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202 怪槍的來歷

^
  
  “你知道這只槍的來歷?”楚云升抬頭望著欲言又止地單于雄道。
  
  此時他人已經到了張子招他們的寨子里,之前從正面攻入的那些魔鬼軍團,很快不敵武裝起來的幸存者們,秘道里那些蕪城魔鬼帶來的普通槍支彈藥,楚云升在施放劍戰技的時候,控制地很準確,并沒有損壞它們。
  
  單于雄點了點頭,目光望向那些正忙忙碌碌修補寨子的幸存者,像是在回憶一段可怕的經歷。
  
  半響,單于雄開口道:“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在2010年的時候,杭城的一個飛機場,出現了不明飛行物,當時是見了報的,各大門戶網站都有頭條,很多人都拍攝到了照片。”
  
  楚已經云升皺起眉頭,陽光時代的事情,仿佛已經離開他很遠很遠,每次想起那個時代,他都要“延遲”上一時半會:“好像是有這么一回事,不過,那么久的事情,早已記不太清楚了。”
  
  單于雄表示理解地笑了笑,撕開一份菌素,遞給楚云升道:“這個可以吃,我們都是靠它活的命。”
  
  他隨手將剩下的菌絲放在嘴中咀嚼,繼續剛才的話題道:“這件事,表面上最后是不了了之,一直到黑暗時代開啟,也沒有一個正式的官方說法,但實際卻完全不是這樣。”
  
  “哦?怎么回事?現在地球都成這樣了,應該不算什么軍事機密了吧!”楚云升嘗了嘗了菌絲,雖然沒有想象中的“蘑菇”那么美味,但比自己的蟲肉,卻好上許多。
  
  單于雄搖了搖頭,一邊回憶,一邊說道:“當時機場方面層層上報,一直驚動了軍方的上層,最初以為是太平洋對岸那個國家的新式飛行器,聽說上面因此而十分緊張,從京城派來許多專家,連夜趕往杭城,機場的第一手資料,全部被帶回了京城。”
  
  “你怎么知道得這么詳細?”楚云升奇怪地打斷問題,陽光時代怎么說,這也算是內幕消息了,一般等閑人士根本不可能知道,如果是瞎猜的,就沒有聽下去的必要了。
  
  “我2000年轉業后,就一直在那里的機場工作,也算是個中高層吧。”單于雄自嘲地笑了笑道,嘴里還咬著菌絲。
  
  “內部人士?”楚云升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
  
  “另外,剛才你也聽到吳為建的話,我們其實打小就是穿一個褲子的兄弟,一起念的書,一起參的軍,一起轉的業……”單于雄說到這里,語氣變得低沉,透出淡淡的傷感,不過很快便調整好,繼續道:“讓你見笑了……他轉業在當地的公安系統,不明飛行物事件發生后,他帶隊配合軍方進行地面上地毯式的搜索,而我也算是當時重要的目擊證人之一,隨隊參考。”
  
  “你們找到那個不明飛行物了?”楚云升不由得地插嘴道,將最后一點菌絲放入嘴中道。
  
  單于雄又搖了搖頭道:“我們順著它飛行軌跡的方向,搜索了每一寸土地,一直到了海邊,就斷了線索,接著又調來了海警,對沿岸進行密集的勘察,始終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
  
  “也許它飛到美利堅去了。”楚云升并不奇怪地說道,既然他們最早推測是美利堅的新型飛行器,那么飛回亞洲某個秘密基地,是很正常的事情,在陽光時代,美利堅對大陸沿岸的監視,一天都沒有停止過。
  
  “問題是,它并不是美國的飛行器!媒體和網絡上公開出來的照片,都經過了特殊的處理,實際機場方面的高清晰資料,全部被嚴格地控制了,其他私人拍攝的相片都經過公安系統一一追查刪除……這個和諧,你能明白的。”單于雄嘲然一笑,頓了頓又道:
  
  “最后,經過京城方面專家連夜研究分析,認為很有可能是“地外文明”,第二天清晨,這個結論就上報到“中南海”,為避免引起社會恐慌,所有資料立刻被保密,軍部動用了專用軍機乃至最新型戰斗機護航送往京城,并列為絕密情報……”
  
  “你的意思這只槍和這個不明飛行物有關?”楚云升意識到他們的談話似乎越扯越遠,偏離了原來的話題,大膽地猜想道,試圖回到原來的話題上。
  
  單于雄輕輕地點了點頭,拍了拍撕食完菌絲雙手,從內衣口袋你,掏出兩張皺巴巴的照片,分開第一張遞給楚云升道:“這是我當時拷貝下來,偷偷留著的高清晰目擊照片,等邊三角形,拖曳的空氣擾動形成一個長條形狀,很多人在網上看到的處理過的圖片都以為是一個長條形的飛行物體。”
  
