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55 邊打邊談

如果在今天之前,哪怕是更多的蟲子圍困它,斗篷人也會毫不猶豫地拒絕同人類這種低等生物進行所謂的談判,那是一種恥辱!作為高等文明的物種,絕對是不可能做出這種可笑的事情來,而且它也有足夠的實力和自信能夠沖殺出去,甚至俘虜那個人類也不在話下。
  
  然而現在,它受襲重傷在先,中伏被圍在后,猶如“英雄”落難,偏偏這個人類幾乎對巨墳以及內部的蟲子有著極其完美的控制能力,調動的蟲子數量數不勝數、殺之不盡,攻擊秩序組織井然有序,就連它一族獨特的隱形技術,在這座巨墳里都詭異非常地變得幾乎無所遁形!
  
  因此,當那名竟然盤踞在它頭頂上的人類開口要求談判的時候,高傲的它,猶如受到奇恥大辱一般的情緒,逐步不得不轉變為試圖利用所謂的“談判”尋機滅殺掉這個令它受辱受困的人類。
  
  正所謂各懷鬼胎,一人一斗篷,立刻開始了邊打邊談的階段。
  
  “人類,你想談什么?”斗篷人機械沙啞的聲音,只與之前的那位略有不同。
  
  楚云升一邊加緊運行思訣,一邊拖延時間地緩慢說道:“想必您就是烈火城傳說中的火使大人吧?”
  
  斗篷人火焰細刀斬斷一只金甲蟲的鉗子,操縱著標準的普通話,機械地道:“不錯!”
  
  楚云升強擠出一絲笑容,看來像是善意的摸樣,繼續道:“火使大人,您看,咱倆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今天的事情,我以為完全是一場誤會,您覺得呢?”
  
  斗篷人見這個人類口上說是誤會,但蟲子的攻勢卻絲毫未減,冷冷道:“既然知道是誤會,為何不停下攻擊!?”
  
  只有這個人類一旦停下蟲子的圍攻,它有十足的把握以最快的速度沖上平臺,了結此人的性命。
  
  是以它并未想到這個人類實際上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大概只是想從它這里撈到更多的好處吧。
  
  這些日子以來,它對人類太了解,他們自私貪婪,同時也膽小畏懼,不管是烈火城的人類還是吹雪城的人類,對它除了敬仰與畏懼之外,別無其他,因而它到目前為止都根本沒認為這個人類有能力和膽量要和它拼命。
  
  楚云升緩緩笑道:“火使大人的能力人所共知,由于誤會在先,我已經大大得罪了火使大人的尊貴,如果沒有火使大人承諾的原諒與寬恕,這蟲子一旦停下來,我小命必定不保。”
  
  斗篷人輕哼了一聲,躲過一只青甲蟲的沖擊,依舊高傲道:“我可以答應不殺你!”
  
  楚云升搖了搖頭,語速依舊緩慢道:“火使大人,我的能力遠不如你,但是依照現在情況,恐怕您暫時也殺不了我。”
  
  斗篷人揮刀直劈開那只沖擊下來的青甲蟲,將其一分兩段,冷聲道:“我看你還有多少只蟲子,等本使殺光你的這些低等生物,再來殺你!”
  
  楚云升輕輕笑了笑,吹噓道:“火使大人,我養的蟲子的確不多,但是起碼也夠您殺上一天半天的時間,您是超級高手,自然無所謂,但您的烈火城到時候恐怕已經被吹雪城攻下了吧?”
  
  斗篷人幻化火焰,從再次圍上的群蟲中鉆了出來,不屑道:“無人之人,要來無用,再多也是累贅!”
  
  它嘴上雖這么說,心里想的卻和說的恰恰相反,沒有烈火城的天行者以及普通人類做手腳,它單槍匹馬根本無法和擁有整個吹雪城的冰族抗衡,最重要的是它的任務也因此而無從完成。
  
  楚云升明顯地感覺地感覺到體內融元體的膨脹速度開始逐步放慢,一旦膨脹借宿,向內反彈收縮,便是第三層融元體構建的最后階段,因而壓住蹦蹦直跳的心動,內緊外慢地繼續忽悠道:“火使大人您說的話只怕有些不實吧,那吹雪城的白衣冰使,可是你們的死對頭吧!”
  
  斗篷人剛想說什么,忽地不知道從哪里來的記憶信息,奮力向上飛躍了一段距離,死死地盯住楚云升裹在斗篷里的鎧甲看了一眼,苛苛怪笑道:“本使知道你是誰了!原來是你,摸樣居然都變了,難怪冰族那幫子笨女人連原能石都可以棄之不顧,情愿掀翻整個神域領地也要找到你,你的確有點本事,楚云升!”
  
  楚云升故作驚訝道:“你,你怎么……”
  
  斗篷人冷哼一聲,道:“不要裝了!你披上這身鎧甲的時候,恐怕就不怕我知道了吧!”
  
  它說的不錯,楚云升已經做好將它殺死在巨墳的打算,知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對一個死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說吧,你想得到什么?”斗篷人想起吹雪城尋人那檔子事情,得出這個人類的身份,立刻意識到事情比它想象得要復雜了!
  
