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273 火使哪去了

楚云升的臨陣指揮能力也許不行,但時刻繃緊的腦袋,卻是一刻都有沒放松過,當他回過神來,發現了一個天大漏洞!
  
  問題就出在烈火城偷襲的當夜,他“碰巧”遇見的一場生與死的較量。
  
  激戰地一方是寧回彥,另一方便是許晴舒!
  
  如果說許晴舒是烈火城的“奸細”,或者也可說,僅是只有雷鳴一人知道的“棋子”,不管是基于何種原因,那晚她暗中的“立場”,都應該是站在烈火城一邊的,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對寧回彥痛下殺手才對。
  
  但那日,在混亂地吹雪城,許晴舒明明知道對方身份,甚至一言道出寧回彥的名字,為何“那一箭”卻仍想試圖置同屬烈火城的“自己人”于死地?
  
  這是說不通的!
  
  那晚的凌亂,楚云升也親自參與其中,他這么一個“陌生的人”都能乘著混亂的局勢,直插入吹雪城中心地帶。
  
  許晴舒在這種亂局中,如果想放過寧回彥十分容易,但她最終還是射出了一支幾乎致命的一箭,這是為什么呢?
  
  楚云升努力地回憶起那夜的細節,他記得最初許晴舒似乎是在“勸降”,還讓寧回彥“束手就擒”,但遭到寧回彥簡單地拒絕后,許晴舒并未再堅持,而是毫不猶豫地發動強有力的攻擊,招招斃命,甚至不惜以楚云升和袁期陽為棄子,而暗算寧回彥!
  
  有兩種可能頓時飛入楚云升的腦海之中,第一種,許晴舒已經“叛變”,徹底歸順吹雪城,因而想置任何烈火城“大員”于死地,但這種可能性非常小,幾乎不存在!
  
  按照許小真所說,她和許晴舒滿門都在雷鳴的控制之下。
  
  吹雪城之中,烈火城的線人遍布,如果許晴舒真的殺了寧回彥,而雷鳴又能死里逃生,活著返回烈火城,雷鳴遲早要知道,對于烈火城重量級的武力人物被自己人殺害,雷鳴不可能不遷怒到她家人頭上,實際上,雷鳴的確是活著回來了。
  
  那么就有第二種令楚云升擔憂卻又一時不知道那里要壞事的可能:許晴舒當時并沒有“叛變”,“叛變”的反倒是寧回彥一家!
  
  而且,很有可能,許晴舒肯定是發現了寧回彥父子暗中勾結吹雪城的秘密。
  
  這時,楚云升猛地想起一個隱晦的細節,他記得當時最激烈的戰事應該是在吹雪城的中心壁壘一帶,而完全不是白衣女騎營,寧回彥和許晴舒同時出現在這種并不重要的地方,本身就十分的奇怪。
  
  尤其是許晴舒,她作為吹雪城五大統領之一,屬于吹雪城高端戰力,她的位置應該出現在最關鍵的地方藏有天導候選人的壁壘,而絕不應該是白衣女騎營這種地方!
  
  一定發生了什么事情,讓許晴舒在烈火城偷襲前一刻,發現了寧回彥父子的“叛變”,但那時消息已經送不出去了!
  
  楚云升推測她可能最初的打算是活捉住寧回彥,但不知道轉念之間便改為射殺了。
  
  最為奇怪的是,當寧回彥僥幸躲過那致命一箭后,受傷逃跑時,不知為何,許晴舒竟然又不追擊了,只是隔空放箭,以致其重傷在身。
  
  這一切,如此反反覆覆,也許只有親自問過許晴舒,才能知道。
  
  但現在,不管許晴舒起初是想活捉,后面又為何反覆不追擊,楚云升起碼能肯定出一點,這個女人在激戰的時刻,幾次企圖射殺寧回彥攻擊的的確確是真的,若不是寧回彥在千鈞一發之際化為火焰,早已斃命當場了。
  
  也就是說,寧回彥父子肯定有問題。
  
  而這個問題十有八九是在偷襲當夜被發現的,甚至是在偷襲發生后才發覺的,以致許晴舒舉棋不定,反覆無常。
  
  這是楚云升的猜測,他的腦袋瓜不大,也不絕頂聰明,能猜測推導出的東西也就這么多了,但以他一向謹小慎微的性格,他已經絕對懷疑上寧回彥的父親寧至了。
  
  他不怕寧至一家是叛徒,寧至背叛的不過是斗篷人、是雷鳴,他沒什么負擔,他心慌地是不知道如今烈火城這個亂局局勢下,寧至現在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楚云升明白,自“偷襲戰”以來,時間已經過了一天兩夜,雖說他一直封城閉門,但那些辦法,只能阻止一般程度的吹雪城線人,像寧至這樣的大奴主,想要偷出烈火城,就像出入自家的后花園一樣輕松,以他在烈火城的身份,有幾個城守敢當真攔他?更不要說去懷疑一個大奴主去“通敵”了。
  
  一天兩夜的時間,已經足夠寧至同吹雪城暗中聯系了,像今晚的事情,羅恒深說的一點都沒錯,必定有人在背后興風作浪!
  
