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261 再見埃德加

開門沖出來的正是剛剛準備沐浴的楚云升。
  
  神域就屁股大的一塊地方,楚云升來來回回就沒見到和聽到過第二個黑人,不是埃德加又會是誰?
  
  雖然不知道這個膽小如鼠的家伙,怎么出現在這里,但楚云升也不能眼睜睜地見死不救,不算要從他嘴里了解譚凝的情況,就說兩人相處也有段時間,起碼也算上一同逃難,初步取得楚云升信任的朋友。
  
  更為重要的是,如果要被燒死的真的是埃德加的話,他敢打賭人在即將喪命的時候,手中卻還有一張天大的王牌,會咬死不說出來!
  
  不要說是埃德加,換做他自己,他也做不到!
  
  命都快沒了,別的都是扯蛋!
  
  “帶我去看看!”楚云升強勢地命令道,他沖出來才意識到露出了上身,不禁眉頭連連皺起,差點殺心都起了。
  
  兩個小伙還在被楚云升渾身的刀痕所震懾,小真已經反應過來,推了推旁邊其中一個小伙道:“還不趕緊帶袁老爺子過去。”
  
  說完,小真進屋將楚云升衣服拿了過來道:“袁老爺子,外面冷。”
  
  楚云升套上衣服,腦袋冷靜地并快速的運轉,如果真得是埃德加,他怎么咬死到現在都不暴露自己?還是他早已招了,但是沒人信?
  
  如果埃德加已經出賣他了,他現在急著去救他,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但是不去又不行!
  
  萬一,埃德加挺死了沒說,雖然這種可能很小,但是很可能這個黑人在抱著最后一線希望自己在最后時刻出來救他,如果現在不去救,埃德加又可能當場在火場上說!
  
  不管怎樣,還是去看看,楚云升沉下心,心道,自己剛才表現出的驚訝絕不能現在就傳出去,否則一旦埃德加已經出賣了,自己就主動暴露了,一切等證實后再說。
  
  “你們三個都跟我去,不準走遠!”楚云升一改之前的客氣的語氣,十分霸道地說道。
  
  那兩個小伙,自然不會反對,只是小真面露為難之色道:“袁老爺子,您看火使大人這邊也得有人伺候著,我能不能不去?”
  
  “不行,都得去,火使大人已經睡了,沒關系。”楚云升堅決道,他必須得將這三人帶在身邊。
  
  這三人具是一愣,他怎么知道火使大人已經睡了?從來沒有任何知道火使大人的行蹤和實際情況的,又或者說知道的人都死了。
  
  “其實我也怕見到那種燒死人的場面……”小真皺了皺眉頭,還是試圖不去。
  
  “見得多了就無所謂了!必須去!走!”楚云升凌然道,不再給任何機會。
  
  ……
  
  烈火城的火刑場并不再城的正中央,而是在西北角,此刻已經是人聲鼎沸,火光沖天。
  
  遠遠地望去,像是已經點著了一般,楚云升心頭一驚,不由得地加快了腳步!
  
  “讓一讓,讓一讓,都瞎了狗眼,快給管事大人躲開!”兩個小伙擠在前面大聲嚷嚷道,別他倆在楚云升和小真面前裝孫子,在外面簡直就是囂張跋扈,能伺候火使大人的,誰敢惹?
  
  “什么管事大人?怎么又多了個名頭?”被推開的人大都認識這兩小伙,不敢得罪,只暗地里竊竊私語道。
  
  楚云升的臨時弄的大殿管事,在烈火城還未傳開,只限個別人知道,是以很多烈火城的人都弄不清楚狀況。
  
  遠遠地,楚云升隔著人群攢動的頭顱,便能看見一個大大的火圈中,豎著三根鐵柱,分別綁著兩男一女,他目力極好,只掃一眼,便能見到中間那人,正是黑人埃德加!
  
  我槽,還真是這廝!楚云升暗罵一聲,人已經擠到前列。
  
  ……
  
  埃德加快絕望了,他不知道為何會走到這步,細想起來,在沒遇到倫農先生之前,他也是如此的糟糕,只有和倫農先生一起的時候,一切才都變得順風順水,無往不利……
  
  他不是不想說出倫農先生就是楚云升,楚云升就是倫農先生。
  
  且不說,說出來有沒有人信,就算信,他現在也不知道楚云升去哪里了?根本找不到人!說了也白說!
  
  何況他現在落在烈火城人的手里,說出來估計他們也不關心,還是死路一條,不說出來,反倒還有那么一線生機,雖然極其渺茫,但是總歸還有,說不準倫農先生就會來救他,如果出賣了倫農先生,不殺他就不錯了!
  
  所以他咬緊牙關,直到被綁在這根柱子上,一個字也沒透露出去,相反,他嘴里的那句“你當剛強壯膽”,已經演變成“倫農先生,您到底在哪兒呢?”
  
