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9)     

黑暗血時代200 一擊必殺

楚云升故意拉下了一段距離,他利用自己極快地速度,乘著眾人背對他前行的機會,飛速地潛入那只飛行“蜈蚣”怪物蛻甲的房屋里,也來不及細看,直接將那綠油油地蟲甲收入物納符,再神不知鬼不覺地返回隊尾。
  
  對未知的強大怪物,任何一次可以了解它們的機會,楚云升都不會放過,也許從它們的身體上找到能夠防毒的竅門,也未未可知。
  
  他向來是謹慎而細心的人,當年黑暗剛落人間,他自己編制的怪物手冊,已經滿滿地記載著他所遇到的一切大小怪物的資料。
  
  這份手冊資料,并不是什么機密,他曾經讓景恬幫自己抄錄一份,送給了總研究部的孫教授,方便他們想出對策。
  
  當時孫教授看到這份資料,下巴都不能自然合攏,其中一些怪物,作為金陵城總研究部的信息匯總資料處,都沒有它們詳細的生物特性描述,只是從一些逃亡者管中窺豹的報告提取資料,有時候甚至自相矛盾,像楚云升這份詳盡充實的資料,對于科學家來說,評為無價之寶,也毫不過分。
  
  天軌重疊后,到底有多少怪物涌入地球,只有鬼才知道!
  
  但從恐怖之城,一路到金陵城,再到這里,在地圖上雖然沒多遠的距離,也不用費多少腦細胞,楚云升卻能明顯地感覺到,他周圍的世界,連續不斷的神奇地變化著。
  
  如果那一天,走出這個孢子地帶,出現如好萊塢《地心探險》中的世界,他也不會驚訝道哪里去,這個時代瘋了,老天爺瘋了,地球也瘋了……
  
  楚云升保不準自己那天,說不定也瘋了,在金陵城,他永遠要將自己內心的恐懼和茫然收起來,絲毫不敢泄露半分,因為整棟的寫字大樓包括姑媽她們都在盯著自己。
  
  他曾經試過,只要他垂頭喪氣,第二天,保管那些在樓下玩耍的孩子,都變的緊張兮兮,寸步不敢出寫字大樓;反之,他神采奕奕的時候,十棟樓房上下,都會變的輕松起來,連小老虎都不會介意被小孩子“無意”地碰到一下。
  
  只有當他獨自一人的時候,那些負面的情緒,立刻如同美軍的密集轟炸機,將他看似堅強怎么也打不死的“心臟”,炸成一片粉末,就像金陵城邊緣那個土洞里度過的幾個孤獨的夜晚。
  
  有的時候,楚云升會突發奇想,他一直能容忍埃德加一個黑人,一個毫無能力的普通人在自己的身邊,會不會是自己潛意識中的一種守護自己崩潰的自動行為。
  
  當然,這種事情是沒有答案的,他相信在自己重新尋找到失落的金陵城前,無論無何都是不會崩潰的,除非被蟲子吃掉,否則他將永不停息。
  
  就如此刻,他吊在隊伍的末尾,依舊一刻不停的體察著體內融元體的變化,他看了看孢子密林的深處那些幽靈一樣的“燈籠”,他總一天需要闖入那里,而且這一天不會太遠,因為他時間不多。
  
  張子招百感交集地和他們的寨主接上了頭,至于他們嘰里咕嚕地交談著什么,楚云升絲毫不敢興趣,雖然在這個距離上,只要他集中精神,就一定能聽得到。
  
  他一直警惕著后面始終若有若無地跟著他們的那些人。
  
  “他們來了!”楚云升低沉地向后面的埃德加說了一聲,并非他聽到或是感覺到了動靜,而是那兩個真偽還未來得及辨別的報信者,都沒有出現大的驚慌,說明那個“叛徒”知道,他的人很快就要出現了。
  
  “倫農先生?您說什么?”埃德加顯然分神了,他的腦袋出現頻率最高的就是他可愛的妻子和孩子,雖然楚云升認為一個女黑人,似乎可愛不到哪里去。
  
  “聽,他們在加速!”這次楚云升是真的聽到了腳步聲,雜亂而繁多,偶爾還能聽到一兩個人的喘息聲。
  
  埃德加豎起耳朵,仔細地聆聽,卻什么也聽不到,不得不茫然地茫然地說道:“Nothing?”
  
  “去告訴他們,蕪城的魔鬼來了!”楚云升不再回頭,豎起手指,擺動了一下,沉然道。
  
  埃德加帶去的消息,頓時引發了狹窄通道里人群的騷動,慌亂不已。
  
  一只只蟲子的甲殼盾,從后面的隊伍中,經過人群的頭頂,傳遞到張子招小分隊原本的“隊尾”,此刻的隊前鋒!
  
  張子招急急忙忙地從蟲甲盾里,引著一個中年男人,來到楚云升背后,忐忐忑忑說道:“倫農先生,這是我們的寨主單于雄,能否,能否和您談一下?”
  
  他實在是對楚云升一人對付蕪城那么多的魔鬼沒有信心。
  
  楚云升迅速地回頭掃了一眼,也未看清楚她的容貌,已經轉回了身體,反問道:“你們不覺得現在不是時候嗎?”
  
  “如果你們倆個不想那么快就完蛋的話,我勸你們還是趕緊退回到蟲甲盾后面去,你們的敵人馬上就要到了!”楚云升語氣很急促,他不知道這個時候,這個張子招發什么神經,要談什么東西?
  
