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287 第六日

楚云升放下手中的食物,笑了笑道:“老曹,你什么都好,就是這膽子太小,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熬到今天的?你看羅恒深是負責情報的,他應該比你早知道這些謠言,還有那些六星十八將,他們肯定多少也聽過一些,但是只有你一個人來找我!”
  
  說到這里,他挺了挺,同樣指著火使居所方向,繼續道:“我很高興,說明你心里頭是我這個老頭子的,起碼你把我當做自己人了,是來給我提個醒,怕我站錯了隊,對吧?”
  
  曹正義尷尬地點了點頭。
  
  楚云升收起笑容,站了起來,走到門口,回頭正色道:“老曹,既然如此,我也不拿你當外人,我可以告訴你,謠言的確是真的!”
  
  “真的?!!!那,那……”曹正義猛地一聞,控制不住情緒,驚呼道。
  
  楚云升擺了擺手,再次打斷他道:“聽我說完,這個英雄是真的,而且很快就會出世!但是能不把火族冰族放在眼里,這個絕無可能,純粹是謠言!”
  
  “老爺子,這是?”曹正義不解地問道。
  
  楚云升看著大殿外的廣場道:“你還記得我曾經讓你和埃德加全城搜索兩男一女嗎?這三人就是“英雄”的候選人,同樣在吹雪城,還有七名擁有同樣資格的候選人,幾天后,花落誰家就會揭曉!你想,如果火使或者冰使害怕這位“英雄”出世,還能讓他們活到今天嗎?”
  
  “您老的意思是一切都盡在火使大人的掌握中?”曹正義小心翼翼地揣測道。
  
  楚云升并沒有騙曹正義,在聽到曹正義帶來的謠言后,他立刻就判斷出真偽,火使會不會害怕已無法考證,因為它已經死了!
  
  但是冰族的冰使還活著,她們膽敢留著七位候選人,至少說明它們并不懼怕被鏡中影人吹得天花亂墜的“天導人”。
  
  “老曹,有的事情,說了你也不懂,因為我也不懂。”楚云升抽出兩只煙,丟給曹正義一只,令他受寵若驚,趕緊替楚云升點上。
  
  “小的明白,不該問的堅決不問。”曹正義一副上道的模樣道。
  
  楚云升搖了搖頭道:“老曹,你得明白,這個世道不管是咱們的火使大人也好,還是那位未出世的“英雄”也好,我們這些夾在中間的小人物,自己得首先變強變大才是王道,否則誰會在乎你?誰給你飯吃?一個人的價值高低通常等于他被利用的價值有多少,沒有利用價值的人,狗都不會理,你說對嗎?”
  
  曹正義忽然愣住了,老子怎么莫名其妙地說這些從來沒有說過的話?
  
  “你是我強行提拔上來的,有我撐著,你安然無事,沒人敢不服你,這個道理你肯定懂。”楚云升彈了彈煙灰道。
  
  曹正義可以說是他一手扶植起來的傀儡,人雖膽小一些,但是為他楚云升辦事,從來都是盡心盡力、忠心耿耿,甚至今天還特意跑來提醒他“火使可能罩不住”的消息,令楚云升多少有些動容。
  
  數日后,他就要離開這里。
  
  他走之后,以曹正義的腦力和實力,沒有一項能鎮得住羅恒深以及六星十八將,被拉下城主之位還是理想的,弄不好就得遭到報復而丟去性命。
  
  如果一開始沒有他楚云升,曹正義也不止于此,現在也許還規規矩矩呆在他合適的位置上,所以在自己走前,楚云升對這個一直“忠于”自己的“城主”,想要交待點東西,希望能幫他度過一劫。
  
  “你的實力,在六星十八將中,只能算是一般,估計連老汪都打不過,長此以往,你也壓不住他們。”楚云升語氣很平淡,就像兩個老朋友談心一樣,接著從懷里掏出兩大瓶的催生黏液和幾張紙,道:
  
  “瓶子里裝的東西,你和羅恒深都應該是知道的。這幾張紙上的功法本來是給六星十八將中立下大功的人準備的,但現在都只交給你一個人!
  
