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81 愛情和懸浮石

“喔……”楚云升回過神來,支應了一聲,還在想著這匪夷所思的事情,隨口道:“都撤出來了?”
  
  埃德加關上門,站近了點頭道:“只有一個男天行者不肯撤,其他基本都撤出來了,謝謝你,倫農先生,我代她們……”
  
  沒人的時候,埃德加依舊習慣稱呼楚云升為倫農先生,幾個月以來,他都習慣了,若是讓他叫楚先生,都很艱難。
  
  “行了,行了,以后這種屁話,就別跟我說了。那個天行者是怎么回事?”楚云升還在打量著照片,思索著道,
  
  “這人您也見過的,大家都叫他嘎子,聽蔣小姐說,是因為譚小姐還在吹雪城關押的緣故,他堅持不肯撤退,說是不愿棄她而走。”埃德加還是蠻佩服這位嘎子的勇氣的,尤其是蔣千沁等人全部撤退后,嘎子很有可能被吹雪城當成叛徒同黨而面臨著巨大的生命危險。
  
  “譚凝?”楚云升這才詫異地抬起頭,恍然道:“想起來了,是有這么一個人。當初譚凝凍僵的時候,還是他親自送上房車的。這小子好像對小譚一直有點意思,我記得那時他沒事就找各種借口來房車看望小譚。照這么說,這小子還真喜歡上小譚了,這么危險也敢留下來?”
  
  楚云升在命人安排撤退秦少校、蔣千沁的時候,并不擔心吹雪城發現蔣她們“逃跑”后,會對譚凝怎么樣,畢竟候選人身份很特殊,誰也動不了她,但這位嘎子兄就完全不同了,如今他還真是身臨險境了。
  
  “愛情往往令男人成為真正的勇士!”埃德加很認同,仿佛重新變回了浪漫的美利堅紳士,贊嘆道。
  
  “我看是令人盲目吧!還愛情,就這暗無天日的世界?腦袋被蟲子啃了吧!”楚云升不屑地說道,他很莫名、也很煩躁地、突地想起在申城遇見的情癡男孩張涵,這個小伙子竟然可以為了替喜歡的女孩搶一包衛生棉而爭得頭破血流。
  
  “倫農先生,這可正是愛情的偉大之處,無論身處何地……”埃德加像是有感而發,馬上就要滔滔不絕。
  
  “行行行,我看你也是吃飽撐著了!”楚云升無情地打斷他,將手中的照片晃了晃,遞過去道:“看看這個,覺得像誰?認不認識?”
  
  埃德加接過照片,端詳了半天,搖了搖頭道:“沒見過!”
  
  “再仔細看看,吹雪城中肯定有這么一號人,我見過,是個天行者。”楚云升敢肯定地說道。
  
  埃德加沒辦法,張大了眼睛,仔仔細細地看了半天,依舊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可能啊,難道我記錯了?”楚云升相信自己是應該不看錯的,沉思道。
  
  “要不這樣,倫農先生,不如讓蔣小姐來認認,她在吹雪城是女天行者,實力也算上層階級,認識的人多,連城主都見過,如果吹雪城真有這么一個人,她一定能認得出來。”埃德加靈機一動,建議道。
  
  “也好,不過暫時我不合適見她們,照片你拿去給她吧,注意保密,有消息盡快回報我。”楚云升點了點頭,埃德加一個正宗的外國人,看中國人,有時就像中國人看老外,全都是一個摸樣,很難分辨細節。
  
  “倫農先生,蔣小姐不見沒關系,不過有個學生,您有時間的話,可以見一見。”提及蔣千沁,埃德加這時才想起自己來找倫農先生的初衷。
  
  “哦,什么人?”楚云升奇怪道,他記得蔣千沁那群人中,除了譚凝沒什么特別的人了。
  
  “是一個陽光時代的在讀碩士生,物理學專業,在陽光時代成績平平無奇,不知道為何,黑暗降臨后,能力竟然越來越厲害。在吹雪城,一直被安排在某種什么能量提取操作站工作,為了接應他出來,羅副城主一連動用了3名高級線人。”埃德加覺著這人是個人才,或多或少都應該能幫得上楚云升,前不見納瑞都能為楚云升效勞?
  
  推薦人才,他這個博士一向是不遺余力的。
  
  “能量提取操作站?什么東西……”楚云升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
  
  吹雪城有很多古古怪掛的儀器,而在烈火城,楚云升將大殿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一個哪怕只有手機大小的外來機器,因而他曾斷定,吹雪城的那些儀器,十有八九是通過冰族的那只飛行器所帶來的。
  
  但她們在提取什么能量呢?難道是那些普通人開采回來的懸浮石?
  
  這種石頭,楚云升親自去查看過,本來以為懸浮石中一定蘊含了大量的天地元氣,這樣以來,大量采集出來的這些資源,立即可以搖身一變,成為他另外一個穩定的元氣供給源。
  
  不過事實卻并非如此美好,這種奇怪的石頭,蘊含甚至充沛的元氣并不假,但能量系統十分駁雜,同周圍的天地元氣完全不是一路,楚云升對元氣最敏感,很容易分辨得出。
  
  他對著一堆黑漆漆的石頭,使用攝元符吸了半天也沒多少量,還不如獵殺怪物來的快、來的多。
  
  所以,他就一直搞不懂,不管是吹雪城,還是烈火城,都像是拼了老命一樣收斂這種石頭,仿佛是什么寶貝一樣。
  
  吹雪城的情況他不知道,烈火城如今在他的掌控之下,這事十分的清楚。
  
  那些收集來的懸浮石如今還統統堆積在城中一隅,也看不出來斗篷人曾用這些石頭做過什么事情,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甚至在想,斗篷人不會和自己一樣,只是為了和白衣冰族搶資源?
  
