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50 紅白之爭

第三島鏈,十六章圖!
  
  楚云升的腦海中急轉之下,猛地出現這么一個東西。
  
  這是一套本體戰技,從神域獲得它以來,他只試運行過一次,尚未來得及運用古書法則對其修改,原本以為除了在神域空間,很難用到這套戰法,此刻卻是再適合不過了。
  
  以自己二元天的境界,即便這套本體戰技威力不大,但解決目前的危機,已是足夠,他不指望憑此能擊殺這位烈火城的天行者,只旨在擊退他,想來不會太難。
  
  楚云升心內這么數念生生,寧回彥的刀鋒已經近在咫尺,刀尖上的烈焰幾乎已經燒到袁期陽的眉尖上。
  
  有神域的戰技,便有神域的身法九章圖的身法,楚云升早在神域中爛熟于心、于形。
  
  如同傳說中的“凌波微步”一般,配合上六甲符的神奇,楚云升身形一晃,依照十六章圖的本體戰技戰法運轉本體元氣,一拳轟擊殺在寧回彥的長刀上。
  
  他沒有異族白衣女人的那般“凝眉一指”截住千辟劍的本事,但他匯聚大量精純的本體元氣戰技拳法,猶如噴射氣流的長龍,霸勁十足。
  
  碰!
  
  長刀蕩起,烈焰齊飛,星光四射。
  
  強勁的氣流掀起楚云升飄散的銀發,如漫天飛絲舞于空中。
  
  這套神域的本體戰技,不適用無屬性的本體元氣,若是由五行天行者施展出來,情況和楚云升略有不同,攻擊力將來自沖擊力好和五行能量本身,效果為雙重疊加。
  
  但誰讓他修煉的是最為純凈的無屬性元氣,只有古書前輩的戰技,才能發揮出無屬性元氣驚天動地的強大威力。
  
  他只能選擇最大化拳力氣流的沖擊能力,因而一進入戰斗狀態,全身便如吹了氣球一般鼓了起來,若是黑人埃德加在此,當真要感嘆楚云升果然成了“超人”形狀了。
  
  寧回彥刺刀一擊被忽然沖開,來不及驚訝陡然冒出來的老頭是何方神圣,許晴舒的冰箭已經奪聲而至,直刺他的心臟命脈!
  
  一旦刺中,則他必死無疑。
  
  令楚云升以及許晴舒都詫異萬分的是,寧回彥命懸一線,千鈞一發之際,竟然能夠轟然地渾身四處冒火,剎那間騰化為一團裊裊的火焰,簡直和楚云升當日殺死的那個斗篷人的技能一摸一樣!
  
  所不同的是,寧回彥的幻化只堅持了甚至半秒鐘都不到的時間,和斗篷人的輕松長時間戰斗,不可同日而語,但就是這致命的半秒鐘,讓他堪堪躲過奪命的一箭!
  
  一箭雖然躲過,但對于寧回彥來說,這一幾乎是“神技”的能力,所消耗的火能量,是不可想象的!
  
  因此,當他幻回人形的那一刻,便抽身就逃,以他目前的狀況,應付一個許晴舒都有困難,再加上一個“猥瑣偷襲”的死老頭,只有絕路一條。
  
  火能天行者的速度或許比不上擁有二次風能覺醒的人,但比起冰能天行者來說,還是有些優勢的。
  
  不過,許晴舒也未追趕,只是邀空放箭,一箭追擊著一箭,寧回彥即便不死,此番逃回去,也定然是重傷不治。
  
  “你是誰?”許晴舒的聲音很冰冷,兩道凜冽的目光緊逼著楚云升眼睛。
  
  “袁紅雪。”楚云升平息下本體元氣,拉著袁期陽依舊是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同剛才銀發飛舞的模樣,完全是一天一地。
  
  “既然是天行者,為何不在城門登記?為什么要混進來!?”許晴舒連連發問道,冰能量四下彌漫,大有一舉將楚云升這個不知來歷,甚至圖謀不軌的老頭鏟殺的勢態。
  
  如今吹雪城中混入大量烈火城的天行者,楚云升的情況也的確可疑之極,只不過,他所圖之事,是無人知曉的。
  
  “我的能力很薄弱,剛才已是鋌而走險、竭盡全力了,人老了,也沒幾天活頭,只想帶著這個孩子過幾日算幾日。”楚云升對許晴舒也并無多少好感,只憑剛才她試圖以犧牲袁期陽的性命來達到殺死寧回彥的謀算,令楚云升多少膈應,他自己雖也不是什么“大好人”,但也從未以無辜不相干的人命為代價,換取自己的目的。
  
  更何況,自己和袁期陽好歹還算是吹雪城的人,算是大營的人。
  
  許晴舒還想說什么,只見城中心位置傳來一聲凌厲刺耳的信號聲,許晴舒臉色大變,看了楚云升一眼,扭頭縱身躍上殘段的墻頭,白衣而去。
  
  楚云升暗道一聲糟糕,光顧著該死的候選人和袁期陽的安全了,余小海的表妹譚凝,以及埃德加還在城中心位置,如果兩方異族加上飛行器,加上大量天行者在那里血戰,那里的危險程度十倍于白衣大營都不止!
  
