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96 蕪城魔鬼

楚云升脫口而出,簡單卻又令幸存者們聽不懂的一句話,落到黎析的耳朵里,令他不由自主地微微鎖起眉頭。
  
  黎析的位置在楚云升的右側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楚云升右手上提著的古怪槍支,這種槍,他敢肯定自己從未見過。
  
  作為陽光時代的兵器知識愛好者,幾乎每期《兵器》等軍事雜志都有訂閱的黎析,翻盡腦海中國內和國外各種槍支武器的資料圖形,無一能和這只槍吻合起來。
  
  此時再聽到楚云升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木能黑暗武士”,這樣突兀的話,他不得不連想起楚云升的來歷,這對幸存者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黎析從浙省,歷盡千辛、九死一生,做夢能想逃往傳說中的平安之地金陵城,一路上,從黑暗時代開啟,直到現在,他在不同的地方,聽到過許許多多各種不同的對一些漸漸擁有特殊能力的人類的稱呼。
  
  最早的時候,有覺醒人、特異功能、超能者之類,到后的現在這里的人,稱呼他們為天行者,蕪雜繁亂,眼花繚亂,這都是因為全球通訊全無,無法形成一個統一的稱呼所致。
  
  而倫農先生剛剛見到眸幼發出的綠光,幾乎毫無遲疑地,判斷出一個名詞:木能黑暗武士,這是一個系統的稱呼,前綴有屬性,后綴有身份特性,不像是散亂聚集各地的幸存者混亂編造的簡單稱謂。
  
  加上這支造型奇特的槍,更讓黎析在心中得出一個結論,倫農先生和這個黑人,一定來自某個穩定而安全的基地,因為槍械這東西,不是隨隨便便一群相遇在一起的幸存者就能重新設計和生產出來的,這只槍的背后,必然站著一個龐大的組織。
  
  黎析一邊思索著,一邊著了魔一樣試圖再靠近一點,希望再能發現點什么,他是多么地渴望,能找到一個安全,穩定,擁有食物的組織或是國家軍隊基地之類的地方。
  
  嘩!
  
  楚云升警覺地轉身抬起暗能槍,槍口森然地指著企圖接近他的黎析。
  
  只是一瞬間,那黑洞洞的槍口,那曾經將一棟房子焚為灰燼的槍口,使的黎析不寒而栗,口干舌燥。
  
  他頓時清醒,再不敢邁出半步,天行者暴戾任為,像秦爺、眸幼這樣的,幾乎是稀有“動物”,張子招雖然猜錯了倫農先生的身份,但有句話說的很對,他和那些天行者一樣,冷漠、高傲、不屑一顧,不可冒犯。
  
  嗯,咕,嚕……
  
  此時,埃德加口里含混不清地嘟噥著,吸引走了楚云升的目光,黎析急忙向后退卻,心臟像是脫了僵的野馬一樣亂跳。
  
  楚云升凝視著正在“解毒”的井眸幼,他對木能的黑暗武士了解,僅限于巫婆,和巫婆那種大開大合地治愈能力相較起來,井眸幼簡直就是一個初入門道的小孩。
  
  她的能力的確太弱小了!
  
  如果按照金陵城等級標準,最多也只能是個一級丙等這樣的程度。
  
  井眸幼嫩白的額頭上,出現點點的汗珠,小口一張一合,仿佛控制那些綠色光芒,十分的吃力。
  
  秦仁伯、張子招等人擔憂地看著她。
  
  就在楚云升以為她要堅持不住,解毒失敗的時候,井眸幼輕輕地嗯了一聲,一團分解的黃色煙霧,從埃德加的嘴巴、鼻孔、耳朵、眼睛等一溜而出,以快到匪夷所思的速度,順著綠色的光芒,鉆入井眸幼的手心里……
  
  楚云升一驚,他見過巫婆的手法,中了赤甲蟲火性毒素的,不管是黑暗武士,還是普通人類,巫婆都可以將驅逐出來,但從未進入她自己的體內,從來沒有過!
  
  井眸幼虛弱無力地掙扎著站起來,沖著楚云升微弱地一笑,張子招尚未來得及扶住她,便一頭栽倒在地上。
  
  “眸幼!眸幼!你醒醒,醒醒啊!你騙我,你騙我,你的能力根本沒有提升,你騙我!”張子招的聲音凄慘而顫抖,當見到井眸幼昏死過去,他最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她根本就是在騙他,騙所有的人,她的能力沒有所謂的提升。
  
  “眸幼,眸幼!”幸存者們立即圍涌了過去,你一聲,我一聲地呼喚。
  
  “嗯?這是哪里啊?”埃德加茫然地從地上坐了起來,捂住暈暈乎乎有些發脹的腦袋,四下顧視道。
  
  “你中毒了,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楚云升眉頭一皺道,難道埃德加的孢子瘴毒轉移到那個女孩身上了?
  