  這些天,你不用管城里的碎事了,都交給羅恒深去處理,也別碰你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了,好好呆在家里,借助瓶子里的東西,把這些功法練熟了,徹底地將你的實力提高一截!”
  
  曹正義早就對瓶子里的液體“垂涎三尺”,此刻見楚云升一下子就拿出兩大瓶給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還有更為高級的功法,只交給他一人,實在是激動不已。
  
  而楚云升淡淡的、平和的語氣,卻又令他有著異樣的感覺和觸動,他此時才有那么一種被楚云升真真正正地視為自己人的感覺。
  
  “謝謝!謝謝老爺子,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信賴!”曹正義內心攪動地說道。
  
  “行了,抓緊回去練吧!”楚云升揮了揮手,那些功法是他剛從神域中得來的位于第四第五島鏈上的功法,還沒時間加以修改,但也足夠曹正義這種水平去修煉了。
  
  他從鏡中影人那里得知,至今還沒人能夠突破到第五島鏈,就是第四島鏈,能出現在那里的人,也是鳳毛麟角!
  
  曹正義走后,楚云升風卷殘云般地將剩下的蟲肉一掃而盡,食物能量,什么時候都是需要補充到最佳狀態,他的身體現在可不能垮掉,仍在一刻不停地改造中的融元體,一直大量需要生物能。
  
  接著,利用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楚云升反復測試了新弦波罩的防御效果,果然沒有令他失望,在通過新元符,向發生器注入他的優質本體元氣的“變種組合”后,弦波罩的防御效果直線飆升,遠超斗篷人當初的狀態,起碼三倍有余!
  
  他還記得,斗篷人當初靠著原來的弦波罩防御,就能頂著飛行器同另外一個白衣女人的雙重進攻,如今性能提高整整三倍,即使自己實力弱于斗篷人,但這一長一短相互一扯平,他也至少能頂著住飛行器的攻擊!
  
  如果要讓神域知曉,不管是它的功法,還是武器,只要是到了楚云升的手里,威力效果沒有一樣不是連翻幾級的,不知道作何感想?
  
  正當楚云升聯想的時候,突然清晰地感覺到遠在巨墳深處的本體冥,急切地召喚著“分身斗篷”。
  
  楚云升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趕緊丟下所有的事情,立即以他最快的速度奔往黏液區。
  
  蟲子,這個他一直以來最大的敵人,眼下可是他最可靠又最強大的憑仗,在他離開黃山區域前,決不能出任何差錯!
  
  他一路風馳電掣,接近黏液區,打著十二分的小心,仔細偵查一翻,在沒有發現白衣冰族的行跡后,才略略地放了放心。
  
  只要不是它們殺來,一切都還好辦。
  
  在冥所在的1號巨墳,楚云升很快找到了它的本體,久日未見,它竟然膨脹變大了一倍有余,整個孵化孢,鼓鼓囊囊,不停地蠕動,仿佛馬上就要破孢而出一樣。
  
  不到一會,分身斗篷也跟著進了巨墳,它一現身,一條細細的管道,立刻插進它的身體,抽回一坨坨花花綠綠地黏液,返回的目的地正是冥的本體。
  
  楚云升沒有干涉冥的舉動,通過封印令,他剛剛知道,自從斗篷人戰死在這里,并被冥吸干了軀體后,冥就一直進入漫長的生長孵化期,而現在,已經到了破袍的關鍵時刻!
  
  冥需要集中所有力量,全力沖刺了!
  
  楚云升無聊地在一邊看了半天,蟲子的進化方式實在是過于奇特,以他現在半吊子的水平,也找不到什么有價值的參考,收取了這幾日的催生黏液后,便獨自匆匆返回了烈火城。
  
  冥的沖刺,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完成得了的,從他和冥的封印令溝通來看,起碼需要四天的時候。
  
  楚云升眼下也不需要加速修煉,以往巨墳所生成的催生黏液也還有部分剩余,因而他直接下令,整座巨墳停止一切其他工作,全力配合冥的沖刺!
  
