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282 潘氏理論

“不能。”潘安連眼皮眨都沒眨一下地回答道。
  
  “這不是你以前的工作嗎?”楚云升納悶道,這人說話怎么前后矛盾。
  
  “分離和提煉懸浮石中的能量,需要專業的精密機器,我只是負責操作,如果沒有機器,人力無法做到。”潘安平靜地解釋道。
  
  “有天行者配合也沒有辦法嗎?”楚云升不死心地問道。
  
  他可沒有什么精密機器,如果抽取不了懸浮石中的能量,烈火城中堆積如同山一樣的懸浮石就是一堆擺設,除非他用物納符暫時收著,只是不知猴年馬月才能用上。
  
  “不行,至少我沒有嘗試和見過這種方法。”潘安死板地說道。
  
  楚云升覺得和潘安說話很累,這人就像機器人問答一樣,一問一答,機械枯燥,幾乎沒有太多的感情色彩。
  
  長短也問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楚云升正準備打發他滾蛋,話到嘴邊,卻轉念一想:這小子把懸浮石中的能量都自己個命了名,總歸應該研究出什么名堂來了吧。
  
  他一直在思考懸浮石中能量,同天地元氣有很大的區別,反正已經說到這里,再多說兩句也多不到哪里去。
  
  “你剛才說懸浮石中的能量叫什么復合、什么多游子,我是一個天行者,熟悉身邊的能量,但還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這個懸浮石中的能量和外面的這些暗能量到底有何不同?”楚云升點上一根煙,繼續問道。
  
  “是這樣。”潘安同學一如既往地機械快速反應道:“正常情況下,您以及其他天行者們接觸到的外界也就是自然界,或者說是宇宙中的暗能量,在我的分析模型中,屬于五種單性游子,相互獨立但又相互吸引、相互排斥而組成有序的碼列。
  
  這五種單性游子,就是俗稱之為冰,火,土,木,金,五種能量,這不過這只是根據它們諸多外在表現性狀而賦予的名字而已,您也換個說法,12345,或者甲乙丙丁戊,都行。”
  
  “嗯,懸浮石中的呢?”楚云升點了點頭,金陵城中的教授們也是這么解釋的,只是模型略有不同,名稱也各不相同而已,對楚云升來說不是什么新鮮事了。
  
  “正常游離在自然界中的暗能量,五種單性游子組合是超穩定的,同樣也是可最安全地進行分離和破解的,表現出的性狀也十分溫和,除了對一些大規模的自然現象發生影響,目前我尚未觀察到它激進性的性狀。
  
  而聚集在懸浮石中的能量團不同,經過這種懸浮石這種特殊材質為介質,進行了某種排列轉化,五種單游子的組合序列發生顯著變化,由超穩定進入一般穩定形態,同時外部性狀表現非常活躍,簡單的一個特征便是懸浮作用,您看到的整個黃山區域懸浮山的懸浮原理,都是基于這種機制。”潘安信心十足地敘述道。
  
  楚云升沉思了一會,猜測道:“這么說,你們提取這種一般穩定形態的懸浮能量,是為了給那個飛行器補充嗎?換句話說,她們的飛行器就是靠這種能量飛行的?”
  
  “是,又不是。”潘安認真地回答道:“冰族的飛行器,俗稱飛碟,的確是由此種能量進行驅動,但是吹雪城的那架用了不了這么多能量,至于剩余的能量,是用于貯存備用,還是其他用途,我不知道。”
  
  楚云升心弦一動,當初他給孫霍兩位教授無意間畫出的模型,實際上也是類似五能構架,只是他從來沒有深入研究過,古書上應用知識他都才學到九牛一毛,那些原理性、基礎性的理論,壓根就沒空管。
  
  由此他也想到另外一個問題,道:“我可不可以做一個假設,你所說的五種單性游子,也就是五種能量,如果換為另外一種一般穩定狀態的序列,是不是就可能出現其他功能,也就是你說的外部性狀表現,比如說形成一個純能量球形防御壁壘?”
  
  潘安這次沒有急著回答,而是思索了片刻道:“從理論上來說是可以實現的,但模型極為復雜,如果還要求表現局部定型的話,則更加深奧,以我目前的知識體系無法想象出具體模型框架,而且,這樣的多游子組合形成的壁壘未必比單游子防御性更強更穩定,土性游子可能更適合您剛才所說的需要。”
  
  楚云升是想到了弦波罩,它所發生的球形空間壁障,雖然只有兩到三秒的時間,但他十分地仔細感受過,以他對各種元氣的敏感程度,可以斷定絕非純土元氣,否則他早就開始找土元氣進行試驗了。
  
  因此在聽了潘安剛才的一番講述,他敏銳地懷疑到這個破盒子所采用的能量,可能既不是單一的屬性元氣,也不是他純凈超穩定的本體元氣,而是某種改變形狀或者說是排列的新組合能量團。
  
  他還有另外一個證據在支持這個的判斷,弦波罩是斗篷人從神域手中奪去而來的,而懸浮石、懸浮山這些復合能量的東西都和神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很有可能神域就是利用復合能量的“高手”。
  
  楚云升索性將弦波罩發生器掏了出來,放在桌上,指著說道:“等下我演示一遍,你看看是否能判斷出是否是你所說的多游子組合能量?”
  
