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253 圍堵斗篷

很快楚云升便知道了斗篷人直奔黏液區的目的了。
  
  它受了重傷!似乎急需催化黏液!它正至奔巨墳……
  
  不知道一直躲在壁壘中的白衣異族,最后是使用了什么辦法通過偷襲而一舉重創了它,總之,它目前的情況非常的糟糕,糟糕到楚云升都能感覺得它的不斷虛弱。
  
  對楚云升來說,它傷勢越重、情況越糟糕,反倒是愈加地有利于他,他求之不得。
  
  因而現在,他反顯得更加地鎮定,已不再急著準備動手偷襲,相反他躲在斗篷里,跟隨斗篷人的行動,慢慢地發覺了一些斗篷使用的敲門。
  
  起碼,一進入黏液區,斗篷人的周身斗篷不知道是如何搗鼓的,仿佛像是活了過來一般,一道道能量波紋傾瀉而下,將它的氣息,以及被裹在里面的楚云升的氣息,全部遮掩的滴水不漏!
  
  如果這里有成熟的珉存在,也許還可能發現斗篷人的“侵入”,但這里除了之前被楚云升封印的幼體珉,其他蟲子甚至包括紫炎魔蟲可能都無法發現它一路高速飛過。
  
  楚云升的物納符里也藏有一套斗篷,但他不會使用,除了在危機時刻,披在身上以增加速度和防護能力,幾乎是一堆廢物,根本沒有能夠發揮它真正的作用。
  
  如何正確使用斗篷蓑衣,斗篷人自然不會告訴自己,楚云升自知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在斗篷里仔細體察斗篷上的能量運動。
  
  他修煉古書前輩的獨特功法,最顯著的特點,便是對能量或者說是元氣的波動極為敏感。
  
  再結合上古書上講述的能量運用法則以及規律的基本原理,隨著斗篷人的不斷運用斗篷,他似乎漸漸地摸著了一點門道,當然也是僅此而已,畢竟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物品。
  
  但此刻,斗篷人似乎并不知道它攜帶的這個人類,在如此命懸一線的時刻,竟然還敢“偷師”,它只是臨時覺得這個人類老頭有點研究價值,才將楚云升擄掠至此,實際上從未想過這個半死不活的老頭還能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來。
  
  它很快帶著楚云升從巨墳的管道鉆入了內部,這座巨墳并不大,珉也不在這里,斗篷人十分熟練地將催生黏液的管道拔了出來,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很快吸取了大量的催生黏液。
  
  催生黏液對斗篷人的傷勢恢復似乎有著非常明顯的療效,很快便能見到它傷口的“血液”流逝速度逐漸變小。
  
  見此,楚云升不由得暗暗心急,決不能讓它在第一座巨墳便恢復了實力,否則他不知道,即便聯合蟲族大軍,是否能夠將它徹底殺死在這里。
  
  讓它逃出去,便有著無窮無盡的麻煩。
  
  巨墳是具備自我保護的警覺意識的,當初楚云升斷取催生黏液管道的時候,巨墳便能夠本能的反擊,但是斗篷人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遲緩或者說是迷惑了巨墳的反應,大量的催生黏液順著管道,汩汩地流向斗篷人手心……
  
  此時,楚云升已經被斗篷人丟在了一邊,躺在滿是黏液的巨墳腔體內,珉的幼體還小,無法控制這座非本體所在其他巨墳,想要打斷斗篷人,并將它引入到珉所在巨墳之中,必須另想辦法。
  
  斗篷人的傷勢正在一點一滴地恢復,急切之中,楚云升乘著斗篷人聳立在管道上專心療傷,翻了個身,從物納符中快速取出千辟劍,對著身下巨墳的腔體,直刺下去。
  
  為確保巨墳做出反應,并順勢劃拉開一道長長的口子,當劍身快出巨墳肉壁的剎那間,瞬間收回千辟劍,仿佛他什么也沒做一樣。
  
  頓時,巨墳微微顫動一下,無數的管道立即從空中飛舞出來,直逼楚云升和斗篷人所在的位置。
  
  但實際上,這些管道的目標只是楚云升而已,斗篷人并不知道。
  
  當攻擊性管道鋪天蓋地的傾瀉下來的時候,斗篷人大概以為自己和那個人類被發覺了,咕嚕了一聲,立刻行動,絲毫沒有半點停滯,一把提起楚云升,以極高的速度,在原路管道尚未完全保護性封閉前,沖了出去。
  
  從在這點上,以及剛才斗篷人進入巨墳的熟練程度上,可以看出它比楚云升有經驗地多,當初楚云升探索珉所在的巨墳時,沒能這么快的反應順著即將關閉的管道退出來,而最終選擇了最為激烈和兇險的向上突圍。
  
  斗篷人帶著楚云升火一般速度沖出了巨墳管道,此時,外面的蟲子大量的圍聚而來,氣勢洶洶,楚云升十分配合的小心地不停地釋放出本體元氣,以吸引它們。
  
  孫教授曾說過,蟲子不只是靠視覺器官來察覺敵人的,它們更有著獨特的其他重要器官,對其他生物的能量和氣息十分敏銳。
  
  很快,斗篷人依能感覺到外面的蟲子應該是發現它懷中的人類了,但它并不在意這些蟲子,以它的速度和力量,逃脫這些低等生物,即便有傷在身,也并不是什么難事。
  
  它如蜻蜓點水一般,踩著蟲子高昂起的頭顱,迅速沖向正中間位置的那座最大的巨墳!
  
