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265 就是要殺人

“愿意,當然愿意,不過,管事……”埃德加撕了一半的面包交給垛芮,為難地搶著說道。
  
  楚云升果斷地打斷他,直截了當地說道:“讓她自己說吧。”
  
  他的態度也很簡單,如果垛芮自以為可以提什么他不能容忍的條件,他便準備不再繼續談下去了,不能用的人,只能其自生自滅,死活和他再無關系,他不愿有那么多的條條框框。
  
  埃德加還試圖圓圓場,有著一頭美麗的金黃色頭發的年輕植物女專家垛芮,主動朝前站了一步,向楚云升深深地鞠了一躬,操著夾生的漢語道:“敬愛的管事先生,首先要感謝您對我的救命之恩,如果沒有您的出現,現在恐怕我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我不是為了救你,我是救他。”楚云升伸手指了指埃德加,并沒有領垛芮的謝情。
  
  垛芮迷人地笑了笑,置而不聞地繼續說道:“管事先生,為報答您的恩情,我以及班德列,愿意為您工作。”
  
  “直奔主題吧,我時間也不多。”楚云升喝了一口汽水,飛快地說道,剛才埃德加吞吞吐吐,就知道這個女人必有什么古怪的條件。
  
  垛芮點了點頭,眼前這個中國男人,在列火城擁有至高的權利,在埃德加的嘴里更是神秘到極點,她還清楚地記得她們三人被捉將要處死的時候,埃德加一直念叨著,一定有人會來救自己,她和班德列都以為埃德加嚇傻了,卻沒想到,最后的時刻,果然有人出現了……
  
  昨天晚上,她試圖從埃德加嘴里得到這個男人,確切地說這個老人是否就是埃德加所說的那個“救星”?
  
  不料,一向對她十分坦誠的埃德加忽然變得吱吱嗚嗚起來,死活也不肯透露零點半星的信息,這無疑更增加了她對這個老男人的猜測。
  
  當她剛剛看見昨晚兇神惡煞地試圖殺死她們三人的那位“奴主”,在這個男人面前卑躬屈漆到極致的摸樣,偏偏同時,這位老人又對埃德加顯得十分的“隨和”,因此她敢斷言埃德加和這個老男人之間一定有著什么?
  
  埃德加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向來對她知無不言,但在這件事情上,一直極其明顯地竭力地在掩飾著什么。
  
  她并不是好奇什么,出身美利堅名門的她,十分懂得尊重他人的隱私權。她只是為埃德加擔心,擔心他為求生存,做出了什么不值得的犧牲,或者說是被人家利用,去做一些不可饒恕,反人類,反本心,死后也要下地獄的事情。
  
  “埃德加將這份工作的內容向我詳細地解釋過,我經過認真和仔細地考慮,認為想要完成這項工作,需要您支持兩個方面。”垛芮謹慎地措辭道,這個城里每個男人都是瘋子,她并不了解楚云升,雖然埃德加一再保證說他非常的好說話。
  
  “繼續。”楚云升不動神色。
  
  “第一,我需要一個化學方面或者藥理方面的專家作為助手,否則依靠我一個人無法完成整個工作的細節和研究。”垛芮恢復了幾分職業色彩說道。
  
  “這個沒什么問題,隨后我會尋找相關才能的人讓你挑選,第二個呢?”楚云升思索了一下,很快地回答道,雖然這種人才并不好找,但是大差不差地,黃山范圍之內,不可能一個也沒有吧?
  
  “第二,這是一個威力巨大的“武器”,作為個人的請求,希望您能將我未來的研究成果用于幫助人類進步的途徑,而不是為了殺人!”垛芮不顧埃德加在一旁拼命地使眼色,“勇敢地”迎著楚云升的目光,顫聲說道。
  
  楚云升生生地楞了一下,莫名地笑出了聲,怎么還有這么“可愛”的另類存在?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這個世道,你不殺人,人就殺你,除非你對自己生命不再珍惜,又或者你是那種圣人圣母,可以罔顧此理。
  
  “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境界,不過,我可以明白地告訴你,研制它,就是為了殺人,殺很多很多的人!同時也是為了救人,救很多很多的人!
  
