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254 臨戰突破

楚云升隨著斗篷人甫一踏入黏液區的時候,便主動地聯系上被封印的幼體珉,讓它控制所在自己的巨墳將它隱藏起來,以防止在圍殺斗篷人的時候,誤傷到還十分脆弱的它。
  
  幼體珉終究還沒有成形,所能控制的范圍,不出巨墳體外半步,因而對于巨墳外的蟲子大軍,無論是楚云升還是幼體珉都無法實際操縱和控制,否則當初,楚云升捕捉幼體珉的時候,根本毫無機會,只能逃命。
  
  但直接控制的辦法沒有,不等于沒有間接控制蟲子的方法,媒介就是巨墳。
  
  巨墳擁有發出召喚蟲子大軍前來保護和協作的信息的能力,楚云升親身感受過好機回,而巨墳同時又受到幼體珉的控制,通過巨墳為中介跳板,楚云升再通過控制幼體珉召集群蟲。
  
  不過,受到巨墳功能的限制,這種媒介控制,只能召喚蟲子大軍前來幼體珉所在的巨墳,進行協戰保護,無法做到控制蟲子去攻擊外面的敵人。
  
  這也是楚云升必須且只能將斗篷人引入珉所在的巨墳的唯一原因,否則的話,他寧愿將戰場放在其他兩座巨墳之中,也不愿在自己辛苦構建的老巢中廝殺。
  
  斗篷人,即便受了傷,它的戰斗力楚云升亦是不敢小覷。
  
  更何況,它的手里,還拿著神域的武器,威力與作用,他一無所知。
  
  但只要能將它殺死在這里,且不傷到幼體珉,哪怕賠上整整一座巨墳,楚云升都可以強行忍受,萬不得已就給幼體珉換“房子”,外面起碼還有兩座巨墳可以做備用。
  
  當然這是楚云升的最壞打算,實際上他可舍不得自己安排好的老巢被毀于一旦,況且這座巨墳是三座中最大最成熟的一座,幼體珉若是換“房子”,成長的速度以及黏液產量將大大下降,完全不利于楚云升急于擺脫神域范圍的當前狀況。
  
  因而,在他的控制下,楚云升不停地通過幼體珉,催促巨墳源源不斷地召集數不清的蟲子涌向這座巨墳。
  
  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地下鉆的;青甲蟲,赤甲蟲,金甲蟲;只要是蟲子,楚云升一律照單全收,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要令斗篷人最大程度在蟲子身上消耗掉體力,以便他自己發動最后一殺!
  
  然而,事情并非如同楚云升想象的那么簡單,僅靠蟲子堆積就能封死斗篷人。
  
  蟲子進入巨墳內部后,便直接受到幼體珉的控制,在楚云升的遙控下,有組織地圍堵著四處撞擊,試圖突圍的斗篷人。
  
  但斗篷人的確甚為厲害,它每劃出一道烈焰長刀,便能收繳幾只赤甲蟲的性命,也只有金甲蟲在它面前才能抵擋住一陣子。
  
  更為令楚云升傷腦筋的是,它周身似乎有著和上次斗篷人不同的防護層,低等級的赤甲蟲,幾乎都無法攻破靠近。
  
  楚云升站在巨墳腔體內的上方,一邊以最快的速度汲取這幾日巨墳生產出的催生黏液,一邊緊張地看著斗篷人一會被蟲子淹沒,一會又從蟲堆里面鉆了出來。
  
  巨墳的腔體肉壁,已經被楚云升調令青甲蟲和巨墳管道加厚了整整一層,斗篷人屢次施展“幻火”以及“隱身”的本領,試圖和當初楚云升一樣,破壁而出。
  
  但每次都被死死鎖住它的元氣波動的楚云升,控制著無處不在的管道觸手,將它牢牢纏住,拖回巨墳底部。
  
  這正是楚云升唯一能夠克制斗篷人這個種族的最大的優勢地方,無論它們怎么變化,元氣波動楚云升最為敏感,很快便能發現它的所在,對楚云升而言,它們幾乎無所遁形。
  
  廝殺的聲音,幾乎充斥著整個巨墳,噪亂不安,紛紛擾擾,到后來,進來的蟲子實在是太多了,楚云升只能通過鎖定斗篷人的元氣波動來感知它的位置。
  
  另外一邊,楚云升原本是本著擔心斗篷人垂死掙扎、魚死網破,巨墳將毀于一旦的想法,著急將這幾日巨墳按照他的安排,大量產出的催生黏液汲取出來,以免遭殃浪費。
  
  但當他親眼目睹斗篷人強悍的防護能力后,不得不更改計劃,以斗篷人現在的防御能力,自己即便連發戰技“千軍辟易”,都可能刺它不死,當初自己以“千軍辟易”刺擊白衣女人的時候,也只是令它輕傷而已,而他曾殺死過的那名斗篷人更是在白衣女人的全力協助下,才得以成功。
  
  現在眼前的這個斗篷人,顯然比上次那個更為厲害,楚云升不知道它的這種變態的防護空間是不是和神域得來的東西有關,但有一點他很清楚,如果不馬上突破到二元天第三層的境界,不用劍戰技的第一劍式,可能他今天真的無法將這個異族殺死在這里!
  