  那正是楚云升的墳本營。
  
  嗖一聲。
  
  火紅的斗篷轉眼間便消失在巨墳的通道口,以及它的氣息。
  
  斗篷人還需要大量的催生黏液恢復傷勢,稍后它要立即趕回烈火城,順帶將這個年老的人類天行者進行解剖分析,它還是第一次碰到人類天行者能夠安然無恙地抵抗它的護身烈焰。
  
  即便這個人類老頭給它帶來不大不小的麻煩,他身上的人類氣息吸引了蟲子們的注意,但它并不十分在意,對它來說這不過是小麻煩,而人類進化的速度和程度才是它比較關心的地方。
  
  然而,當它剛剛邁入2號巨墳腔體后,便明顯地覺察到不同尋常的異樣,以它對巨墳內部運作情況的了解,2號巨墳似乎出了什么問題?
  
  但它幾乎沒有任何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異狀接連發生,它身后的蟲子并沒有因為它鉆入巨墳、氣息消失而散去,相反,竟然詭異地不斷地從外面蜂擁而入,仿佛像是從袋子中傾瀉出的大米一樣,鋪天蓋地。
  
  與此同時,巨墳上方的開口,同樣黑壓壓地出現大量擁擠不堪地飛蟲,嘶鳴著刺穿耳膜的鳴叫,筆直而下,聲勢浩大!
  
  斗篷人心中略疑:如此大規模的陣勢,難道在這么短時間內,“智慧體”成型了?
  
  它被困在黃山區域很久了,對黏液之地的狀況十分了解,和觀察人類一樣,它同樣一直在觀察蟲子的世界,包括“智慧體”的狀況。
  
  不久前,它便發現2號巨墳中“智慧體”的出現,黃山區域的黏液區范圍不大,蟲子的實力也不強,是個極為難得的觀察蟲子社會結構的機會,因而它并沒有立刻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但現在情況似是脫離了原本的軌道,“智慧體”的成長速度像是發生了跳躍性的變化,已經能夠如此敏銳地發現自己。
  
  此刻,它已經不再認為這些鋪天蓋地圍堵它的蟲子,是沖著懷中的人類而來,很明顯已經是沖著它來的了。
  
  如果它未曾受傷,這些蟲子自然阻攔不了自己帶走這個人類老頭,而現在,如果再帶著一個人類,沖出蟲圍的難度大大增大。
  
  只是一瞬間,斗篷人便迅速選擇好拋棄楚云升的決定,雖然十分可惜,這個人類的身體變換也是極為難得的研究標本,但此刻自身安全最為重要。
  
  它的速度之快,幾乎讓剛準備動手偷襲的楚云升來不及反應,便被它一頭拋向了來勢洶洶的蟲子大軍。
  
  但一下刻,令斗篷人這個一直以來都處變不驚,波瀾不興的異族人,終于大吃了一驚!
  
  空中翻滾的人類老頭,幾乎就在同時瞬間周身奇異地出現威猛地戰甲,手擎利劍的樣子,嘭地一聲砸在蟲群中。
  
  若僅僅是如此,它倒也不會如此驚奇。
  
  怪異的是,洶涌澎湃的蟲子大軍,竟然無視這個人類的存在,滾滾蟲流居然自動從他身邊分開成兩股,繞道而行!
  
  斗篷人一時之間忽然變得難以接受了,如果說現在出現在它眼前的是另外一番場景,比如這個人類以它沒想到的強大力量破蟲而逃,所向披靡,它依能接受下來。
  
  但偏偏是現在這樣的情景,實在是太荒誕了!
  
  一直生死相搏的兩個種族,竟然安然無恙地站在了一起,十分默契!
  
  一向反應敏捷,并蔑視人類的斗篷人,罕見地呆滯了一下……
  
  也就是這么一下的功夫,蟲子已經撲至它的身邊。
  
  就在它要被蟲海淹沒的剎那間,它緊緊盯住楚云升眼睛,如同見到什么最最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人類天行者居然披上了它極為熟悉的斗篷蓑衣,然后輕輕躍上一只“溫順”的飛蟲,如流星一樣,飛向它的頭頂上方……
  
  斗篷人幾乎覺得自己的腦袋快短路了,剎那間,腦袋中涌現出無數種判斷和可能,甚至聯想到這個人類天行者和冰族有關,但最終,它飛快地鎮定下來,忽地有了一種明悟它在人類黃山這片區域,真正的任務也許根本不是神域,更不是蟲子等其他生物,而是眼前這個人!
  
  對就是個人!
  
  斗篷人忽地覺得自己既幸運又倒霉,幸運地是這么一個詭異的人類竟然被自己誤打誤撞發現了,倒霉的是它竟然為了那幾個神域的什么候選人而受傷,弄得它現在幾乎不能再帶走這個竟然可以和蟲子混為一伍的人類。
  
  斗篷人一邊揮動細長的刀鋒,一道道烈焰情地焚燒著膽敢撲殺上來的赤甲蟲,一邊將楚云升的摸樣牢牢地記在心中。
  
  它可以預想到如果這么一個人帶回去,將是多么驚天動地的大事,和這個比起來,神域那攤子的時間,簡直不算什么了!
  
  只是它壓根沒想到,也沒想過,這個人類天行者,正打著是要將它滅殺在這里算盤!(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