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284 歸位倒計時

然而,當他雷厲風行地奔出廣場,黑暗的天空中,恰好掠過一道巨大的光暈,沖擊而過,帶動著整個空氣中的元氣微顫顫地波動著。
  
  楚云升來不及召集六星十八將,就感覺到一陣強烈的眩暈,一股綿綿不斷地力量仿佛要把自己的精神意識拉出體外一般,格外地清晰。
  
  正在此時,陡然間,另外一股弱小許多的但他十分熟悉的力量,出其不意地,從他的意識深處,忽然地在拼命地抵制著這股連綿之力,這是楚云升歷次神域之行,從未有過的境遇!
  
  處于兩股力量交織漩渦中心的楚云升,痛苦不堪,就像是陽光時代清晨時分,似醒又不想醒、不能醒一樣地難受。
  
  這種煎熬持續了大約十幾秒鐘的時間,楚云升自黑暗時代以來逐漸養成的強大意志力,終于發揮了一點作用,強行恢復了大腦的一絲清明和運轉。
  
  依靠著這一絲清醒,他順著弱小力量的源頭,驚訝地發現這股熟悉的力量,并非來自前輩的古書,而是巨墳中的冥!
  
  是它在幫助自己死死抵抗著來自神域的召喚!
  
  作為楚云升一體的封印生物,它與生俱來有同神域類似的精神召喚力量,在無意識、無命令下,竟然自動地進入了反抗外來侵略、主動護主的本能。
  
  楚云升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他只知道自從冥吞噬了斗篷人之后,力量突飛猛進地飛躍了一個臺階,變得強大了許多,同樣是七日前的上次神域開啟日,冥還絲毫不具備這種能力。
  
  但即便冥如今能夠悍不畏死地防護著楚云升的精神意識,但是和神域那一道道光暈發動的連綿不斷的力量相較起來,它終究還是弱小了許多,只是在苦苦捱這而已。
  
  楚云升用著他那一絲保持清醒的腦袋,瘋了一樣地運轉著:神域一會不讓自己進去,一會又急切地拉自己進去,亂七八糟的它到底想干什么?
  
  冥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一次又一次通過封印令,向楚云升發出警告!
  
  楚云升當機立斷,迅速掉頭,立即竄回大殿,不管如何,就算是要進入神域,本體也不能留在大殿之外,那將十分的危險!
  
  他的速度奇快,實際上,從他射出大殿到返回大殿,一共沒有幾分鐘的時間,幾乎是速來速回。
  
  但一入大殿,楚云升一下子懵住了!
  
  神域的連綿力量突然間像是消失了一樣,一干二凈!
  
  一向不太動怒的楚云升,不禁冒出一股火氣,神域那個歪把子程式到底想干什么?
  
  但他又很快地冷靜了下來,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亂,得把頭緒理出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少現在在大殿之中,他有足夠的清醒,去思考這個問題。
  
  一會有,一會無地,到底是為什么?
  
  楚云升一邊計算和推理著各種可能的情況,一邊朝著里屋走,猛地一抬頭,看見冥的分身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嚇了他一跳。
  
  也就是這一驚,楚云升頓時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冥的分身上穿著的斗篷戰衣,讓他想起了斗篷人,接著他又想起了鏡中影人說過異族可以逃避神域召喚,而他現在的位置,烈火城大殿,正是斗篷人的老巢!
  
  這兩者,似乎存在某種他還不知道的模糊的聯系?
  
  為驗證自己的想法,楚云升提起千辟劍,猶如鬼影一樣,再次沖出大殿,掠過廣場!
  
  果然,那股連綿的力量又憑空地出現了!
  
  他腳不落地,不敢停留太久,立馬再次折身返回……
  
  一連試驗了三、四次,楚云升終于敢確定,這座大殿的確是有些古怪!
  
  但他依舊有些不解,如果大殿能夠抵擋神域掃描和召喚的話,那么為何這么多天,整個烈火城,沒有一個人告訴自己?
  
  別人還有可能出于各種原因瞞著不說,但曹正義如果知道,肯定會告訴自己,楚云升這點把握還是有得。
  
  但曹正義一直連提都未提到這件事!
  
  于是,他立刻想起另外一個人來,許小真。
  
  如果曹正義不知道大殿的秘密的話,只有一個解釋,那便是斗篷人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們,甚至連雷鳴都沒有告訴過,而有權在大殿生活的,能夠知道內情的,除了斗篷人,只有許小真等當初伺候斗篷人的幾個普通人類。
  
  因此,他馬上需要找到許小真來證實自己的猜測。
  
  只要許小真還清醒,說明大殿的確是可以避開神域的。
  
  但等他火急火燎地趕到許小真的房間,滿頭霧水地發現她已經昏迷不醒,一副完全進入神域的摸樣。
  
  正在楚云升納悶地當口,外面傳來曹正義的聲音。
  
  曹正義是在神域開啟前,安排好今晚行動的人員,因此一進入神域后,便主動跳下懸浮臺,退出神域。
  
  楚云升一看到他這個天行者,亂糟糟的腦袋豁然清醒,噶然一笑,便想通了:這座大殿,應該是可以躲避神域的,但可能只針對擁有暗能量的生物,普通人不在其列。
  
  “談妥了,老爺子!”曹正義被楚云升的怪笑弄的心里不上不下,趕緊說道。
  
  楚云升心中難得地一喜,道:“好!那小子準備什么時候行動?”
  
