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280 張戶的情人

羅恒深望著大殿廣場上堆積如山的蟲尸,被震撼的心臟從此便一刻都沒有平息過!
  
  三天前,他對袁紅雪能否拿出足夠的食物而充滿疑惑;三天后,他面前如夢境一般出現了海量的食物,但他的疑惑不僅絲毫未見,反倒愈加之深!
  
  蟲尸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僅僅三天的時間,他實在想不通,火使和袁紅雪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事實就是事實,雄辯于一切,由不得他不相信。
  
  羅恒深驚訝地發覺,自從這個姓袁的老頭來到烈火城,奇跡幾乎一刻不停地發生著!
  
  先是得到火使幾乎毫無保留的信任,接著一舉奪下烈火城的大權,再到如今變魔術一樣弄出堆積如山的蟲尸,一樁一樁,僅僅只在不到5日之內,這個年邁的老頭竟然一氣呵成地辦到了!
  
  如今,羅恒深唯一的遺憾,便是袁紅雪將食物的運送分配都交給了黑人和曹正義全權負責,使他根本無法知曉袁紅雪是如何辦得到的?
  
  ……
  
  尸山邊上的分散著許多身強力壯的普通人,以前應該稱之為奴隸,現在不是了,換了個名字烈火城的城民。
  
  他們正在那位會說中國話的黑人的指揮下,賣命地分解著一具又一具的蟲尸肉,全是一副恨不得讓全世界,尤其是城主和那位黑人,都知自己在努力干活的樣子。
  
  因為這些人知道,大殿上分解尸肉的這份工作,恐怕已經是整個黃山區域之中,對普通人類來說,最好也是最令人羨慕的差事了!
  
  在這里沒有被怪物攻擊的危險,也沒有被凍死的威脅,還有每日充足的食物供給,而所要做的,不過是“割肉”這項簡單地重復勞動而已。
  
  這樣的肥差,加上那種吃飽的感覺,強烈地刺激著烈火城的普通人為之而瘋狂,更是爭破了腦袋,甚至連一些弱小的天行者都眼紅不已!
  
  走后門,是必然的,凡是和六星十八將有關系的,只要和曹城主能搭上線的,也不管是不是八竿子能否打得著的關系,全都傾巢而出,無一遺漏。
  
  楚云升給過曹正義和埃德加的用人標準,一要干凈沒病,二要做事勤苦,三要不偷不拿,他沒功夫管這些瑣碎的破事,具體全部操作由他倆分工負責。
  
  曹正義是當地人,人頭熟,知根知底,負責選人招人;
  
  埃德加老黑加老外一個,人際關系簡單,不怕得罪人,尸肉的加工過程由他全權監督,一旦發現不合格的人,有權直接開除驅逐,無需和任何人商量。
  
  人上一百,五顏六色,起初,在楚云升看來,如此最好最珍貴的“鐵飯碗”,應該不會沒有人不去珍惜。
  
  結果卻大大出了他的意外,僅僅三天的時間,被埃德加開除的人數多達十人,全是仗著自認為有后臺撐腰,企圖偷摸一點蟲肉帶出大殿廣場的小算盤者。
  
  其中也有后臺是曹正義這個城主關系的人,但他在這事上,顯得十分地“聰明”。
  
  曹正義比誰都清楚那個黑人在袁老爺子心中的地位,那黑人可是老爺子親自從自己手里救下的,而且光看那黑鬼能自由地在袁老爺子房間走動,甚至經常替老爺子把門,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勝過埃德加的信任,起碼現在暫時不能。
  
  而楚云升也是第一次真正明白,大鍋飯,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他一時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大規模社會的制度和管理,楚云升完全是小白一個,他其實比曹正義的處境也好不了多少,同樣都是不適合的人,矗在不適合的位置上,全都是畸形的時代、畸形的形勢,造就了這樣尷尬的局面。
  
  好在楚云升一直保持著他的優點,做人做事十分地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那塊料、不是那塊料,該他干涉的事情,他一律威壓;不該他細管的事情,他從來授權分包,很少插手。
  
  正是由此,這三日來,騰出大量時間的楚云升,除了花了一部分時間制驅毒符,批量改造無毒的蟲肉,基本都是呆在大殿的房間內,拼命地恢復傷勢。
  
  寧至不知道實情,被冰族女人忽悠地團團轉,但楚云升親自和斗篷人交過手,卻是一清二楚。
  
  斗篷人受了重傷不假,但即便那樣,他也幾乎動用了一座巨墳以及無數的蟲子生命,加上他拼死一搏,才得以險勝。
  
  如果斗篷人沒和自己遭遇,即便是重傷,十個寧至抱著十只冷凍槍來,也是送死,楚云升想不通冰族的那兩個白衣女人是不是腦袋秀逗了。
  
  他想來想去,也只能是吹雪城利用寧至來試探斗篷人的傷勢虛實而已,畢竟這么多天以來,白衣冰族一直未來烈火城強搶“候選人”,可能多少還對斗篷人心存顧忌。
  
  所以楚云升按照這個道理推論下去,斗篷人重傷之下,依舊有著如此強大的戰斗力,那兩個白衣冰族即便同樣受傷,也不會弱到哪里去,況且她們還有一個實力不明的飛行器。
  
  因此,他這三日,硬是壓下了去吹雪城“偷人”的心思,憑他目前的身體情況,根本不是兩個白衣冰族的對手,萬一不能得手,被她們截住,可真是一點退路都沒有了。
  
  仗著她們現在不知道斗篷人已近死亡,還有所顧忌的時候,楚云升可算是開足了馬力恢復實力。
  
  雖說神域中的鏡中影人說過,兩方異族都有特殊的辦法避免它的掃面探測,神域發現不了,但這事遲早也會從其他方面敗露,一旦真相大白,楚云升毫不懷疑白衣冰族將頃刻間兵臨城下!
  
