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206 小意外

“蟲王?是什么東西?”楚云升一邊反拉著小四疾走,一邊疑惑地問道,他對孢子森林中的生物幾乎一無所知。
  
  “不瞞您說,我們也從來沒見過蟲王,或者說,見過它的人全死了!”小四膽顫心驚地說道:“我們一直只聽到過它的聲音,它一向住在密林的深處,很少出來,除非,除非……難道……?”
  
  “除非什么?”楚云升對小四的結結巴巴,皺起眉頭。
  
  “除非孢子森林里面中的蟲子又開始和外面的那些蟲子發動“戰爭”,而且是大規模的激戰,外面的蟲子一般小規模的攻擊,蟲王都不會出動,一定是在附近的什么地方,發生了大戰!”小四穩了穩心神,確定無疑地說道。
  
  “什么外面的蟲子,里面的蟲子?”楚云升被他弄的越來越糊涂了!
  
  “外面的蟲子就是那些赤甲蟲什么的,我們的盾牌都是撿它們留下的尸體制作而成的,里面的蟲子就是孢子森林中棲息的蟲子怪物,從孢子植物出現以來,它們雙方之間的爭斗廝殺就一直沒停過,否則我們早就死絕了!”小四磕磕盼盼地解釋道。
  
  赤甲蟲這個稱呼在人類各地地面交通傳輸信息沒有完全分隔和斷絕前,軍方有過確切的定義,至少在華東這一帶,是通用的稱呼,不似黑暗武士、天行者、覺新者那樣各式各樣的同一事物不同稱呼。
  
  當然,再后面出現的怪物,諸如金甲蟲,紫炎魔蟲就只是金陵城給它們的命名方式,外面的人自然不會知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也有許多不同的稱呼和叫法。
  
  這就是亂世,人類被蟲子怪物分隔包圍的末世,通訊全無的黑暗時代。
  
  “原來是這樣!”楚云升剛才還以為是自己的封印蟲,驚動了類似“珉”這樣的怪物。
  
  俗話說的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楚云升當初差點死在珉手上,對封印蟲的異動十分敏感,很容易想到它。
  
  “小四,你知道這里附近,還有那些地方有這些飛頭怪?”楚云升聽完小四的解釋,反而不再緊迫逃命,放慢了腳步,而且他也明顯地感覺那股元氣波動,已經掠過附近,朝著另外一方飛速前進,再次證實了,它的目標并不是自己,而是一個可能在大戰中的戰場。
  
  “倫農先生?您的事情還沒有辦完嗎?”小四略帶驚訝和擔憂地說道。
  
  “不是,已經辦好了!回去后,就可以著手開始準備治療你們的那個小姑娘,之后,我還需要再弄一些這些飛頭怪,這是我治療的基礎,防止以后再中毒。”楚云升簡單地掩蓋過去。
  
  小四直愣愣地望著楚云升,腦袋一熱,沖動道:“倫農先生,您的這個辦法,能交給小井嗎?我們,我們經常有人中……”
  
  楚云升笑了笑,打斷道:“教了她也學不會,這是我自己的辦法,就像你的眼睛視力一樣。”
  
  小四被楚云升搶斷話頭,立刻清醒過來,連忙道歉道:“對不起,倫農先生,我,我……”
  
  “沒事。”楚云升拍了拍他肩頭,從懷里掏出一份蕪城的地圖,道:“回去后,還得麻煩你幫我把飛頭怪的位置標注出來。對了,你能把這些孢子密林中小道的路線圖也標記出來嗎?這些小道,實在讓人繞得發暈。”
  
  “密林的道路地圖寨子里面就有,是我畫的,現在在寨主身上,但只是附近一帶的道路,遠的地方,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過了,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孢子植物變化很快,今天還有的路,不到一個月,也許就沒了!”小四將地圖收在手里,點了點頭道。
  
  兩人七轉八繞,走了半天,又返回了寨子。
  
  “你是本地人吧,以前是做什么的?對這里好像很熟?”楚云升已經感覺到了陣陣地困意,習慣性地摸出了香煙,準備提提神。
  
  那個小姑娘的生命只有兩天的時間,從凌晨中毒時間算起,現在已經過去快要12個小時了,接下來他似乎還休息不成。
  
  楚云升在毛線頭套的嘴巴部位,撕開一個口子,點上煙,又破天荒地給小四分了一支煙,這煙他連埃德加都沒給過,楚云升抽得每一只都是精打細算的。
  
  小四趕緊取下防毒面具,受寵若驚地接過香煙,手指都微微地顫抖:“我都快忘記煙味了,最后一次,還是半年前……”
  
  他陶醉地深深地吸入了一口,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緩緩地吐了出來,道:“我以前就一開黑車的,家里給我湊了錢,買了一輛五菱之光,在城鄉間拉人跑運輸,什么生意都接,準備賺到錢,蓋了樓房,再取個老婆,那曉得錢倒是贊夠了,卻世界末日了,沒地讓我蓋房子了,呵呵!”
  
