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223 不識抬舉

“這么說,這個女人已經有所覺察了。”聽完埃德加回來的回報,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道。
  
  “我想她只是好奇而已,應該不會想的那么深。”埃德加猶豫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那么深”是什么,兩人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捅破而已。
  
  楚云升思索了一下,笑了笑,拍著埃德加的胳膊道:“是我剛才在面前表現的太強勢了。”
  
  埃德加知道經過飛行器那件事后,楚云升明顯對他信任度大為提高,以前兩人也說不上幾句話,他只負責做飯放哨之類的芥末小事,楚云升也從不和他商量什么,有什么事情直接交代他。
  
  現在他多少有了那么一點融入了倫農先生的世界的感覺。
  
  當然,他毫不懷疑如果他當時做出的是另外一種決定的話,以倫農先生可怕的速度和實力,現在自己大概早已橫尸街頭了。
  
  楚云升左思右想,還是以保命為上,他不會相信白衣女人那些非人類的鬼話,落在它們手里,有死無生。
  
  當日斗篷人拼死不顧只想捉住他,無非是試圖得到他施展出的符文科技,而符文科技不過是古書前輩所學之一,因此而再牽出古書,他想不死都難。
  
  即便它們不殺自己,失去古書這個他賴以生存的根本,對于不夠天資覺醒的他來說,遲早也是個死。
  
  楚云升一向很少去做故意隱瞞自己實力那種無用的事情,最多留一兩個出其不意的殺手锏,譬如封獸符,從申城逃難,到迷霧之城,再到金陵城,最后到蕪城的寨子,他一向如此,總是顯示出強大的武力。
  
  他沒那個心思和精力去偽裝,生生死死還顧不過來,花心思裝來裝去,只能死的更快。
  
  但現在大敵當前,非人類都出動了飛行器滿世界地找他,一個白衣女人就夠自己受得了,如果飛行器跳下兩個白衣,他也用不打了,直接束手就擒吧。
  
  因此,眼下他沒有十足的把握和它們對抗,即便自己不想做縮頭烏龜也得做!保住古書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個P.
  
  “這樣,和她們明說我是軍方的高級軍官,你是以天行者的身份和我、秦少校合作去找有部隊基地,尋求軍方庇護。不過正規的軍人我也裝不像,就說是秦少校那個特殊部門的人,反正有秦奇英這個貨真價實的在,也穿不了幫,她們也就沒那么多的好奇了。”楚云升權衡再三,費盡心思的說道。
  
  他倒是想先找個地方先躲起來,等實力足夠了和它們對抗再出來。
  
  但一來金陵城已經消失近三個月了,是生是死他一概不知,心急如焚;
  
  二來如果在前輩所說的天外邪魔來之前,不盡快搞定他留下的遺產,靠自己的修煉速度,前輩都說是死路一條了;
  
  最后,他根本不知道非人類在地球上的總體實力如何,有多少飛行器?像白衣女人和斗篷人那種戰斗力的非人類還有多少?會不會還有比它們兩個更加厲害的家伙?自己躲起來閉門造車,完全沒有衡量的標準,就算躲上十年,誰知道是不是它們的對手?
  
  所以不管怎么樣,他都必須上路,躲起來就是十死無生,冒險上路,起碼是九死一生!
  
  只要有一線生機他都要拼一拼,拿到前輩留下的寶物,對抗起“通緝”他的非人類也大有幫助,指不定前輩還給他留了一個先進的飛行器呢,要知道前輩那些東西是對付天外邪魔的利器,應當不是這些非人類可以應付得了的。
  
  “需要和先和秦少校溝通一下嗎?”埃德加點了點道。
  
  “不用,這女人聰明程度起碼是我倆個的十倍,你當著她的面告訴那些人就行了,她一聽就懂。”楚云升搖了搖頭,又道:“我們三人面上還是以你為主,畢竟在她們眼里你是天行者,車廂后面的那個床也不用替我單獨留了,省得解釋起來又麻煩,我和她們擠一擠吧。”
  
  “您放心,這次我一定會處理好的。”埃德加想起剛才的混亂,就覺得慚愧。
  
  “你先去吧,等會我在車貨箱里給你放一套防具,明天出發的時候穿上,你是普通人,冒充天行者還是很危險的。”楚云升打算乘著還有點時間,再給他制一張二階的六甲符,并用金甲蟲的甲殼,削成前后兩塊胸甲,用蟲子韌筋連接,讓埃德加披上,好歹也能起點防護作用。
  