  以他生存在現在的經驗來看,此時應該高度戒備,隨時準備全力一搏,當然打不過的話,也要想好準備逃跑,他浩然蕩殺過群蟲,同樣也猥瑣地裝過死。
  
  單于雄是個不茍言笑地人,他曾經是一個轉業的軍官,擁有各種野外生存的技能,和一定的領導能力,逐漸贏得了幸存者們的信任,成為了這個僅僅一百多人的求生寨子的寨主。
  
  此刻,他微微蹙起犀眉,張子招忽然帶這么一個人來,還聲稱此人是天行者,武力強大等等,不過在單于雄凌厲地目光中,張子招很快顯得底氣不足,讓他十分擔憂,張子招將全寨人的性命壓在一個來歷不明、企圖不明、能力不明的天行者身上,在他的眼里,實在是太過草率了!
  
  不過時間來不及他再做出什么反應,蕪城魔鬼的沙沙腳步聲,不用天行者的能力,就是普通人,也能清晰地聽到。
  
  事到如今,單于雄此刻也沒了辦法,只能冀望張子招,不,這個天行者,所言非虛了。
  
  楚云升的視線范圍比普通人稍遠一些,所以他見到這些一直被描述為“魔鬼”的蕪城來人的時候,他身后的幸存者們,還只能聽到沙沙的腳步聲,畢竟微光很難穿透整個孢子密林,通道總是昏暗不明的。
  
  當然這些并不是和蟲子一樣的“魔鬼”,他們同樣是一群人,而且手里拿著槍支武器和更為趁手的蟲甲盾牌,不像自己身后那些幸存者們,是為切割過的一整個甲殼。
  
  他們走到楚云升三十米外,插下三層盾牌,稀里嘩啦地各種槍口,紛紛對準通道另外一端的楚云升以及他身后的幸存者們。
  
  “單于雄!你無路可走了!”一個帶著軍用防毒面具的男人,輕輕躍上蟲甲盾的尖端,放聲道。
  
  火能黑暗武士?楚云升明顯地感覺到他躍上盾牌的時候,動用了火元氣能量。
  
  但楚云升沒有扣動扳機,他的槍口在搜尋那個風能黑暗武士,在這個被孢子瘴毒飄絮包圍的狹小的通道上,只要他輕輕操縱風能,掀起一場狂風,那些孢子瘴毒將飛舞充斥整個通道空間。
  
  必須盡快發現他,并立刻清除他。
  
  “單于雄,他看看周圍這些螞蟻、豬玀,他們根本不值得你……”火能男人見單于雄不理睬他,冷笑道。
  
  “放你媽的屁!”單于雄似乎依舊不愿多說,只唾罵了一句。
  
  “老雄,別撐什么英雄了,這世道變了,落伍的是你,不是我!你何必跟他們一起受罪?”火能男人令楚云升驚奇地并沒有立刻發動攻擊,竟然耐心地勸慰起自己的敵人?
  
  “像你們畜生一樣活著,不如死了好!”單于雄冷哼一聲道,他已經做好死的打算。
  
  “我操你個雜碎,我們老大這樣……”蕪城一方蟲甲盾牌后面,一個放肆地聲音,破開大罵到一半,立刻被火能男人激起一團火焰,稍得哇哇直叫。
  
  “給老子閉嘴,單于雄是老子的恩人,你們不夠資格!”火能男人森然道。
  
  “吳為建,你省省吧!要知道你會變成這樣,當初我根本不會救你!”單于雄不屑地說道。
  
  吳為建聞言,哈哈大笑道:“老雄,你忘了咱倆一個窩里當的兵,一年轉的業,大災一起逃得難……你早知道是不是連兵都不當了?”
  
  “你是軍人的恥辱!”單于雄冷冷地說道。
  
  “老雄,別以為對你就下不了手!就他、媽的因為你,老子放過多少次這些豬玀,要不然你以為你能聚集起著一百多個人?別他-媽的做夢了!”火能男人似乎被刺到了痛處,聲音忽然變猙獰起來!
  
  “我再問你最后一次,跟不跟我走?只要你答應,就是我們魔鬼軍團的二當家,并且我可以保證,你養的這些豬玀,比別的豬玀會活的稍微久一些!”火能男人情緒開始有點激動了。
  
  他此言一出,楚云升身后,立刻響起一個尖銳惶恐地聲音道:“吳老大,你答應過的,放過張子招和井眸幼的,你答應過……”
  
  這個聲音噶然而至,火能男人一把松開狙擊步槍,冷然道:“老子也不喜歡叛徒!”
  
  “老狼,準備起風,讓他們先嘗嘗毒!其他人全體準備射擊!”吳為建喝令一聲道,喘著粗氣,再次長吼道:“老雄,你不要逼我!我再問你最后一次,老雄!!!”
  
  單于雄一臉決絕地不為所動。
  
  楚云升等的就是這個機會,雖然千鈞一發,但這么近的距離,他一發必中!
  
  風能黑暗武士剛剛調動元氣,便被楚云升靈敏地撲捉到,一發經過楚云升刻意元氣調制的火元氣彈,穿過蟲甲,一人身體,擊中目標。
  
  “啊!……”
  
  &nbs;洶洶大火,在風能黑暗武士身上瞬間點燃,頃刻間,面目全非,楚云升傾力一擊,豈是兒戲?
  
  一擊必殺?天行者?吳為建陡然地愣住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