  小四自嘲地笑了笑,繼續道:“不過倒是圓了老婆夢,就憑著這雙眼睛,我在寨子里也算是個有用的人物,每天能分到糧食都比其他人多一些,那些逃到這來的女幸存者,有的還是城里的大學生和女白領,都愿意嫁給我。
  
  倫農先生,您知道嗎,這要是擱在陽光時代,像我這種身份地位的人,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她長得好看,還有文化,所以我緊著對她好,有我一口吃的,絕對餓不著她……她也對我好,每次我和招哥出去找食物,她就在寨子里擔驚受怕,生怕我回不來了,能這樣,也算是個家了……但我們不敢生小孩,怕養不活。”
  
  楚云升無言地笑了笑,又拍了拍他肩膀:“小四,你是個老實人,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
  
  不要說蕪城那些天行者有了超越凡人的能力,就開始欺男霸女,或是霸男欺女,就是金陵城,擁有糧食資源的,將那些流民當成奴隸的大有人在,卻很是有小四這樣,只是追求一個簡單的家的幸福感。
  
  “倫農先生,您是天行者,可能不知道我們這些普通人為求生存的心思,我這種不過是小有用途的人,都能大受歡迎,像小井這樣長得那么漂亮,心地又好,又是能找到食物和治療中毒的天行者,寨子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夢都想娶她,但沒一個人敢說出來,招哥就是其中的一個。”小四呵呵一笑,接著壓低聲音又道:“就連秦爺這么大歲數的人了,寨子里都有年輕的女孩公開宣布,只要秦爺開口,就愿意和他住在一起,這世道,都瘋了……”
  
  楚云升一愣,還沒反應過來秦仁伯的年紀問題,就看到埃德加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道:“倫農先生,冷凍槍已經拆好了,你要不去看看?”
  
  “這么快?”楚云升丟了煙頭,站起身道,卻見小四眼疾手快地撿起了煙頭,尷尬地笑了笑,收在衣服口袋里。
  
  “以前吳為建他們就拆開過,我看見的,照著記憶,加上我們三人一起研究,所以這樣順利。”跟在埃德加后面的單于雄補充解釋道。
  
  “行,讓埃德加給我拿過來吧,單寨主,你給我找一間獨立的棚子,我準備一些給那個小姑娘解毒用的東西。”楚云升點了點頭道,他沒想到這三人這么快就拆開了冷凍槍,本以為正好可以和他解毒同時進行,等救活了小姑娘,大概槍也拆開了,自己再睡一覺,就可以仔細研究這只冷凍槍。
  
  不過,既然拆好了,就先放在一邊吧,這時候,還是救人要緊,蟲王沒跟來,人在寨子這里暫時還是安全的。
  
  “已經給您準備好了!”單于雄見楚云升一直沒有休息忙著替井眸幼解毒的事情,心存一絲感動。
  
  楚云升嗯了一聲,對埃德加說道:“還是老規矩,你替我看著門,我準備東西的時候,不要讓人進來打擾。”
  
  “您放心吧,倫農先生,我會一直守候在那里的。”埃德加覺得這是楚云升對他的信任,一個超級黑暗武士對他的信任,不由得有些高興地說道。
  
  驅毒符,大類分為五種,其中火性毒素的驅毒符,楚云升制過很多次,他的物納符中現在還有許多備份。
  
  它們大體上制法則相同,只在一些關鍵布局上有所差別,楚云升拿出寫字大樓唐教授他們推測的字符涵義表,比照了古書上的制字符,稍微計算一下,有兩個字符涵義不確定。
  
  這兩個字符所有推測涵義組合起來,共有6種方式,也就是說,他運氣好的話,一次也許就能成,運氣不好的話,起碼要六次才行。
  
  另外和火性驅毒符需要冰元氣作為引子一樣,木性驅毒符需要能克制它的金元氣能量作為引子,才能取得最好的驅毒效果。
  
  但楚云升手上目前并無儲存金元氣的攝元符,他所擁有的攝元符,最多的是火元氣。冰元氣和木元氣,只在迷霧之城分別從紅眼魔毯和肉蟲身上攝取過,早已用完,而金元氣和土元氣的怪物,他則還從來沒有遇見過。
  
