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230 上古神域

楚云升旨在捉人,后面尚有巨鳥追殺,不敢久戰,八只青甲蟲高速俯沖飛掠,囂張地齊齊噴下烈焰,烈火城組織有素的陣型,瞬間被沖垮。
  
  混亂之中,楚云升令青甲蟲勾上一人,其他所有青甲蟲除了逼近時噴射火焰,全部只掠地而過,毫不戀戰!就像一群飛過地面的轟炸機一樣!
  
  “它們飛走了!”
  
  “奇怪,怎么這么快飛走了?”
  
  “點人數,快!”
  
  “少了一個,田易被蟲子勾走了!”
  
  “我操,快看,原來有斑斕鳥,快躲起來!”
  
  ……
  
  楚云升那管得上他們的混亂,帶著被捉住烈焰城的天行者,一路低空掠地飛行,鉆入起伏不平的山坳之中,收起青甲蟲,將俘虜重重拋落在地上。
  
  “你叫什么名字?”楚云升學著斗篷人古怪的嗓門道,他此刻打扮很怪異,戴上斗篷,披上火紅蓑衣,以及配上細長的刀鋒,背對著被捉來的烈火城天行者。
  
  “謝謝火使大人救命之恩!我叫田易,隸屬赤炎機械隊。”田易被摔得七葷八素,正驚惶不定,一抬頭見到這個背影,當下心中大安,火使大人的實力,別說青甲蟲,就是斑斕鳥也不會放在眼里。
  
  他剛才被弄的暈頭轉向,轉眼就不見了青甲蟲,順理成章地以為是火使大人救了他。
  
  “火使!”楚云升暗罵一聲:“操,就知道這兩座城有古怪,果然有非人類的影子!”
  
  他故意穿著這副摸樣,就是要試試烈火城的天行者認不認識!
  
  這個叫田易的天行者果然沒有防備,脫口就說出了楚云升最想要的情報。
  
  既然烈火城有斗篷人的同黨,他們又和吹雪城不和,照理推斷,吹雪城十有八九肯定是白衣女人的同黨的老巢,自己幸虧沒有貿然進入,否則真的是自投羅網了!
  
  “吹雪城現在有什么動靜?”楚云升還不想立刻殺他,利用火使的身份先能逃出來多少是多少。
  
  “自從火使大人您在上古神域受傷靜養以來,吹雪城的娘們一直咄咄逼人,時時刻刻都在打壓我們,各隊都損失不少。”田易絲毫沒有懷疑到眼前這個人根本不是什么狗P火使。
  
  以他的身份只見過有限幾次火使大人,連訓話動沒資格聽到,根本沒有辨別真假的能力,何況他自以為是火使大人救了他,當然也只有火使大人能夠在瞬間擊退八只奇怪的青甲蟲,自然更無猜忌。
  
  而火使受傷的事情還是聽城主交代的,不過城主說火使大人雖然受了重傷,但從上古神域取得了極為厲害的寶貝,一旦傷勢恢復,就是吹雪城的末日!
  
  上古神域?什么東西?楚云升心中一奇,難道是那個古怪的精神世界?
  
  “上古神域現在的情況如何了?”楚云升知道這話不妥,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田易果然一愣,剛才火使大人詢問吹雪城的動靜,還可以理解為順道的了解,關于神域的情況,那種重要的事情,他老人家應該詢問城主大人才對,怎么會問上了渺小的自己?
  
  難道他老人家看中了自己?要提拔自己了?那豈不是要飛黃騰達了,誰都知道能火使大人指點和幫助的,無論是修煉的門道上還是配給的武器上,都第一流的!
  
  田易竟不由自主地顫栗起來,比剛才被青甲蟲捉住還抖得厲害,被火使大人看中的親信,那將意味著什么?他光是想想都不能自抑!
  
  力量、權利、食物、女人……應有盡有!
  
  “嗯?”楚云升見他半天沒動靜和反應,心里也是沒底,但也不好直接回頭查看,輕哼了一聲,試探試探。
  
  田易打了個激靈,才想起自己光顧著激動了,竟然該死地忘記回答火使大人的問話,若是這么好的一個巴結機會被自己發愣給浪費了,他只怕自己腸子都能悔青了,心中當即打著鼓,忐忑不安地恭敬回答道:“每次神域開啟,城主大人都組織最強人手進入,但得到什么東西,只有城主大人才知道。”
  
  楚云升點了點頭,果然這個精神世界需要一定條件開啟,但他也不能直接問怎么開啟,何時開啟,否則就穿幫了。
  
  “吹雪城還有什么其他的動靜?比如說在找什么人或東西?”楚云升想了想,刻意古怪地點他道,就差直接說明了。
  
  當日金陵城消失,斗篷人被當場擊斃,存活下來的只有他和白衣女人,通緝自己的只有可能是白衣女人一方,斗篷人一方最多只知道對手在通緝一個人類,至于為什么要這么做,肯定不可能知道,白衣女人絕不會那么蠢把自己身懷符文科技的信息告訴對手。
  
  田易想了半天,終于想起一事,這事也沒多久,火使大人果然火使大人,養傷期間都能知道這么多的事情,趕緊答道:“前幾天,有線人回來報告,說吹雪城的確在找一個人類,畫像都掛出來了,報酬極為優厚,就連咱們烈火城的兄弟都動了心!”
  
  楚云升算了算日子,從搜尋他的飛行器離開徐家營鎮,到這里也要不了多長時間,時間上也吻合,不出意外,吹雪城要找的人鐵定是他無疑!
  
