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231 法則修改

難道自己要赤手空拳對付赤甲蟲?
  
  楚云升心頭陣陣發麻,他根本不會任何本體戰技!
  
  長久以來,楚云升的最大弱點于此暴露無遺!必須三元天境界之后,才能修煉本體戰技的楚云升,此時此刻,面對早已曾不放在眼里的單只赤甲蟲,竟束手無策!
  
  望著手里唯一能拿出來的古書,不禁為之氣結,總不能用古書砸死兇猛的赤甲蟲吧!?
  
  既然打不過,楚云升很干脆,試圖直接跳下懸浮山,進而彈出神域空間,他行事的風格一向是小心謹慎,被赤甲蟲吃掉會有什么結果他沒有佐證,但譚凝等人沉睡不醒,顯然和此有關。
  
  不同的,譚凝、卓公子等人有吹雪城的去相救,自己若是沉睡在雪洞里,恐怕直到被怪物吃掉都不會有人知道!
  
  嘭地一聲!
  
  楚云升不但沒有跳出懸浮山臺,反倒被一道薄薄的網格屏蔽罩給震了回來,腦袋正落在赤甲蟲流著黏液的口器之下!
  
  日,楚云升暗罵一聲,沒想到懸浮山臺已被綠色網格狀能量罩鎖死,電光火石之間,豐富的戰斗經驗讓他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凝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雙腿向上提起,從腿到頭,呈順時針翻轉,一舉躍上赤甲蟲的背部。
  
  但赤甲蟲的速度也毫不遜色,在楚云升翻轉的同時,它的利嘴鋒銳地劃過楚云升的腹部至下巴。
  
  楚云升首先感覺到一股鉆心的疼痛,就像身體撕裂一般,但他不敢松手,死死地抓住赤甲蟲的背甲,卻驚訝地發現竟然沒有血流出來!
  
  身體被劃開的部分,破出一道深深的口子,翻滾出來的不是血肉,而是模糊的網線格?
  
  楚云升大吃一驚,這是什么鬼東西?數字生命?玩意自己也就在電影里見過。
  
  不過轉念一想,也能想的通,所謂上古神域,不過是個名稱,可是說它是夢境,也可以按楚云升的想法是精神世界,也可以科技一點,說成是第幾維的空間,同一事物,不同叫法而已,即如天行者,黑暗武士之類。
  
  剛才的一翻動作,除了發現這點以外,楚云升同時也發覺自己的本體元氣和六甲符的能量保護還在,大概也只有它們和古書這個逆天的東西可以跟隨自己進入神域。
  
  六甲符殘留進來的能量作用,只能起到對部分能量攻擊的保護,而空有滿身的本體元氣,卻更是施展不出一招半式,只徒增一些力氣和敏捷罷了!
  
  唯一能起到特殊作用的,便是身體劃開的深溝中,那些破碎而凌亂的網格,在本體元氣的催逼下,極為迅速的歸整恢復,重新相互連接如初。
  
  赤甲蟲被楚云升死死地纏在背上,焦躁不安,幾次試圖將楚云升拋下來,都不得成功,它那知道,楚云升對它的同類幾乎是“老朋友”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它們的任何習慣動作,楚云升都了如指掌。
  
  但這樣相互僵持,終究不是個事,楚云升暗暗著急,殺不死這只赤甲蟲,鐵定就出不去,但自己赤手空拳又如何能夠殺死它,局面仿佛陷入了死性循環。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楚云升遠比他身下的赤甲蟲焦急,他的本體還在雪洞之中,若是此時突然遭遇蟲子怪物的襲擊,他小命必定不保!
  
  赤甲蟲掙扎奮斗了半天,始終無法摔掉背上的人類,大概也是累了,索性也趴在了地上。
  
  它這么一停下來,楚云升才有機會看清平臺地面上詭異的圖案,仔細辨認了半天,才赫然發現居然是能量或者說是元氣的運用圖!
  
  楚云升略略掃過九張圖,小心的調動本體元氣學著圖形中的方法運用一遍,當下便清晰感覺到,這是一套運用能量改變身形速度的運用法則。
  
  雖然楚云升至今未從古書上學得過任何本體戰技,但如果純粹從法則運用的理論本質上來比較,它給楚云升的感覺遠劣質于古書前輩的“先進”理論,好比古書的法則是上品,而它只能算是下品。
  
  當然在楚云升的眼里這算是下品,放在其他天行者眼里,則完全是至寶一樣的的存在!
  
  如此一來,楚云升倒是首先解決了心中的一個疑問,難怪當時烈火城的赤炎機械隊兩道身影向自己進攻時,身法如此敏捷怪異,大概正是從神域中學得習之。
  
  不過一問雖平,一問又起,如此粗淺的修煉法則,楚云升以現在的境界都能夠修煉,為何前輩卻一定要自己到三元天后才修煉古書的本體戰技?
  
  這著實讓他十分疑惑!
  
  前輩一生所學波瀾壯闊,極為駁雜高深,光是符文科技一項,就讓兩個非人類眼紅驚絕!
  
