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72 催生黏液

楚云升本想再從巨墳的另外一條管道鉆出到蟲群中間,去尋找金甲蟲,卻沒想到再這里就遇上了一只,而且還是一只剛剛成型的金甲蟲。
  
  封獸符能夠封印怪物的首要條件就是怪物處于瀕死狀態,也就是生命氣息最為薄弱的時候,否則無法將其拘禁。
  
  只是不知道現在剛成型的金甲蟲是不是也處于氣息最為虛弱的時期,是不是也可以封印?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只金甲蟲,怎么說也得試一試,如果不這樣的話,想在巨墳里武力攻擊這只金甲蟲,將它殺到瀕死狀態,后果自然可想而知,楚云升不會冒個風險。
  
  他悄悄拿出封獸符,符封已經被他做過手腳,那些閃爍的字符不再會出現,激活后,只是一陣光芒籠罩著這只剛剛成型的金甲蟲。
  
  但這里面有元氣的波動,時間不能太長,否則被發覺后的蟲子圍攻,那就麻煩大了。
  
  金甲蟲的身體還有一半未從黏肉鼓包里掙脫出來,陡然被楚云升的封獸符所籠罩拘束,不安地扭動著壯大的身軀,拼命地抵抗著來自符體的吸力。
  
  和封印瀕死怪物的情況完全不同,雖然封獸符依然發揮了作用,說明這只金甲蟲的生命氣息是微弱的,但所消耗楚云升的本體元氣極為龐大,不到兩三秒鐘,楚云升的本體元氣急劇消耗了三分之二,僅僅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而且這種消耗還在繼續加速,如果在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元氣消耗干凈之前,不能成功將它拘禁入封獸符的話,不但意味著封印失敗,而且被驚動的這只金甲蟲,會很快喚來大量的蟲群。
  
  另一個方面,在元氣輸出的時候,以楚云升現在的二元天的境界,無法同時使用攝元符,補充元氣,所以他只能靠著最后的三分之一元氣,爭取成功。
  
  金甲蟲和楚云升如同進行一場生命和元氣的拔河比賽,金甲蟲輸了,就是它原生命的終結,楚云升輸了,就是元氣頓失一空。
  
  一人一蟲,拼命地對抗著。
  
  直到楚云升的本體元氣眼見就要見底的時候,這只新生的金甲蟲漸漸地垂下了腦袋,奄奄一息,它的原生命似乎已經到了盡頭。
  
  咻!
  
  輕微的一聲,新生的金甲蟲被符體從黏肉鼓包里拔了回來,逐漸地縮小,最終隱入封獸符的符體內。
  
  這時候異狀發生了,也許是因為這次封印過程消耗了楚云升全部的本體元氣,使得封印之力極為強大的緣故,新生的金甲蟲被符力拔出后,黏肉鼓包上的兩只一大一小的管子內的液體,跟著符力,被吸出一紅色一金色的兩道黏液,進入封獸符,甚至在符力消失后,還慣性地向楚云升的戰甲上噴射了一堆的黏液。
  
  幾乎只是在瞬間,那被多攝入進來的黏液,就被封印在楚云升身體上的封獸符排斥出來,直接進入楚云升的體內,一股火燒的感覺迅速地彌漫到他的四肢百骸!
  
  楚云升大驚,不知道是不是又中了蟲子的什么毒素?他也不顧本體元氣消耗一空而帶來的虛弱無力感,急忙退后,企圖快速退出管道。
  
  這時,巨墳出現了一陣騷動,從空腔內部飛起一道粗大的管壁,對接上楚云升剛才所戰的入口位置,一股濃濃地血紅黏液,轟轟地滾滾而出,追在快速撤退的楚云升身后。
  
  噗!
  
  楚云升和小老虎幾乎是被血紅的黏液沖出來的,出現在入口的彈坑,立足未穩,就聽到后方的赤甲蟲的嘶鳴聲,越來越近。
  
  一定是被發覺了!
  
  楚云升體內元氣全無,絲毫不敢停留,立刻拔腿狂奔,他和小老虎的速度極快,江北密布彈坑,蟲子也沒死命地跟上來,左右兜了幾圈,見不到楚云升的人影,便又退了回去。
  
  心驚肉跳的楚云升,在一個兩人深的巨坑里,趕緊地掏出驅毒符,取出毒素,如果讓毒素蔓延出來,又將出現當初那種軟弱無力的情況。
  
  在危機死伏,隨時都可能再冒出一只紫炎魔蟲的江北,大意一點就是死亡為代價。
  
  奇怪地是,在驅毒符的作用下,毒素的確清除了一些出來,火燒的感覺也沒有,但楚云升總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
  
  不過時間也容不得他多想,還要趕緊地補充好本體元氣,稍微滋養一下剛剛封印成功的金甲蟲,去找那只紫炎魔蟲。
  
  楚云升一向是“吝嗇”的,在用攝元符補充元氣的時候,無事可做的他,通常都是按照思訣修煉第二層的融元體,配合元氣補充。
  
  突然地,楚云升發現融元體的修煉速度,在最開始的幾秒鐘內,快了那么一點點,雖然只是幾秒鐘,而且只是一點點,但他非常清晰的感覺到了,這種恒定不變地融元體構建速度,他再熟悉不過了,只要一點點波動,他都十分的敏感。
  
  幾秒鐘過后,融元體的速度恢復到原先的程度,仿佛只是突變了一下,接著就消失不見了。
  
  而此同時,那種毒素帶來的不對勁的感覺,也同樣消失于無間,再也體察不到。
  
  楚云升暗暗吃驚,仔細回想剛才的經過,除了最后被封獸符多拔出來的一紅一金兩道黏液,并無其他特別的地方。
  
  難道是那兩道具有毒素的黏液作用?
  
