不過這次,體內出現了他意想不到的奇特變化,這是古書上前輩從沒有記載過的狀況,或者說他能讀懂的部分,至今還沒看到!
  
  當他全身上下,所有活性生命源被抽取幾乎完畢,活人所具有的正常機體蕩滌一空之后,似乎在最后關頭,身體盈盈一躍,越過了某個詭異的巔峰臨界點,剩下的只有那些強大的融元體,被神奇地高度地緊緊濃縮在了一起!
  
  這令楚云升驚疑不定,他全身就像是被剔除了雜質,成為一個接近100%純凈體的融元結構,這種高速濃縮精純的結果,反倒使本體元氣暢通無阻、迅捷靈敏,極為犀利!
  
  不僅沒有絲毫老態龍鍾的模樣,反而渾身充滿了爆發性的力量,就連剛剛他嘗試修煉恢復的速度都直線飄升!
  
  一定發生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或許還有更多的變化,他還未來及察覺!
  
  但楚云升沒時間細想,只要力量還在,甚至更強,就沒什么可怕的!起碼他還活著,并且活蹦亂跳!
  
  相對他身上的這種微觀變化,冥在進化成功后,其變化非常直觀地體現在宏觀上,它的控制范圍像是爆炸一樣,從巨墳中擴撒開來,整個黏液區的蟲子,在感受到冥的氣息的同時,齊齊發出興奮的嘶鳴!
  
  蟲群激動地從四面八方圍聚而來,簇擁著冥所在巨墳,仿佛是朝拜一國之主,久久不愿散去。
  
  同時,楚云升也發現了冥晉級后出現的第一個“戰斗”方面的能力,這是一項恐怖的能力,令他瞠目結舌。
  
  如今的冥可以通過消耗掉它自身,將外面的所有蟲子累積融合成一個龐然大物,一個“史前巨蟲”!
  
  但這卻是一次性的、自殺式的能力,楚云升無法試驗考證,只能靠自己的憑空想象。
  
  時間緊迫,楚云升只敢休息片刻,略略恢復一點精神后,便立即著手準備下步行動。
  
  飛速地通過封印令控制,讓冥重新分化出一個分身斗篷作為替身,矗立在楚云升身邊,替代冥成為在外面的蟲群指揮官。
  
  另外,三座巨墳也瞬間被冥同時接管,為了最大化戰斗力,它們在楚云升間接命令下,加足了馬力開始孵化各種蟲子,越多越好,楚云升需要以數量基礎為終極戰力!
  
  當他走出巨墳時,往日兇悍的蟲子,紛紛避讓出一條“干凈”的通道,無敢冒犯!
  
  若是有人看見此情此景,定會以為是撞見鬼了!
  
  楚云升和分身斗篷當即兵分兩路,分身斗篷帶著群蟲圍聚在黏液區邊緣,等候出征的命令,而他自己則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吹雪城……
  
  他估計自己應該還有之前老頭時代的模樣影子,所以也不敢亂闖,他的第一計劃還是偷人,只有在偷人不成的情況下,才會考慮武力解決。
  
  在烈火城的線人幫助下,楚云升很快混入了吹雪城,但是線人的能力只能如此,核心區域是無論如何也進不去的。
  
  楚云升乘著今天微光不是很好,很多地方都是一片暗暗沉沉,乘機迅速地接近白馬女騎營。
  
  他要去見許晴舒,想要偷人,就得有她的幫忙。
  
  女騎營的警戒十分嚴密,楚云升不得不穿上戰甲和斗篷,以最快的速度,冒險穿刺進去,險些被人發現。
  
  這地方他呆過一段時間,許晴舒的房間位置也很清楚,昏暗的光線下,楚云升猶如鬼魅一樣,順著墻壁,悄悄地逼近目的地。
  
  ……
  
  許晴舒今天很倒霉,冰使調令她們團團防衛中心壁壘,站在她一邊的司杏不知道和那個野男人勾搭成奸,估計是弄懷上了,不小心吐了她一身的臟東西。
  
  于是和城主請了假,讓王嬸燒了熱水,褪去衣服,剛舒舒服服地泡進木桶,準備享受這片刻的安寧的時候,就見到一個紅色的影子從眼前閃過,突兀地出現在她面前。
  
  她的尖叫聲,愣是沒有喊出來,因為來人的這身打扮,換個名字就是“死神”!
  
