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220 劍式

街道上仍舊亂哄哄地,學生和其他一些人都在交頭結尾,相互交換信息,猜測三維全息圖像中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有人些更是絞盡腦汁尋找記憶中的碎片,試圖碰碰運氣,那豐厚的報酬條件實在是太炫目了,炫得讓頭腦發暈。
  
  可惜,他們不知道這個“目標人物”,并非遠在天邊、神秘不可測,恰恰就在他們身邊,僅僅距離不到一百米的地方!
  
  他們更加不知道一場足可以波及到他們,并可能導致他們大部分人死亡的激戰,如同火堆中的煙花爆竹隨時將會爆炸一樣,懸在一條岌岌可危的鋼絲繩上。
  
  而這條脆弱且致命的鋼絲繩,正是他們口里聲聲稱呼著的博士埃德加。
  
  捂著這根導火索的埃德加,成了全場至關重要的人物,但沒人知道,一場狂風暴雨就在黑人埃德加的一念之間。
  
  對于楚云升來說,和此時的埃德加一樣,時間每一秒都過的極為緩慢,只是楚云升的心理更為堅韌,更能沉得住氣。
  
  他看到了埃德加的顫抖和起伏,但始終沒有見到這個黑人回頭看他一眼,他像是被施了魔法,又或者是中了葵花牌點穴手,不能移動半寸!
  
  埃德加現在心理到底在想什么,楚云升不知道,他也沒精力去考慮了,自打飛行器打出他的全息圖像后,他便運轉著他平凡的腦袋,開始做著最壞的打算。
  
  是戰,是逃,他并不十分確定,因為他不知道飛行器的實力如何,但他隱隱覺得,自己直接選擇逃的話,并不明智,飛行器的速度比他快!
  
  當然如果白衣女人在上面的話,那不管怎樣都是要逃的,實在逃不掉的話,用丁顏的話來說,只能和它們虛與委蛇一段時間了,命保住了總歸還是會有機會和辦法的。
  
  他現在沒有大量元符可以輔戰,底氣便自然不足,如果放在十幾天前,他身上存著大量攻擊元符和封獸符,即便是白衣女人親自來,他也毫不畏懼。
  
  不過他已經習慣這種狀態,不管他如何努力,如何拼命,他的輔戰符總是不夠用,老天爺每天給他的也只是二十四小時,不比別人多一秒,也不比別人少一秒。
  
  輔戰符要事先準備,并不恒有,而劍戰技不同,只要本體元氣充足,隨時可以發動攻擊。
  
  楚云升曾以為能夠自由控制劍影的飛行軌跡,激蕩出越來越多的劍影,甚至是劍氣,才是千軍辟易的精髓所在。
  
  隨著他認識的字符越來越多,對古書的了解越來越深,才發現前輩這招自創的千軍辟易還隱藏著許多劍式,其威力一式強于一式,最強的一式,以前輩不可思議的能力,也只能施展一次!
  
  融元體三層之后,千軍辟易可以激蕩出十八道劍影,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點,根據古書后續的記載,一旦出現十八道劍影,便可開啟劍戰技千軍辟易的第一式:破刺!
  
  破刺,是劍式中最基本的一式,也是可以第一個開啟的劍式,作用簡潔精練,旨在破除防護,刺穿目標,一劍必殺!
  
  這正是他為什么最近弄個房車,并支持埃德加化身博士天行者擋在前面,依此試圖創造和節約更多的時間,盡快突破融元體三層的境界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
  
  劍戰技的威力增強楚云升極想得到的力量和本領,這是他的主戰能力,元符只是輔戰,只有主戰能力強盛,才能真正的本體強盛,才可以隨時應付各種復雜、極端情況下的險境。
  
  比如,現在,自己想要擊敗這只飛行器,或者逃跑,首先要做的是,擊毀飛行器的六只能量機,使它運動能力癱瘓,然后是打還是跑,主動權就回到了他的手里。
  
  如果他會劍戰技的第一式:破刺,擊穿能量機的成功率將大大上升,否則,他只能“人工”將劍影合成一股,上攻能量機,又或者犧牲六只青甲蟲二型,讓它們向能量機發動自殺式攻擊。
  
  但不管怎么說,后兩種戰法,都未必能突破這個龐然大物的防御能力,況且它上面還攜帶者武器,甚至還有潛伏的白衣女人,幾擊不能得手的話,他的處境就危險了。
  
  不過,他現在還是融元體二層,也只能從二層的實力去計算戰法,這些非人類總不會坐著等自己完成三層融元體構筑后,才懶洋洋地來捉自己。
  
  他正一邊盯著埃德加,一邊計算戰法得失,忽然一個聲音大叫一聲:“我知道他在哪!”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楚云升心臟鄒然一縮,當即決定立刻開展他的作戰計劃。
  
  他不會去賭那人說的是真是假,任何戰斗必須占到先機,他不是絕頂高手,可以耍酷搞什么以不變應外邊,堵輸掉的成本實在太高,他只想活下去!
  