  所以第二個條件,我不會答應,你只負責研究,如何使用是我的事情。做或不做,你自己決定吧!”楚云升平靜地說道。
  
  如今,吹雪城有任三寶的畢老師制作這種“麻醉劑”,將來萬一發生自己率領烈火城攻打吹雪城,楚云升這點不能不防。
  
  垛芮沒想到楚云升如此直截了當地拒絕了她的請求,連暫時的欺騙都沒用,畢竟只要研制出來,楚云升到時候再反悔再言而無信,她也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做!您是一個誠實的,我愿意為一個誠實的老板工作!”垛芮嫣嫣一笑,忽然道。
  
  “恐怕不止是這樣吧……”楚云升輕笑一聲道。
  
  他已經大致意識到垛芮是什么樣的人,一個充滿理想主義和道德價值觀的女人,所想的還會更多,但楚云升不在乎。
  
  研究這種毒素,只是為了解決他目前的燃眉之急和預防手段,瞞不說吹雪城現在可能就在研究此種毒素的量產問題,世界其他地方,只要有金陵城當初那般條件和人力的,估計早已在大規模地研究了。
  
  這注定不可能是獨門的秘笈,楚云升只要保證別人有,自己也有,且不會中招就行了,其他,譬如以后這個女人想怎么樣將這個東西用于所謂的“人類進步”,他也管不著。
  
  “不過,我要再提醒你們一句,那位叫班德列的人不得參與這件事情。”楚云升想起了埃德加的一些片段描述,對此人很不放心。
  
  “管事先生,班德列可是一位不錯的……”垛芮努力地推薦道。
  
  “他就是愛因斯坦在世也不行,我是個謹慎的人,從不讓不安全的人做關鍵的事情。不用再說了,你去準備吧,回頭我會讓埃德加把樣品和原料帶給你。”楚云升揮手下起了逐客令,他還有事和埃德加談。
  
  垛芮失望地閉上了嘴,推開房門,猛地見到一個影子急匆匆地沖了過來,定晴一看,竟然是那個兇神惡煞的奴主,驚嚇之下,猶如一只兔子一樣,蹦到了一邊。
  
  “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楚云升很疑惑地見曹正義兩手空空地跑了回來。
  
  “管事大人,您瞧我這記性,都昏了頭了,您的那槍,已經不在小人哪里了,昨天就上交給三將軍了!”曹正義哭喪著臉說道,他真的發暈了,被火使這頂大帽子嚇壞了,跑出大殿一截距離之后,被冷風一吹,才想起來那把威力無窮的槍,已經被三將軍要走了,只得狀著膽子回來再報。
  
  “三將軍?那個胖子?”楚云升大致聽小真這么提過。
  
  曹正義哪敢直言傅旱彪是胖子,只敢微微地點了點頭。
  
  “那行,回頭我親自去要!你先別走,我有事情交給你辦。”楚云升早打起了這個主動上門的奴主的注意,埃德加對烈火城兩眼摸黑,情況和自己差不多,讓他代替自己跑腿沒問題,問題是不知道要白白浪費多少時間。
  
  有了這個“本城人”在,那就方便多了,起碼曹正義對烈火城的人和事情,比他和埃德加熟得多。
  
  “火使大人要找幾個人,這事本來輪不到你來辦,但老頭子我覺得您挺上路,想給你個機會,不知道你辦得好,辦不好?”楚云升張嘴便抬出火使,使勁地忽悠道。
  
  “小人,小人,愿意為火使大人,為您老,為老子您辦事!一個百個愿意,能為您效勞,是小人的榮幸!”曹正義剛才聽楚云升第一句話沒反應過,等聽清楚了第二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一瞬間神靈附體一樣,激動萬分地大拍馬屁道,只差大聲喊出來了。
  
  “你先別答應的那么快,這差事未必好辦,辦砸了,咱倆跟火使大人都交代不下去!”楚云升啃著一塊餅干,打量著曹正義道。
  
  “老爺子,您就放心吧,小人一定竭盡全力,替你辦的妥妥帖帖地,絕對令火使大人滿意!”曹正義打蛇隨棍上,急切希望和楚云升拉上關系,都開始不叫“管事大人”這個官職名,厚著臉皮尊稱起老爺子來了,見楚云升也不反對,心里樂滋滋的。
  
  “任務是要在城里找三個人,肖像圖在黑人手里,和你說明了,他以前是我放在吹雪城的線人,這個差事你和他一起辦,辦好了我向火使給你們請功!”楚云升指了指埃德加,繼續忽悠道。
  
  “不敢請功,不敢請功,這都是應該孝敬您和火使大人的。”曹正義嘴上這么說,心里已經幻想連連了,不就是找三個人么,他對烈火城太熟了,自打筑城的時候,他就在這混了,不費什么事情,他仿佛已經看到自己馬上就要升官了!
  
  說完,他見楚云升很香地吃著他送來的餅干,更加地喜上眉梢,暗忖這趟果真沒有來錯,不但挽回了自己和管事大人之間“小小”間隙,還受到了管事大人另眼相看,委以“重任”!
  
  曹正義心中暗自計較,以前在城里從來也沒見過管事大人,既然昨個剛剛被任命,必定是勢單力薄,人生地不熟,應該正是用人之際,巴結上了管事老爺子,就是巴結上了火使大人。
  
  應當再給老爺子加把火,曹正義抱著打鐵乘熱的想法,連忙四下左顧右盼,終于找到他另外準備的一個“寶貝”,急忙拉了進來,訓斥道:“讓你來伺候老爺子的,怎么跑出去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