  一旦它逃脫,神域又不能定位異族的位置,以后他將直接面對恢復傷勢后的斗篷人神出鬼沒的突然襲擊,以他現在的能力,敗多勝少,除非永遠不出巨墳半步,又或者當它傷勢痊愈后,躲在巨墳中都不安全。
  
  所以今天他不管用什么辦法,都必須要將斗篷人徹底了在這里!
  
  臨陣磨槍,楚云升之前也干過,實在是很多的事情,總是超出他預料和控制的范圍,不行也得行,生死大事,他從不敢掉以輕心。
  
  壓制住心頭上緊張,望著地下埋埋冒冒的斗篷人,楚云升強行鎮定心緒,坐在他之前構造好的平臺上,瘋狂地汲取催生黏液大舉進入體內,隨著古書思訣的運轉,融元體的構建以明顯加速的速度擴張。
  
  隨著而來的便是神經系統對這種加速構建改造的強烈不適反應,一道道疼痛、膨脹、扭曲甚至是發癢的感覺,如電光火石一樣傳輸到楚云升的大腦中。
  
  在渡江炸墳的時候,他也曾經有過一次這樣的類似的感覺,不同的是,那次他違反身體的極限,以身體不可承受的速度制元符,最終導致整個融元體近乎在崩潰的邊緣,差點死在了哪里。
  
  也正幸虧有了那次的用瀕臨死亡換回來的經歷,如今楚云升稍有了經驗,一直穩住心神,將這種層層推進的緊張度,壓制在可控范圍之內,否則不要說沖擊三層融元體去擊殺斗篷了,自己說不定就把自己整死在這了。
  
  此刻,巨墳腔體下部的死亡的赤甲蟲已經堆積如山,斗篷人頑強地站在尸山上,繼續揮擊著它的火焰長刀,經過無數次被楚云升攔截,它已經不再徒勞地試圖隱身破壁了,改為向楚云升所在位置發動沖擊。
  
  它不相信一個人類天行者能夠強到超越它的程度,控制蟲子可能不過是人類覺醒進化產生的一種怪胎能力,這種能力越強,往往說明控制者本體的戰斗越弱。
  
  所以,只要它一刀砍了這個人類天行者,蟲子的一切瘋狂,必將安靜下來,雖然殺了這么有價值的人類實在可惜,但和自己的性命比起來,已經顧上不上那么多了。
  
  所以,當它頂著呼嘯沖擊的飛蟲襲殺撞擊,一次又一次地幾乎接近楚云升所在的位置,當它看見楚云升安靜地坐在平臺上,而一點都沒有親自參與對自己的攻擊,更加肯定了它之前的判斷,這個人類強項應該只在控制蟲子,本體一定很弱!
  
  因此,它將全部的力量集中在接近并攻擊楚云升的身上,不斷是試圖突破上去,殺了那個人類……
  
  終于,它抓住一次管道攻擊的機會,隨著管道收縮,避開無數的阻攔,尋到一個千載難逢的空擋,騰空而越,沖了上去!
  
  啪……啪!啪!……啪!
  
  清脆的四聲,火一樣鞭子,毫不留情地鞭打在斗篷人火球一樣籠罩的身體上。
  
  強悍的能量激蕩,差點將一只安然不動的楚云升掀翻了過去。
  
  而剛剛沖上的斗篷人直接被鞭打了下去,隨著而來的管道,立刻纏住它,飛快地又將它拖了下去。
  
  兩只紫炎魔蟲,赫然矗立在楚云升的兩邊,斗篷人改變了戰斗策略,楚云升已經發現,除了加強空中阻攔,兩只紫炎魔蟲是他最后的“衛士”。
  
  好在紫炎魔蟲未叫楚云升失望,雖然真正單打獨斗起來,紫炎魔蟲肯定不是斗篷人的對手,但在這里,紫炎魔蟲對歷經千辛萬苦才沖上來的斗篷人以逸待勞,發動攻擊,令它措手不及,堪堪將斗篷人又殺了回去。
  
  而此刻,三層融元體的境界還在不斷沖擊,楚云升需要的時間,如果再讓斗篷人沖上來幾次,自己只能落荒而逃,他必須想辦法繼續拖延時間,等到突破完成,一舉擊殺它。
  
  這時,比起赤甲蟲青甲蟲而言,行動遲緩的大量金甲蟲終于陸續趕到,圍困斗篷人的主力,立刻從赤甲蟲群身上轉交到金甲蟲身上。
  
  斗篷人的突圍難度系數頓時大大增加,它也已經開始發覺自己的處境越來越不妙了。
  
  楚云升乘著這個時機,讓幼體珉盡量壓制蟲子嘶鳴,忽然大聲道:“喂,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談談了。”
  
  除了乘機用談判來拖延時間,更重要的是,楚云升也想碰碰運氣,看看是否能從斗篷人的嘴里套出一些關于斗篷使用的方法之類的情報。
  
  斗篷人聞言,猛地一愣,雖然他聽得懂人類語言,也會說,但從來沒有一個人類敢和它談條件,這恐怕是它遇到的第一個!(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