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71 城中大亂

楚云升讓埃德加在門外守了一夜,想安穩地睡一覺,自同斗篷人大戰以來,這兩天,他都一直沒有休息好,精神和元氣都極為疲乏,只有埃德加守在外面,他方能放心地入睡。
  
  然而烈火城的高層權利的“地震”,如海嘯一般席卷整個城池,即便是漆黑一片的夜晚,絕大多數人也都無法入睡,重新站隊的站隊,倒臺的倒臺,換人的換人,一夜之間,當初雷鳴的心腹幾乎被七大奴主們抄了個遍,血腥夾雜食物,彌漫在烈火城厚重的空氣中,壓抑而肆虐。
  
  所有人都知道烈火城如今是大殿中那個看起來像是快要死的老頭做主了,雷鳴已經徹底從這個世界被抹去,雖然羅恒深雖然還在,甚至得到了火使的秘密功法,但城主之位的落選,他依舊被視為被邊緣化了,烈火城儼然換了新主子!
  
  雷鳴和傅旱彪的家屬被羅恒深及時地搶回到自己的院落,派了重兵把守,甚至院頭上高挑著楚云升親自頒發的“特赦令”,卻依舊有一些紅著眼睛,暗中企圖尋仇的人在四周陰暗中出沒漂移。
  
  而那些家屬的家屬,羅恒深則完全來不及全面保護,暗殺、暗算、報復像是雨后春筍一般,窮出不止,撲面而來。
  
  不知道雷鳴到底當初殺了多少人,還是傅旱彪搶了人家多少良家婦女,又或者是那些曾經仗著雷鳴在城中橫著走的人,所擁有的令人眼饞的食物存儲的誘惑,尋仇的和趁火大跌的人比比皆是,一場原本是七大奴主分贓的“盛宴”,轉眼間急轉直下
  
  竟然演變成一場如炸營一般的哄搶!
  
  食物,永恒地主題!甚至連那些饑餓難當的奴隸們都受到不住空氣躁動的影響,加入混亂不堪的暴亂。
  
  形勢愈演愈烈……
  
  隨著時間的發展,曹正義與七大奴主已經漸漸地控制不住了,冷汗夾背,清醒的天行者被強迫組織起來,一遍一遍地開始屠殺發了瘋亂沖亂撞的人,不管是奴隸還是天行者!
  
  曹正義的背后就是火使大殿,他不過是一個“暴發戶”而已,這種大場面的控制能力,根本就是零!他原以為殺雞儆猴,很快就能鎮壓下去,能不驚動大殿里的兩個能要他命的人就盡量不驚動,卻不知道這已經不是他能夠控制得了的了。
  
  發了瘋,失去理智的人根本不會考慮哪里危險不危險,哪里安全不安全,涌向大殿的人越來越多,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推動一般。
  
  楚云升從夢中驚醒,一骨碌地爬了起來,推開門,一把揪住埃德加道:“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情?”
  
  埃德加搖了搖頭,他也不甚清楚,他自始至終就未離開大門半步。
  
  “你呆著別亂跑,我去看看!楚云升心頭一沉,外面的殺喊聲已經漸漸變大,似乎越逼越近,他最擔心的就是吹雪城此刻偷襲攻城。
  
  這時,陶嬋一路狂跑而來,氣喘吁吁地喊道:“老爺子,外面造反了,外面造反了!”
  
  楚云升剛邁開腿,忽聽到造反?造什么反?難道還有人類敢和斗篷人挑釁?
  
  “曹正義呢?”楚云升幾步上前,伸手拉住她的衣領,邊疾走邊問。
  
  “城主正在前面指揮鎮壓,造反的人想沖過來!”陶嬋早已被嚇的面無血死。
  
  楚云升出了大殿,穿過一片廣場,遠遠地看見幾排天行者形成一道人墻,火焰沖天,幾乎照亮了所有的臺階,而他們的前面,橫堆著一具具燃燒著尸體,后面的人如螞蟻一樣爬著尸體向前沖,簡直悍不畏死!
  
  “到底怎么回事!?”楚云升丟下陶嬋,如流光遁逝,眨眼間便飛奔到曹正義身邊,高聲喝道。
  
  曹正義被忽然出現的楚云升嚇了個半死,先是以為暴亂人群中沖出一個高手,接著又開始擔心楚云升的責罰,竟然吱吱嗚嗚半天說不說出話來。
  
  “廢物!”楚云升一腳踹開他,揪出一個他認識的大奴主,道:“你說!”
  
  那大奴主反比曹正義鎮定許多,冷靜地說道:“管事大人,城中奴隸夜起暴亂,失去了控制……不過你放心,即便有幾個天行者也參與其中,很快就能鎮壓下去,大部分天行者沒有亂!”
  