  他一直懷疑前輩所稱“將自己一生所學著成古書”那句話的真正含義,一本古書才多厚?才能寫多少文字?又能畫出多少圖?
  
  如果說前輩一生所學就這一本書,打死自己也不相信,別的不說,至少很多法則的基礎原理,前輩都為了節省篇幅而一概不提及。
  
  因而,古書的整個行文走章,給楚云升的感覺便是以前輩超凡入圣的淵博境界,將其編制成為一本可以讓他在每個層次境界,都能使他技能達到最大化的一種最優且實用的組合配置,就像一本速攻指南!
  
  楚云升照著自己這個推論,倒也勉強能解釋的通,以眼前平臺上圖案所顯示的“粗淺”法則,自己就算練到極致,其身法速度也遠不及速能戰甲帶來的輔戰能力。
  
  可能古書前輩真是基于此作為考慮,在三元天境界前,符文科技所展示出來的強大威力,已遠超任何本體戰技,為節約精力和緊迫的時間,并使得每個層次境界的能力最優化,前輩在有限的古書中,或許就取消了前兩個境界的本體技能的修煉。
  
  要知道,到現在為止,楚云升能學會的技能,也只有劍戰技:千軍辟易,而且僅僅是這一個戰技,楚云升還不能發揮它最大的威力。
  
  所以盡管這九章圖形“下品”歸“下品”,此時此地,對嚴重缺乏本體戰技的楚云升來說,無疑于雪中送炭。
  
  即便是古書前輩,大概也不會算到自己會被困在這種地方,符戰甲一改不能使用,想殺死一只蟲子,那真的是要做夢了。
  
  楚云升正想間,忽見懸浮山蕩蕩一動,環光周掃,圖形逐漸暗淡,他的身下也隨之一空,赤甲蟲已經消失了,但困住他的網格罩卻未收回。
  
  接著“突”地一聲,懸浮山臺的正中央升起一面藍波立方體,近一人高,波紋蕩蕩。
  
  藍波屏上閃爍著一只巴掌大的黃色正方形網格,從黃色方格向外有兩個箭頭,一只繞回來依舊指向自己,另外一只指向下一個正方形網格,不過是灰色的,也不閃爍,像是沒被激活一樣。
  
  楚云升不明白什么意思,等了半天毫無動靜,這里全是圖形,沒有半點文字提示,他只想盡快退出神域,仔細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終于實在忍不住,伸手觸摸藍波屏,剛一按上黃色方格,兩個箭頭便同時亮了起來,楚云升思索了一下,心道,網格罩尚在無法跳臺退出,或許返回的箭頭就是退出神域的選擇,于是輕輕地點了一下。
  
  嘸!
  
  藍波屏立刻向平臺下收回,同時平臺上的圖案罩重新啟動,又一只赤甲蟲出現在楚云升的面前。
  
  我日!楚云升大罵一聲,下意識地照著九章圖形上的身法,移動身軀,快速躲避赤甲蟲迅疾的第一波攻擊。
  
  蟲子一擊不中,滿世界地追著楚云升吐出黏液,若不是有著六甲符的殘留防護,恐怕都不知道被燒成幾個窟窿了!
  
  楚云升既繼承前輩的古書,雖在資質上遜于那些自我覺醒的天行者,但在法則的理解上卻無人能出其右,他甚至在被赤甲蟲追逐的同時,一邊仔細研究九章圖形法則的缺點漏洞,發現一處,則運用古書的知識體系馬上加以進行修正和補充,并立即運用到實戰。
  
  如此幾來幾往,九章圖形的運用法則已經被他改的面目全非,但效果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質變。
  
  加上他與眾不同的無屬性本體元氣,極為充沛,全力調集之下身如飛燕,踩著可反彈的網格罩,在懸浮山臺上上映出一場現實版的“乾坤大挪移”!
  
  他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眼花繚亂,一向以速度得意的赤甲蟲愣是呆在平臺中央,茫然不知所措,它根本判斷不出楚云升的真實位置!
  
  這次時間仿佛過的很快,等到懸浮山平臺再次“突”地一聲,赤甲蟲消失,楚云升驚訝地發現,原本黃色的方塊已經變為淺黃橙色,但另外灰色的依舊毫無變換。
  
  楚云升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淋漓盡致的感覺,能夠將古書的知識學以致用,令他多少有些成就感,他再次按下返回箭頭
  
  這一次,他已經相當的嫻熟,在他目前的知識體系水平下,將九章圖形修改到最大程度,對于他來說,已經是極限。
  
  而赤甲蟲不管是它的身體鉗子,還是唾液,從頭至尾,都始終不能碰到楚云升半根寒毛。
  
  當然如果自己身穿速能戰甲,也可以耗不費力地做到這點,但現在他完全是憑借自己的本體,而非外物,對楚云升來說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了!
  
  這一次結束方格已經變成純橙色,引起了楚云升的好奇,他心中突地冒出一個想法:如果把赤甲蟲殺了,會怎么樣?
  
  剛才的奔跑中,他想到了一個絕妙的創新注意,既然別人的法則能改,為什么自己不能想辦法利用本體元氣憑空畫出攻擊元符!?(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