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82 人鼠互食

“……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埃德加心中默默地詠念著,腳底打著顫,跪爬在地上,漸漸地隱沒在黑漆漆的世界中。
  
  繩條悉悉索索,一節一節地向黑暗的世界中“探索”。
  
  到底還有沒有蟲子,一試便知了。
  
  ******
  
  腹部的劇痛稍稍平穩一些后,楚云升才意識到,因為長時間地被腐蝕粘液侵蝕,加上蟲子的火能量攻擊,火性毒素已經嚴重地侵入到他的身體內部,不但造成他虛弱無力,更為恐怖地是,毒素的擴散令他反反復復陷入昏迷狀態。
  
  在這個尚未完全脫離危險的地方,昏迷是極為危險的事情,但楚云升沒有更好的辦法,他手里沒有驅毒符,只能靠著融元體在體內對毒素進行反擊,從攝元符上的攝取的元氣,根本來不及積蓄壯大,全部被融元體用于抵抗毒素的擴散!
  
  楚云升忽地覺得腿上一陣刺痛,再次從昏沉驚醒,這一醒,便冷汗及背,在他的四周,詭異地出現點點的小綠光,一對一對,如同鬼火一般。
  
  甚至他的腿上都一對這樣的綠光,正是刺痛的來源。
  
  楚云升立刻將暗能槍槍口朝下,對著抖動的綠光扣動扳機,他無力抬起槍支,只能用自己的身體拖住槍身。
  
  暗能槍沒有聲音,但火元氣彈有亮光,一發射出,腿上的綠光點立刻被元氣彈撕成粉碎,但當它落在綠光群中的時候,楚云升倒抽一口涼氣,他的附近,密集這大量的老鼠,其中的一小部分,眼睛是綠色的……
  
  楚云升還記得自己上一次面對老鼠群的時候,大概是在的逃往金陵城的路上,被核彈的沖擊波炸暈,醒來后,便發現自己和小老虎被上百只的鼠群所包圍,最后是靠著物納符中的腐蝕粘液將它們一舉消滅擊退。
  
  不過那個時候,老鼠就是老鼠,眼睛不會發出綠光,情況似乎有些不同了!
  
  他現在也無力將物納符中的腐蝕粘液取出用于攻擊,體內的火毒素和融元體的斗爭已經到一絕雌雄的高-潮地步,后果就是導致他全身麻痹般的無力。
  
  “操,沒死在蟲子手里,總不會死在一群老鼠嘴里吧?”楚云升自嘲地暗罵了一聲,心中卻急轉電思。
  
  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力量,或許這就是人在求生欲望下迸發出來的潛力,楚云升從融元體“手中”拼命地奪取了一絲元氣,啟動了戰甲,并將斗篷死死地裹在自己身上。
  
  然后不停地扣動著暗能槍的扳機,他已經無法向暗能槍注入元氣,又沒有總指揮部特制的暗能量子彈,只能憑借它自身的暗能場,在火兵符的作用下。激發一絲微弱的元氣彈。
  
  是死是活,就看斗篷和戰甲能否撐住老鼠的啃咬吧!
  
  楚云升最終放棄了無用的微弱元氣彈,將攝元符拿在手里,最大限度的吸取著元氣,只要加快融元體戰勝火性毒素,恢復自己的機能,這些老鼠,眼睛就是再綠,牙齒就是再鋒利,也不夠自己塞牙縫的!
  
  ******
  
  王起順都有些發困了,從黑暗降臨到過了午夜,一直折騰不止,他的兩只眼皮早就在不停地在“打架”和“搏斗”。
  
  他打了一個盹,手中握住的繩索,卻突然地抖動了一下,然后劇烈地繃直,遠遠地黑暗深處,傳來撲騰地動靜聲。
  
  王起順心中立刻慌張起來,急急地向劉鐵生打著手勢,連忙丟了繩索去關門,卻見繩索又是一松,埃德加的影子吱吱嗚嗚地悶叫,跌滾摸爬地折返反了回來。
  
  楊棟三人趕緊將大門死死關緊,退開一段距離,抱著步槍,緊張地對著大門。
  
  嘭,嘭,嘭
  
  那是埃德加的頭撞擊大門的聲音,在寂靜地黑夜內,顯得格外的清晰。
  
  “這個黑蛋,我就說他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早晚得害死我們!”劉鐵生后悔地低聲說道。
  
  “聽!沒蟲子的聲音,蟲子不是這種吱聲!”王起順不知道那里來的膽子,貼著墻壁聽著外面的動靜。
  
  “老鼠!快開門啊,劉?是老鼠啊,我們有東西吃了!”埃德加終于蹭掉了嘴中的臟布,激動且興奮地叫道。
  
  劉鐵生開始并未相信他的話,埃德加一向是咋咋呼呼地人,卻不到一會,門底下的破開的一個小缺口中,竟果然鉆出一個“毛茸茸”的老鼠。
  
  在陽光時代,或許他會覺得老鼠的骯臟和厭惡,但經歷了金陵城食物短缺的大饑荒時代,在劉鐵生以及所有的下層流民中,老鼠儼然成了“美味佳肴”。
  
  正是因為這樣,金陵城中的老鼠幾乎到了絕跡的程度,偶爾冒出來的一只老鼠,往往引發血腥的爭奪,為它死上一兩條人命都是常見的事情。
  
  劉鐵生的血液似乎全部集中到了腦門,有老鼠就代表著他們將來新的食物來源,短時間內就不會餓死,當然至于老鼠是靠吃蟲尸、還是人尸活下來的,從來不會有人刻意去提,自動地在腦海中過濾掉了。
  
