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78 啟程

“你和我走吧,我可以保證你的生命安全。”白衣女人輕然地說道,斗篷人已亡,楚云升一人已不再是她的對手,這是他唯一且最好的選擇。
  
  她不擔心楚云升能跑得掉,她自信自己的速度完全比得上一個人類,雖然這個人類有些奇特,但依舊是一個人類。
  
  半響過后,白衣女人卻未聽到一旁楚云升的應答,她心生警覺地扭過白皙的脖子,只堪堪見到一只肥大的金甲蟲的屁股,飛速的朝著地下拱進,那里還有楚云升的影子?
  
  白衣女人立刻以迅雷之勢冰封附近的土地,試圖凍住這只怪異出現的金甲蟲,她有一個感覺,那個“狡猾”的人類一定就在這只蟲子身上。
  
  但一切都太遲了,金甲蟲已經徹底鉆入地下。
  
  白衣女人微微一蹙清眉,是大意了?還是他有太多的秘密,令自己猝不及防?竟然讓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毫不費力的溜走了!
  
  連同斗篷人的那具尸體,以及他的蓑衣和掉落的斗笠,都一起不見了。
  
  她凜然一笑,伸手抹向鮮血染紅的肩頭,血污一粒一粒地從白雪般的衣服上漂浮出來,凝聚成塊,而她的肩頭重新恢復了一塵不染地潔凈。
  
  旋即,她輕盈地掠向北方……
  
  ******
  
  此刻,楚云升正憋住呼吸,隨著金甲蟲的身體,鉆入在深厚的土層里,金陵城消失后,那股阻擋金甲蟲鉆入地下的神秘力量也隨之而消失,只是周圍潮濕和閉悶的環境令他十分難受。
  
  但他必須忍受著,他現在已無力再戰白衣女人,紫炎魔蟲尚未滋養恢復,僅依靠十張不能完全發揮全部效果的離火符,即便拼掉性命,也至多和她戰平,毫無意義。
  
  他的目的是殺這兩個狗雜碎,而不是區區的打平。
  
  只可恨那個斗篷人,至死都將自己作為最大目標,仿佛是一條見到骨頭的餓狗,對自己窮追不放,讓楚云升打算坐視兩個異族相斗再一網打盡的企圖,徹底落空。
  
  不過,最終能殺掉斗篷人,白衣女人的確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也算是他們鷸蚌相爭,自己得到的一點點艱難的“利”吧。
  
  但楚云升很清楚,白衣女人幫自己殺斗篷人絕沒有什么好心,他們那些無頭無尾的對話,他雖不能完全聽得完全明白,但也不是傻瓜。
  
  所以殺死斗篷人,宣泄出一半的怨氣后,他迅速地冷靜下來,自己必須要逃走,絕不能落在白衣女人的手里,他要留著這條命,去尋找失落的金陵城,那里有著他的一切,和這個相比,兩個異族的命一錢不值。
  
  他強迫自己相信,金陵城只是消失了,只是被那種吸力吸入到蟲子的世界中去了,并沒有灰飛煙滅,他們一定在另外一個世界存在。
  
  自己只要想辦法找到進入蟲子世界的入口,比如說小站的那個鏡壁,穿透天軌的通道,進入那個世界,就一定能夠找到失落的金陵城。
  
  這是他的希望所在,他絕不放棄。
  
  ……
  
  金甲蟲從地面下鉆出蟲頭,楚云升貪婪地呼吸著冰冷地空氣,臉色因為長時間的缺氧而變的煞白。
  
  金陵城消失后留下的巨坑已在他的身后,天空上那點明亮的極光,已經黯淡下去,消失于無垠。
  
  無邊無際的黑暗繼續統治著個亂了套的世界,除了遠處的依稀可見的巨墳火煙,四周死一般的寂靜和沉淪。
  
  楚云升兩眼前一片漆黑,甚至伸手都不能見到五指,更不要說辨清方向。
  
  他不敢點火,也不敢使用電筒,現在只剩下他孤身一人,而且前方就是蟲群的老巢,被發現了,就必死無疑。
  
  以前有小老虎在的時候,尚且有它為自己警覺周圍的風聲動靜,如今他卻沒有那個能力,他只能感覺近身周圍的元氣波動,如果是蟲群的話,等他感覺到的時候,也已經遲了。
  
  楚云升遲疑地摸黑嘗試這向右邊跨了一步,是實地,他又跨了一步,還是實地,接著第三步,卻腳下一空,窟窿一聲,滾了下去。
  
  他不顧狼狽,連忙地爬了起來,抽出千辟劍,緊張地向黑暗地四下地劈砍幾下,卻什么也沒有。
  
  定了定心神,楚云升用千辟劍一步步探索著周圍的弓箭,他看不見任何東西,只能憑著探索的感覺,猜測自己應該掉入到一個彈坑中了,這種彈坑在蟲子老巢前,有著無數個。
  
  他隨即想到一個主意,小心翼翼地控制還扒在地面上的金甲蟲,爬入彈坑,因為完全漆黑,楚云升看不見它的動作、速度、位置,只能憑借著它爬行的聲音,判斷它位置,以防止自己被它的腿尖給踩到。
  
