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92 禽獸之疑

搞清楚了是什么東西,楚云升反倒沒那么擔心,“人頭”再古怪,它也僅僅是人頭而已,一只利箭就能消滅它,算不上重量級的怪物。
  
  起碼從現在的情況看,它們威脅不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只是摸樣令人驚惶而已。
  
  楚云升在廚房門口頓了一下,以極快的速度退去戰甲和斗笠,在頭上套著一個毛線帽子,只露出雙眼。
  
  外面有人,雖不知道他們是誰,楚云升還是很小心,不知道白衣女人是否也從這個方向逃了出來,或者斗篷人還有其余的同黨,他現在可以輔戰的東西,只有五只封印青甲蟲,不是他們的對手,需要恢復一陣子才行。
  
  !
  
  樓房的后門被人推開,一群人舉著火把沖了進來,夾雜著一個男人的連聲呼喊:“……快退到房子里面,大力、小四跟我頂著!”
  
  楚云升和埃德加此時正出了廚房的房門,雙方都毫無準備地當頭碰到了一起。
  
  啊!
  
  一聲驚懼刺耳尖叫……
  
  對方顯然被驚嚇到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在這個孤野的小樓里,竟然鉆出兩個模糊的身影。
  
  嘸……
  
  走在前面的身影連連后退,條件反射式地將手中的“投槍”,朝楚云升和埃德加扔了過來。
  
  “NO,NO,NO……我們是人,我們是人!”埃德加見楚云升毫不費力地將木制投槍格擋到一邊,大聲喊道,不過楚云升見他臉上怪異的抽搐般地笑了一下,在晃動的火把光下,顯得一絲陰森恐怖的味道。
  
  “不要放箭,他們是人!”對方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將火把探了探,趕緊說道。
  
  “人?這里怎么會有人?”
  
  “難道是從蕪城逃出來的?”
  
  “操,他們有槍!是那幫魔鬼!”
  
  嘩啦!
  
  這群人見到楚云升和埃德加手中的槍支,臉色大變,紛紛將“武器”對準他們,緊張萬分。
  
  “GOD!你們不要亂來,我們會反擊的!”埃德加見對方非但沒有和平何處的意思,反而變本加厲地箭張弩拔,急忙舉起暗能槍,緊緊地握住槍身。
  
  楚云升略略地掃了一眼這群人,所持有的武器,全部是一些冷兵器,沒有黑暗武士存在的跡象,最為奇特的是,他們每人鼻子和嘴巴上都包裹著一只布條。
  
  弓箭和木制投槍,對如今的楚云升,威脅能力基本為零!
  
  他皺了皺眉頭,本不想和這些人類的發生什么沖突,大家都是幸存者,能活到現在,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剛才始料不及的遭遇,對方本能的過激反應,他可以理解。
  
  但如果他們在知道自己同是人類的情況后,還要無故攻擊自己,那就另當別論了。
  
  楚云升不是沒有殺過人,相反自從黑暗時代以來,他手上沾的人命,已經足夠陽光時代的法律判他一輩子的死刑。
  
  埃德加比起楚云升大概更能體會什么是人心,當時他可是被楊棟逼著身綁繩索,作為炮灰般的探路工具,他毫不懷疑眼前的這群拿著原始弓箭的人,會射殺他的可能性。
  
  黑洞洞的槍口,VS,繃緊的弓箭,誰也不敢第一個開火,雙方都冷汗直流,似乎命懸一線,始終就這么對峙著。
  
  不過這不包括楚云升,他仿佛毫不在意,提著暗能槍,在一群人目瞪口呆中,像是眼前的對峙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一樣,徑直走到前廳大堂的窗戶口,向外面打探了一下情況。
  
  “倫農先生,您,您要去哪里?”埃德加見楚云升丟下他一人對峙著這么多原始武器,立刻一邊向楚云升后退,一邊緊張地說道。
  
  他卻是不知道,楚云升在他身上封印的六甲符,完全能夠抵擋住這波原始武器的攻擊,根本用不著如此慌張。
  
  “我出去殺光這些人頭鬼怪,你呆著不要亂動,另外告訴他們,我們只是路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楚云升拍了拍埃德加的肩膀大聲說道,也不管埃德加一個黑人老外聽得懂聽不懂什么叫“井水不犯河水”,其實上他是說給對面那些人聽的。
  
  當然,這些人頭鬼怪不趕緊處理掉,再招來其他怪物,麻煩更大,從恐怖之城到金陵城,這樣的事情一直在不停地上演。
  
  “啊!倫農先生?我,我一個人,他們,他們……”埃德加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當剛強壯膽!”楚云升笑了笑道,打開大門,人影一閃而逝。
  
  埃德加咽了口吐沫,盯著蒙著嘴巴的人群,手指極度緊張地靠近著暗能槍的扳機,忽地,臉上又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
  
  “招哥,那人真的出去了!他一個人?外面起碼有三十多個飛頭怪!”小四雖然壓低了聲音,但依舊掩飾不可置信的語氣。
  
  “會不會是天行者呢?天啊,蕪城的那些魔鬼,竟然動用天行者對付我們,我們完了!”小四旁邊一個女人,絕望地驚呼道。
  
  “天行者!招哥怎么辦?怎么辦啊?”
  
  “我們完了!”
  
  “我認得那個黑人,就是那幫惡鬼,錯不了!”
  
