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85 弦波罩

楚云升看一眼透明方塊上的管子,鏡中影人的話也沒怎么放在心上,如今烈火城完全在他控制下,三位候選人可以說是毫無性命之憂,最后提出了一個要求:“這些我都可以替你辦到,不過我還需要第四以及第五島鏈的圖章功法。”
  
  ……
  
  ******
  
  第二天,烈火城大殿。
  
  “開始吧!”楚云升坐在一邊,對著房間內的五名屬性不同的天行者,開口道。
  
  自打得知天導人將在七日內歸位的消息,從神域帶著圖章退出后,傷勢未愈的楚云升,為避免節外生枝,最終選擇依舊“宅”在大殿之內。
  
  既不去接應土能天行者一行,也暫時不去吹雪城“偷人”,以防止遭遇到白衣冰族,那一切就前功盡棄了!
  
  尤其是在天導人馬上即將歸位之前,實在是得不償失之舉,如今,穩定壓倒一切,他只想平平安安地讓天導人歸位,然后離開這里。
  
  當然,鏡中影人肯定還有許多事情隱瞞著自己,別的不說,冰族那些女人可不是笨蛋花瓶,手里握著七個候選人的生死,沒有足夠的好處,她們根本不可能協助神域歸位天導人。
  
  但楚云升不管神域拿什么東西來滿足冰族的胃口,只要不出賣自己,他就管不著,也不想管,等神域解封,救了譚凝,然后趕緊上路,去找前輩的第二幅地圖。
  
  另外,他的傷勢經過五日的時間精心修養,并在大量催生黏液的幫助下,也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最多只再需要一天的時間,便能恢復如初,不管怎么說,實力總歸是第一位的。
  
  從今天起,距離鏡中影人說的天導人歸位時間,不過六七天時間,可以說是倒計時了,楚云升也開始加速做著最后的準備。
  
  至少,也得把弦波罩給啟動了!
  
  昨夜策反過來的土能天行者,在得到楚云升再一次單獨地秘密獎勵:一瓶催生黏液之后,情緒高漲,十分主動地配合潘安碩士的實驗。
  
  全套實驗設計,楚云升完全看不懂,但這不妨礙他在一邊督監,弦波罩可是他現在手上重量級的寶貝,這些人里面,萬一再出了一個“寧至”,干出什么偷走或者摧毀他寶貝的事情來,那就欲哭無淚了。
  
  前前后后,加上吃飯休息時間,大約折騰了近七八個小時,干坐在一旁的楚云升,將最后一點的融元體傷處都捋順了,潘安才勉強得出一組復雜的數據。
  
  楚云升不能完全直接地看懂潘安的潘氏理論,但他有別人所不具備的能力,他對元氣的波動和敏感,是任何人所不能企及的。
  
  以這組數據為基礎,楚云升讓潘安指揮五名天行者重做三次正確的實驗,從他們身上的能量元氣波動,對照數據,很快就一目了然了。
  
  在潘安的模型中,原本天地元氣所含的五種游子,呈等邊五角形狀態立體分布,而弦波罩中的能量,則是不規則的五邊形,而且其順序也大為不同,五種游子的波動疊加成一種特殊的弦波狀輻射,所產生的效果,剛好是一個球星罩體。
  
  不過,令楚云升和潘安都很奇怪的是,在他倆原本的猜測中,弦波罩的能量體系,應該是以土屬性能量為主才對,但事實卻不是,突出的竟然不搭嘎的木游子。
  
  按照潘安的最后推論,木能量如此突出,大概是為了調和其他四種能量的穩定,畢竟打破了超穩定狀態,又要一般程度地穩定局限在一個球體范圍的區域,這可比懸浮石中的懸浮能要難上無數倍。
  
  楚云升對后面的事情并不敢興趣,只要知道了五種能量的排列和波動組合,對他來說就足夠了。
  
  雖然在潘安的眼里,楚云升就算知道了這些,也毫無用處,因為沒有超越現代地球科技的能量設備,是無法重新組合出這種弦波能量,這可不是簡單地用五個天行者各自放出五種能量,然后糾結在一起,如同調酒、做菜一樣,就能實現得了的。
  
  天地元氣的超穩定狀態雖然不是虛的,但想要分解它,對其他人來說很難,甚至對兩個異族也來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對楚云升來說,用元符就能簡單地輕松地實現。
  
  然而,問題的關鍵卻不是分解,而是重組!
  
  打碎一樣東西容易,但若是想把它重新換個形狀,并牢固地組合起來,難度系數將飛飚直上!
  
  完全不是同一個層次上的事情!
  