  照片雖然皺舊,但還是能夠讓楚云升清晰地看到上面乳白色的等邊三角形飛行器,下方的燈光略有閃爍的痕跡,證明它絕非普通的人類火箭殘骸,或者私家飛機之類的東西。
  
  “它是憑空出現的,從這里飛行到這里,然后尾部似乎除了問題,墜毀了下去,接著便消失了。對,就是這個方向,吳為建帶人搜索了三天三夜,毫無線索。”單于雄在照片上比劃著說道。
  
  “墜毀?”楚云升望著照片說道。
  
  “是的,是我親眼看見的。你再看這張,這是一年后的照片,吳為建拍的!”單于雄遞過來第二張照片,若有所思地說道。
  
  “是那個飛行器,你們后來找到它了?”楚云升接過照片,在一個海灘邊上的,上面的殘骸,同樣是乳白色的,和第一張照片幾乎一摸一樣。
  
  “這是在一年后,也就是在2011年,海邊的漁民發現的。那時候我已經不夠資格參與此事,吳為建當時得到報警后,帶人第一批到達現場,幾個小時后,京城方面就來了人。
  
  跟著吳為建也失去參與資格,晚上他找我一起吃飯,悄悄地告訴我,那殘骸像是金屬,但又從未見過,雖然只剩下空殼,卻可以在海水中浮起,最重要的是里面的東西全部不知所蹤……”單于雄描述著哪天晚上他吃驚地情景,仿佛歷歷在目。
  
  “這只槍,就是殘骸里面的東西?”楚云升細細地查看著這只古怪的槍支,完全不符地球任何國家槍支的造型。
  
  “算是,但也不能確定。”單于雄看了這只槍一眼,搖了搖頭道:“2010年機場的不明飛行物對我的影響非常大,但因為最終一直沒有找到墜毀的殘骸,光有那些圖形照片說明不了什么。
  
  那天吳為建告訴殘骸找到了,不光是我,通過吳為建,和一些老戰友那里得知,那天,在軍方甚至是中南海都掀起軒然大波,我記得當時高度緊張的軍方,連走空運都覺得不安全、不保險,以軍事演習為名,派了整整一個機械化步兵師的重兵力,從陸地上將殘骸護送上了京都。
  
  同樣以海上軍事演習為名,出動了海軍大量的軍艦為掩護,在附近海域進行了瘋狂地打撈和搜尋,結果是軍事機密,我不知道,但小道的消息,聽說是和上次一樣,一無所獲。”
  
  聽到這里,楚云升眉頭開始皺起,鬧出這么大的動靜,金陵城的原軍方不可能不知道,但不管是總研究部的孫教授,還是總指揮部的祝凌蝶,都對此只字未提,原以為斗篷人和白衣女子的出現,他們應該不會再對自己隱藏什么,卻不想,他們依舊保密了很多東西,這些東西甚至至關重要……
  
  “后來軍方開始懷疑是當地的漁民老百姓私藏了殘骸內的東西,接連對附近的村莊進行了嚴格地控制和審查,連臨時去了外地的人,都全部列為重點嫌疑,被軍方跨省火速追捕,這樣鬧了一陣子,毫無成果,京城的人馬不得不漸漸撤離,轉為放棄,這件事就最終輾轉交給了當地的吳為建繼續跟蹤。
  
  大約是在黑暗時代開啟的第一天,很多人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吳為建又找到了我,告訴我,在一周前,漁村的附近出現了離奇的命案,但命案不是關鍵,關鍵是在埋尸的地方,他們發現了這只槍!”
  
  單于雄指著楚云升手中的槍,一口氣說道,目光閃閃地望著楚云升。
  
  “他為什么找到你?”楚云升覺得很奇怪,為什么吳為建三番五次地找單于雄,談及此事,按理說,這是絕密,已經轉業從事普通工作的單于雄是不應該知道的。
  
  “這個等會我再和你說,先說這只槍,當時吳為建雖然也覺得它十分奇特古怪,但也未多想,只將其視作作案兇器,最終帶回了公安局,并沒有和以前的不明飛行物聯系起來,。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為還原案發現場的場景,吳為建多次命人試圖使用這只槍,但始終不明所以,而且當事人已經死了,所以案件拖了幾天,一直到了22日,太陽第一次消失的那天,也是他來找我的那天,一名警員在試圖還原現場的時候,竟然成功“激活”了這把槍,據后來吳為建描述,這個靶子和模型道具等等,全部被冰凍成雕塑!
  
  他這下子才反應過來,這應該和2年前那個三角形飛行器的案子有關,趕緊向市里作了報告,緊接著大量的軍方人員陸續趕到,這時候,出現了更為離奇的事情!
  
  臨時的軍營受到了來歷不明的人猛烈的攻擊,軍方死傷慘重,聽說坦克都動用了,才勉強將那人擊傷,保住這只槍未被搶走。”單于雄睜大了眼睛說道,似乎此刻還不置信此事。
  
  遠處埃德加正煮著楚云升取出的少量蟲肉,食物的味道已經飄散出來。
  
  *****
  
  求推薦,求月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