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269 兄弟之情

但他已經是騎虎難下,只要自己敢流露出半點猶豫,曹正義相信這位管事老爺子一定會將他當場格殺!
  
  這是他有生以來,最大的一場賭博,賭本是他的性命。
  
  管事老爺子勝,他的地位在烈火城將無人撼動;管事老爺子,他以及他的家人將無一幸存!
  
  “讓你的人帶著火使令,立刻前去秘密監視七大奴主以及其他小奴主的動靜,等候我消息。”楚云升將按照斗篷人原先摸樣防止好的火使令交給曹正義,肅聲道。
  
  “小,小的,小的這就去辦。”曹正義忽然變得結結巴巴,膽膽顫顫。
  
  ……
  
  “大哥,現在那老頭應該死翹翹了吧,哈哈!”傅旱彪放肆地大笑道,算算時間,那個什么管事現在估計已經沒命了。
  
  “那倒未必,最怕的就是火使會救他一命。”羅恒深將最壞的可能一言道出。
  
  “火使應該受了重傷,這些日子一直沒見它出來走動多少,應當無憂,我最擔心的是這個老頭自己會不會真有些本事……”雷鳴搖了搖頭道。
  
  “大哥,你就別擔心了,一個快七十的老頭了,就算是天行者,我看本事也大不了那里去,咱么在烈火城這么久了,也見過上千的天行者,可曾見到過年老且又厲害天行者?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傅旱彪滿不在乎地說道。
  
  這時,三人所在的密室房門忽然被刀光切開,一個裹著舊棉衣披著斗篷的老頭,提著狹長而充滿火焰的細刀,從黑暗中顯出身影,機械地說道:“這世上已經見不到太陽了,所以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火使大……不,不可能,怎么是你!”雷鳴看清楚楚云升蒼老的面孔,震驚地從椅子上彈跳起來,滿臉不可置信地說道。
  
  不論是楚云升為何還沒有死,還是他身上、手上的如火使同出一轍的武器,又或者是他為何能找到這里,都足夠他驚訝了!
  
  嘸……
  
  楚云升力求速戰速決,當即再次啟動斗篷戰衣,如同透明波紋一樣,在空氣中產生一陣攪動,頓時消失于無形!
  
  “小心!他已經學會了隱匿!”雷鳴心頭再次大震,這是他都不曾能夠學會的技能,可見這個老頭已經強悍到什么地步了?他第一次開始為自己的決定剛到一絲后悔。
  
  但倉促之間,他勉強反應出一句話,以試圖從楚云升的搭話中探索到位置道:“沒想到你竟然學會這樣的絕學,你究竟是什么人?”
  
  呼呼呼!
  
  楚云升并未中計,幾道徐急的火焰刀光無中生有,烈烈地轟殺在雷鳴的要害部位。
  
  嘭……轟……
  
  火能量地撞擊聲,如同爆裂的火焰花,又如電焊火光,刺眼而銳利。
  
  雷鳴悶哼一聲,不顧能量沖擊,大喊:“老三,快開槍!他一攻擊就藏不住了!”
  
  楚云升一連向雷鳴高速襲殺十刀之多,能量的轟擊幾乎照亮了整個房間,卻始終沒有對雷鳴構成較大的傷害,畢竟他還不會任何刀戰技,純粹的火能量比拼,一時間之間,竟殺不死雷鳴,可憐雷鳴這個對外號稱烈火城之第一個高手的火能天行者,并非浪得虛名。
  
  ……
  
  一條楚云升熟悉的火龍炎,帶著呼嘯的子彈,以不可思議地速度,將楚云升連人帶刀撞擊而起,掀向后墻。
  
  ,,……
  
  傅旱彪見一發擊中,拼命地向烈焰槍中傾注自己的火能量,一刻不停地扣動著扳機,他就是再混,現在也知道了這個老頭居然深不可測,所他必須抓住機會,絕對不能讓老頭有翻身的機會!
  
  “釘死他!”雷鳴吐了口嘴上的血絲,大聲吼道,和羅恒深默契地一左一右趕緊發起他們最大限度的火能攻擊。
  
  楚云升十分驚訝這個胖子的火能量竟然如此深厚,在烈焰槍的威力疊加下,赫赫地是雷鳴的兩倍力量!
  
  這股力量不停地通過烈焰槍的火能彈,令他無法突進,一次又一次地被打了回來!
  
  這里的動靜很快就會被外面的知曉,如果他一旦開啟戰甲,全力作戰,弄不好其他天行者蜂擁而入,自己要保住秘密,所要殺的人將越來越多……
  
  雷鳴和羅恒深的攻擊轉眼便到,楚云升大喝一聲,更變斗篷戰衣的功能模塊,啟動火焰幻化的功能,剎那間,他便化成一團明火,以迅猛地速度向烈焰槍射擊的方向前沖,避開左右攻擊。
  
  經過楚云升下午的研究,火焰幻化和隱藏身跡兩者功能看起來是兩個一低一高的階段,但實際不是。
  
  隱藏身跡方便于暗中刺殺襲擊,但實際本體卻躲不過被擊中的攻擊。
  
  而幻化火焰則正好提供了這一功能,雖然不能藏住身形,卻可以令各種攻擊以最小傷害穿體而過,如同虛影,除非是絕對強度的能量攻擊,一般殺傷都能穿過,他曾親眼見過許晴舒一箭穿過火焰幻體未曾殺死烈火城一名高手。
  
  楚云升忍受著烈焰槍火能子彈的“穿體”的痛楚,不顧一切地飛撲向烈焰槍,傅旱彪來不及收回,只見楚云升的火焰體的前鋒已經接觸上槍口!
  
