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201 怪事

楚云升一旦進入戰斗狀態,必定會高度集中精神,連續攻擊,絕不會有半點遲疑。所以他很討厭在金陵城的那兩次比斗,壓制攻擊力量和浪潮,是他不太習慣的戰斗方式。
  
  狹長地通道中,楚云升發出第一擊火元氣彈后,絲毫沒有任何停滯,一邊邁開步伐,一邊接連不斷地射擊,步步緊逼。
  
  一發發揮散著濃郁地火元氣能量彈,猛烈地轟擊在蕪城一方的蟲甲盾上,三層厚厚地蟲甲盾,在后方幸存者連連驚呼中,被火元氣彈攻殺得七零八落,持盾者,無一不身燃獵獵焚火。
  
  蕪城一方巨驚之下,立刻發了瘋似地朝著楚云升宣泄子彈,誰都能看得出來,單于雄找了一個幫手,而且這個幫手,還是極為厲害的天行者!
  
  一時間,槍聲大作,彈如雨下。
  
  吳為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如此密集地子彈火線,在這樣狹窄地通道里,他都不敢僅憑火能量進行抵擋。
  
  然而,一陣硝煙火光之后,戴著毛線頭套的天行者,依舊穩步向前,身上連個窟窿都沒有!
  
  “怪物啊!”蕪城一方終于有個人忍不住了,尖叫一聲。
  
  就是自己的老大,蕪城一帶最為厲害的天行者,也無法坐到在擁有機槍火力的攻擊下,毫發無傷!
  
  這不是怪物是什么?天行者,也不能變態到這種程度!只有那些怪物才能做到!
  
  “繼續打,不要停!”吳為建心中一跳,高聲吼道,他實在想不到,單于雄竟然能夠找到如此厲害的天行者作為幫手,個體的實力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那個寨子窮得就剩下“人”了,能拿什么作為交換?
  
  轟!
  
  這一次,楚云升沒再讓這些子彈再接近自己身體,雖然有二階的六甲符防護,但畢竟不是戰甲,沖擊力量帶起的陣痛,刺疼了他的神經。
  
  所以,他直接用火元氣彈迎著撲面而來的普通子彈,在通道半截上相撞,當即爆裂開來,形成一團吞噬融化金屬子彈的暗能量火球。
  
  下一秒,楚云升陡然加速,沖過燃燒地火球區,如神兵天降,在蕪城一方機槍手的目瞪口呆中,一發元氣彈穿過了他的腦袋……
  
  “單于雄,你以為找來一個不知所謂的天行者就能保得住你們了嗎!?”魔鬼軍團損失慘重,但吳為建卻還能冷笑一聲道。
  
  解除機槍金屬風暴的阻擋,楚云升的槍口迅速調整,一言不發地對準這個魔鬼頭頭。
  
  “小子,以后記住不要多管閑事!”于此同時,吳為建嘴上雖然在說話,但動作其實卻非常迅速,絲毫沒有停止,在楚云升槍口移轉,洞洞地對準他的時候,他也從背后飛速地端出一柄奇形怪狀地“槍支?”同樣瞄準楚云升道:“不過,恐怕你以后再也沒有機會了!”
  
  嘟!
  
  一束寒光從奇形的“槍支”上,激射出來,形成一條長長的乳白色的光線,幾乎和楚云升同時發出的火元氣彈相錯而過。
  
  呼……
  
  吳為建當即中彈,渾身沐浴著火光,倒著飛了出去!
  
  咔嚓!
  
  乳白色的光線幾乎就是以光速輻射,速度之快,楚云升只來得及稍稍移動一下身體,便被擊中,整個人渾身上下,從里到外,迅速被冰凍成一個人形冰雕。
  
  整個通道上的雙方,全都進入一種“空罔”的境界,合不上嘴巴者,比比皆是,不論是魔鬼軍團一方,還是幸存者一方。
  
  “大哥,大哥!你可不能……”魔鬼軍團的隊員,連滾帶爬,撲打這吳為建身上的元氣火,倉皇地叫道,老狼已經死了,現在剩下他們大哥一個天行者!
  
  想要在這片土地上活下去,沒有強大的天行者,最終的結局很明顯,看看通道對面的那些人就知道了。
  
  “大哥……”
  
  “操,老子還沒死呢,都嚎個JB!”吳為建掙扎著從地上彈了起來,順手撿起一個死去隊員的防毒面具,罩在自己的臉上,他自己的那只,剛剛被楚云升火元氣彈,焚燒殆盡。
  
  “給大哥扒件衣服!”一個隊員機靈地說道,吳為建身上的羽絨服已經燒成條縷。
  
  本來以他火能量的屬性,一般不會出現自己衣服燒光的局面,畢竟他的那些火能量可以保住著他周身,然而,楚云升的火元氣極為霸道,讓他的防護不堪一擊。
  
  吳為建暗道:好在自己也是火能量的天行者,否則此刻就不光是燒光衣服,只怕和老狼一樣,連皮和骨頭都要燒光了!
  
  “怎么樣?老雄!你怎么能斗得過我?”吳為建抱著他的那支怪槍,雖然身體里如同火烤痛苦,焚心裂肺,就像下一秒就要死去一般!但他仍然強忍著,裝出“毫發無傷”的樣子,露出僵硬的笑容,得意洋洋道:“找來這么一個垃圾,就想扳倒我,你也太小看了你的老友了!”
  
