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278 三級功法

如果說功法還是處于意識概念中的東西的話,武器便是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存在。
  
  楚云升手中的火焰戰刀自然不用說,單說他又展示出那把“神槍”,也就是火焰槍,在場不光是羅恒深、曹正義,很多人都知道它的威力。
  
  寧至的死,據說便是完全轟殺在這把“神槍”之下,一個堂堂的大奴主,在次槍轟擊之下,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雖然還有人心存懷疑楚云升是否能夠說到做到,羅恒深便是其中之一,但是這并不妨礙烈火城的最高“領導層們”的士氣攀升,產生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轉,其實哪怕只是一個這樣的盼頭,也會讓人心中向往。
  
  “老爺子,我,我……”曹正義忽然慌了神,他覺得他現在的位置很尷尬,坐了城主之后,他應該不屬于“小奴主”,十八將的位置自然沒他,但楚云升剛才的布置偏又沒提到他這個城主以及羅恒深這個副城主的安排。
  
  羅恒深沉得住氣,曹正義卻沉不住,他一直自認為是楚云升的最可靠的親信,并一向以此為榮,越是如此,他越是在意楚云升的對他的“信任”。
  
  “你和羅副城主的事情,之后再說,先把那個失蹤的小奴主找到,如有叛變情況,格殺勿論!”楚云升還刀入鞘,冷峻地說道。
  
  “是,屬下這就去辦。”羅恒深看了一眼曹正義,覺得他很可憐,這樣的一個人,佇在這樣的位置,偏偏又是那樣的愚蠢……
  
  “另外,抽調三十個天行者好手日夜守衛大殿監牢,一個蒼蠅都不準飛進去!糧庫這里也要派人,老曹這兩件事由你去具體安排吧。”楚云升將這兩件攸關重要的事情交給曹正義,實際上他還是有點信不過羅恒深,畢竟自己一連殺了他兩個兄弟,擱誰身上都不好受。
  
  秘密監牢下面,除了三個候選人,還有許晴舒以及許小真一家,這是楚云升對付吹雪城和神域的底牌之一,斷不容有失。
  
  將來,他打算“偷人”不成,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會使用這三個候選人同冰族交換譚凝,三比一,這筆“買賣”,無論如何,不管做主的是冰族還是神域中那個歪把子程式,都一定會同意。
  
  諸事交代完畢,楚云升起身返回他在大殿的房間,許小真已經為他準備好熱水。
  
  “你怎么不走?”楚云升指得是在城中混亂之際,她為何不逃。
  
  “我沒地方去,而且……”許小真不是沒想過逃走,但是大殿下的秘密監牢的大門她一個普通根本沒法打開。
  
  楚云升抬頭看了她一眼,已經整理干凈的許小真,有著同許晴舒一樣的清秀,只是眉宇間始終帶著一絲暗淡的憂傷。
  
  “……你放心,我的事情一了,就會給你們家人以自由,現在他們在牢里反而更加安全。”
  
  ……
  
  楚云升乘著困意過了頭,還有些精神,從物納符中取出白紙和筆,一邊思考一邊“炮制”著所謂的一二三級火族功法。
  
  他已想好,將自己使用古書原理修改過的,神域中第一島鏈上的九章圖,定位為一級功法。
  
  這份圖功法,在他傾心修改下,已經十分地趨于完美,完全同原始九章圖不在同一個層次上,勝其數倍都不至,連楚云升他自己最近都一直在用這套威力加強版九章圖身法。
  
  余此類推,第二島鏈上的十一章圖,定為二級功法。
  
  這是一套能量修煉體系,各分五種屬性,烈火城如今的六星十八將皆是火能天行者,省去他不少麻煩,直接以古書知識系統完善火屬性圖即可,所得效果依是遠勝原法。
  
  最后,第三級的火族功法,自然便是那套十六章圖的本體戰技。
  
  同樣也是楚云升目前一直在使用的功法,和十一章圖不同,十一章圖楚云升得到后基本沒用,所以要現在完善。
  
  而這套本體戰技他卻不用,之前他已經修習過,并在實戰中作出修正,現在不過重新演繹出來而已。
  
  他暫不準備將斗篷人幻化火焰的技能透露出來,畢竟這東西沒有斗篷戰衣的配合威力不大,況且他自己也尚未研究透徹。
  
  即便是將來到了必須為增強他們的實力而非得傳授給他們的時候,也得一定是在自己詳細研究后,并能夠使用古書的系統對它進行修改,使之最大程度的擺脫斗篷戰衣的束縛,否則只是花架子,沒有什么戰斗力可言。
  
  三套功法寫完畢,已經是陽光時代的下午時分,大殿外昏昏沉沉,稍遠一點的地方都基本陷入一片黑暗,宛若魔法世界中一個亡靈世界,充滿灰寂與壓抑。
  
  招來曹正義,楚云升將三套功法全部交給他,鄭重道:“老曹,三套功法俱是火使大人的心血,現在交給你,必須按照我之前宣布的計劃照辦,嚴令他們不得外傳,違令者殺!”
  