  “埃德加,你說有人回來救我們,人呢?我們馬上就要被燒死了!”埃德加右邊一個金發碧眼的年輕男人,用英語向埃德加抱怨道。
  
  “他一會來的,一定會來的!他說過的,前幾天他應該就來了……”埃德加像念著咒語一樣,實際上,他心里根本早就沒底了,早慌了神了。
  
  “死了那心吧,愿主保佑我們早點離開這萬惡的地域吧!”年輕人開始默默地禱告著。
  
  “對不起,埃德加,是我和班德列連累你了,要不然你也不會……”埃德加左邊的一個美麗的白人女孩,愧疚地說道。
  
  “朵芮,不怪你們,是我沒按照他的指示去做,我沒有忍住。”埃德加心里已經懊悔到腸子都青了,但是還能說什么呢。
  
  點著火把的烈火城紅衣戰士一步步逼近他們,埃德加以及另外兩個年輕人,面色慘白,在陽光時代,大概只有在歷史書中才出現過的火燒活人,如今活生生地降臨在他們身上了!
  
  埃德加閉上了眼,他最后一眼看了黑黝黝的天空,如果倫農先生來救他的話,一定是騎著那恐怖的青甲蟲,踩著云彩,從天而降,但是被火光宣紅的天空,什么也沒有,他終于死心了!
  
  等等,怎么還沒有燒起來?
  
  那面目可怕的紅衣戰士爬上來干嘛?難道在死之前還有再凌辱他們嗎?
  
  但那紅衣戰士的一句話,瞬間讓埃德加覺得他是那么的可愛
  
  “黑蛋,你們走狗屎運,知道什么是狗屎運嗎?看你這慫樣估計也不知道!告訴你吧,上頭有話問你們,今晚不燒你們!”
  
  “真的?”埃德加還沒說話,班德列搶著不敢置信地用夾生的漢語說道,連呼吸都變的急促起來,生怕是聽錯了。
  
  “臥槽,能活著還不相信,真是犯賤!”紅衣天行者吐了口吐沫,一刀劃開綁著埃德加的繩子,道。
  
  “GOD!真的……太好了!垛芮,垛芮,我們……”班德列開心地大叫道,卻嘭地遭到紅衣戰士的肘擊道:
  
  “瑪得,你小子活命了,卻害得老子賭輸了半截香腸!還塔瑪的叫個球球!還不快滾下來,跟我去見管事大人!”
  
  ……
  
  楚云升和行刑的奴主交涉的十分簡單,只用了少許食物就換回了三個所謂“奴隸”。
  
  這位奴主還不太清楚楚云升的情況,只看到小真等三人稱呼楚云升為大殿管事,什么來頭也不清楚,還以為是只比小真高一級,對他們奴主來說,再高一級也不過是城主的狗,和他們地位也差不了太多,所以一定要拿食物來買才肯給這個面子。
  
  楚云升也懶得和他墨跡,能用食物解決,他是最樂意看到的,只是這位奴主第二天收到消息,這位大殿管事非同小可,竟然是火使大人親自帶回來并任命的,這才嚇得魂飛魄散,巴巴地一定要把食物送回來,還要賠罪……
  
  ……
  
  埃德加莫名其妙地站在傳說中的火使大殿的一個房間外面,心里實在想不透,那個什么管事要救他們三人做什么?
  
  而此刻,房間里面,也站著三個人,便是那小真以及另外兩個小伙子。
  
  楚云升并沒有急著見埃德加,而是先要恐嚇住這三人。
  
  “我老頭活了一把年紀,有什么直說,我知道雷城主一定給你們關照過什么,但是既然你們在我手下做事,就得明白你們吃的是誰的飯!”楚云升環視了她們三人一周,繼續道:
  
  “整個烈火城吃的都是火使大人的飯!我一把年紀,只管火使大人的起居瑣事,沒什么興趣也沒那個能力摻合城里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們有人,膽敢胡亂講這里的事情說出去,不管是說給誰聽,那都是泄露火使大人的機密!后果你們知道會多嚴重,這個世上沒人能保住你!”
  
  “大家都是聰明人,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楚云升為了最大程度地威懾到這三個普通人,從身后唰地取出斗篷人的長刀,插在地板上。
  
  小真三人臉色頓時大變!
  
  不是因為怕楚云升動手殺了他們,而是這刀,火使大人的刀,怎么可能!怎么會!放在一個人類的手里!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這說明火使大人對袁老爺子的信任已經完全超越了城主!
  
  烈火城中,火使最大,得罪了城主,火使說沒事那就沒事;得罪火使,城主也不敢說半個字!
  
  “出去吧,讓那個黑人進來見我。”楚云升搬了個椅子坐下道。
  
  三人帶著滿腔的震驚,惶恐,不安,退出了房間。
  
  “管事大人讓你進去。”小真迎面走到埃德加面前,心不在焉地說道,她的心急亂……
  
  埃德加詫異地看了這個女孩一樣,推開房門,只見一個老頭,怪異地打量著他。(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