  ……
  
  “大家不要慌!不要慌!大力,你保護好秦大爺和眸幼,無論如何你要帶著他們活著回去,他們是寨子里所有人活下去的保證!小四,你……”張子招壓住心頭的驚慌,飛快地布置著,雖然他心里另外一個聲音不停地再嘲笑他:放棄吧,在天行者面前,一切都是徒勞!
  
  ******
  
  楚云升舉起暗能槍,接著又放了下來,那些長著翅膀的腦袋,咦呀!地漫天亂飛,以他目前的槍法很難精確打中。
  
  此時,他不禁又十分想念起小老虎來,如果它在,不但能提前發現這些會飛的人頭怪物,而且根本不用他出手,小老虎的風形虎爪,完全能夠震殺這些莫名的怪物。
  
  人頭怪物見楚云升舉槍又放下,大概以為楚云升無法擊中它們,逐漸地囂張地吐著黃煙,露出嘴中的獠牙,伸出帶刺的長長舌頭,沖向楚云升。
  
  “不要以為就你們會飛!”楚云升一槍撂開一只人頭怪物,冷笑道,只要一招劍戰技,這些人頭怪物飛的再快,也不過是劍下之死物,只不過他不想在它們身上浪費寶貴的本體元氣。
  
  “看看是你們厲害,還是老子的蟲子厲害!”楚云升拍出封獸符,隨意釋放出一只青甲蟲,下達殺死所有人頭怪物的封印令。
  
  青甲蟲一出,本來囂張無比撲下來的人頭怪物,頓時如霜打的茄子,炸了窩一般,惶恐萬分地拍動著耳邊的小翅膀,爭先恐后地向黑暗深處逃竄!
  
  但它們的速度,那里能比得上目前號稱蟲族最快的青甲蟲,只見青光一閃,青甲蟲便激射而去,鋒利的勾爪輕易地撕開人頭怪物。
  
  奇怪地是,此時青甲蟲竟然向控制者楚云升,傳來一陣強烈的進食欲望,在獲得楚云升封印令的許可下,它長長的鋸齒嘴中,伸出尖銳的喙,將人頭怪物中的“螞蝗”段蟲,吸出到腹內。
  
  楚云升暗暗奇怪,封印蟲是不需要進食的,它們依靠能量維持形體,怎么忽然之間產生了進食欲望?
  
  現在不是深究這個的時候,早點消滅這些人頭怪物才是重點。
  
  另外,埃德加雖有六甲符護身,但畢竟是一階的,楚云升也不放心他一個人在里面呆的太久。
  
  有青甲蟲在,楚云升站在外面也是多余,照它撲殺人頭怪物的速度來看,也要不了多久。
  
  ******
  
  “眸幼,別怕,大力會保護好你的,一會,你和秦大爺跟著大力先走,知道嗎?”張子招輕輕地在一柔弱地女孩耳邊說道。
  
  “招大哥,我不怕,秦爺爺說他們不是蕪城的禽獸,你看那個黑人,他在顫抖、害怕、擔心,那些魔鬼和禽獸,一定不是這樣的。”叫眸幼的女孩,閃動著眼神說道。
  
  “眸幼,你要記住,禽獸的任何外表都是偽裝,他們從來都是無惡不作,兇殘之極!你沒看見剛才出去的那個人嗎,他眼神冰冷,毫無感情,那種不屑一顧,高傲在上,視我們為死物的樣子,不正是那些禽獸么?”張子招艱難地而仇恨地說道。
  
  “唉……”秦仁伯在一旁,聽完張子招的一番話,苦澀地嘆了一口。
  
  井眸幼蹙動著柔嫩地眉頭,清澈地眼神中,閃爍著火把的倒影……
  
  “招哥,你聽,外面飛頭怪的死前慘叫!”小四是個瘦瘦的小伙子,渾身上下,連皮帶骨加起來,也不過80斤的樣子,瘦的嚇人,但卻是這群人中最靈活的一個。
  
  “果然是天行者,你們聽,一陣一陣的,連續慘叫,不是天行者,根本做不到這種速度!”有耳朵靈光地人,趕緊補充道。
  
  “小四,乘著他殺飛頭怪,你從后門出去打探一下,看有沒有機會退出去,天還黑著,一進入黑暗里,他不可能抓住我們所有的人!”張子招稍稍思索了一下道,他本以為楚云升出去是召喚其他同伴,而不是真的殺飛頭怪,那么多的飛頭怪,就是來個天行者,也不可能在微光出現前殺光。
  
  “好!”小四機靈地從人群后面鉆了出去,神經高度緊張的埃德加壓根就沒看見。
  
  于此同時,楚云升推開大門,踱入大廳,對著拿著弓箭刀具棍棒的人,靜靜地說道:“人頭怪物已經差不多殺完了,你們可以安全地離開了!”
  
  張子招等人俱是一愣,覺得耳朵是不是聽錯了!?這個男人竟然說他們可以平安地離開了?
  
  難道城里的那些“惡鬼”,在外面設下了陷阱?他們剛冒出這個念頭,便又聽到這個男人,一邊上樓梯,一邊說道:“如果你們暫時不走的話,樓下歸你們,樓上歸我們,我還是那句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
  
  這下,張子招等人徹底懵掉了,已經做好準備犧牲的一場腥風血雨,就這樣沒了?這人到底是什么人?難道真的不是蕪城中的那些魔鬼?一個新來的天行者?(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