  他雖然心里還抱有幻想,但實際上,已經感覺到神域十有八九正在和白衣冰族合作,只是為何一直不揭露自己身份,他也是一頭霧水。
  
  事實上,楚云升目前的處境,并不像現在表面上在烈火城無限風光,反而恰恰已經是危如累卵、岌岌可崩,只要神域現在就暴露他的身份和位置,他根本無所遁形、無處可逃,拼死的本錢都沒有。
  
  所以他迫切地需要時間,盡快恢復傷勢,加速沖擊二元天第四層境界,武裝起全城的天行者,以及孵化出蟲族大軍,一舉擁有對抗她們的實力。
  
  但這些都不是他想急就能急得來的事情,別的不說,就那個半死不活的冥,楚云升對它寄予了厚望,這家伙卻一直“成長”緩慢,急得楚云升昨天一咬牙,下令整座巨墳除了制造必要的催生黏液,停下所有蟲子的孵化工作,全力供給冥的生長。
  
  否則就是孵化出上萬只蟲子,只要無法指揮它們走出黏液區參戰,屁用都沒有!
  
  不過,比起這些好歹還有能些進展的事情來,還有更令楚云升郁悶不已的實事情。
  
  斗篷人死后留下一件被它稱之為弦波罩的長條金屬盒,這東西的防御性能,是楚云升從未見過的,用驚嘆來形容都毫不為過!
  
  他清楚地記得自己冒著本體元氣紊亂的危險,不惜在極端的時間內,耗費大量本體元氣元氣,一口氣不間斷地刺殺出六擊劍戰技的“破刺”劍式,才將斗篷人的弦波罩堪堪擊潰。
  
  這還是在斗篷人使用弦波罩持續作戰且重傷之后的事情,如果是完好如初的弦波罩,楚云升都不敢想象要刺殺它多少次劍式,才能使之擊破?
  
  這三日,楚云升親自用自己的二品備用戰甲做過同等試驗,六擊劍式之下,戰甲破棄!
  
  顯而易見,弦波罩已經是比他現在的二品戰甲更為強大的防護裝備,起碼是三品精煉級戰甲的水平,而且這東西還不占地方,不妨礙攻擊展開,如果不能利用起來,簡直是一個天大的浪費!
  
  因而楚云升花了很大的心思來研究這個東西。
  
  弦波罩的發生器,不過是一個手機大小的長條金屬盒,一只手就能握住。
  
  當楚云升注入他的本體元氣后,金屬盒會勉強張開一圈薄薄的球形空間蔽障,但每次只能堅持兩至三秒的時間,便破碎收回泯滅,一連幾次都是這樣。
  
  起初,楚云升以為是元氣注入不夠,因此也沒上心,這三日轉而重點研究它的時候,試著重新注入大量本體元氣,想檢測它的性能,卻沮喪地發現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不管楚云升如何努力,本體元氣在進入金屬盒達到一定劑量后,金屬盒便拒絕接受楚云升這種本體元氣的繼續加注,令他空有再多的本體元氣也無濟于事!
  
  弦波罩打開的時間依舊是兩到三秒的時間,脆弱不堪,根本無法實用。
  
  如此面對一座寶山,卻無法找到上山的路徑的感覺,比當初他得到斗篷戰衣還要揪心,起碼斗篷戰衣在未開啟下,還能有點基本功能,或者時常冒充冒充火族一員。
  
  這東西,若不能開啟,完全就是一塊磚頭,一無是處!
  
  楚云升越想越煩躁,從兜里摸出香煙點上,自從他全面掌控大殿糧庫和羅恒深運回的儲備,香煙緊張的問題大大得到緩解,這要感謝“張戶”那個億萬富豪,在他的地堡中,藏了那么多的精品香煙,除了以前雷鳴三兄弟的消耗,如今大部分落入了楚云升之手。
  
  想起張戶,楚云升一直繃緊、繁忙的腦袋,難得地分神了一會兒,卻忽然腦海中鉆出一個人影來,似曾相識,模模糊糊。
  
  皺著眉頭想了半天,一根煙快抽完的時候,他才猛地一拍腦袋,自己都快忘了張戶小情人的事情了!
  
  趕緊從物納符中掏出一直未動過的地圖和照片,怔怔出神,是她嗎?但是她又是誰呢?
  
  這是,埃德加從外面敲了敲門,咳嗽一聲道:“管事大人,少校她們安排好了,您要見一面嗎?”(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