  現在這種情況,根本走不掉了,后面有不知道在哪里的白衣女人,前面有蟲子老巢,四周又一片黑暗,只能等到天空微光出現,再做打算。
  
  之所以將金甲蟲召入彈坑,楚云升是要用它的身體為掩護,在彈坑的周壁上,挖出一個可供他藏身的小洞,以讓他安全度過今晚,直到微光出現。
  
  他不是神仙,他需要睡眠,尤其是在大量消耗元氣能量之后,更加疲乏。
  
  不過千辟劍用來挖坑,顯然不太趁手,但好歹它鋒銳無比,斷鐵如泥,他嘴巴上吊著一只小小的電筒,手腳并用,很快便挖出一個剛好夠他蜷身縮進去的小洞。
  
  接著,再控制著金甲蟲的身體,完全擋住洞口,只留下一絲可供空氣流動的縫隙,并給金甲蟲下達“沉睡”的封印令,就像死去一樣,一動不動,即便是偶有出來打探情況的赤甲蟲,也不會覺察出什么異樣。
  
  小洞中,楚云升抱著雙腿,蜷縮著身體,退去周身的戰甲,以空出更多的空間。
  
  不知道是因為孤獨,還是寒冷,他不禁地又抱緊了自己的雙腿,卻發現衣服口袋里面有個什么東西咯噔著身體。
  
  他費力地從口袋里將它掏了出來,摸起來,應該是一個長方形的盒子,他仔細地想了想,不記得自己有在口袋里放過這個盒子。
  
  難道是姑媽她們放得?他記得最后這件灰色的大衣,臨走的時候,是景恬給自己披上得。
  
  楚云升趕緊哆嗦著重新取出小電筒,慌亂間,竟然滑出手心,黑暗中,他不得不摸索了一陣子,才在身下泥土上撿起。
  
  點亮電筒,打開紙盒,里面放著一張寫著字的紙條,一根蠟燭,和一個更小的彩色盒子。
  
  楚云升夾出紙條,攤開紙面,接著微弱的電筒光,讀道:
  
  “……哥,對不起……祝你生日快樂!……這是我和景逸送給你的禮物……”
  
  楚云升失神地望著這張紙條,捂了一下微微發酸的鼻子,將那根燒到半截的蠟燭重新點燃,插在土里。
  
  燭光照亮了狹小的土洞,映照在楚云升臟兮兮的臉龐上。
  
  他雙目遲滯地看著撲騰地火苗,起伏不定,他未曾想到昨晚竟是“最后的晚餐”,自己非但沒有珍惜,反而大發雷霆,此時此刻,他的心底猶如刀絞針扎,痛苦萬分。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在。”他想彌補什么,卻已經是人蟲兩隔……
  
  在這個四周都是潮濕、冰冷并且十分窄小的土洞里,楚云升感受到了史無前例的孤獨感,一波接著一波地侵襲著他的腦袋,撕碎他的心臟。
  
  他想放聲大吼,卻只能壓抑地將臉龐埋在泥土里,啃咬著泥渣,十指不顧一切地插入到土中,身體隨之而輕輕地抽搐……
  
  ******
  
  楚云升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8時左右,是被地面上的蟲子腳步聲驚醒的。
  
  蠟燭已經燃成灰燼,盒子也收入物納符。
  
  他以最開的速度啟動了戰甲,將孫教授交給他的暗能Ⅱ型全自動步槍取在懷里,這只槍經過自己加封火兵符,威力遠比他的沖鋒槍。
  
  另外一個優點是這支槍,不但可以連擊,且在射擊時,聲音極為微弱,和暗能1型有著天壤之別。
  
  他將腦袋掉轉靠近洞口,順著金甲蟲和洞口間的一絲縫隙,向外面望去,天空中已經有了一絲微光,只是地面不停地有蟲子陸續向金陵城失落后留下的天坑移動,令他不敢輕舉妄動。
  
  必須盡快想到離開這里的辦法,如果蟲子一旦將天坑當成老巢,自己便深陷蟲窩了,楚云升暗暗忖道,腦袋飛速的運轉奔逃之策。
  
  他本想效仿之前用過的策略,隱匿在金甲蟲的身體內,“偷渡”過蟲子的地帶。
  
  但上次封印火焰魔蟲,并在外圍偷獵到大量的赤甲蟲后,蟲群也許是“珉”對自己這個封印金甲蟲,似乎能有一絲識別能力,許多赤甲蟲對它都有著強烈敵意,以致他最終一只赤甲蟲都偷獵不到,只得懨懨返回。
  
  此時金甲蟲在楚云升封印令下“沉睡”還好,就像一個死物,如果一旦“激活”,他不敢保證周圍的蟲子是否會發覺它的異樣。
  
  現在他要面對的不是一兩只,一兩百只的蟲子,而是整個圍困金陵城的龐大蟲群,稍有一個不慎,便會萬劫不復!
  
  楚云升不敢賭,必須有個完全之策。
  
  他將斗篷人的斗篷一套裝束取了出來,土洞本來就不大,多了這件斗篷,便塞的滿滿當當。
  
  這是他最后逃脫之際,乘著白衣女人不備,冒險帶走的。
  
  斗篷人化身火焰,以及更進一步的隱藏身形的能力,楚云升都仔細觀察過,似乎和這件斗篷有著很大的關系。
  
  如果自己能找到辦法,運用這種能力,也許能夠逃脫這里吧,楚云升暗自揣測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