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267 蠢蠢欲動

楚云升心弦大震,他十分清楚,一旦鏡中影人聯合白衣冰族,那就意味著他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冰族再強,火族再盛,只要他躲起來,它們就別想找到自己,打不過躲總是能躲的過的。
  
  但如果鏡中影人攜帶神域加入它們,以楚云升現在的實力,就會像是如被扒光了衣服一樣,藏無所藏,躲無所躲,無所遁形,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神域的程式,可是擁有知曉整個黃山區域內整個人類位置的神通的。
  
  怎么辦?
  
  楚云升心中微亂。
  
  雖然昨晚已經開始想到可能面臨對決神域的情況,但壓根就沒有任何時間做準備,現在距離神域下次開啟,只剩下七日的時間。
  
  在這七日之內,他不可能一舉突破到三元天的境界,冥也不可能神速的完美掌控黏液區,只有一個辦法,便是躲過神域的精神空間傳送,如此才能避免被神域發現位置,甚至乘著自己進入神經空間,而白衣冰族突襲而至!
  
  但是如何才能躲過神域每七日一次的全黃山區域的“掃描”,楚云升無計可施,他只曾聽鏡中影人提起過,斗篷人和白衣異族有辦法屏蔽這種掃描,現在斗篷人死了,自己也沒未向它問起過,冥又消化不了它遺留的信息,簡直是走投無路。
  
  不能慌!
  
  楚云升暗自穩定住心神,忖道,這只是自己的猜測,一來,未必神域就已經和白衣冰族合作,二來,即便它們合作,神域也未必會供出自己,自己好歹還是神域暗藏在手里的一張不大不小的底牌。
  
  大蛇擊七寸,楚云升也算面對過無數次強大對手的人,不管是火焰幻鳥,珉,還是斗篷人等等,一個個都比自己強大,但最終自己依舊活下來了,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定以自己的優勢,要擊中對方的弱點和要害。
  
  現在對楚云升威脅最大的是能夠定位他位置的神域,反倒不是白衣冰族,而神域的要害則是天導人的候選人,只要自己牢牢地將幾名候選人控制在手里,神域投鼠忌器,就不敢拿他怎么樣,除非魚死網破!
  
  一念及此,他方能稍稍平靜下躁動的心弦,不敢久待吹雪城下,略略地從城門外虛張望了一眼,只見他的那副“年輕”畫像還在,不知道是神域尚未告知白衣冰族,還是它們故意為此麻痹自己?
  
  他也不猜測了,趕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火急火燎地趕回烈火城,如今已經接近陽光時代的中午時分,也不知道曹正義和埃德加尋到了那三人沒有?
  
  現在當務之急,便是手握那三人的性命,才能有和神域叫板的資格!
  
  回到“大殿”,才發現雷鳴三人也在這里,正讓小真試圖通報求見火使。
  
  楚云升掃了一眼三胖子傅旱彪,如今,他心急如焚,沒多少心思和他們玩心計,只求一次性威震住他們,遂徑直道:“三將軍,怎么槍沒帶來嗎?”
  
  雷鳴拉住了傅旱彪,朝楚云升笑了笑道:“我們兄弟三人來見火使大人,正是為了此事。”
  
  楚云升挑了挑眉頭,反詰道:“城主的意思是不相信我說的話了?”
  
  雷鳴不想在火使證實虛假前,流露太多的不滿,而且就是將來他打算暗自殺這個老頭,面上也是要裝作若無其事,因而依舊笑著搖了搖頭道:“老爺子多慮了,來求見火使大人,只是想請求火使大人能夠多多制造這種武器,以增強烈火城的實力,昨夜一戰,我們損失慘重。”
  
  楚云升也笑道:“既然相信我,為何現在不給我!”
  
  雷鳴很詫異楚云升怎么如此強硬,還以為他是在賭膽試探自己的底線,笑了一聲道:“見了火使大人,在下自然要上交。老爺子何必這么著急,難道是還有別的什么事情?”
  
  這時,一個沙啞機械的聲音,冰冷地響起:“雷鳴,你是不相信他,還是不相信本使!”
  
  雷鳴聞言,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肌肉僵硬,火使的一句話,直言不諱地擺明了立場和事實!
  
  “下屬豈敢懷疑火使大人?只是想請求火使大人能夠多造這樣的兵器……”雷鳴三人趕緊跪下行禮,掩飾道。
  
  “住口!怎么做事,還輪不到你們人類來教本使!馬上將槍交回給袁紅雪!”分身斗篷“被”用著極為囂張也最符合楚云升了解的它一貫的作風呵斥道。
  
  “是,是,是!謹遵火使大人火令!”雷鳴驚了一跳,火使近來雖然和自己說話不多,但已經很少用這么嚴厲的口味和自己說話了。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你們馬上去辦,從現在起,封城搜人!”分身斗篷厲聲說道。
  
  “封城?搜人?”雷鳴奇怪地說道。
  
  “不錯!從現在起,烈火城只進不出,違令者殺!”分身斗篷氣勢十足地繼續下令道:“起全城之兵力物力,搜尋三人,微光消失前,必須找到,否則就不用來見本使了!”
  
  雷鳴聽到火使要調用全城武力搜尋,立即明白一定是天大的事情,為博得火使好感,當即鏗鏘有力地答道:“謹遵火令!敢問火使大人,要尋找哪三人?”
  