  “叫他進來,不要說我是杜少校,其他的事情我來處理。”楚云升決定還是見見這位“半路變聰明”的碩士生,好歹他也是打入過白衣冰族能量體系內部的人,所謂知此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起碼說不定能搞清楚這多破石頭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也省得他這些日子,傻乎乎地,總在招收大量的普通人,當寶貝一樣同吹雪城比拼速度、比拼數量地采集懸浮石。
  
  沒過多久,埃德加便帶著一個長相奇丑的男人回來,楞是把楚云升嚇了一跳。
  
  若是用尖嘴猴腮來形容此人,著實是在厚著臉皮美化他了,若要可以用老鼠嘴、斗雞眼等等一切可以找得著得,任何杯具的詞匯來描繪他,都毫不過分。
  
  甚至他的皮膚顏色,都有向埃德加看齊的趨勢!
  
  身長腿短就不用說了,就這樣,還是個大大的羅圈腿,走起路來,堪比螃蟹過街。
  
  渾身上下,唯一一處的優勢,大概便是前額十分突出的腦袋了,倒不是因為美觀,只是正應合了他目前智力上突飛猛進的狀況。
  
  這么一個人,半夜碰見了他,也許可能因此而被他活活地嚇死!
  
  但好在大殿中有火把,楚云升也自認為是非等閑之輩,總算沒有被他驚天動地的摸樣,搞出什么洋相來,順手端起杯子,以喝水作為驚訝的掩飾。
  
  “管事大人,這位是潘安同學。”埃德加拉著人,異常鎮定地向楚云升介紹道。
  
  咳、咳、咳……
  
  楚云升嗆住了,他知道這樣會損害他長久以來造就的沉著穩重形象,不論是在烈火城中,還是埃德加面前,他從未有如此失態過。
  
  只是,這位也太過分了一點!
  
  “埃德加,你出去吧,我和潘、潘同學單獨聊會。”楚云升狠狠地瞪了埃德加一眼,迅速平穩心境,抱著不可以貌取人的想法,和顏悅色地說道。
  
  他自己不過也是相貌普通的人,一樣不是可以殺斗篷,滅幼珉,入主巨墳?
  
  “潘同學,坐著說吧,你是一個碩士吧。”楚云升如今的心理素質已經千錘百煉,若不是剛才過于滑稽,而且是在大殿房間這種心理放松的休息地,他也不至于被生生雷住,于是很快切入正題道。
  
  “是的,但還沒畢業。”潘安同學的話似乎不多,但聲音很刺耳,很尖銳,令人十分地不舒服。
  
  “聽說你在吹雪城已經謀得高位,食物、安全、衣物,我想她們一樣都不會缺少你吧,為何又要跟蔣她們一起冒險來我烈火城呢?”楚云升隨意地說道,順手給這位同學倒了一杯水。
  
  “因為博士。”潘安回答的很迅速,幾乎像是沒有經過任何思考一樣脫口而出。
  
  “你說的是埃德加?”楚云升確認道。
  
  “是。”潘安明確道。
  
  “那是為什么?”楚云升沒想到埃德加還挺有魅力的。
  
  “您不懂。”潘安語氣很平淡,似乎一點也不懼怕楚云升。
  
  “我不懂?你好像一點也不怕我?”楚云升向后靠了靠道,雖然潘剛才的這句話非常的有歧義,令他莫名其妙。
  
  “不怕。”潘安靜視著楚云升道。
  
  “為什么?”楚云升第一次見到又不怕他的普通人,不管是烈火城,如今吹雪城都傳瘋了有關他殺人如麻的謠言。
  
  “您找我來是談話,不是來殺我。”潘安淡定地說道。
  
  楚云升終于體會到前額突出的優勢了,和智力高的人打交道,還是簡單點好,于是換了話題道:“既然你是沖著博士來的,而博士現在又為我效力,我想你也應該愿意為我工作,對嗎?”
  
  “是的,博士已經告訴我了。”潘安的回答依舊是那么的迅速。
  
  “好,我想知道你在吹雪城的工作情況和內容。”楚云升點了點道。
  
  “您想聽詳細但復雜的,還是簡略但簡單的?”潘安忽然抬頭反問道。
  
  “簡單一點好。”楚云升楞了一下道,雖然他也是工科生,但那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了。
  
  “簡單來說,就是從混亂無章的能量團中,剝離和抽取兩種能量。”說道專業上的事情,潘安的話稍稍多了一些。
  
  “那就具體說一下,什么能量團,哪兩種能量?”楚云升哭笑不得,這簡單的也太白了一點,說了等于沒說。
  
  “好,具體說,我的工作是使用一臺被稱之為暗能量分離與提煉儀的機器,對一種俗稱懸浮石、我稱之為離心型富能糾集聚體的原料,抽取并提煉兩種吹雪城所需要的能量,一種為俗稱冰能量、我稱之為超穩定冰性單游子的能量,另外一直俗稱懸浮能、我稱之為一般穩定復合多游子懸浮糾纏型的能量。”潘安吸了一口氣,流暢地說道。
  
  楚云升一口水懸在口邊,聽他嘰里咕嚕的一通,滿頭霧水,末了,在腦海中直接省去他頻繁的“我稱之為……”,才大致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將水咽了下去道:“這么說,你能把懸浮石中的能量提取出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