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74 冰困符與決堤

“打開入口的五臺三角錐形機器,需要黑暗武士的不同屬性的暗能量,所以他們需要大量的黑暗武士做事先的準備,這是劃分名單。”丁顏遞給楚云升一份文件,徐徐說道。
  
  楚云升略略地掃了一眼,疑問道:“火能,冰能,這兩種黑暗武士金陵城倒是有很多,金能馬馬虎虎也能湊一點出來,木能和土能,幾乎非常少見,他們怎么湊得齊?”
  
  “這就是白衣女人和斗篷人的矛盾所在,按照斗篷人一方,方越候的說法,他們已經建造了轉化機器,可以運用金能催生出木能,火能催生出土能,激發能量場,開啟入口。
  
  但,白衣女人一方則認為這種催生出來的屬性并不穩定,成功幾率不高,反而浪費資源,甚至毀壞機器,要求延遲一段時間,搜尋這兩種能力的黑暗武士,或者改進機器。”丁顏輕輕一笑道。
  
  “結果呢?”楚云升徑直問道。
  
  “方越候自然不同意,但斗篷人似乎急迫地要進入反世界,宣稱白衣女人如何不一起合作話,他同樣會單獨行動,但找到的東西,就不能共享。”丁顏搖了搖頭道。
  
  “大概什么時間?”楚云升思索一下,他不知道斗篷人那么急切的要進入反世界要尋找什么東西,但白衣女人估計同樣十分重視,最終可能不得不提前開啟。
  
  “不太清楚,但估計不會超過六七天的時間,現在蟲子不來襲擊,總指揮部已經要求所有的黑暗武士,養精蓄銳,積蓄能量。”丁顏當即說道。
  
  楚云升略略算了一下,時間雖少,但也足夠他將攝元符的元氣,轉化為三階攻擊元符了,只是滋養紫炎魔蟲稍稍緊迫了一些。
  
  不過現在自己不主動去找兩個“異族”的麻煩,暫時也用不上紫炎魔蟲。
  
  這個蟲子,可是現在自己除了古書以外,最大的寶貝了。
  
  楚云升將自己關在寫字大樓的第十層的密室,開始大量制三階攻擊元符,越階制高級元符,其實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要平穩地控制住元氣消耗速度,否則就會出現炸墳時,那種元氣暴亂的情景,稍有不慎,就可能危及到生命安全。
  
  他主要的敵人還是蟲子,兩個“異族”只能算是潛在的對手,矛盾在蟲子的威脅沒有徹底緩解前,不會過分激化,所以他的制的重點依然是冰符,對付蟲子冰符的效果最好。
  
  但火符也準備了一些,以防止那天寫字樓頂的事情再次發生。
  
  冰符除了冰崩符,還有其他許多攻擊力更強的元符,只是冰崩符勝在制手法簡單上,楚云升已經熟能生巧,成功率極高,避免制失敗而造成大量元氣的浪費。
  
  不過,他現在想嘗試制一種十分“另類”的三階攻擊元符,確切地說,它已經不能算是攻擊元符,而是屬于一種冰凍囚困目標的獨特功能的元符。
  
  在符體激發后,它將對攻擊目標形成一個穩固的菱形體,將目標困入其中,形狀如同兩個三角錐體,上下無縫合成一般
  
  當然這只是古書中的描述,楚云升也從來沒見過實戰中場景,只能憑空想象而已。
  
  這是楚云升能從古書上找到,最適合他現在制的,比冰崩符威力更強的一種冰符,其他攻擊力更為強悍的冰符,不是他認得的字符不夠,就是本體元氣加起來,也夠一次制過程,當然那種冰符的威力是不可想象的。
  
  冰困符,和封獸符一樣,需要消耗楚云升近四十五個量左右的元氣,耗費極大,還不易成功。
  
  楚云升沉住氣,將所有的制手法,在腦中流暢地默過一遍,然后釋放本體元氣,開始小心地制,但即便這樣,他仍舊連續失敗兩次,浪費了巨量的元氣,直到第三次才勉強制成功。
  
  好不容易制成功的冰困符,楚云升不敢拿去做實驗,驗證它的功能,連續兩次的失敗,可見成功率極為低下,只要有一張應急防身就行了,再多他就浪費不起那么多元氣了。
  
  剩余元氣需要精打細算,用在冰崩符上面,則更為劃算,畢竟那種冰符,自己成功極高,只要不受到打擾,幾乎不會有失敗的情況。
  
  最終用去了三天的時間,楚云升一共制二十張冰崩符,十張離火符,以及一張冰困符,還是剩余一些攝元符,留作補充之用。
  
  比他想象中的速度要快了一些,他對冰崩符的制愈加顯得熟練了。
  
  楚云升活動了一下身體,連續三日封閉在密室奮戰,令他身倦體乏,精神都有些恍惚不定。
  
  伸手看了一下機械表,已經是20點多了,楚云升暗暗奇怪,以往19點不到,景恬就會把食物送上來,現在已經過了1個多小時,絲毫沒有動靜。
  
  有些奇怪!
  
