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259 老爺子很眼熟

烈火城,一座結實而又寬大的房子內,三個男人一臉陰霾、沉默地坐在豪華地沙發上,一包拆散的香煙,干癟癟地剩下幾只,零落地斜扒在茶幾上,房間內煙霧繚繞。
  
  “大哥,火使它會不會……?”一個起碼200多斤的大胖子,最先撐不住氣,抖了抖臉上的肥肉,擔憂地說道。
  
  “不會!”烈火城城主雷鳴用力摁下煙頭,兩眼放出精光,斷然喝道,他的左手受了傷,是臨逃的時候,被冰族飛行器的武器所襲,只差一點,這條胳膊就保不住了。
  
  “但是大哥,老三擔心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照眼下的形勢,不管怎樣,火使也該回來了,這萬一吹雪城的人殺過來,咱們可抵擋不住,這好歹也是它的勢力根基。”坐在雷鳴下首的戴著眼鏡的消瘦中年男子,穿著筆挺的衣服,一絲不茍,在這亂世之中,卻倒是鮮有的事情,他撫了撫眼鏡,追加了一句:“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雷鳴默不作聲,手指敲擊著茶幾桌面,半響,方才沉沉道:“不管它出不出事,咱哥仨不能亂!”
  
  老二和老三對視了一眼,轉而看著雷鳴,點了點頭。
  
  “我們兄弟仨人能走到今天,不容易,這世道活著本就艱難,有基有業地活著更難,深一腳淺一腳,沒人知道前面究竟是什么?我們是跟著火使發的家,替火使賣的命做的事,沒了火使,那些被抓來的奴隸立馬就得聯合吹雪城的人造反,咱仨必將死無葬身之地!我們得罪的人太多,連換主子的機會都沒有!”雷鳴異常地冷靜,雙目緊緊地盯住面前的他唯一可以信任的兩人道。
  
  胖子老三還在發愣,戴著眼鏡的老二已經反應過來,驚出一身冷汗道:“大哥,您是要假……”
  
  雷鳴沉沉地點了點頭,打斷老二道:“不錯!烈火城不能沒有火使,誰也沒見過火使的真容,不管是那些奴隸還是臥底,沒人敢拿命來試火使!所以短時間內是安全的。”
  
  “誰來做?”老三終于反應了過來,脫口道。
  
  雷鳴看了他一眼,冷靜道:“還沒走到這步的時候,火使說不定很快就能回來,我這么打算,不過是讓你們有個準備。“
  
  接著,他話鋒一轉,道:“老二,我們兄弟仨中,數你心最細最縝密,挑幾個靠得住的人,重新尋個隱蔽的地方,秘密轉移城中的糧食,咱得做最壞的打算,即便是假扮火使,也只能唬得住一時,唬不住一世。”
  
  “曉得了,大哥,你放心,這是咱的命根子,出不了差錯!”老二嚴肅地點了點,應承道。
  
  “你辦事我放心。”雷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轉頭對胖子老三,訓斥道:“老三,咱哥仨數你最能打,這事出了這門,沒人知道,別人都以為我最厲害,其實你才是哥留的殺手锏,對付冰使當然沒什么用,但對付吹雪城的那些娘們,你就是藏在哥身后的大殺器,你小子別在女人肚皮上給哥把這個秘密泄出去了!”
  
  “大哥,你放心,我雖然渾了點,但在這種大事上,絕不敢誤你!”老三抖動著臉上的肥肉,信誓旦旦地說道。
  
  “不是哥話多,你小子平日里少浪費點精力在女人肚皮上,就說這次偷襲吹雪城,我讓你留守本城,這個可是咱們的根基,你倒好,我和老三死里逃生的從鬼門關里闖回來,找了你半天,居然在女人的床上找到你,這萬一吹雪城乘虛反偷襲烈火城,不就全完了!”雷鳴狠狠地瞪了胖子老三一眼,道。
  
  “小弟知道錯了,大哥,你也知道,小弟就這么點愛好,再說,你說這世道,全毀了,不做做那事情,還能干什么?”老三雖然被雷鳴說成是比他更厲害的天行者,但胖子的心中對這個大哥,總是十分的忌憚,被訓斥之下,竟有些害怕。
  
  “只要咱手里有糧,這女人還不是要多少又多少,要多久有多久,你整天猴急個什么東西?我和你說,老汪帶回來的那些個韓國女星,你可千萬不能動,聽老汪說那是火使碰見過的,還夸了長的好看,這意思說有就有,說沒就沒,但咱誰都能得罪,唯獨這個火使不能!明白嗎?”老二突然插嘴道,他十分擔心他這個急色的三弟給他們捅出一個天大簍子來。
  
  “二哥!這事你都說八百遍了,我承認,我是好色了點,但這腦袋沒漿糊,我心里清楚的很!”老三很不滿地回答道。
  
  “你那是好色?你那是縱……”老二還想說什么,被雷鳴打斷:
  
  “行了老二,我看老三拎的清楚,這事就這么地了,你去忙活吧,老三你也多花點時間把火使教的功法練好了,咱仨凝成一股繩才有得勁,否則就是火使回來了,咱沒實力,它也看不上咱!”
  