  只是,為何許晴舒沒有回來同雷鳴聯系過?
  
  楚云升很納悶,按理說,在烈火城發現和她一樣重量級的內奸,應該第一時間通報雷鳴才對,但直到雷鳴被自己殺死,楚云升也絲毫沒見到雷鳴對寧至采取任何行動,說明他到死都可能壓根還什么也不知道。
  
  納悶歸納悶,現在不是想許晴舒問題的時候,楚云升朝著殿外疾奔如飛,他得迅速拿下寧至,這個節骨眼上,斷斷不能再出什么亂子了!
  
  然而,當他抵達殿外臺階天行者陣線的時候,卻找不到寧至了!
  
  楚云升心里大大地咯噔了一下,他之所以著急,就是不知道寧至會做什么,他空有一身武力,卻絲毫不知敵人想要干什么?但他知道一定會很危險,很頭疼!
  
  ……
  
  “如果寧至叛變,你覺得他會干什么?”楚云升轉身將急匆匆地追上來的曹正義拽到一邊,低沉地問著,他實在是對烈火城不夠了解,只能病急亂投醫了,而且現在“險情”尚未解除,寧至可能叛變的消息不能讓那些正在防御的天行者聽見,以免動搖人心。
  
  “叛,叛變?寧至?不,不可能吧!”曹正義瞪大眼珠子,連忙搖頭道:“他可是七大奴主之一,勢力起碼前三位,叛變對他能有什么好處?”
  
  “我現在不是問你為什么他要叛變!是在問你,如果他叛變,會做什么?”楚云升壓低聲音,逼視曹正義道。
  
  “我想,我想他,他……”曹正義急得滿頭大汗,腦袋卻像是一團漿糊,理不出什么所以然來。
  
  “管事大人,如果寧至叛變的話,我想他現在應該正帶人馬去燒我們的糧食!”一個楚云升算得上越來越熟悉的聲音送了過來,楚云升扭頭一看,果然是匆匆趕回的羅恒深。
  
  “燒糧食?”楚云升眉頭一皺,羅恒深說對了,他一直陷入自己獨有的思維定勢之中了,一直以來,因為驅毒符的存在,食物對他自己來說并不是第一線重要的,元氣才是,而對于天行者以及普通人來說,食物就是最最最為重要的東西,命之根本!
  
  “不錯,燒糧!”羅恒深肯定地說道:“現在城門已被我打開,暴亂人群開始疏散,這時,只要再燒掉我們糧庫,烈火城基本就完蛋了!”
  
  “去糧庫,帶路!”楚云升明白開城泄民的策略的基礎便是糧食,如果糧食沒了,那可就真的是泄民了,沒人會愿意回到這個“罪惡之城”的。
  
  ……
  
  烈火城的糧庫并不遠,就在大殿的下方,整座大殿完全是建立在糧庫之上,似有鎮壓牢固的意味。
  
  當楚云升帶著曹正義和羅恒深火速趕到糧庫大門的時候,發現那鐵門已經從外面被暴力破壞,明擺著有人已經闖了進去。
  
  和曹正義大驚失色以及羅恒深眉頭緊鎖不同,楚云升反倒松了一口氣,他之所以如此著急擔心,根源就在他不知道寧至叛變后,會做出什么事情來,以致動搖烈火城的根基。
  
  一旦清楚了寧至的目的,他也就能想出對策,起碼糧庫中的食物對如今楚云升控制下的烈火城來說,雖然也是彌足珍貴,但還沒有達到生死攸關。
  
  只要有黏液區的蟲子在,他就可以源源不斷地炮制出大量的糧食!
  
  此時,楚云升正要進去,就見里面忽地鉆出十來個人影,領頭的果然是寧至。
  
  見到楚云升,寧至略微地驚訝了一下,不過很快地恢復了鎮定,道:“袁紅雪,想不到你這么快就能反應過來,不過你還是來晚了,這里馬上就要被炸為廢墟!”
  
  “那倒未必!羅恒深,攔住他們!”楚云升并未停下腳步,以九章圖的身法,配合他自身的融元體境界,閃電一樣地從十來個人中間嗖地一聲穿了過去!
  
  電控信號不能使用,寧至只能使用人工點燃已經放置在糧庫中的炸彈,楚云升的速度,寧至等人根本攔不住,他們也不想攔,如果能將楚云升炸死里面那更好。
  
  隨著楚云升的掠入,寧至當機立斷,立刻雙手一推,一條長長地火舌噴了出來,穿過破開的大門,盡情地向倉庫里肆虐。
  
  烈火城雖說也有不少的冰能天行者,但在這里的卻沒有一個,誰救也來不及了!
  
  寧至本是原打算出了大門再點火,防止自己也被炸在里面,見楚云升闖了進去,心道若是能把此人炸死在這里面更好,于是立刻放火,靠近大門一帶被他放了很多導火索和炸藥,只要火能一肆虐,整座大殿都能被掀掉!
  
  曹正義的心頓時都懸到了嗓子眼了,而他身邊的羅恒深在心中卻泛起一個不能解的疑問: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火使哪里去了?寧至那來的這么大的膽子?(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