  此間,另外一個小奴主,帶著人抬著兩臺重型機槍,出現在陣位上,一邊一架,黑洞洞地槍口直梭梭地對著人頭攢動的暴民。
  
  楚云升來不及問他們為什么有這東西,就聽到前面轟隆隆地開來一輛坦克,對著天行者陣地一陣猛轟。
  
  “我操,連機械營都反了!”曹正義憋了半天,挨了一劑炮彈余波,掀了一個跟頭,忽然開口大罵道。
  
  “我去!”被楚云升揪過來的大奴主,沉聲說了一句,人便如火影一樣,掠著暴亂人群的腦袋,竄了出去,直撲坦克。
  
  這人并未如楚云升想象的那樣,直接劈斷主炮管,而是將周身的火能量像水一樣撒潑在坦克上,不到片刻,坦克里的人大概就被烤得受不了,主動地冒著煙鉆了出來!
  
  楚云升當即明白,這個大奴主是要保住這個輛坦克,如此亂戰之中,仍能如此冷靜,起碼楚云升自己自覺不如,不過,他也很奇怪,這樣的人為何之前在大殿上也對曹正義阿諛奉承?
  
  看著一浪一浪撲過來的暴亂人群,此情此景,他共見過兩次,一次是在從申城逃亡金陵城半路上,壓抑許久的學生當場暴亂,最終以青甲蟲的出現而告終;另外一次是在金陵城,蟲子圍城的那天,許多人當夜崩潰,總指揮部強行武力鎮壓!
  
  楚云升雖說比曹正義多讀了很多年的書,但實際這種大規模的暴亂控制能力,比曹正義也高不到那里去,他能想到的除了曹正義的強行血腥鎮壓,另外一條路,莫過于放出他所控制的封印蟲進行威脅。
  
  但他很猶豫,當初青甲蟲的出現之所以能鎮住那些學生,是因為當時青甲蟲是從未出現過的怪物,第一次亮相,威懾力之強直插心扉。
  
  而他現在即便放出紫炎魔蟲,弄得不好,只能造成更大規模的恐慌,刺激那些暴亂人群變得更加激烈不要緊,萬一把那些清醒著的天行者也搞崩潰了,那就弄巧成拙了。
  
  正在他猶豫之間,人群中沖過來一人,楚云升抬頭一看,來人是羅恒深,渾身浴血。
  
  他直接無視曹正義的存在,眼光落在楚云升的身上,飛快道:“管事大人,形勢危機,請開城泄民!”
  
  全城的人都知如今掌權的是這位老爺子,而全城之中,大概只有他一人知道,這個老頭的恐怖之處,自己大哥和三弟是何等厲害的人物,結果加上那把“神槍”在他手底下也走不過幾招,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除了火使本人,他實在想不出還有其他人類可以達到!
  
  當然他并不知道那個黑人比他更加清楚。
  
  “怎么說?”楚云升盯著他的眼睛道,這時候錯走一步,烈火城必定元氣大傷,如果最后得到的只是一個空城,那他就白費這么多的力氣了。
  
  “必須開城泄民,否則這樣殺下去,等微光出來,烈火城都要殺空了!”羅恒深鎮定地說道:“放他們出去,荒郊野嶺的,反倒可以讓他們冷靜,只要食物在城里,不怕他們不回來!”
  
  “食物那邊怎么樣了?”楚云升從羅恒深的臉上掃向曹正義,羅恒深一眼道破根本所在,不管再怎么亂,有食物有天行者,才是王。
  
  曹正義指了指腳下,小聲道:“老爺子,食物全在大殿底下,只要這里不失守,萬無一失!”
  
  楚云升見羅恒深等人沒有異言,估計曹正義沒有亂說話,更何況他也見到幾個大奴主出現在這里,除了因為作為生命依靠的糧食,楚云升才不相信自己和火使的命,能夠讓他們主動來“護駕”,再說以火使的力量也不需要。
  
  “管事大人,快做決定吧,越遲損失越大!”羅恒深催促道。
  
  “羅恒深,這一開城門泄民,那就分辨不出吹雪城的奸細了,你不會是怕抓住了奸細,把什么人再招供出來吧!”說話的是隱忍不滿雷鳴三兄弟的一個大奴主,譏諷道。
  
  “哼,今晚這場大亂,背后自然肯定有奸細挑唆,還不知道是誰呢!”羅恒深當場反擊道,這些人為了糧食,一夜之間殺了多少兩位兄弟家屬的家屬,他疼恨之極。
  
  楚云升見外面的內亂未平,這里面的又要起來,當即下定決心道:“羅恒深,開城泄民!”
  
  的確只要糧食在手,這樣損失最小,這樣人活著,他不怕他們不回來,他手中還有一章王牌,那就是蟲肉做食物,充足的食物!
  
  “是!”羅恒深雖然答應了一聲,卻未轉身離開,卻是依舊看著楚云升,道:“管事大人,必須給我強力的信物,把守城防的奴主已經不會聽我的了!”
  
  楚云升出來的急,那個什么自制出來的火使令已經用完,身上唯一能代表火使身份的,只有手中的那把斗篷人的火焰長刀。(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