  這幫孫子看來是不想放過自己了。
  
  楚云升又不痛不癢地旁敲側擊地問了田易幾個問題,無意中竟然郁悶地得知張戶那個億萬富豪所建立的地下藏糧點,早被這兩個城堡的人瓜分干凈。
  
  難怪當時烈火城摩托隊伍的頭領隨手還能拿出陽光時代的面包,可見張戶這小子,當時藏了多少糧食在地下。
  
  泄露機密的是當地附近的參與建筑的工人,但他們沒能力炸開地下堡壘,只得求助天行者,結果就被公開了,為此烈火城和吹雪城還展開過慘烈的廝殺。
  
  只是不知道張戶的那個小情人最后是得救了,還是死掉了。
  
  “你先回去,我還有事情要辦!”楚云升最后說道。
  
  田易自然不敢問火使大人要辦什么事情,應聲后,恭敬退下,轉身便要離開,心里美滋滋在想這次回去,鐵定要被提拔了!
  
  楚云升一直在聽著他的動靜,待到他轉身那一刻,他飛速拔刀,火焰盡斬,刀過人頭落。
  
  斗篷人的火焰細刀在品質上,的確勝過自己手中的二品千辟劍,但楚云升不會玩刀,也不懂刀戰技,他連劍戰技都沒學好,那有精力再去研究古書上的刀戰技。
  
  “對不起,我不是真正的火使,所以你必須死。”楚云升運刀回鞘,對著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置信的田易人頭,道。
  
  殺人之后,自然是毀尸滅跡。
  
  楚云升將尸體和人頭堆放在一起,取出烈焰槍,正要扣動扳機,將其焚燒為灰燼,心中驀然地掀起一股邪念:為何不把田易的腦袋讓青甲蟲吃掉?反正也沒人知道!
  
  這股邪念來得快,去的也快,楚云升驚出一身冷汗,殺人沒什么了不起,他已經殺過很多了,但是吃人,打死他也不會干!那是禽獸和人類的分界線。
  
  雖然那是青甲蟲在吃,但他總感覺像是自己在吃一樣!
  
  那怪古人說要慎獨、慎獨!雖然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從來都遠不算什么君子,但當一個人身處無人看得見聽到的地方,做什么事,總會想反正也沒人知道,怕什么?于是各種念頭都會紛紛冒出來……
  
  楚云升是怕自己會崩潰,會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
  
  轟!
  
  元氣彈迅猛點燃田易的尸體,扭曲燃燒著肉體,空氣中彌漫著焦糊的味道,但很快,就盡成灰燼。
  
  楚云升揚起飛雪吹撒尸灰,揭下斗篷蓑衣,披上雪白的賓館床單,深一腳淺一腳地向山坳深處移動,邊走邊用枯枝抹去身后的蹤跡。
  
  他尋找到一處狹小的山洞作為藏身之地,洞口以石塊大雪作為遮蔽,如今,兩個自己和兩個非人類同黨同困一隅,三方都近在咫尺,當務之急,當早日突破融元體三層,開啟劍戰技千軍辟易的第一式。
  
  而困住他的只能是那個所謂的上古神域,一切答案自然只能等進入神域后,再作尋找。
  
  單調機械的修煉,毫無樂趣可言,吃了煉,練了睡,如同機械人一般,有的只是精神上的枯燥折磨。
  
  約莫七日后,沒有一絲朕兆地,楚云升忽地返現自己再一次地進入了那個精神世界,或者現在應當說是上古神域。
  
  他的腳下還是那方懸空的石塊,“渡石”依舊來回飛巡,通天巨柱上的光芒體依舊閃閃撒光。
  
  一切都仿佛沒有任何變換。
  
  他迅速地掃視四方,也許空間過于遼闊,還是沒有發現其他人的存在。
  
  此時渡石已經靠到他的腳下,楚云升略一猶豫,在渡石即將飛離的瞬間,跳了上去,想要離開懸浮山范圍,終究還是一探上古神域的秘密。
  
  雖然他并不愿意這么做。
  
  渡石飛到一半,和沒載人的時候不同,忽然迅速翻轉,好在楚云升聽過那些學生的經歷,早已牢牢抱住渡石,險險未必摔下。
  
  一旦被摔出去,自然就是被彈出上古神域,大部分學生都是在這里猝不及防被驅除出了神域。
  
  翻轉之后,渡石不再有其他動作,安然停靠在大約有半個籃球場那么大的懸浮山平臺上。
  
  他剛踏上懸浮山平臺,就見平臺上幻化出許多圖案,他還未看清到底畫得是什么,懸浮山又是一顫,一只赤甲蟲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赫然出現在平臺上,直勾勾地看著他。
  
  楚云升暗道,要殺了它才能過去嗎?一只赤甲蟲,早已不是他的對手,他伸手一揮試圖取出烈焰槍,只要一槍,這只赤甲蟲就得魂飛魄散。
  
  但剎那間,魂飛魄散的是他,而不是赤甲蟲,他取不出烈焰槍了!
  
  此時,赤甲蟲開始發動進攻,楚云升急切之中,接連試著取出千辟劍、戰甲、封獸符,竟然都一一全部失敗!
  
  ******
  
  今天看了書評,情節方面大家不用擔心和著急,飄火寫的每個配角都是用的,高潮將在懸浮山這段出現,另外本書中的末日發生后,人類未來主線也會在這段清晰。(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