  “對方說,為最大程度降低風險,最好等到后半夜,讓我們多派一點高手保護他的家屬,羅副城主現在還和他在一起。”曹正義其實也想搶這個功勞,他看得出來楚云升對這個土能天行者的重視,但無奈他膽小,打死也不敢潛入吹雪城,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功勞被羅恒深搶走。
  
  “你按原計劃安排人手,一定要保證他們的安全。我這邊還有點事,如果處理順利的話,我也許會親自去吹雪城接他們。”楚云升今晚必須先安排進神域,他得和鏡中影人徹底的談一談。
  
  不過,能夠和平解決土能天行者的問題,他倒是樂意在今晚不發生大戰的前提下,親自去見見這個人。
  
  ……
  
  叫來同樣事先從神域退出的埃德加,楚云升帶著他出了大殿,尋了一個隱蔽的死角,令埃德加端著火焰槍作守衛,自己立刻主動進入神域。
  
  “楚,你來了,我已經主動召喚你好幾次了。”鏡中影人依舊是機械公式化的語氣。
  
  楚云升暗道:那股連綿力量如此激烈,不同往常,原來是它主動召喚自己的緣故?
  
  他故作常態,鎮定自若地答道:“有什么重要的事嗎?”
  
  “你已經控制三名候選人了?”鏡中影人的語氣雖是疑問式的,但表情卻是肯定的。
  
  楚云升知道這些事情,是瞞不過神域的,安裝在黃山主峰上一只“眼睛”,除了異族,其他事情,它都一清二楚,遂點頭道:“我在利用火族,已經可以確保他們的安全。”
  
  “你同火族合作了?”鏡中影人嚴肅地盯著楚云升,冷不到地冒出這么一句。
  
  “是利用,不是合作,就像你利用冰族一樣。”已經有足夠心理準備的楚云升,直言不諱地說出他的猜測。
  
  到了如今的局勢,就算是傻子,楚云升也能看出神域和冰族有所勾結,只是勾結的深淺不知而已。
  
  他不相信冰族有那么大本事,一口氣能夠在他之前,迅速地準確找到七位候選人,就算是利用程式漏洞,斗篷人也不過只找到一個而已!他不相信冰族的能耐能超過火族整整七倍!
  
  不過從它剛才的這句問話中,楚云升又得到了一個信息:神域還不知道斗篷人已經死了。
  
  同時,這也說明了斗篷人除了大殿這個老巢,其自身還有其他手段可以躲過神域的追蹤和查看。
  
  “你既然都已經知道了,我也不用再通知你了。如今形勢突變,之前異族利用程式漏洞,取得一些情報,所以我們的戰略不得不作出調整。”鏡中影人話鋒一轉,道:“不過,我還是比較信任你的,畢竟你是人類,它們是異族,有關你的情況,我絕不會泄露半點出去。”
  
  “謝謝,不過我更關心的是天導人何時歸位?”楚云升雖然一開始就沒準備太信任它,但只要神域不出賣自己,楚云升依然愿意等到天導人歸位成功后,脫離黃山區域。
  
  能不拼命則不拼命,以最小的代價獲得同樣的結果,自然是明智之舉。
  
  “很快,程式對已經穩定的十位候選人的生命基源的分析計算,已經接近尾聲,沒有特殊情況的話,你下次見到我的時候,應該就是天導人歸位的時刻。”鏡中影人的語氣也難得地變得輕松起來。
  
  “那么,我現在需要做什么?”楚云升很樂意見到這樣的結果,如果能再過七日看到天導人歸位,神域即行解封,那是再好不過了。
  
  “我知道你取得了火族的極大信任,所以這段時間內,我希望你能發揮這個作用,努力保持兩座城池間的和平與平靜,直到天導人安全順利歸位!
  
  不過最近,我注意到烈火城一直在蠢蠢欲動,楚,你既然也想早日離開黃山區域,我希望你能為大局而保持克制,防止引發戰爭,以免波及候選人的生命,白白再次延誤時間,我急著找你進來,正是為了此事!”鏡中影人頭頭是道地說道。
  
  “我可以想法辦法讓烈火城暫時平靜,但吹雪城那邊?”楚云升思索片刻,故意道,他這時還想試試神域到底和冰族勾結的深淺。
  
  “冰族的事情,暫時交給我來處理,你主要負責好火族這一邊。”鏡中影人說的很簡略,不肯透露再多的信息。
  
  “好,我只能保證烈火城不主動挑起戰爭,但如果吹雪城發生了什么變化,我就未必能控制得了。”楚云升點了點頭,道。
  
  “只要你能保證烈火城就行,另外,這次你退出神域后,我會交給你三只這樣的大型營養數據管。”鏡中影人指著透明方塊上顯示的巨型透明管體,繼續說道:
  
  “到了第六日,你將三名候選人脫光衣服后,放入管中,程式將做最后的篩選,管中有特殊的營養溶液,足夠他們生命之需。記住,從今天開始,你一定要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直到程式挑選出最后的天導人!”(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