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222 混戰

大廳的一個角落
  
  “快醒醒,房車要人了!”一個男生輕輕地晃了晃火堆邊睡著的女生,低聲道。
  
  “什么要人?”女生睡眼惺忪,無精打采地莫名道
  
  “噓,小聲點,我聽到博士和蔣姐的談話……別說了,快跟我來,別驚醒他們,去遲了說不定就沒名額了!”男生一把按住女孩的嘴巴,掃視周圍睡著的男男女女,極輕地說道。
  
  另外一角落
  
  “我看咱們沒戲,博士一個男的,肯定選女生!”
  
  “不試試看,你怎么知道?”
  
  “這還要試?看看樓上那些天行者的德行這就知道。”、
  
  “博士應該和他們不同吧。”
  
  “你好天真……”
  
  大廳外
  
  “博士,我扶之璇先上去吧。”望著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程黛幽頓時感到迫切的競爭壓力。
  
  一直讓她嫉妒的于之璇此刻反倒成了她的寶貝,楚云升最后對于之璇說的那句話她還記得,名額中自然有于之璇的份,她靈機一動,借著扶于之璇上去的機會,搶先造成既定的事實,博士大概也不會再趕她下來吧。
  
  埃德加點了點頭,倫農先生給自己十幾名額,也不多她一個。
  
  程黛幽心中大喜,趕緊扶著于之璇上了房車,這時出現了一點小小的騷動,旁邊本來不敢私自上去的人,尾隨在她兩人后面,企圖乘機也渾水摸魚地沖上去。
  
  “退后!退后!”埃德加一個激靈,連忙向車門沖過去,不過已經遲了,有人已經爬上去了。
  
  埃德加大驚,這下全搞砸了,倫農先生再三提醒自己要保持安靜,這個場面,他一定要被倫農先生罵死不可!
  
  正在他不知道怎么辦才好的時候,擁擠在車門中的人群忽然停頓了下來,開始向后倒退。
  
  接著埃德加便見到楚云升拿了一只從沒見他用過的沖鋒槍,頂著沖上來的人的腦袋,一直將人群逼退出來。
  
  “博士,剛才不守規則沖上來的人,一個不要!”楚云升收起槍口,嚴肅地說道。
  
  他這一句話,直接取消圍在房車前一大群人的上車資格。
  
  “憑著什么那兩人可以現在就上去,我們就不能上?”一個女生乘著外面光線昏暗,躲在人群中,不滿地叫道。
  
  “就是,他憑什么資格說這樣的話,他以為他是誰啊,這里博士說了算!”被楚云升一言取消資格的人,只能把期望寄托在博士的身上,故意挑撥道。
  
  “博士啊,我是被他們擠過來的,我是無辜的。”機靈的趕緊撇清關系。
  
  “不遵守規則,當然要被取消資格,嗨,帥哥,我支持你!”這是在后面圍觀,沒來得及沖上來的人,現在正幸災樂禍,當然更希望少一個競爭對手。
  
  “你說什么?老子早看你不順眼了,上次偷老子的……”一個男生被楚云升取消了資格,本就不爽,聽到這話,回頭揮拳就打。
  
  “狗-日的,被取消資格了,還敢打人,老三就是被這廝膽小害死的,哥幾個扁他!”挨打的立刻叫上自己的好友,毫不示弱地反擊。
  
  ……
  
  場面徹底失控,混亂無章,打斗的范圍逐漸擴大,連女生都加入了戰圈,口中大都謾罵的是以前的積怨。
  
  這股怨念估計埋藏在這些學生心中已經很久了,現實逼迫他們不得不團結起來,共同對抗各種危機,但食物的匱乏,怪物的攻擊……種種危機又讓他們存在種種不可調和的摩擦和矛盾,一旦爆發出來,便如同炸營一般,變成了一種宣泄。
  
  房車的名額相對這近二百多人來說,實實在在地是優質稀缺資源,當矛盾集中到這十幾個根本不可能平均分配的名額上的時候,沖突就開始了。
  
  !!!
  
  蔣千沁聽到外面的大動靜,連忙帶著剛叫醒的其他人,朝著天空連放三槍,厲聲道:“你們干什么?都給我住手!”
  
  在這些學生中,她還是有些威信的,當然也可以說那幾發子彈是有威信的,除了幾個打紅眼的仍在繼續,其他人都乖乖地退到了一邊。
  
  “你們想打是嗎?想死是嗎?覺得死的人還不夠多是嗎?”蔣千沁揪起一個打紅眼的男生,大聲道。
  
  作為一個天行者,完成這個動作,并不費力。
  
  “那好,孫聯,我給你槍,讓你殺,讓你殺人,殺和你們一起逃到現在的同學!”蔣千沁將一只軍用手槍,放在自己揪住的男生手里,一把將他推向地上被打的學生身上,道。
  
  “你開槍啊,怎么不開槍了?你不是恨他嗎,不是恨他偷過你糧食嗎?為什么發抖?為什么不開槍!”蔣千沁拉起地上的滿臉流血的學生,頂在拿槍的男生身上,逼問道。
  
  “好,你不開槍,讓他開!”蔣千沁一把奪過手槍,反塞給流血的學生,并扶著槍,對準面前孫聯的腦袋,道:“他不是拖累過你同宿舍的同學嗎,他不敢開槍殺你,所以現在你有機會可以報仇了!”
  