  “王嬸,麻煩你替我照顧一下小期陽,我出去瞧瞧!”楚云升沒敢將袁期陽交給不知天高地厚一心報仇雪恨的小沙,而是交給看起來更為平和的王嬸。
  
  “袁大爺,這外面怕是亂成一鍋粥了,您老?”王嬸結果袁期陽的小手,忍不住勸到。
  
  楚云升也就是現在袁紅雪,竟然是一個天行者,一院子打雜的普通人,抓破腦袋也沒想到!就是袁期陽也沒想到,一眾人百思不得其解,堂堂一個天行者,為何要屈尊到這里做劈柴這種粗活?
  
  當然最擔心和最害怕的,還是那位大管家孫媽,此刻更是看都不敢看楚云升一眼,雖說她背后有些憑仗,但那些畢竟都是八竿子才能打得著的關系,這老頭要是乘著城中混亂、伺機報復自己,即便自己死了,恐怕也無人能追查得清楚。
  
  “不礙事,這里相對安全一些,你們不要亂走,我一會就回來!”楚云升暗地里將一把普通的手槍放在王嬸的手里,不動神色。
  
  王嬸一驚,差點沒叫出過,她驚的不是手槍本身,而是手槍這種武器,任何在進城的時候,都會被收繳干凈,袁期陽的爺爺是如何藏匿進來的?
  
  楚云升摸了摸袁期陽的小頭,一瞥間,竟然恍惚地返現這個小孩的眼神里帶著某種狂熱,令楚云升差點以為自己是眼花了。
  
  時間緊迫,楚云升來不及細想,人已經跑開一段距離,離開了眾人視野,立刻運用神域九章圖身法,配合六甲符,一路突飛猛進,鼓起的冷風,嘩嘩作響!
  
  吹雪城雖大,但此刻早已混亂,或許對吹雪城的防衛來說,正有計劃的防御,但在楚云升的眼里,有著無數的空當可以鉆取。
  
  城中心位置,另有一座內城,利用土窯燒紙的土磚以及石塊堆砌而成的城墻,白衣天行者同紅衣天行者到處都是,廝殺膠合在一起。
  
  不知道烈火城的火使發了什么神經,如此大舉進攻吹雪城。
  
  不過從目前形勢上看,外圍的這些天行者戰斗中,白衣一方已經開始占據上風,畢竟這里是她們的根據地,事先又有所防備。
  
  很少有人注意到楚云升,一來他一個老頭,即便是天行者,威脅也不大,二來他既非著白衣,也非著紅衣,混亂之中,分屬那方無人知曉。
  
  這么不明不白地,竟然讓他毫發無傷地直插入吹雪城的心臟部位。
  
  半空中,通緝過楚云升的飛行器已經升空應敵,那名周身浴火的斗篷人,居然能夠一邊躲避飛行器猶如激光束一般能量沖擊波的攻擊,一邊死戰一名白衣女人。
  
  下方更是冰火齊飛,各色天行者各展所能,血腥廝殺。
  
  楚云升遠遠地便能看見許晴舒已經掠到一處房頂,搭箭射擊,這所房子下面,所有的吹雪城一方團團圍住,拼死防御,而外圍的紅衣天行者,如潮水一般地發動一波波攻擊。
  
  眾人之中,楚云升很快便發現蔣千沁幾人,但埃德加那么明顯地一個黑人,卻是怎么也看不到。
  
  楚云升鉆入外圍的房屋,圍繞著中心那座大房子,仔細搜尋,哪怕是秦少校都不得而見。
  
  越是著急,越是想不到好的辦法,轉了一圈,楚云升眉頭緊鎖,萬急之中,總算讓他想到一個辦法,進入神域,讓鏡中影人定位候選人的位置,起碼可以讓楚云升首先找到譚凝!
  
  現在還是神域開啟的時間段,楚云升和鏡中影人有協議在先,只要合乎程式規則,進出自由。
  
  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楚云升裝成死尸,很快進入神域,找到鏡中影人,其實候選人的重新定位本就應該在神域關閉不久后,送給楚云升,只是現在來不及了。
  
  “我需要定位十大候選人位置,快!”楚云升開口便道。
  
  “我正有事要找你!”鏡中影人竟幾乎和楚云升同時說道。
  
  “先辦我的事情,再說你的事情!”楚云升擲地有聲地說道。
  
  鏡中影人深邃地看了楚云升一眼,伸手點出一面透明玻璃塊,十大候選人,竟然有一半以上,集中在吹雪城的城中心,正是那些白衣天行者死死保護的大房子。
  
  而譚凝也赫然在其中。
  
  “他們怎么都在這里?”楚云升再笨,也知道這絕非偶然。
  
  鏡中影人嘆了一口氣道:“它們侵入了程式外圍,知道了一些東西,正試圖有計劃地控制它們能夠識別出來的候選人,以達到控制最終天導人的目的。”
  
  “什么狗屁程式!”楚云升粗罵了一聲,指著透明方塊上的全息圖說:“照你這么說,紅衣異族今晚的目的就是掠奪吹雪城中的候選人?”(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