  “沒想到,你竟然恢復它了,天意,天意如此……”單于雄仰天長嘆道,當吳為建拿出那只“槍”的時候,他就知道了結局。
  
  幸存者們的目光隨著楚云升變成冰雕而逐漸暗淡了下去,形同死灰,就在剛剛,楚云升極端強勢地接連攻殺蕪城魔鬼軍團一個又一個畜生的時候,他們求生的欲望和希望都是那么的強烈、炙熱和鼓舞人心。
  
  他們為之暗暗吶喊,恨不得將自己的力量加在他的身上,一起去消滅那些魔鬼。
  
  然而,現在,終于還是敗在了魔鬼軍團的手里!
  
  于是,不得不絕望了,他們知道蕪城魔鬼的那些變態手段,一些人甚至開始想著用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不可能!NO,NO,這絕對不可能!”埃德加連連搖頭,急喊道:“倫農先生?倫農先生?……”
  
  “黑鬼,別他-媽嚎了,中了這槍的,沒有不死的,哈哈!”吳為建現在想一槍干掉埃德加,但力不從心,雙手因為體內劇痛,而哆哆嗦嗦,現在能保持這個站立的持槍造型,已經是他的支撐極限了。
  
  “現在放下你們那些原始武器,向老子投降!投降的人,老子保證回去,給你們養上一月兩月的,姑娘們伺候好老子和我的兄弟,說不定還能活的更久一點!”吳為建掃視他的“獵物”,想冰雕的楚云升啐了一口道:“膽敢反抗地,現在都剝了皮,挑在桿子上,喂蟲子!哦,不,砍掉四肢,做成人棍,放在壇子里!哈哈!……”
  
  吳為建放肆的笑聲,獲得他的魔鬼軍團的興奮舞動,卻讓對面的幸存者們不寒而栗,膽小地已經放聲大哭,更有準備就此投降,或者準備自殺來了斷自己的。
  
  “兄弟們,上啊!一個都不要放過!別讓他們跑了!誰擋著咱們就殺了誰!誰搶到的女人歸誰,誰搶到的小孩……”吳為建那一刻又恢復了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覺。
  
  從秘道跟蹤而來的魔鬼軍團,被楚云升直接滅掉一半,此時還剩下十五、六人,他們毫不在意死去的同伴,踏過他們尸體,撲向他們的羔羊,只要死的不是自己,其他人死了,就意味著自己將多分上一份!
  
  “至于之個不知所謂的天行者,老子送你上路吧!”吳為建終于恢復了一些力量,從他的手下,要了一把手槍,獰笑道:“我倒是忘了,這孫子應該早就死死死不可能!!!”
  
  咔嘭!
  
  像是冰渣,卻又不像是冰渣,冰凍一樣的物體,從楚云升身上四分五裂開來,撲撲簌簌地落在地上。
  
  在通道的頂端,從孢子植物縫隙中投射下來的微光,映照在一具青虹古樸的戰甲身上,熠熠生輝,如上古戰將復活人間,四野蕭殺!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會這樣?就是蟲子也是必死無疑的!我親眼見的!”吳為建慌了,徹底地慌了,嚴重內傷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雙腿一軟,跌坐滿是孢子碎片的地上。
  
  他倒是有心,再給楚云升補上一槍,但那只槍,以他的本事,只能打出一槍,否則他也不會不到萬不得已,才開的槍!
  
  魔鬼軍團的隊員剛跑到一半,這回倒真是如同見了“鬼”一樣,統統楞一下,不知道誰帶的頭,立刻反身逃跑!
  
  傻子才不跑!他們最厲害的殺手锏竟然都沒有搞定這個天行者,難道還在這里等死?
  
  但他們速度還是慢了一些。
  
  剎那間,狹小的通道中,劍光大盛,縱橫交錯,眼花繚亂,伴隨著一陣陣滲人心肺地慘叫,以及漫天的血霧!
  
  “Oh!倫農先生,我就知道你是你NO.1!”埃德加激動到無以復加的程度,他未注意到自己眼角的淚水,不知道是為他自己再次死里逃生,還是為楚云升還活著。
  
  而張子招等人地心思,只能用起死回生來形容,游走于人間和地府之間,僅僅在數秒之間,是生和是死,反反復復。
  
  但,當劍光消散,血霧散去,當場便有人嘔吐起來,呈現在他們面前地,一地碎尸,連個完整的部位都找不到!
  
  腸子都斷成一截一截……
  
  只有那些見過多次血腥地獄般場景的幸存者,才能“麻木”地看著這一切,不過他們的神經被另外一樣事實震撼住了:他只在一息之間,便瞬殺了一群人!
  
  “埃德加!去把那只槍拿回來,擦干凈了給我!”楚云升退去戰甲,看看一堆血肉碎塊中的那種奇怪的“槍”,向埃德加招了招手道。
  
  他未想到,自己最終還是動用了劍戰技,至于會不會被因此被白衣女人追蹤到,楚云升此刻反倒坦然了,躲不掉就打,打不過就逃!
  
  但只要有足夠的攻擊符,總有一天自己能弄死她!(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