  流血的學生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眼淚混合著血水流過臉龐,神經絲絲地抽搐著,手中的扳機卻重過千斤一般,遲遲不能扣動。
  
  學生們靜悄悄地,連樓上的任三寶等人都站在窗前。
  
  “你只知道偷孫聯的糧食,但你知道他為什么每次忍著饑餓,將分給他的微薄的糧食扣出一點來存著?他晚上偷偷塞在你死去同學的女友的口袋里!因為他覺得內疚,他……”秦奇英逼近他,紅著眼睛說道。
  
  “蔣姐,你別說了,求你別說了,我錯了,我……”流血的學生痛苦地說道。
  
  “好,好,好!還有誰想報仇的?想殺人的?”蔣千沁一把松開他,環視四周,一連說了三個“好”,大聲道。
  
  參與群毆的學生們一個個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一聲不吭,神情沮喪。
  
  “沒人了?”蔣千沁逼視再次問道。
  
  被她盯著的學生,躲避著她的視線。
  
  “沒人就全都給我滾進去吧!”蔣千沁提高怒罵道。
  
  ……
  
  “埃德加,咱倆又惹禍了。”楚云升對著身邊的埃德加說道。
  
  埃德加看了看楚云升,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加個“又”字,以為是自己漢語語法不精通,旋即道:“這都是我的責任,我沒有處理好。”
  
  “就大廳墻角那些人吧,別折騰了。”楚云升指著大廳一角,還坐著一些那女學生道。
  
  ……
  
  樓上窗邊
  
  “這個女人啊,不知道她到底是為了什么?……”口罩男搖了搖頭道。
  
  “三寶哥?”一旁的錢胖子莫名其妙。
  
  ……
  
  大廳角落
  
  “什么?選中我們了?”一個男生不敢置信地說道。
  
  “別抖擻了,趕緊去吧,博士等著和你們交代事情呢?”傳話的是叫嘎子的人,他最是看不慣向天行者獻媚的人,古怪的是,他自己也是個天行者。
  
  “我說什么來著的,我就說博士不是那種人,你還說我天真!”
  
  “我說了嗎?我怎么不記得了?”
  
  “你們男生別吵了,不過,怎么會選中我們呢?”
  
  ……
  
  “蔣姐,你的槍里壓根就沒子彈了。”總跟著蔣千沁的年輕人,玩味地笑道。
  
  “哦,那你敢試試嗎?”蔣千沁將手槍交到年輕人手里,露出一個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好啊!”年輕人迅速拿起槍,對著自己的腦袋連開數槍,一槍未響。
  
  蔣千沁搖了搖頭,不再理他,朝房車走去。
  
  那里,埃德加正在學生們交代上車后安排,他一連強調了四、五次,一定要保持安靜,絕對安靜。
  
  蔣千沁一邊靜聽,一邊等待埃德加說話結束。
  
  “博士,我想和你談談,單獨談談。”蔣千沁手抄在羽絨服的口袋里,嘴里冒著熱氣,如同陽光時代冬日散步一般。
  
  “蔣,剛才的事情,我很抱歉。”埃德加習慣性地聳了聳肩道。
  
  “不,博士,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幫助了我們,我感謝還來不及,千萬不要這么說”蔣千沁邁著步子說道。
  
  “那你?”埃德加除此之外就不知道蔣千沁此行的還有什么目的了。
  
  “睡不著,想找個人說說話。”蔣千沁踢開一只路上的碎石,道:“您的朋友似乎不太歡迎我們,讓您為難了。”
  
  “沒有,不會……”埃德加望著這個女人精致的面孔,說至一半,立刻警覺起來,這三更半夜,天寒地凍的,那來的睡不著散步聊天這回事?
  
  “他們也是普通人嗎?這個時代,普通人太難了。”蔣千沁仿佛絲毫沒有發覺埃德加的警覺,繼續自然而然地順著話題聊下去。
  
  “他們是軍方的人。”埃德加提起小心,繞著說道,沒有正面回答她,說是軍方的人,是楚云升交代的,軍方有它的神秘性,這樣說別人也不好再多問什么。
  
  事實上楚云升他也的確也勉強能算得上軍方的人,隸屬第九主力師黑武獨立團,還是個大隊長。
  
  “哦,難怪了,希望我們也能找到一個有部隊駐扎的基地吧!對了,我聽同學們說,災難發生前您正好去了金陵城,那里現在還好嗎?”蔣千沁抬頭,眼睛明亮地望著埃德,仿佛真的是在聊天一樣。
  
  “我也不太清楚,當時我在姑蘇城旅游,后來想逃回去,已經去不了了,金陵城那時被蟲子團團圍住,根本進不去。”埃德加不捉痕跡的搖了搖頭道,他覺得應該盡早結束這個談話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