  著倒不是他臨時想出來的,這個學生隊伍中,就有天行者制作了這種造型的胸甲,像模像樣。
  
  ******
  
  C型房車不如A型的寬敞和奢華,但勝在靈活輕便,沒有那么多的臃腫和沉重,用來在末日時代生存或者逃亡,再適合不過了。
  
  黑暗時代的氣溫很低,到處都是天寒地凍,房車上本是有制暖的空調的,但汽油極為珍貴,楚云升一滴都不舍得浪費,埃德加用他儲備的液化氣做飯,都讓他心疼不已,不要說至關重要的汽油了。
  
  不過,楚云升有別的方法取得同樣的效果,從蕪城出發的時候,他便將火焰幻鳥的火種剩下的最后殘片,用赤甲蟲的甲殼裹起來,放在車內,去除封印符,揮揮散發出煊暖的熱量。
  
  因此在楚云升的這輛房車里,即便不蓋上被子,也冷不到那里去,學生進來不久后,便紛紛脫掉厚重無比的外衣,一來節約車內空間,二來那些衣服上的味道實在刺鼻不可聞。
  
  楚云升上車的時候,已經是半夜時分,房車上已經塞的滿滿當當,女孩們稍多,大都被安排在床上,男生少一些則坐在車底板和駕駛室,好在里面不冷,下面又有楚云升從酒店拿回來的大量白色被褥墊著,像鋪了一層棉被地毯一樣,坐上去還是挺舒服的。
  
  估計埃德加已經和她們已經交代過了,一上車就有人招呼他:“杜少校,這邊,這邊,給您留好位置了。”
  
  楚云升在想化名的時候,沒來由地想起杜岐山,于是讓埃德加給自己編了一個杜倫農的普通名字。
  
  學生很多,除了秦奇英、于之璇和一個凍傷的學生被安排睡著一張床上,其他人只能擠在一起坐著休息睡覺,楚云升的房車空間的確不大。
  
  楚云升和埃德加作為“原乘客”,自然被優待安排床上,較好的位置。
  
  “少校,到了有部隊的地方,你可以介紹我加入軍隊嗎?”楚云升身邊一個女生認真的說道。
  
  “能活著找到再說吧!對了,你們本來準備往哪走的?”楚云升忽地發現他和埃德加竟然忘記問這群學生的目的地了,只知道她們要朝南走。
  
  “我們本來想去金陵城的,結果過去不,蔣姐就帶著我們準備朝南邊走,聽說有軍隊向那邊撤退過,希望能遇上。”床下一個男生插嘴道。
  
  “如果遇不上呢?”楚云升將身體向里面縮了縮,找到一個舒適的支撐,道。
  
  “那就再向南走,到羊城去,羊城要是沒了,就去香港,中國這么大,不可能都沒了,您說對嗎?”男生其實也并不那么確定,只是心中有所盼望。
  
  羊城,還香港?那么遠的距離,他們這樣的實力,估計走不到一半,就要全滅了!
  
  “蔣千沁是你們的老師嗎?”楚云升頓了頓,聽他提起這個女人,心想既然一路上要結伴而行,對對方首領人物還是了解一點比較好。
  
  “不是,蔣姐是我們副校長的女兒,她可厲害了,別看她現在是個天行者,以前可是學古典音樂的淑女,在歐洲還獲過大獎呢,名符其實的天之驕女。”男生一臉崇拜地說道。
  
  剛說到這里,埃德加從大廳回來了,博士頓時成了學生“圍攻”對象,楚云升靜了靜心,乘著睡意還不是很濃,調集本體元氣,開始枯燥漫長的修煉。
  
  不管怎么樣,總要盡快突破融元體三層!
  
  ******
  
  “三寶哥,猴子回來了。”錢胖子敲了敲了任三寶的獨立房間門,小聲道。
  
  過了一會,任三寶帶著口罩,打開門,急切地問道:“怎么樣?”
  
  張開的門縫里,透出房間內一絲淫靡的春光,錢胖子咽了一口口水,趕緊移開目光,道:“找到了不少,畢老師說加上今天的,量已經夠用了。”
  
  任三寶眼中露出喜色,點頭道:“讓老畢抓緊時間提煉毒素,明天早上給老畢加餐!犒勞犒勞他!”
  
  錢胖子淫笑著道:“三寶哥,畢老師說了,兩天時間!再過兩天時間就能搞定!到時候,嘿嘿,姓蔣的還不是您的……”
  
  任三寶面色忽地變的陰沉起來,道:“不行,讓畢老師再增加濃度,這個博士不能不防啊!”
  
  錢胖子眼中露出貪婪之色道:“博士不識抬舉,干脆一起做了他!那房車真的不耐,這往后,咱也不用再擠那漏風的破大巴,狗-日的黑仔,還真會享受!”
  
  任三寶冷冷一笑,道:“姓蔣的以為拉到了博士,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告訴兄弟們,這兩天都暫時安分點,不準惹事,配合她們演演戲。”(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