  這只金甲蟲正是插著這兩只管子,然后才被“新生”出來的,說明其中一只管子有著一種催生更為高級的蟲子的能力。
  
  楚云升想起最后還有一些噴射到自己戰甲上的殘留,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紅色黏液起的作用,還是金色的黏液起的作用,干脆全部擦了下來,裝入從物納符中取出的礦泉水瓶內。
  
  這種玄玄乎乎的東西,楚云升不想節外生枝,還是等搞定紫炎魔蟲后,回到金陵城后在慢慢研究。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搞定這只金甲蟲,潛入蟲群內部。
  
  楚云升吸取了上次在南區防線封印金甲蟲的經驗,這只新生的金甲蟲拘禁入符體后,他立刻切斷了封獸符和自己本體元氣的聯系,否則以它那種恐怖的消耗元氣滋養的速度,估計自己當時就得扒在巨墳的管道里。
  
  等他補充好本體元氣后,才敢向封獸符釋放本體元氣,因為著急,楚云升也不管它撐不撐的下,是否對它的結構會有大的損害?
  
  反正這準備一次性使用,只要不當場爆掉,就盡最大努力向它滋養元氣。
  
  消耗掉全部本體元氣后,金甲蟲已經可以釋放出來,楚云升當即按照炸墳時候一樣的措施,在金甲蟲的甲殼縫隙,掏空它的血肉,直到正好可以供他和小老虎藏身的空間。
  
  這只新生的金甲蟲,本就虛弱,滋養時間又極端,再給楚云升如此摧殘,變得搖搖欲墜,若不是被封印令嚴格的壓制著,估計它早就悲痛地嘶鳴了。
  
  好在楚云升終于停了下來,接著只是控制它,利用金甲蟲的鉆地能力,將這個巨坑,又擴大了三倍有余,布置好獵取紫炎魔蟲的戰場。
  
  一切準備妥當,楚云升和小老虎鉆入金甲蟲的甲殼間隙,大搖大擺地返回到蟲群之中,下面就要看小老虎的本事了,是否能盡快地找到紫炎魔蟲。
  
  踏上黏液之地的時候,楚云升明顯地感覺到“珉”的感召力,弱化了許多,再次驗證了它可能受傷的事實。
  
  楚云升小心地控制著金甲蟲,在忙碌的赤甲蟲群中穿梭,順著小老虎警覺的方向,逐步搜尋。
  
  直到一個小時后,楚云升因為高度緊張,而略帶疲憊,不過在一個巨墳旁邊,終于讓他見到了那只威風凜凜地紫炎魔蟲。
  
  和忙碌的赤甲蟲不同,它孤傲地站在那里,火焰長須自然地舞動著,沒有一只蟲子敢靠近它的附近,全部主動地避開一個“無蟲區”,似乎表示著它的地位和強大,猶如一個王者。
  
  這時,旁邊巨墳上掉落下來一個蠕蟲,尚未砸到它,便被那對燃燒著紫炎的長須,焚為灰燼。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做好準備,控制自己的金甲蟲慢慢逼近它,然后迅速地讓金甲蟲向它噴出一道火龍。
  
  這時挑釁,赤裸裸地挑釁!
  
  紫炎魔蟲絕對不會容許這樣的挑釁!
  
  楚云升曾經短暫地跟隨金甲蟲的意識進入過它們的世界,那完全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相互吞噬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它絕對不會允許一只金甲蟲向自己的挑釁。
  
  當然,楚云升也不會去等著去證實它的反應,他的目的是將紫炎魔蟲引出蟲群,方便自己下手。
  
  剛剛噴出火龍,楚云升便控制著金甲蟲,鉆入地下,然后再稍遠的地方,露出半個身體,可供楚云升和小老虎換口氣。
  
  這時金甲蟲的優勢,紫炎魔蟲只能根據它的能量波動尋找到它的大致位置,但有著楚云升的本體元氣干擾,它的定位似乎并不怎么準確。
  
  見到楚云升的金甲蟲在不遠地方冒出蟲頭,被觸犯尊嚴的紫炎魔蟲立刻旋風一樣地撲了過來,楚云升連忙再次鉆入地下。
  
  紫炎魔蟲對蟲子是有某種類似“珉”的精神控制力的,只不過比起楚云升的封印令來說,幾乎可以算是微弱不計了,畢竟它不是“珉”。
  
  貓和老鼠的游戲,在江北的蟲群中上演,楚云升仿佛自己如同一個鉆出地面的老鼠,而紫炎魔蟲是拍打老鼠頭的東西,或左或右,毫無規律,但大方向上,卻是楚云升已經挖好的那個巨坑。(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