  說完,不等潘安回答,他便立即向發生器金屬盒注入元氣,一個脆弱的薄薄的球形空間壁壘頓時形成,兩秒后崩塌破滅。
  
  “怎么樣?”楚云升帶著期望地轉頭問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另外我不是天行者,在沒有儀器的輔助下,無法判斷能量屬性變化。”潘安一絲不茍地說道。
  
  “是我疏忽了,你不是天行者,根本感受不到能量波動。”楚云升點了點頭失望道,自己的確心急了,一個普通人單靠五官,根本無法體會到暗能量的存在。
  
  “我雖不是天行者,但對我自身的研究工作來說,實際上是一件好事,正是因為我身體內沒有任何屬性的能量,因而才不會容易被它們誤導,或者被自己的眼睛蒙蔽,可以處于超然中立的狀態,配合儀器其實更適合觀察它們的運動。”潘安卻一點也不為自己不是天行者而感到沮喪,反而更加得樂觀。
  
  接著潘安補充了一句,令楚云升像是想到了什么,卻又抓不住重點的話:
  
  “當然如果我能夠同時擁有五種均衡屬性的能量,就另當別論,那是另外一個極端;不過最好是自然界中那種原始的超穩定狀態的能量,那樣就會是最最最完美的狀態,不過這是不可能的,連那些異族都做不到!也是不合理的,從理論上是矛盾的。”
  
  潘安一連用了三個“最”,表達了他內心深處的向往,一直繃緊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感嘆。
  
  他若是知道坐在他對面的這位老頭,內體流淌著的,正是如假包換的純凈天地元氣,甚至已經是只有極少雜波的本體元氣,還不知道會激動成什么樣,甚至都有可能做出什么事情來!
  
  “如果我給你五個不同屬性的天行者,你可以用他們設計出一個實驗,測試出這個盒子里面的能量狀況嗎?”楚云升帶著一線希望問道,他終究不想弦波罩變成磚頭。
  
  潘安沒有立即回答,轉而沉思了近十分鐘的時間,就在楚云升等得快要不耐煩的時候,才開口道:“我可以試試,但是不敢保證一定就行,就算行,這種人工測試出來的結果,也是大概的數據,只能做參考,不具備任何理論意義。”
  
  楚云升“很滿意”地笑了笑道:“只要能得出數據就行!科學不都是從無到有的么?等下我就安排人員,你的第一項工作,就是幫助我破解這個盒子的能量謎!”
  
  “是,我一定盡力而為。”潘安應聲道。
  
  楚云升見事有轉機,懸浮石的問題雖然還要另想辦法,但弦波罩也起碼還有希望,于是心情大好,開了個玩笑道:“你的理論很好,可以起個名字,比如叫《潘氏理論》什么的……”
  
  沒想到,一直平平淡淡地潘安,忽然眼神一亮,道:“好!”
  
  弄得楚云升莫名奇妙。
  
  ……
  
  潘安走后,楚云升火速找來曹正義和羅恒深。
  
  火能和冰能天行者,一抓一大把,隨便挑選就行,其他三種屬性的天行者,相比起來就麻煩多了。
  
  “這么說,我們城里一個土屬性的天行者都沒有嗎?”楚云升聽完曹正義的回答后,郁悶地問道,金能和木能找到了,但是土能沒有還是沒有辦法。
  
  “是的,不過聽說吹雪城中有一個。”羅恒深想了想開口道,烈火城的情報工作一直在他手上,吹雪城的事情,他比曹正義更為清楚。
  
  楚云升眼前一亮道:“那就好,老羅,不惜一切代價,把這人給我挖過來!要什么給什么!只要來烈火城!”
  
  土能天行者的作用,可不止是用來做試驗這么簡單,增加城池防御能力,土能天行者可做的事情還很多!
  
  “管事大人,這事現在可能有點麻煩,吹雪城今日起,已經開始提高報酬價格,并且也傳出了部分冰族功法,而且她們同時開始到處宣揚,宣揚我們……”羅恒深卡住了殼,不知道是說好,還是不說好。
  
  “宣揚什么?”楚云升見他吞吞吐吐,不禁奇道。
  
  “她們說我們城中的糧食其實都是人肉!”羅恒死苦笑了一聲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