  除了冰使,沒有人能在火使這個魔鬼的刀鋒下活命,而她眼前就出現了這么一位活生生地頭戴斗笠,身披蓬衣的火使!
  
  恐懼瞬間戰勝了羞恥,許晴舒赤裸地坐在木桶里,一動也不敢動,緊張萬分地看著“火使”。
  
  它來這么干什么?要來搗亂也應該是去中心壁壘啊,七個候選人可都在那里!
  
  許晴舒想說卻又不敢出聲,全然忘記自己胸前兩點殷紅,在緊張充血下,挺拔怒放,于水中毫無羞恥地上下顫動,隨波逐擺……
  
  楚云升本來想許晴舒此刻在家,已屬萬幸,否則還不知道要去那里找她,卻不料竟然見到如此刺激地一幕,甚為尷尬。
  
  眼下正是最兇險、最危急的時刻,卻出現如此不協調的一幕,還是真是令他哭笑不得……
  
  但人已經杵在那里了,不看也看到了,他索性無視道:“不要說話,聽我說完!”
  
  楚云升一開口,許晴舒秀眉一皺,這個聲音很熟悉,而且也絕對不是火使的那種沙啞、機械且難聽的聲音。
  
  “你全家都在本人手上,所以最好不要出聲,聽我說完!”楚云升揭下斗笠,試圖表明身份,清晰地說道:“你認識我,我叫袁紅雪,雷鳴死后,你的一切秘密已經移交到我的手里,只要你再幫我做完一件事情,我立刻給你們自由,將他們全部完好無損地交還給你。”
  
  卻是忘了自己的樣子可能有點……
  
  許晴舒腦袋轟地一下:這是人,還是鬼!!!
  
  干枯凹陷的面孔,毫無生機,突兀的眼球像是放在兩個骨頭框里的圓珠,隨時都可能滾落下來一般,皮包骨頭的骷髏狀,再配合上稀松拉碴的頭發,只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
  
  若不是還依稀有著一絲袁紅雪的影子,她幾乎以為自己是見到了真正的火使!
  
  只是,來的不是火使,她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難過?
  
  她渾身光溜溜地一絲不掛,若是被火使看見了,它畢竟不是人類,自己還算清白,就當被一條狗看見了,可如今這個干枯的丑鬼老頭,可是如假包換的男人!
  
  自己竟然被這么老、這么丑的男人看個精光!
  
  這還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面前赤身裸體,對方不是白馬王子也就算了,可為什么要是如此丑陋之人?
  
  許晴舒恨不得一頭撞死,又或者一箭刺穿這個令人惡心的骷髏老頭!
  
  “你穿衣服,我們繼續談,不過要快,我沒有多少時間。”楚云升這時才背過身,示意她趕緊穿衣服。
  
  許晴舒很想立刻乘機殺了他,但是她的腦袋比楚云升更為冷靜,從烈火城得來的情報,這個骷髏老頭的實力幾乎深不可測,雷鳴三兄弟合力都不是他的對手,自己則更加不是。
  
  如果不是家人還在他手上,許晴舒說不定會沖動一回,和他拼命,哪怕死了,也比羞辱地活著強。
  
  但現在她必須忍著,即便剛才自己渾身上下,最羞辱的地方,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也得忍著。
  
