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12 火種


  
  狹窄的密林小道中,傳來低沉地破空之聲。
  
  如果有人類在此,定能親眼見到一具流線型且威風凜凜地戰甲,撕裂空氣的阻隔,劃出一道道古青色的如煙殘影,絕塵飛逝。
  
  飛帶怪物憤怒的咆哮從1號死尸之地傳遍周邊的孢子森林,天空之中,一條條飛帶怪物聞聲飄至。
  
  而成功得手的楚云升,很快在寨子的入口出顯出身影,退去戰甲,依舊是那身灰色棉大衣遮身,想起要給井眸幼蟲肉,于是從物納符中翻出一個大包,裹著蟲肉抗在肩膀上,否則陡然又變出一堆肉來,又不知道會引來什么麻煩。
  
  和門衛人打了一個招呼,快速入內,該是找她給自己的封印蟲加速恢復傷勢的時候了。
  
  殺一只飛帶,戰死一只青甲蟲,傷兩只,包括二型,這樣的戰果,楚云升很是心疼,若可選,他寧愿不戰。
  
  青甲蟲不比其他蟲子,基本都是飛在天上,速度極快,根本難以活著捕獲,這五只還自己在兩個月內,耗盡了心機,錯手殺了許多青甲蟲后,才得以封印成功,其封印難度遠高過于更為強大金甲蟲!
  
  楚云升本來還指望以它們五只為基礎,形成空中捕殺小隊,為他提供更大規模的空中封印蟲力量,沒想到和孢子森林的生物一個照面,就一死兩傷,基本上算是傷筋動骨了。
  
  不過,這次突發的遭遇之戰,讓楚云升更加迫切地需要將余下的三只普通青甲蟲,全部推進到二次形態,這有二型的青甲蟲才真正有資格和飛帶于空中一戰!
  
  楚云升回到自己的棚子,將蟲肉交給正在補睡的埃德加,簡潔地說道:“把蟲肉給那個小姑娘,另外讓她立刻過來。”
  
  埃德加應了一聲,一溜煙地跑出了棚子。
  
  楚云升坐在床上,一邊休息,一邊仔細地檢查了他目前所有的封印蟲,不禁啞然失笑。
  
  四只青甲蟲,三只金甲蟲,一只紫炎魔蟲,一共八只封印蟲,只有一只吃了四十多條螞蝗蟲的青甲蟲和另外一只普通青甲蟲,安然無恙,其他六只,個個帶傷,其中三只包括紫炎魔蟲,而且還是重傷!
  
  金甲蟲和紫炎魔蟲暫時是顧不上了,好在現在也不十分急著用到它們,對付還有可能要遇上的長帶怪物,主戰力量還只能是青甲蟲,至于蟲王,楚云升壓根就沒想和它交戰。
  
  重傷的二型只能等井眸幼過來恢復,全靠自己速度太慢,他急于這兩天就要將四只青甲蟲全部推進到二次形態!
  
  輕傷的那只青甲蟲則等會自己就可以搞定。
  
  沒要多久,埃德加便領著井眸幼返回棚子。
  
  “小井,你要做的很簡單,像你以前給埃德加解毒一樣,釋放出你的能量就行,剩下的我來處理。”楚云升站起身,開門見山地說道。
  
  “是這樣嗎?”一團翠綠地木能量霧氣,從井眸幼白嫩地手掌上彌漫開來。
  
  “不錯,就是這樣,直到消耗完畢為止!”楚云升不用接觸井眸幼的身體,直接便可從綠色霧團中,運行古書西區天地元氣的基本法則,將她的木元氣,吸入自己的體內。
  
  這股另類的木元氣,被融元體改造后,在楚云升的克制下,并沒有全部轉化為無屬性,而是保持這種特性,涓涓流向青甲蟲二型的封獸符,像是一條甘甜的小溪,飛速地滋潤著受傷的二型。
  
  楚云升沒去追問井眸幼為何她的木元氣和那個老頭不同,自己都搞不懂,不要說這個小女孩了,他一度猜測大概是和小四一樣,井眸幼估計也是食用了某種菌絲后,才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井眸幼的能量少得可憐,僅僅將二型從重傷變為輕傷,便消耗一空,臉色發白,虛弱脫力。
  
  “倫農先生,您受傷了嗎?”井眸幼坐在床邊休息,見楚云升眉頭緊鎖,不解地問道。
  
  話剛說出口,她就后悔的要死,倫農先生的第三個條件就是不準自己問怎么回事,為什么之類的話題。
  
  她緊張且擔憂地望著楚云升,生怕他勃然大怒,不再肯將那個秘法教給自己,昨夜她因為楚云升提升能力的秘法,整整高興到第二天都沒有合眼。
  
  要是被自己這么不留神地一句話,給問沒了,哭的心都有了。
  
  楚云升似乎沒聽見她說話一般,一言不發,他在想著心思,本以為井眸幼的能量再少,一只青甲蟲還是可以恢復,卻不料二型的實力漲幅過大,以井眸幼特殊的木元氣也只能恢復到輕傷的程度。
  
  不過,現在也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輕傷就輕傷吧,對付那些飛頭怪綽綽有余了,只是那時同樣輕傷的普通青甲蟲,自己得趕緊滋養好。
  