  他一路飛飚,但動作很飄,很輕,如同幽靈一樣。
  
  目的地是樓頂最高的一層,從那里他可以輕松地跳上飛行器,這群王八蛋絕對想不到自己竟和它們近在咫尺,必能得手。
  
  與此同時,一束探照強光迅速的識別出發言者,是一個女孩,緊張讓她的舌頭有些打卷,指著東邊方向道:“我們昨天見過這個人,他向東邊去了。”
  
  飛行器并沒有立即回應她的話,而是在強光中添加了一道道綠色的波紋,擴散到女孩的身上。
  
  “你們可以遵守承諾,給我們食物和武器嗎?”女孩被這突然地變故弄得不知所措,硬著頭皮說道。
  
  那些綠色的波紋,反彈回來,變成了紅色,飛行器中那機械聲音,一成不變地說道:
  
  “人類!
  
  很遺憾,你在說謊,這是給你的懲罰!”
  
  又一道乳白色的光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激射在女孩身體,和剛才不同,沒有樓房墻壁阻隔,女孩都來不及發出慘叫,瞬間變成了一堆碎片。
  
  人群中,剛才還有一些同樣試圖學她想蒙混食物和武器的人,頓時靜若寒顫!
  
  又過了一小會,楚云升抵達了最高的一層,隱藏不動,燈光下,埃德加依舊沒有動靜,飛行器大概認為不會再有什么希望,開始緩緩升起,機械式聲音再次飄了出來。
  
  “人類!
  
  我們也許還會再次相遇,如果你們有了關于此人的確切情報,我們的契約繼續有效,但你們必須尊重契約,尤其是你們的誠信。
  
  記住他的摸樣,他的姓名,記住他偏愛單獨行動,如果你們能見到他,請轉告他,我們并無惡意……”
  
  飛行器越升越高,拔入茫茫地夜空中,又變回一個亮點,飛速地流逝。
  
  直到它完全看不見,楚云升才收起戰甲和千辟劍,下樓的時候,想了想,從物納符中掏出幾件衣服,加在棉大衣里面,整個身形變得有些臃腫,才放心出門,抱起秦奇英,回到房車旁。
  
  “博士,您沒事吧?”剛到房車邊,楚云升看見埃德加雙腿一軟,幾乎要跪倒在地上,他身邊的于之璇連忙試圖扶住他。
  
  怎奈她本身斷了一條腿,哪有力量去扶一個身強力壯的黑人,眼看埃德加就要栽倒在地上,另外一雙手已經拉住了他。
  
  “博士,要不要我扶上車休息一下?”拉住他的是程黛幽,眼光挑戰味十足地刺激了于之璇一眼,溫柔地說道。
  
  “沒事,我沒事。”埃德加咕嚕著說道,一屁股坐在車門踏板上,其實他現在腦袋中一團漿糊,惶恐不已,誰能想到倫農先生,竟然,竟然是……
  
  “博士,你擋著道了。”楚云升抱著秦奇英,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平平靜靜地說道。
  
  啊!
  
  埃德加像是一只受驚的兔子,一頭竄了起來,腦袋碰地一聲,撞上了門頂。
  
  “博士?”程黛幽都發現他的反常了。
  
  “沒事,沒事,我沒事……”埃德加不敢看楚云升眼睛,原地打轉。
  
  他終于知道倫農先生的真實名字了。
  
  這個名字,在金陵城如雷貫耳,就連他這個邊緣的外國人都聽到過許多關于他,極為夸張的事情,同樣作為總研究的研究員,他也知道這個人是幾個副部長的座上賓,幾乎在總研究橫著走。
  
  在開發區小鎮的時候,他就有想過兩人是一人的可能性,但他從來沒見過楚云升,無從考證。
  
  如果這點還在他可接受的范圍的話,剛剛發生的飛行器事件,就遠超他的想象力了,倫農先生,哦,楚先生,竟然可以讓它們出動飛行器,四處尋找!
  
  “真的沒事?”楚云升登上房車,自然地回頭道。
  
  “真的沒事!”埃德加強行穩住亂七八糟的念頭,不知道放在那里是好的雙手,伸向后面,企圖將烈焰槍拿過來掩飾一下自己糟糕的情緒,卻不料摸到一個女孩光滑柔嫩的小手。
  
  于之璇頓時滿臉通紅。
  
  楚云升將秦奇英放在駕駛艙頂上的床鋪位置,道:“秦少校,你先休息吧,希望你盡快養好身體,這樣抱來抱去的終究不是個事。”
  
  秦奇英躺在床鋪上,剛剛埃德加的各種反應她盡收眼底,望著楚云升離去的背影,眼神中閃爍她可不思議的困惑……
  
  這個男人可能不知道,單于雄這位前軍人,在蕪城的寨子里早已經將楚云升當場如何擊殺吳為建的情,一絲不落地告訴了她自己……(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