  曹正義捧著三套功法,猶如捧著核彈一樣,緊張地雙手都不由自主地在打顫,楚云升交給他的信任猶如懸浮山一樣沉重。
  
  三套功法全部交由他來處理,換句話說在老爺子的眼里,他已經超越六星十八將的位置,他忽然地覺得,自己相對于老爺子的關系,仿佛就像老爺子相對于火使大人一般……
  
  “另外,你宣布下去,原普通天行者想要學習二級戰法,必須有戰功,小奴主想學習三級戰法也一樣,要戰功!只要有戰功,火使大人就有更多、更強的功法,這點東西只是開始。”楚云升頓了頓,繼續說道:
  
  “你通知一下羅恒深,讓他以一級功法去招攬吹雪城的天行者,如果有像我們小奴主一樣地位和實力的人愿意投靠的話,二級的冰能功法我們也有,這事全城的人都可以參加,只要能拉來一個天行者,老子就給他記功,讓他升級,學習更高的功法!”
  
  “是,老爺子,小的一定給你辦的妥妥得,小的同村還有個大學生天行者就在吹雪城,算上輩分,她得叫我二叔,這回小的就是綁也給您綁來。”曹正義拍著胸脯幫助,有這么優厚的條件,又實行了奴隸制了,他有八成的把握說服自己侄女。
  
  “失蹤的那位找到了嗎?”楚云升點了點頭,感覺到有些困了,正在猶豫是先休息,還是先修煉一會,隨口問道。
  
  “正準備向您回報這件事呢,人已經找到了,不過受了傷,昨夜昏迷在死人堆里,如果不是焚尸的時候被天行者的火能量刺激醒,估計還得睡上好幾天。”曹正義小心翼翼地將幾張紙折疊起來,揭開棉衣扣子,像寶貝一樣貼身放好,匯報道。
  
  “沒有叛變的跡象?”楚云升現在最怕再出什么內奸了。
  
  “沒有,沒有!您可能不知道,這位小奴主姓汪,給您進獻過一個韓國的美人呢,就他那坯子,想叛變,人家吹雪城也不會要的……”曹正義說的起勁,猛地發現自己說錯話了,什么叫吹雪城不要,難道烈火城就是收垃圾的地方?
  
  他趕緊閉上嘴巴,瞄了瞄楚云升的臉色,見楚云升連打哈欠,仿佛沒注意聽,略略放心。
  
  “是他啊,我知道這個人,改天讓他來見見我,你趕緊去辦事吧。”楚云升的困意說來就來,轟轟烈烈,揮手逐人道。
  
  曹正義自覺說錯了話,不敢久呆,連忙出了大殿,才平靜下來,一個激靈,忽然伸手扇自己幾個嘴巴,自己這是犯了哪門子糊涂勁,說什么不好,非要重提老汪進獻過美女那檔子事,這不是替老汪表功嗎?
  
  搞得老爺子還要見他一面,老汪這老小子拍馬屁的水平可是一點也不在自己之下,這不是給自個添堵嗎?
  
  曹正義邊走邊想,越想覺得自己越吃了大虧,不能白做好人,得狠狠地敲老汪一筆竹杠才行……
  
  ******
  
  吹雪城,城主居所。
  
  “姬城主,您可一定要為家父報仇啊!那老賊……”寧回彥渾身帶血跪在吹雪城城主姬卿的面前,淚流滿面道。
  
  “回彥,你放心,袁紅雪的人頭遲早是你的。”姬卿放下蹺起的性感長腿,親自將寧回彥扶了起來,安慰道。
  
  一個白衣女侍者此時走了進來,輕輕道:“城主,許統領來了。”
  
  “回彥,你先去醫療所處理一下,看看你都傷成了這樣,真叫人家心疼。”姬卿柔嫩的手指,輕輕撫摸過寧回彥受傷的肌膚,眼中盡帶著凄迷和傷感。
  
  那一刻,寧回彥只覺得為了眼前這個女人去死都值了。
  
  當他轉身隨著侍者而去,卻不能看見姬卿的眼神中柔情頓失,取而代之的盡是凜厲與鋒芒。
  
  許晴舒進來的時候,同寧回彥擦肩而過,心臟猛地收縮了一下,小手指微不可查地彈了彈,這是她最為緊張的時刻,連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小習慣。
  
  “城主!”許晴舒長時間地潛伏在烈火城,很迅即地便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和她往常一樣平平靜靜地說道。
  
  “唉呀呀,我說小晴晴,都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城主,要叫姐姐!”姬卿擺動著如水蛇般纖細的腰肢,風情萬種地嬌聲道。
  
  “城主便是城主,屬下不敢。”許晴舒保持著她一貫的嚴肅道。
  
  “這整個吹雪城啊,就屬你最倔了,可偏偏又讓姐姐喜歡得不得了,呵呵呵……說點正事吧,剩下的那幾個候選人下落有頭緒了嗎?”姬卿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紅酒,似是漫不經心地問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