  楚云升一直沉心于制元符,心無外物,只要不過于喧鬧,他都沒有太過留心四周的異樣,畢竟寫字大樓有姚翔帶著“冰火戰隊”嚴密防守。
  
  這不覺察還好,此時一覺察,他心立刻驚了一下,寫字大樓似乎靜的可怕,一丁點的聲音都沒有!
  
  連往常時時都能聽到的那些家屬的小孩的打鬧聲,都一概沒有!
  
  沉寂的寫字大樓,悄然無聲。
  
  歷經過無數次危機,以及各種莫名奇妙事件的楚云升,頓時感到異狀,心懸了起來。
  
  他穩了穩心神,這個點也不是所有人都入睡的時候,怎么會一點聲音也沒有?
  
  “虎仔?”楚云升試探性地低聲喚了一聲。
  
  小老虎一直都守衛在密室門口,通常只要自己一聲輕微的呼喚,以它的風靈敏,很快就會撲到自己跟前,親密無窮。
  
  但此時,楚云升心底直沉,小老虎沒有出現,依然靜悄悄的。
  
  不可能會出什么事!楚云升一遍遍地告訴自己,要沉住氣,12點多的時候,景恬還送過食物上來,雖然他沉心符,但如果有打斗的動靜,他也不可能聽到不到。
  
  即便是斗篷人親來,也不會如此悄無聲息地搞定寫字大樓。
  
  他之所以緊張,并非是因為自己,楚云升出生入死,命都差點丟了好幾回,再大的危險,對他說,都不會過分慌張,他擔心的是姑媽她們以及丁顏等人的安全。
  
  嘎嘎吱!
  
  楚云升輕輕推開密室的房門,木制的門葉發出的嘎吱聲,在幽靜空曠地十層樓間,清晰而又詭異。
  
  怪異的門聲,讓楚云升心里咯噔了一下,以前怎么沒發覺?還是幻覺?
  
  下樓!九樓就是姑媽她們休息的地方。
  
  他的腳步很輕、很快,卻由于四周過分的靜避,每一步都顯得清晰若辨!
  
  很快他就來到有著回音的樓道,忽地下面傳來一個悉索的聲音,一閃而逝。
  
  啪!
  
  燈滅了。
  
  整個大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楚云升臉色越發地沉重,開始不再出聲呼喚,戰甲啟動裝身,千辟劍奪手而出,目光冰冷地射向黑洞洞的樓道。
  
  他盡量不讓自己去想一些令他無法承受的結果,只有一個念頭,不管是誰,是怪物也好,是人也好,如果,僅僅是如果,傷害到他最寶貴最在乎的東西,他縱使舍棄性命,也要讓“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黑暗的末日時代,能讓人堅守的東西,已然不多了。
  
  僅僅只是一層的樓道,卻讓楚云升比從恐怖之城到微光之城上百里的距離還要艱難。
  
  他懼怕樓下那扇門的后面,血泊橫尸,他會發瘋的!
  
  但沒有血腥味,這是支撐他繼續走下去的祈望。
  
  啪!啪!啪!
  
  戰甲腳部撞擊水泥臺階的聲音,在空幽的樓道間回蕩著滲人的響聲。
  
  楚云升深吸了一口氣,憋住,輕輕推開九樓的樓道門。
  
  黑漆漆地一片,似乎窗戶都遮上黑幕。
  
  九樓是姑媽她們和自己一起居住的地方,通常都不會黑暗到這種程度,他手中的千辟劍,不由得地攥地異常地緊,手心的汗水順著指縫,流過鋒銳的劍身,滑落在地板上:滴!……
  
  剎那間,楚云升只覺得眼前一花,整個九樓亮起的一陣耀眼的光芒,頓時喧鬧起來!
  
  極度繃緊的楚云升飛速地向后彈去,千辟劍護在身前。
  
  然而,他看見的不是怪物,也不是血泊橫尸,更不是斗篷人,而是燈火輝煌,熠熠流彩,以及一張張熟悉而親切的面孔……
  
  他震驚、詫異、不解地目光從姑媽楚涵的臉上,落到景恬、景逸、姚翔……最終停在丁顏那微笑的臉龐上。
  
  “哥,祝你生日快樂!”景恬捧著唯一的一根蠟燭,目光閃爍地說道。
  
  生日?什么怪物?
  
  &bsp;楚云升腦袋飛速的運轉,直到思維翻越過那些蟲子、怪物、巨墳、黑暗……,久久才反應過來:“咦?我生日?”
  
  他早已忘到九霄云外了,朝夕不保的時代,連日子都模糊了,誰還會記得什么生日。
  
  明白過來的楚云升,卻不是如眾人期望的那般驚喜,而是一臉冰霜!寒氣逼人!
  
  整個房間里,正準備為他慶生的眾人,頓時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鴨子,不敢發不出一點聲音,緊張地望著快要到發飆邊緣的楚云升。
  
  楚云升冷冽地目光逼視著丁顏,一腳踢開剛想撲上來的小老虎,怒吼道:“你們知道我剛才有多“害怕”嗎!啊!?”
  
  那一刻,楚云升積蓄日久的壓力,仿佛決了堤一般……(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