  “說吧,要我做什么?”許晴舒火速穿好衣服,冷冰冰地說道,她實在不想再多看這個丑陋的男人一眼。
  
  雖然她也很奇怪,怎么袁紅雪變成這樣了?但一想到火族那些邪惡的功法,就足夠她浮想聯翩了,這大概就是投靠火族的下場吧,她暗自忖道。
  
  “救一個人!”楚云升回過身,不理睬她的情緒,直奔主題道。
  
  赤身裸體的女人,他見得不多,但也不少,已經刺激不了他太長的時間。
  
  “誰?”許晴舒惜字如金。
  
  “譚凝,候選人之一!”楚云升凝神有力道。
  
  “我做不到!”許晴舒想都沒想,直接道。
  
  “你必須做到!”楚云升寸步不讓。
  
  “你就是現在殺了我也的確做不到,現在中心壁壘那邊,里三層外三層,全是守衛,兩位冰使又親自在里面坐鎮,換了你,你有這個本事嗎?”許晴舒譏諷道。
  
  “沒有其他辦法?”楚云升鎖起眉頭道。
  
  “沒有,除非你殺得了兩位冰使!”許晴舒冷笑道。
  
  “那好,幫我救另外一個人,袁期陽,如果你這也做不到,我們也不用談了,等著給你全家收尸吧!。”楚云升重哼了一聲,很不滿她的態度,自己好歹還是她“老板”,還以顏色道。
  
  許晴舒一下子就泄了氣,氣結道:“好,我可以幫你救這個男孩,冰使不管這事,但城主一直在盯著你,小男孩被她看的嚴密,所以我不敢保證一定成功,不是我不盡力,要知道被她發現了,我一樣會沒命!”
  
  楚云升從懷里掏出一張照片,遞了過去,撒謊加賭博道:“如果不小心被她發現,就將這張照片交給她,告訴她,上面的男人在我手里,剩下的她應該知道怎么做。”
  
  許晴舒一眼就看出了照片上的女人是姬卿,吃驚不已,這張陽光時代的照片,怎么會在這骷髏老頭的手上?他和城主又是什么關系?
  
  “譚凝的情況如何?”楚云升最擔心她現在已經沒命了。
  
  “七位候選人還在中心壁壘里,冰使似乎還在等什么,我離開的時候,都一直沒有讓他們進入那些管體。”許晴舒收好照片,道。
  
  楚云升松了一口氣,冰族這是在等神域的交換籌碼,大家都不是傻子,不兌現,自然不辦事,不過這正中他的下懷。
  
  “等會我會命人前來見你們的城主,提出以三名候選人交換譚凝一人,你替我盯著,如果她們準備耍什么陰招,想辦法通知我。我保證,換回譚凝后,兌現我的諾言,釋放你的家人,絕不傷害他們。”楚云升見偷人是不可能了,中心壁壘防衛的這么嚴密,搶人也不現實,最后只剩下換人這一條路了。
  
  “她是你什么人?你要冒這么大的風險救她?”許晴舒不禁好奇道。
  
  這個骷髏老頭難不成是譚凝的父親、爺爺?但這相貌,相差也太大了一點!
  
  “這個你不用管,辦好事情就行!告辭!”楚云升沒心情和她扯八卦,說完向后退了兩步,推開房門,悄悄地溜了出去。
  
  許晴舒冰冷地看著楚云升消失在房間,心中極度地郁悶、憋屈和怒火……
  
  ******
  
  姬卿心情很好,并不僅是因為大冰使告訴她,楚云升這個找了好久的神秘人物馬上就要找到了,而是她故意讓司杏吐了許晴舒一身的嘔吐物,想必現在這個美人應該正在脫衣沐浴吧。
  
  她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可以暫時離開壁壘一會,要去“調戲”一下這位美人兒,神域很開就會解封整個黃山地區,若再不下手,她擔心可能會永遠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姬卿看得出來,許晴舒并不太喜歡自己,也不喜歡吹雪城,神域解封后,她的美人遲早會走。
  
  然而當她“興奮”地摸到許晴舒住處的時候,卻郁悶地發現美人已經出浴了,衣服也都穿戴整齊了!
  
  她竟然錯過了最美妙的時刻!姬卿十分地惱火!
  
  好不容易調整好郁悶的心情,她正準備拉著美人的小手“傾訴、傾訴”,卻又被急匆匆趕來的司杏破壞了氣氛。
  
  “城主,烈火城派了特使,急著要見你!”司杏氣喘吁吁地說道。
  
  “不見!什么事?”姬卿的一句話,前后矛盾,卻正符合她分裂的性格。
  
  “說是要用三名候選人,交換咱們的一個人!”司杏匪夷所思地回答道。
  
  “換人?換誰?”姬卿亦是覺得不可思議,第一直覺便是烈火城的什么詭計。
  
  “譚凝!”司杏無法理解地說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