  待在一旁一直專心控制分身斗篷的楚云升,拿出準備好的三位候選人的肖像圖備份,傳遞給雷鳴三人,道:“就是這三人。”
  
  事發突然,他已經等不及曹正義和埃德加了,也顧不上這樣做會出什么差錯和紕漏了,臨時決定更改計劃,利用火使之名,調集全城之力為他找人。
  
  這三人一刻找不到,他就一刻心里無底。
  
  雷鳴略看一眼,尚未說話,站在他旁邊的老二羅恒深,瞟了瞟圖紙,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楚云升看在眼里,不動神色道:“怎么有問題嗎?”
  
  “沒有,請火使大人放心,只要這三人確定在城中,下屬一定能替大人找到。”雷鳴感覺到羅恒深輕輕地點了點他的后背,心有靈犀,知道還有蹊蹺,先應付過去再說。
  
  “立刻去辦,本使不管過程,只要在微光消失前,見到這三人!”分身斗篷生硬地丟下一句話,轉身便返回它的居所,傲慢非常。
  
  “老爺子,請稍等一會,我這便派人將槍送來,多有得罪了。”雷鳴待分身斗篷離開后,朝楚云升“抱歉”地笑了笑。
  
  “都是為火使大人辦事,城主還是盡快去找人吧!”楚云升暗中冷笑一聲道。
  
  這三人恐怕早對烈焰槍起了貪心,一直不相信自己說的是“真話”,而且不易控制,看來在找到候選人后,自己今晚便要動手以絕后患了,他可不想外有白衣冰族和神域威脅,內還有這些搗亂。
  
  ******
  
  “大哥,你看看,才一天,這死老頭越來越放肆了,哪里還把我們放在眼里?”雷鳴三人離開大殿后,憋了一肚子氣的傅旱彪氣急道。
  
  “我觀此人野心不小,必定會不安于目前的這個位置,遲早想將我們取而代之,我們即便現在拉攏他,也不過是拉回一條毒蛇。”老二羅恒深點頭贊成道。
  
  雷鳴聽而不語,反倒哈哈大笑起來。
  
  “大哥?你還能笑的出來?”傅旱彪不明所以,奇怪道。
  
  “三弟,大哥是笑袁紅雪愚蠢!”羅恒深微微一笑道。
  
  “愚蠢?”傅旱彪更是糊涂了。
  
  “不錯,老三。”雷鳴拍了拍傅旱彪的肩膀,笑道:“一個人有野心不可怕,是個男人都會有點野心,可怕的是既有野心又懂得隱藏的人,這種人當勢力不夠強大時,會隱忍不發,對外示弱,然后等待機會一舉定乾坤!
  
  可惜啊,可惜,袁紅雪這老頭白活了這把年紀,有火使這么大的后臺,不好好經營,才來烈火城不過一天時間,勢力根基全無,便敢如此得意忘形,囂張行事,露出尾巴,你們說,這不是找死嗎?”
  
  “大哥,你準備動手了?”傅旱彪興奮地道。
  
  “你去安排吧,動作要快,最好就在這幾天!不過,咱們先一定要把火使大人的差事辦好,讓火使大人看看,誰才是真真正正替它辦事的人!然后就嫁禍吹雪城殺了這老頭,想來火使大人以后即便知道什么,也必不會追究了。”雷鳴遠遠地對著大殿方向冷冷一笑,又自言自語了一句:“袁紅雪,你若不動神色,我還真的挺棘手,如此正好,替我做了決定!”
  
  “對了,大哥,還有一事,極為可疑!”羅恒深緊鎖眉頭道。
  
  “是什么?在大殿上,就見你點我,究竟是什么事情?”雷鳴知道自己這個二弟從不亂說話,慎重道。
  
  “你看這副圖,就是這個,火使大人要找的這三人的一個,幾天前已經被火使大人親自下令絕密關押在大殿了,怎么還要再找?難道它不記得了?”羅恒深拿出肖像圖,聲音低沉,配合語意,生生透出詭異的味道來。
  
  “你是說,火使這里……”雷鳴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壓低聲音道。
  
  “這樣這樣才能解釋袁紅雪這個老頭忽然得寵和剛才我說的事情。”羅恒深謹慎地點了點頭道。
  
  如果他們三兄弟和老汪、老曹一樣平時無法見到火使,只怕已經能懷疑到火使是假的這個可能,但是他仨兄弟是整個烈火城最“熟悉”火使的人,從昨晚見面后,無論從身形,樣貌還是聲音,語氣上,都毫無疑點,是以他們反而不作此想。
  
  “倒是有這個可能!”雷鳴忽然眼前一亮,道:“我記得在吹雪城,火使最后被躲在壁壘內的冰族人偷襲成功,只怕是受了重傷,或許傷到了這里,難怪莫名其妙地帶這么個人回來……”
  
  雷鳴沉思片刻,點了點頭道:“這么說來,或許袁紅雪正是利用火使這里暫時混亂的機會,急著上位,咱們得先下手為強,三弟,今晚就安排人去,要身手足夠好的,且絕對可靠的人,明白嗎?”
  
  “您放心大哥,保證干凈利落,神不知鬼覺,嫁禍吹雪城。”傅旱彪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了,底氣十足地說道。
  
  只是他們絲毫不知道,他們要殺的這個老頭,同樣正在策劃著今晚的“政。變”。(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