  雖然他不知道封印蟲從原始形態變化到二次形態,是否要求在本體完好的狀態下進行,但這樣做總歸無錯,他不再想因此而浪費飛頭怪中的螞蝗蟲做試驗,剛才的二十只試驗浪費了,他多少還是心疼的。
  
  “拿著這個,按照上面說的去做,現在就開始,不懂的,或者遇到問題,及時問我,我會在這里等你做完。完成一次后,你就要背熟它們,然后燒掉紙條。”楚云升從懷中掏出寫好的木能修煉法則,交待道,他不想留下筆跡。
  
  井眸幼見楚云升沒提剛才的事情,干凈乖巧地接過紙張,點了點頭,吸了一口氣,靜下心思,將紙上并不多的文字熟背在心里,并照著去做。
  
  楚云升也不打擾她,乘著這個時間,在一旁席地而坐,一邊開足馬力滋養恢復輕傷的普通青甲蟲,一邊將埃德加他們拆開分冷凍槍取出研究。
  
  昨夜被張子招一鬧,他差點都忘記冷凍槍的事情,若不是今天他取出暗能槍,發現槍中的暗能場又弱化不少,說不定還真的想不起來,當時他一門心思在青甲蟲的形態變化上了。
  
  冷凍槍的構造很簡單,一目了然,機械部分不是楚云升關心的,那個他不懂,他關心的地方是冷凍槍的能量源,一只透明玻璃一樣的冷凍管子,兩頭有著閃閃發光的設備裝置。
  
  管道里面布滿白色的霧氣,楚云升因為古書的修煉法則,對元氣流動及波動十分敏感,所以第一時間,就能感覺到這只管體裝置還在運作,不停地向周圍吸取著元氣能量,轉化為管道中的冰元氣能量。
  
  楚云升撫摸著這只透明管體,開始想用攝元符代替,但很快否決了,攝元符中能量和它的形態不同,并且能存儲的元氣很少……過了許久,靈光一閃,想起了一樣東西,和這個管體中的元氣集合體一樣,里面充沛著大量元氣火種!
  
  那是自己在迷霧之城,殺死火焰幻鳥后意外獲得的,一直擱在物納符中,也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差不多已經將它忘到九霄云外了!
  
  果核一樣的火種,剛從物納符中取出,就能感覺到它的炙熱,將整個棚子都烤得暖烘烘的。
  
  如果火種可以作為元氣源的話,那么問題就來了,如何將它中的能量激發出來?
  
  楚云升陡然發現,他似乎犯了一個錯誤,鉆了一個牛角尖,一直攔在他面前的不是元氣源的問題,而是能量運用的問題。
  
  暗能槍上的火兵符是溝通他本體元氣和槍體的橋梁,并形成威力強大的火元氣彈,現在情況稍有不同,這個橋梁不但要連接他和槍體,還需要連接元氣源!
  
  這才是關鍵的地方。
  
  楚云升趕緊背著井眸幼翻閱古書,仔細查看,果然找到前輩在元氣源型武器中有所描述,不過自己一直以為先要找到元氣源,然后才能談到后面的事情,因此這后面的內容當時自動被忽略了!
  
  不過,就算他現在知道了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夠制作新的火兵符,那些文字不是那么容易看得懂的,所以他必須結合冷凍槍的運作原理,和古書上他能看得懂的部分,以最快的速度,打造一張特殊的火兵符。
  
  楚云升立刻行動,想要了解冷凍槍的運行機制,必須讓它運作起來,以它透明管體吸取能量的速度,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必須加快這一進度。
  
  辦法楚云升自然有,便是用寒冰符封印管體,然后將自己本體元氣通過寒冰符轉化為冰能量,注入管體,以自己目前二元天的境界,能量足夠讓它能夠射擊。
  
  這就是他修煉古書前輩法則的好處了,以純凈無屬性的本體元氣,在五種基本屬性中自由轉換,甚至那些輔助的二次屬性,都有可能。
  
  注入好冰能量,還需要埃德加進來將冷凍槍組裝好,自己可不知道如何弄著玩意。
  
  一切妥當之后,井眸幼已經按照法則運行了十來次,都被楚云升一直要求繼續,實在沒空管她。
  
  在寨子外面,楚云升一連試了三槍,冰凍了三株“蘑菇”,將臨時補充進去的冰能量消耗一空,仔細體察槍中元氣流動和變化后,繼續回來在埃德加的“指導”,自己再次將冷凍槍拆來,研究元氣能量的運用部分的構造,結合古書上的描述,分析總結、試驗。
  
  楚云升不是天才,也不是廢材,就一普通人,這么來來回回地折騰,一直到微光消失,黑暗籠罩大地,幾乎耗費了一天的時間,才勉強制出一張歪歪斜斜的新火兵符。
  
  結合暗能槍,在原先的暗能場裝置里,嵌入火種,但因為火種大小如同一個蘋果,楚云升不得不用千辟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它切下一塊,才塞了進入。
  
  重新封印上新功能火兵符,楚云升不顧夜晚黑暗無光,再次來到寨口試槍!(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