  一旦冥孵化晉級成功,說不定就可以沖破巨墳的限制,號令群蟲,劈荊斬棘,那就是猶如洪水猛獸,攻無不克!
  
  今天是出神域后的第三天,距離天導人歸位只剩下三日,到了第七日,也就是往常神域的開啟日,按照鏡中影人的透露,正是天導人歸位之時。
  
  楚云升從不浪費時間,尤其關鍵時刻,三天的時間幾乎爭分奪秒,一面常常去查看冥的沖刺情況,一面抓緊制各種戰符。
  
  他的攝元符備用十分雄厚,終于體會了一次“財大氣粗”的感覺,因而那只他暴擊神域第一島鏈而產生漏洞得來的藍液能量管,已經不再動用。
  
  自從知曉潘氏理論后,他發現這個能量管中的藍液亦是一種一般穩定狀態的能量組合,至于是作何用途,還不知曉。
  
  為避免像再遇到如弦波罩類似的好東西時無能量可用,他決定暫且封存這只能量管,畢竟自己不是前輩,能研究出一個符合弦波罩使用的元符,已屬不易,再來一次,未必如此幸運。
  
  ……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飛逝,距離天導人歸位的那日也越來越近,楚云升的心情也變得越來越緊張。
  
  曹正義的修煉進度也不知道如何,總之到了第六日,楚云升已經顧不上他了,帶著埃德加,出現在大殿下的秘密監牢。
  
  說是牢房,實際上這三位候選人的待遇,可以比得上曹正義這個城主了,衣食無憂,甚至還有維生素供應。
  
  事關重大,楚云升親自坐鎮,外守埃德加等人。
  
  “該交代你們的,我都已經交代了,你們自己動手吧!請放心,數據管中有高科技的營養液,本人親自試驗過,保證餓不死你們,也憋不死你們。”楚云升按捺住心頭的激動,吩咐道。
  
  多少天了,他一直等著這一刻。
  
  兩位男候選人對望了眼,細細索索地開始脫去衣服,而另外一個女候選人,一直未有動靜。
  
  見楚云升將疑惑的目光投向她,這個女人忽然發了瘋一樣,撲了過來,跪在地上,抱著楚云升腿道:“管事老爺,我求求你,不要把我放進去,我求求你,我還有孩子,我不想死,求求你,發發慈悲!”
  
  “我說過,這只是最后的甄選過程,你們一共有十人,還有七人在吹雪城正在做同樣的事情,沒有任何生命危險,相反,只要被選中,那就是天大的好事!如果你不好意思在我們面前脫……”楚云升皺起眉頭,這個時候,候選人竟然不愿意進數據管,只得苦口婆心地勸道。
  
  女人發了瘋地搖頭哭道:“不是,不是!求求你,我進去就死定了,活不了了,我不怕死,但是我還有孩子,求求您老人家,大發慈悲!”
  
  “為什么?”楚云升站起來,準備用強了,這簡直是在無理取鬧,估計是這段時間被關得神經不太正常了。
  
  女人死死地抱住楚云升的褲腳,苦苦哀求道:“是真的,管事老爺!是真的,大難臨頭,我又怎敢騙你?我是密碼學專家,它測試我們的時候,我反推演過它的程式,我們都要死,只有一個人能活著,是真的,九個人都要死!您相信我吧,真的沒騙您,如果不是真的,我也沒必要害怕,求您了!”
  
  “你說什么!?”楚云升駭然失色道。
  
  另外兩個男候選人也被嚇的面無人色,脫到一半衣服,竟然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他們三人一直是單獨隔離關押的,那兩人估計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驚人的消息,先不管真假,誰又會想死呢?
  
  楚云升一把揪住女人的衣領,厲聲道:“到底怎么回事?給我說清楚?如果你敢說謊的話,別說是候選人,就是天導人,老子也照殺不誤!”
  
  女人大概是楚云升揪得太緊,臉色憋的通紅,痛苦道:“管,管事老爺,您,放,放我下來,我不敢騙,騙你,咳咳。”
  
  楚云升松開她,緩和了語氣,但面色依舊鐵青道:“我不是針對你,你別怕,快說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