  ……
  
  幾個小時后,靜悄悄的烈火城,到處彌漫著緊張的情緒,火使戰敗的消息,不脛而走,傳遍整個城內,許多不滿奴隸制的人開始蠢蠢欲動……
  
  黑暗的天空,依舊昏沉如死去一半,施行臨時禁足的烈火城冷清的街道上,傳來一陣清脆的腳步聲。
  
  它的目的地是一座顯赫的大宅子,里面的一個房間中,此時正傳來男人厚重的喘氣聲以及女人的嬌吟,兩只花白的“肉蟲”瘋狂地糾纏在一起。
  
  “三將軍?三將軍?……”一個小心翼翼的聲音在房間外面,膽膽怯怯地叫道。
  
  “我操尼瑪,沒見老子正辦事嗎?什么事,明兒再說!快滾!遲一步,老子滅了你!”胖子傅旱彪正在肉體興奮的頂尖上,不由得地大怒道。
  
  “三將軍,您就是滅了我,我也得和您說,要不城主就得滅了我啊,這火使大人回來了!城主召你急著去見駕呢!”門外的聲音萬般無奈地答道。
  
  “什么!火使,火使大人回來了!?”傅旱彪心頭一驚,下面關口一個不緊,頓時發射了出來,那胯下的女人長長地呻吟了一聲。
  
  “差來人是這么說,您看?”
  
  “趕緊給老子準備衣服,衣服呢?我操尼瑪,這么大的事情不早點說!”傅旱彪高聲罵道。
  
  ……
  
  當傅旱彪拉拉扯扯,胡亂地扎著衣服,趕到了火使大人的“大殿”,雷鳴以及他的二哥已經陪著火使在說話了,看的出來,他倆一直懸著的心,似是放了下來。
  
  “給火使大人磕頭!”傅旱彪趕緊上前一步,行了一個大禮,這是烈火城的“法制”,面上都得這樣。
  
  “二哥,那人是誰?”火使對其他人一向不聞不理,傅旱彪早已習慣,行完禮,自行主動動退到一邊,努了努嘴,低聲問著老二羅恒深。
  
  “火使大人帶回來的,小心聽著,別亂說話。”羅恒深紋絲未動地說道。
  
  傅旱彪來得遲,聽火使和大哥對話,似乎已經到了尾聲,尾了,火使冷冰冰地丟下一句它要休息去了,轉身朝“大殿”里走,“現場”便只剩下他哥仨以及火使帶回來的那個老頭。
  
  ……
  
  楚云升本是的確想要親自裝扮成斗篷人進入烈火城,但臨行的時候,總覺得不錯,他之前假扮斗篷人,之所以能蒙混過關,除了他過人的武力展現,更為重要的是那些人級別態度,根本無法接近到斗篷人,所以不辨真假,僅靠斗篷戰衣便能取巧。
  
  而現時不同,他不知道烈火城的城主是否還活著,萬一還活著,以此人的身份,必定和斗篷人較為熟悉,不要說斗篷人的聲音,就是身形外樣,他都很容易露出馬腳。
  
  楚云升還不想這么快就被揭破,如果僅僅是救幾個候選人,自然不用這么費勁,他單槍匹馬殺進去,沒有斗篷人的烈火城想來也困不住他,但他現在的目的并不是僅此而已。
  
  他需要利用烈火城的力量和吹雪城抗衡,同時,斗篷人已經被他殺死的消息也無論如何不能讓第三個人知曉,否則吹雪城的白衣冰族便再無一絲忌憚!
  
  因此,楚云升想要控制住烈火城,想要威懾住冰族,就必須讓斗篷人“活著”,且不能讓任何人識破,而唯一的辦法,便是讓冥的分身控制著斗篷人的“尸體”“活著”回來。
  
  這樣既保證了它原聲原型,楚云升也能因此有個合法的身份混在烈火城中,又可以遙控整個烈火城,可謂一舉數得。
  
  否則他自個一會扮斗篷人,一會扮老頭,一會還得扮回他自己,不累死,不出插座,也得整得神經分裂。
  
  好在雖然冥的本體不能離開巨墳太遠,但是只要它本體在巨墳中,它的分身卻可以離開黏液區一段距離,當然楚云升特意試過,并不能過遠,否則分身就會失效,斗篷人立刻重新變回一具干尸。
  
  控制著分身斗篷,一入烈火城,楚云升沒想到竟然碰到一個“熟人”,這人前不久還想著放火燒死自己,原來居然是烈火城的城主,難怪武力高出其他一大截!
  
  小心翼翼地令分身斗篷隨著它原本的性格,冷淡地應付幾句,楚云升趕緊讓它“消失”,所謂言多必失,還是將它隔離開比較好,只要它在城中亮過相,他相信用不了多久,烈火城中的線人便會將情報送回吹雪城。
  
  只是他很奇怪,他和斗篷人廝殺了這么久,為何吹雪城一直未來反擊烈火城?
  
  “老爺子很眼熟啊!”雷鳴恭送分身斗篷離開后,轉過身體,笑盈盈地對著楚云升說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