  事從權急,楚云升臨時只能用火元氣能量作引子代替金元氣,火能克金,依能摧木,只是在驅毒過程中,需要小心控制,防止木性瘴毒催生出過大的火能,傷害中毒者的本體。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努力,楚云升的運氣不好也不好,試到第三次,才成功將土性驅毒符制成功。
  
  等他拿著驅毒符走出簡陋棚子的時候,天空中的微光若隱若現,一天就要過去了。
  
  “你們都出去吧!”楚云升對著井眸幼所在棚子里的一群人說道。
  
  張子招等人相互望了望,不得不退出棚子。
  
  “你也出去。”楚云升見還有一個老頭沒走,擺了擺手道。
  
  “我可以留下來幫您。”秦仁伯小心翼翼地說道,同時,他也想看看這個武力強大的天行者,是如何解毒的,這對寨子以后再有人中毒,很有參考價值。
  
  “不用,出去吧,不要耽誤時間,我很累!”楚云升當即拒絕道。
  
  他的確很疲倦,從昨晚進入農家小樓后,只睡了一小會,若是平常時期熬一夜自然沒什么問題,但他可是剛剛從黏液之地拼死大戰沖出來,各種潛能已經發揮到極限,若不是因為融元體的非凡功效,根本撐不到現在。
  
  對楚云升來說,他的驅毒辦法,難點和時間耗費都在制元符上,最后一步驅毒,已經是到渠成的事情,很快就能完成,費不了多少事情和時間,甚至比這個老頭在這里磨嘰浪費的時間都要少。
  
  秦仁伯知道這是楚云升不想讓自己見到他的驅毒手法,臉色浮現一絲尷尬,也沒敢多說什么,羞愧地退出棚子。
  
  叱!
  
  驅毒符字符乍現,法則立!
  
  虛幻的火光如同迷霧,蔓延張開,裹住簡陋木床上的井眸幼,層層滲透進去。
  
  這時,發生了一個小意外,可能是楚云升太過疲勞而疏忽了。
  
  他以前用驅毒符只給自己療過傷,從未對其他人用過。
  
  他外有六甲符護身,中間有元氣護體,內有融元體打底,可謂層層防護,嚴絲合縫,驅毒符帶有的能量屬性對他幾乎毫無影響。
  
  但眼前就不同了,這個女孩身中二次孢子瘴毒,體內元氣極為虛弱,已經完全收縮回身體內部,對帶著火元氣的驅毒符的外部“副作用”,幾乎毫無抵抗之力。
  
  加上楚云升的注意力,大都在壓制驅毒符火能變化的程度上,也未想到這點。
  
  只是一瞬間,等楚云升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女孩身上的衣服和周圍的被褥,被虛幻的火霧焚為一空,露出稚嫩地胴體,一絲不掛!
  
  粉嫩地鴿尖,翹楚雙立,清清白白地玉腿間,一根根晶瑩剔透的柔薏,彎彎曲曲……
  
  忽如其來的變故,楚云升也不由得地楞了一下,不過他歷經多次大難,心性彌堅,女人的赤身裸體,不說陽光時代,就是進入黑暗時期,在觸手怪那里,他就見過很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到一息的時間,便恢復如初,當下完成驅毒符步驟,救活她最為重要,否則白白浪費了他消耗大量元氣制的驅毒符。
  
  虛幻地火霧很快從井眸幼白皙地肌膚中鉆了進去,開始橫掃一切木性毒素,不僅是那些二次孢子瘴毒,包括以前她因為救人而吸入體內,隱藏至深的瘴毒,都在楚云升的驅毒符的蕩滌之下,一掃而空!
  
  女孩體內的自身木元氣精華隨即盎然而起,準不恢復控制了身體,一股淡淡的清香,飄散出來。
  
  可能是因為過于虛弱,她沒有立刻醒來,楚云升左右看了一下,這個簡陋之極的棚子,實在找不到什么多余備用的被褥,可以給這個女孩遮體御寒,只得從自己的物納符中,將從救余小海那棟星級酒店里收集的被褥中,取出一床,蓋在她赤裸的身體上。
  
  他已經疲倦之極,實在沒精力再去應付這些事情,只有一個念頭趕緊了事回去睡覺!
  
  “她沒事了,我去休息,任何人不要進來,否則后果自負!”楚云升推開棚門,丟下一句話,不顧棚外一群人驚訝的目光,匆匆離去。
  
  “這么快?”張子招不敢置信地說道,他感覺自己才剛剛出來而已。
  
  “倫農先生說沒事,就一定沒事了!”埃德加篤定地說道。
  
  眾人相視了一眼,趕緊推門而入……(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