  本來以為自己不會束手無策的楚云升,在潘安等人走過,手上拿著弦波罩發生器,卻怎么也睡不著,也修煉不下去。
  
  如此重量級的東西就在自己手里,卻無法開啟使用的感覺,就像陽光時代,好不容易買了一臺最先進的筆記本電腦,卻死活開不了機一樣痛苦;又或者是像剛娶了一個水靈靈的小媳婦,卻始終被關在洞房之外一樣心癢難耐。
  
  他左思右想,一夜未眠,直到第二天,也毫無頭緒,如何組合出弦波能,一直脹滿了他的腦袋。
  
  依舊毫無睡意的楚云升,不得不暫且強行將弦波能的事情趕出腦海,他還有許多事情的要做,距離天導人歸位又近了一日,只剩下不到六天的時間。
  
  在傷勢徹底恢復后,楚云升重新計算了自己目前的融元體狀態和修煉速度,即便是在不停地、揮霍般地使用催生黏液的情況下,他也不可能僅用六天的時間突破到二元天第四層的境界。
  
  既然如此,他得將這六天的時間,花費在能夠打造出最大戰斗力的事情上,做出最優化的方案。
  
  實際上,也很簡單,修煉是緩慢的,六天的本體水平提高,遠不如他制出各種攻擊性備戰元符合計出的戰斗力。
  
  不僅如此,他還得另外準備多套備用的戰甲和武器。
  
  在平靜六天,天導人歸位成功之后,接著會發生什么,他心里實際上是沒底的!
  
  能夠安全地悄悄地離開,是他最美好的想法,而從來,他這個人,一向都是從最壞的角度去準備的,事實也常事如此。
  
  他也沒精力去研究新的元符,那些熟能生巧的攻擊元符的制成功率,如今已經非常的高,速度又快,自然是最劃算的首選。
  
  斗篷人在巨墳中殺死的那些蟲子,它們所含的元氣,楚云升一個也沒浪費,全部收在攝元符中,這些元氣能量,成為他制備戰元符的雄厚“原材料”。
  
  ……
  
  風平浪靜的形勢下,兩座城市“默契”地偃旗息鼓,也少了很多事情來打擾楚云升的符工作。
  
  他一邊機械地制著攻擊元符,一邊思緒漸漸地又飄到弦波罩上,約莫到了陽光時代的夜晚時分,兩天一日未曾休息的楚云升,腦袋漸漸地迷糊起來,變得渾渾噩噩。
  
  噗嗤……
  
  一張本準備制封印在備用千辟劍上的神兵元符,因為楚云升迷糊的大意,符體自行爆裂而散。
  
  楚云升猛地一驚,趕緊收回被震痛的右手,望著逐漸化為一團碎霧的元符,忽然間,心中某個心弦仿佛被輕輕撥動了一下,福靈心至,靈感剎那間滾滾而來!
  
  自己竟然帶著眼鏡找眼鏡,簡直笨到家了!他首先暗罵了自己一聲。
  
  剛剛神兵元符的破裂,讓他潛意識一直在想著弦波罩的茅塞頓開,這不就是不穩定的組合失敗案例嗎?
  
  他學的是什么?練得是什么?用的又是什么?
  
  全是前輩古書上交給他的本體元氣,不論是融元體修煉,還是制各種元符,所用的哪一樣不是純凈的天地元氣?
  
  潘安口中所說的超穩定自然暗能量,也就是前輩說的天地元氣,在進入自己體內后,由于二元天融元體的存在,配合前輩用鬼斧神工的修煉辦法,將其轉化為更為穩定的,超越自然狀態的,毫無雜物純粹的,并帶有他自身獨一無二的生命氣息的本體元氣。
  
  這本身就是一種嶄新五種能量的組合過程,而且這個過程,除了在突破境界的時刻,基本都十分地穩定和安全!顯示出了前輩一流地非凡本領!
  
  不僅如此,他剛剛制的神兵元符,除了一半屬于某種“圖案”“陣法”的功能,另外一半,恰恰也就是五種能量的重新組合,得出一種新的功能,以前輩戰法思訣來運轉,配合圖案陣法,用這種新的類似本體元氣的新組合,制造出驚天動地的威力!
  
  這幾環,可謂缺一不可!
  
  以前他沒有細心觀察那十幾道劍氣和自己本體元氣的區別,還以為都是一樣的,如今才發現,劍氣是完全加強攻擊力度的元氣組合,雖然和自己本體元氣很像,但是絕不是一種,只是在生命氣息上是完全一致的,都是他發出的!
  
  如果和弦波罩有所不同的地方的話,除了功能上的差別,最明顯的,便是楚云升按照前輩的手段制造的本體元氣,不管怎么變換出戰技符,都是超越超穩定狀態的能量,是逐級逐層往上走的。
  
  一階元符到二階元符,越是高級的攻擊手段,越是精悍、穩定;一元天境界到二元天境界,每晉一層,體內的元氣也是越來越精純、穩定!
  
  而弦波罩,卻恰恰相反,它做不到前輩這樣的鬼斧神工的手法,能量組合是低于超穩定狀態的一般穩定,是往下走的,低級的東西。
  
  從這個理論意義上來說,它就是一只粗制濫造的產品,雖然這個產品現在對楚云升來說意義十分重大,但在前輩手法面前,它的的確確是個垃圾!
  
  不僅弦波罩,懸浮石,甚至冰族飛行器用懸浮能,都是種無法突破超穩定狀態,處于低級穩定的能量組合。
  
  兩者相較,高下立判!
  
  超穩定狀態這一道天然地分割線,簡直就是高端與低端的文明、種族之間無法逾越的巨大鴻溝!
  
  難怪,不管是冰族還是火族,見到自己的符后,都寧愿拋棄一切也要得到自己!(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