  啪!
  
  隨著一陣光芒耀起,烈焰槍中射出的火能彈,陡然變成普通的子彈。
  
  “這?這?這是怎么回事?”傅旱彪臉色蒼白,他完全不知道為何這把“神槍”怎么在關鍵時刻失靈了!
  
  楚云升收回了烈焰槍上火兵元符,整個人借助槍身為跳板,騰空而起,重新隱去身形,并取出千辟劍,一道白光自房頂而下,從傅旱彪的頭頂,直插地下!
  
  連斗篷人依靠斗篷加弦波罩才能勉強抵擋出幾次攻擊的“戰技劍式”,一個普通的人類火行者肉身豈能抵擋?即便他是隱藏在烈火城中的真正第一高手也不行!
  
  白光過后,傅旱彪的身體如同被貫穿一般,從頭到腳,開了一個大洞,血液連帶著碎肉塊,嘩啦地流了出來,人如一根木頭一樣,一頭栽倒下去!
  
  “三弟!”雷鳴大吼一聲,人立刻彈了起來,蹬在墻上,向著羅恒深喊道:“合力干掉他!”
  
  但接下來一幕,卻令楚云升既吃驚又了然,在羅恒深義無反顧地沖向楚云升的時候,雷鳴竟然接著蹬在墻上的力道,朝著密室的門口激射而逃!
  
  原來兄弟之情也不過如此!
  
  楚云升身形一動,踏著沖上來的羅恒深的人頭,飛出一張他一直舍不得浪費的冰困符,直指倉狂奔逃的雷鳴。
  
  喀嚓!
  
  一聲……
  
  被菱形冰體當場鎖住的雷鳴,透過明亮地冰塊,清楚地看到他逃命的奔跑定格。
  
  羅恒深被楚云升踏下來,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大哥竟然騙他上前拼命,自己卻在逃跑!
  
  他的眼神充滿了失落和絕望……
  
  嘭……
  
  又是一聲!
  
  楚云升的“戰技劍式”再次發動,洞穿冰體以及雷鳴的身體,鮮血頓時染紅了純凈的冰體。
  
  小小地地下密室,交融在火能與冰能地撞擊之中,整個空中都蕩漾著波動。
  
  楚云升收回千辟劍,換上火焰長刀,顯出身形,迅速轉身。
  
  羅恒深咣當一聲,丟下手中自神域得到的兵器,搖搖晃晃地退到墻邊,一邊搖著頭,一邊念叨著:“不可能,不可能!我們發過誓的,我們一起經歷過生死的,我們一起打的江山,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他一連自問三個為什么,抬起頭,慘笑著對楚云升說道:“你動手吧,這個世界已經什么都是假的了,什么都是假的!沒什么值得留戀了,沒什么了!……”
  
  楚云升熄滅了刀鋒上的火焰,道:“我可以不殺你,但你必須說出你們秘密藏糧的地方!”
  
  他從曹正義那里得到一些關于城主私自藏糧的謠言,雖然未經證實,但楚云升急需糧食養活整個烈火城,試一試也好。
  
  羅恒深落寂地道:“藏糧?藏再多的糧食也是茍活人世,不如早早死了的好。”
  
  楚云升見他似乎被刺激的十分之深,但又想的確是有藏糧的樣子,想了想道:“就算你不想活了,你就沒想過你在烈火城的家人?難道他們就不值得你留戀?反而這個雷鳴卻值得你留戀?”
  
  羅恒深嘲笑地看了楚云升一眼道:“袁紅雪,不要騙我了,火使的性格我最清楚,凡是背叛它的人,不會有一個活口的!”
  
  他知道楚云升一定會給他們羅列一個背叛火使的罪名,然后昭告全城。
  
  楚云升哦了一聲,肯定道:“是的,背叛火使大人的人絕對不會斬草留根的,但是火使大人是如何知道城主意圖勾結吹雪城謀反的呢?總有人是忠心火使大人,向火使大人告密的。”
  
  羅恒深冷笑道:“你是讓我裝作背叛兄弟的叛徒?”
  
  楚云升反詰道:“除此之外,你和你的家人還可能有第二條活路嗎?”
  
  羅恒深忽然眼中發出光芒,大笑一聲道:“袁紅雪,好!我可以告訴你藏糧的位置,但條件不是我活命,而是你得保證我們三人家人無恙,如果你不能答應,就算你現在殺了我,也沒用!”
  
  楚云升反倒是一愣,指著雷鳴的尸體道:“他剛剛出賣了你,你為何還要這樣做?”
  
  羅恒深搖了搖頭,卻是沒有說話。
  
  這時,大量的天行者聽到了動靜,紛紛從門口涌了進來,目瞪口呆地看著地上城主和三將軍的尸體,不知所措。
  
  “雷鳴、傅旱彪勾結吹雪城,試圖謀反,本管事已經奉火使大人之令,執行生死,其他人一概不追究!通知七大奴主,立即來大殿聆聽火使大人訓令!”楚云升穿著斗篷戰衣,再加上曹正義的手下在外圍助陣,的確威懾住了這些天行者不敢異動。
  
  “另外,即日起,本城一切大小事務,均有本管事定奪,直到火使大人認命新的城主為止!”(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