  “是倫農先生?我中毒了?我的脖子好像斷了一樣,啊!”埃德加聞言更加發懵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慘叫道。
  
  楚云升沒理會暈暈乎乎地埃德加,目光越過他的頭頂,射向那個老頭兒:“怎么回事?”
  
  “唉,您有所不知,我和小井雖然說是天行者,但能力弱小的可憐,我們治療那些中了孢子瘴毒人的辦法,只能是將中毒者體內的孢子吸取到自己的體內,然后利用自己天行者的身體逐漸將這些孢子排除出去,但如果過量吸入體內,自己能力又不夠,就會有生命的危險。”秦仁伯輕輕地撫摸著井眸幼的嫩潔地額頭,嘆氣道。
  
  “你的意思是,這個女孩會因此而死亡?”楚云升飛快地思索了一下道,他未料到,一個木能黑暗武士使用能力后,真的還會有生命危險!雖然她的同伴有說過,但楚云升當時覺得不過是他們對黑暗武士的不了解而已。
  
  “看老天爺的意思吧,兩天后如果還不醒,就會變成飛頭……唉,真是個傻孩子,她已經這樣過一次,這一次只怕是躲不過……”秦仁伯苦澀地說道。
  
  “你不能替她解毒?”楚云升猜測這個老頭同樣應該也是一個木能黑暗武士,雖然他搞不懂,金陵城中也沒幾個木能黑暗武士,這里竟然碰上了,還是兩個。
  
  “她是二次中毒,同一孢子瘴毒,從黑人腦袋中再到她的身體內,會發生病變,就算我沒受傷,以我以前最大的能力,也根本無法吸取出這種二次病變的瘴毒。”秦仁伯搖了搖頭道。
  
  “秦爺,我們走!”張子招赤紅著眼睛,仇恨地且毫不畏懼地看了楚云升一眼,恨道。
  
  他恨楚云升,為了救一個黑人,讓眸幼只剩下兩天的性命,恨楚云升拿出維生素C,讓他沒有任何理由阻攔眸幼。
  
  傻丫頭,這樣做真的值得嗎?張子招心中默默留淚道。
  
  此時,天際邊,擠出一絲極為微弱的光線,預示著新的一天的到來。
  
  黎析彎腰撿起地上的三件物品,張子招抱著井眸幼,幸存者們相互攙扶著受傷的同伴,神情沮喪地移動著腳步。
  
  “等等!”楚云升扶起腦袋還在晃動的埃德加,提高聲音道。
  
  黎析捧著三件物品的手,隨聲而抖動了一下,他暗恨自己當時暈了頭,這些外來的天行者,又有多少是善良之輩?維生素C是多么珍貴的物品,豈能真的“交換”給他們?不過是誘騙他們的道具罷了!
  
  他現在要強行搶回去,就憑自己這些人,不要說阻攔,能保住命就不錯了!
  
  有這樣想法的不止黎析一個,所有的幸存者們,腦袋中都懊惱異常:小井的犧牲白費了!
  
  而張子招卻恍然大悟,是啊,當時自己怎么沒有想起來,用這個理由阻止眸幼,一個武力強大的天行者,又怎么會真心拿出這么珍貴的東西,用來交換?
  
  在當他暗恨自己怎么變的如此蠢笨之際,楚云升扶著埃德加掠過捧著三件物品的黎析,直截了當地說道:“我可以救活她!”
  
  幸存者們怔怔一愣:他說什么?
  
  “我可以救她。”楚云升重復了一遍道,兩天的時間,足夠他找到新的飛頭怪,了解其毒素屬性,然后嘗試制對應的驅毒符,只不過,有些字符看不懂,只能又要靠猜,會浪費不少的元氣。
  
  “你救她?你連這個黑人都救不了!怎么救她?”張子招冷笑一聲道,像是聽到一個天大笑話。
  
  “如果你不想她死的話,就閉上嘴吧!”楚云升不喜歡過多的嗦,尤其是張子招的這種態度。
  
  “倫農先生,您真的有辦法救小井?”捧著東西的黎析,敏銳地發覺楚云升根本就沒有看他手上的維生素C一眼,自己又猜錯了,這到底是個什么人啊!
  
  “不錯,但我的方法和這個女孩不同,我需要時間。”楚云升的解釋到此為止,驅毒符的事情自然不會和他們說。
  
  “兩天的時間夠嗎?”這下連秦仁伯都開始心動,有點相信了,畢竟楚云升露出的本領,太過于震撼,天行者的神奇,往往是不可思議的。
  
  “如果你們配合的話,應該沒什么問題。”楚云升點了點,嚴肅地說道。
  
  噗通!
  
  “倫農先生,只要你能救活眸幼,我張子招愿意給你做牛做馬!”張子招一頭跪在地上,發誓道。
  
  “我不需要!”楚云升清冷地說道,他對這套已經免疫了。
  
  這時,遠處慌慌張張跑來一個衣衫破碎的年輕人,見到在前面的小四,火急火燎地大喊:“蕪城的魔鬼來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