  起碼,根據冰族的情報,此人并沒有控制蟲族的能力,相反,據稱,這個人類的自身攻擊能力極為強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冰族對楚云升的極端重視的緣故,斗篷人不知不知覺間,從語氣上竟然連它自己都不敢置信地放低了許多,幾乎將楚云升放在同等物種上,進行真正意義的“談判”。
  
  楚云升自然不知道這個怪物的心里活動,他的精力一分為二,除了全力沖刺三層融元體境界,落在和斗篷人身上的對話已經沒有多少注意力,完全是為了拖延時間,怎么引起斗篷人交談欲望,就怎么說。
  
  “火使大人,我想要什么等會再說,您不覺得很奇怪我為何擁有您們的斗篷嗎?”楚云升不急不慢地刺激著斗篷人的興趣,他相信斗篷人肯定早就好奇這點了,不知為何它一直未曾問起。
  
  此時,楚云升覺得他已經引起了斗篷人的強烈興趣,于是故意放緩了金甲蟲進攻的節奏,這些蟲子現在可都是他的幫手,斗篷人戰力之強,令楚云升瞠目結舌,多死一個蟲子,他都覺得浪費。
  
  當然,平臺下方的空間,楚云升依舊嚴密防守阻攔,他總歸還琢磨不透斗篷人的心性,萬一它一言不發地沖上來,那就不堪設想了。
  
  斗篷人壓力稍減,卻并未驚訝地不屑道:“以你們人類的能力,即便是你,也不可能殺死我的同族,所以你的戰衣從何而來,并不重要。”
  
  楚云升未料到它是這樣的無所興趣的回答,為重新引起它的注意力,防止它突襲,連忙道:“火使大人果真是智慧過人,火使大人一族的能力有目共睹,這件斗篷……戰衣,不過是我乘著混亂,從你們的對頭冰使一族那里偷回來的,誰知道她們追著我不放了。”
  
  斗篷人再次苛苛冷笑道:“楚云升,一件戰衣,還不至于讓冰族如此大動干戈,出動為數不多的飛行器滿世界地搜尋你,不要說謊了,說實話吧,我知道的比你多得多。”
  
  楚云升露出尷尬的摸樣,“佩服”道:“火使大人果然厲害,什么事情都逃脫不了您的眼睛,既然如此,我就如實告訴你吧。”他頓了頓,不放過任何一次的拖延時間的機會,繼續道:“想必你從冰使那邊也知道,我是從金陵城來的,金陵城有什么,您應該最清楚,恐怕您還不知道,反世界入口打開這事已經徹底失敗了,整個金陵城都消失了!”
  
  斗篷人這次真的立刻提起興趣,詫異道:“消失了?”
  
  楚云升很滿意這樣的效果,點頭道:“不錯,是消失了,當時偌大的一座金陵城,只有您的同族和另外一位冰使彈了出來,不知道為了什么原因,兩位打打出手,生死廝殺,當時我正好從城外趕回,親眼見到您的同族被另外一位白衣冰使擊殺。”
  
  斗篷人忽地叫了一聲:“不好!”
  
  楚云升被它嚇了一跳,見它除此之外并無上沖的意圖,這才放下心來,剛要開口,卻被斗篷人打斷:“本使的同族可曾留下什么東西?”
  
  “您聽我慢慢說。”楚云升聞言,暗道這可是它主動送上門的重要籌碼啊,他正發愁沒什么籌碼套出斗篷使用的方法,不成想,它倒主動送上門來了。
  
  雖然他壓根就不知道他殺死的斗篷人還留下過什么東西,當即腦袋邊飛速的運轉起來,制造符合邏輯的謊話。
  
  “情況是這樣的,您也知道,我們人類十分羨慕您的戰衣,當白衣冰使殺死您的同族后,我一直躲在不遠的地方,控制一直能夠鉆地的金甲蟲,將您同伴的尸體從地下搶了過來,當時我的目的不過是想得到一套戰衣,卻不料白衣冰使對我窮追不放,后來我才知道,原來她追的不是戰衣,而是……”楚云升咽了一口吐沫道。
  
  斗篷人對楚云升伎倆已經有點不耐煩了,斷聲道:“是什么?”
  
  楚云升故意露出茫然的表情,道:“我也不能太確定,大概是和反世界的資料有關吧,您剛才這么一說,倒是很有可能了,可能白衣冰使以為您的同族將反世界入口的資料和情報放在身上,這么一想就對了,我說怎么她們一直不放過我呢?”
  
  斗篷人劈開還敢沖上來的金甲蟲頭,默不作聲,思索了片刻,沉聲道:“東西呢?”
  
  楚云升立刻換上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道:“火使大人,我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東西,不過您的同族所有物件,我一個沒扔,全保存著,我想應該有您想要的東西。不過……”
  
  斗篷人冷聲直截了當說道:“說,你需要什么?權力,食物,還是女人?以你的能力,只要順從我族,我可以讓你現在就坐上烈火城城主的位子!”
  
  楚云升露出“貪婪”的眼光道:“冰使大人,您知道我們人類的處境,食物是肯定需要,不過,這個亂世,我最想要的是實力!”
  
  斗篷人高傲地說道:“楚云升,你很聰明,你想學我族的技術和能力?”
  
  楚云升點了點頭道:“我可以把它的東西除了這套戰衣外,全部交給你,條件是您要教會我如何使用這套戰衣,以及您們那種幻化成火焰甚至隱形的本領,如何?”(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