  這只鉆進來的老鼠似乎并不懼怕他們,一反鼠輩膽小的常態,齜牙咧嘴,作勢欲撲,只不過它的身形實在太渺小了,它對面的人類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微微不同的細節,他們自見到老鼠的那一刻起,一個個神情變得愈加的激動起來,他們又可以活一陣子了。
  
  劉鐵生提了提有些松垮的褲子,征詢意見般地往了楊棟一眼,但他的行動已經表明了他的想法,他已經將槍背起,抄起一直呆在身邊的另外一件武器鋼筋條。
  
  “他奶奶的,小王,開門捉老鼠!”楊棟順手撿起一張椅子,氣勢洶洶地朝著鉆進來的老鼠頭上拍去,同時向著那些男女研究員喝道:“狗日的,不想死,趕緊過來捉老鼠!”
  
  機會難得,這里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這么想的,錯過這村就不會有那店,老鼠習性陰暗,進入黑暗時代后,更是“狡猾奸詐”,平日想逮住他們,除非變成有尾巴的夜貓。
  
  老鼠一只接著一只從大門的破洞口里鉆了進來,令他們興奮異常,老鼠越多,那就意味著他們食物來源越多。
  
  然后,他們并不知道,他們將要面對是什么!
  
  王起順嘩啦地打開了大門,埃德加一頭栽了進來,順著地上滾了一圈,身上還爬著三五只老鼠,嘰嘰吱吱,一個勁地往埃德加的衣服里面鉆。
  
  “咬我?Bitch!踩死你,踩死你!”埃德加伸手將老鼠掏了出來,砸在地上,狠狠地罵道。
  
  滿地老鼠從門外涌入進來,如同廚房里面的遍地的蟑螂,十幾個像是打了興奮劑,利用樓里的一切順手的“武器”,鬧哄哄地撲殺地上的老鼠。
  
  “不好了!老鼠越來越多了!”首先發現異狀的并不是“擁槍三人組”,而是對生物敏感的研究員,發出驚叫的正是他們其中的一個女研究員蘇晨怡,長相十分俏麗,穿著研究部的制服,則更顯得一絲的質感。
  
  因為一直有著總研究部的食物保障,和那里餓得骨瘦如柴的饑民不同,她的身體依舊保持著健康的活力,這也是楊棟一直暗中看中她的地方。
  
  楊棟的心思,這三天來,從他的眼神中,蘇晨怡很聰明地已經讀懂和知曉,三天前,像楊棟這樣半流氓式的前流民,連她的衣角也別想摸到……
  
  她這一聲的驚叫,頓時驚醒了其他人,滿地的死老鼠,卻及不上新涌進來的老鼠,甚至很多人的身上已經爬上了好幾只!
  
  “操!我就知道黑蛋這貨干不了好事!”劉鐵生破口大罵道,抓起兩只試圖鉆入他衣服內的老鼠,砸在地上,人卻迅速地朝著樓上跑。
  
  剩下的人,接二連三地驚慌地這從樓道擠向二樓,誰也想落在后面,被老鼠淹沒。
  
  “操你媽的,給老子下去!”楊棟狠狠地揪住一個年級稍大的男研究員,將他擠開,推到自己身后,力量大了寫,那人一個沒站穩,滾落了下去。
  
  研究員們因為一開始的時候,就靠近樓道,所以驚起逃跑的時候,楊棟反落在了他們后面,此刻,他如此舉動,嚇的前面的研究員立刻給他讓出一條路,誰也不想被這個“惡人”推到鼠群中。
  
  王起順還在更后面,見一個人影滾下來,嚇了一跳,本想伸手拉他一把,卻見老鼠們快速地沖了上來,打了激靈,趕緊邁開大腿,朝二樓逃竄。
  
  “救,救命啊……”滾下樓梯的男研究員很快就被洶涌地老鼠所淹沒。
  
  !
  
  二樓的大門被死死的關上!
  
  眾人驚魂未定,就聽到老鼠開始啃門頭的聲音,頓時嚇的三魂齊冒!趕緊亂哄哄地朝三樓逃。
  
  他們只顧著逃,卻未見到門上,戕、戕、戕地被一個個長形冰刺,射成一個個窟窿……
  
  ******
  
  楚云升整個人裹在斗篷和戰甲,尋常的老鼠根本無法撼動這兩件足以抵償蟲子進攻的利器。
  
  但令他哭笑不得,卻又擔心萬分地是,這些老鼠在他身下窩成一堆,并力托起,竟將他搬運起來,向綠光密集的地方鼠行移動!(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