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68 自己的路

不論是丁顏所說的“鹿死誰手”,還是祝凌蝶所期望的“正確道路”,都不是楚云升最初的欲望,他原本只想在這個末日時代,好好地生存下去。
  
  丁顏希望自己最終去創造一個“秩序”,而祝凌蝶則希望他跟隨大家一起重新恢復“秩序”。
  
  外有蟲子,內有“非人類”,內外不安,神寧不清,金陵城已無一寸安詳之地。
  
  他徹夜未眠,仰望無盡的黑暗,忽然發現活著很累,死掉的人也許更加幸福。
  
  只是人是舍不得死的,他也一樣。
  
  如果古書是世傳在丁顏的手里,楚云升相信他一定會最終稱霸金陵城,締造他的“新秩序”;如果古書是世傳在祝凌蝶的手里,楚云升相信她一定會借此書恢復金陵城原有的“秩序”。
  
  楚云升清楚自己的分量和能力,在陽光時代,他不過是個普通的上班族,若不是有家傳古書護手,恐怕早就伏尸恐怖之城。
  
  而丁顏、祝凌蝶這些人,在陽光時代,都是上流社會的佼佼者,和他相比天壤之別,或許在某個時候,擁有顯赫家世的祝凌蝶駕駛著頂級豪車,飛馳過自己的身邊,連一眼不會看他這個如同螻蟻一樣的老百姓,跟不要說想林水瑤這樣當紅巨星,會尋求他一個平頭百姓的保護。
  
  但他沒有因此而自我膨脹并洋洋得意,他明白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他有著一本古書,歷經千年先祖們花費著無數心血甚至生命而保存下來的古書,對他們來說古書并無用處,不過是家傳信物而已,但對楚云升來說,這本書,已經是他生死禍福的唯一依托了。
  
  只是,他骨子里依舊是個普通老百姓,得到古書,得到力量后,他還是那個老百姓,這是自己和丁顏、祝凌蝶等人理念思維上的巨大差距,他們各有自己的信念和思路,而且目標清晰,自己卻似乎是依舊過著一天算一天的日子。
  
  這便導致了對同一件事情,自己和他們出現了截然不同的反應,丁顏可以笑著算計白衣女人和斗篷人,最終要一擊而斃其命;祝凌蝶卻可以利用白衣女人達到她們恢復“秩序”的目的。
  
  而自己居然很可悲地覺得煩心?
  
  他仔細的考量,之所以自己覺得煩,最根本的原因是他沒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理念和目標。
  
  有目標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會將突發事件,不論好壞,全部納入自己的目標計劃中去考慮,然后快速地找到可以利用的地方,以幫助自己實現和完成目標,丁顏和祝凌蝶就是這樣的人。
  
  而他卻沒有這樣的目標,僅僅是想安安穩穩地活下來,這并不能算什么目標,因為金陵城每個人懷揣著這個夢想。
  
  正是如此,每次遇到大敵、危機,他都被動地去抵抗,去掙扎和奮斗乃至拼命,所以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覺得很累、很辛苦。
  
  但是,自己的目標又在哪里呢?楚云升覺得這事和寫職業規劃一樣痛苦。
  
  所謂性格決定命運,思路決定出路,他無法短時間內改變將自己的性格變的和丁顏或是祝凌蝶一樣,猿猴并不是一天就能變成人類的,他只能從自己的性格上去尋找適合這個殘酷時代的目標和理想。
  
  這樣細細想來,楚云升覺得自己除了希望能讓自己和姑媽一家平平安安地活下去這個理想,在他性格上,最大興趣莫過于古書所展示的神秘世界了。
  
  和網絡時代,所有充滿幻想的年輕人一樣,對光怪陸離的世界,以及上古秘密的探尋,還有古書前輩來自的幻化般的世界,都強烈地吸引著他。
  
  自從石碑詭異地飛離金陵城,他回到寫字大樓第一件事就是尋找古書上有關石碑的記載。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終于讓他找到了一段能夠大概識別涵義的字符,在他親自催促下,唐教授等人超負荷運轉,勉強供他能讀懂那一段話。
  
  楚云升重新翻開古書,結合這段時間所有稀奇古怪的事情,仔細猜讀。
  
  大意便是,古書的前輩,在和最后一個追殺他的敵人生死決戰后,身負重傷,卻偶然發現了一個人類部落,對著一塊漆黑的石碑進行跪拜,那時候那塊石碑似乎沒有楚云升看到的那么大,但前輩一連用了很多個表示震驚和激動的字符來形容他當時的心情,根據前輩的描述,石碑附近部落人類的智力,明顯高于其他遠一些地方的人類部落,具體體現在對工具的使用上,他們已經超前了許多。
  
  這塊石碑,讓他這個走遍無數個星系的“古董”,都無法理解和認知,他只能猜測到,這塊石碑和億萬年前一個快要被遺忘干凈的傳說有關,因為這個傳說地球數次淪為各方爭奪的戰場,后來全部一無所獲,逐漸也就被遺忘了!
  
  讀到這里楚云升突發奇想:不知道地球上恐龍的神秘滅絕,是不是和地球淪為戰場有關,又或者恐龍本就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楚云升搖了搖頭,這似乎扯的太遠了,繼續讀了下去:
  
  早期,那些企圖來探尋傳說之謎的那些赫赫有名的霸主、文明,因戰死而在地球上遺留下許多的東西,成為“再后來者”尋找的對象,而“再再后來者”只來尋找“再后來者”的東西,如此周而復始!至于最初、最原本的傳說,早就煙消云散地無人知曉了,若是不前輩他活的夠久,都無法知道這樣一個已經被掃到垃圾堆里的傳說。
  
  這便成了楚云升一直猜測斗篷人和白衣女子并非人類的理由支持,也許他們是來尋找正是那些戰死的霸主或者“后來者”所遺留在地球的東西,當然只是猜測,并無實據,而且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些什么東西。
  
  他繼續解讀了下去:
  
  據古書的前輩記載,他在瞬間和石碑有過奇妙的“交流”,那個億萬年前傳說中縱橫無敵而又神秘消失的七宗之始祖的稀少種族,似乎是一夜之間滅絕在一群被稱為“天外邪魔”的手里……
  
  前輩對那些“霸主”殘留在地球上的東西,都不屑一顧,更不要說“后來者”的東西了,只唯獨對這個石碑崇敬萬分!
  
  但當時前輩已經重傷不治,時日無多,無法對石碑再做出什么研究,只能飲恨而逝!
  
  其中大段的話,楚云升看不懂,只在后面,又讀懂了前輩的零碎的一些記錄,感到他深深地對“天外邪魔”的擔憂,希望五千年后,天軌復原,元氣歸返,得到他一生所學的人類,能夠取出他的遺物,尋找到石碑下落,消除地球上的異空間生物后,火速趕往前輩的世界……
  
  到此已經是楚云升能夠解讀的極限,很多都是靠猜出來的!
  
  而楚云升苦苦尋找的目標和追求也逐漸清晰起來,他既然拿著前輩的古書,將來還有可能取回前輩的遺物,那么他就有一個神奇的機會,一個見識到他以前無法想象的世界的機會,也許還會遇到更加強大的妖魔鬼怪,但他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無論怎樣,都有一個目標支持著他,走下去。
  
  他不會去走丁顏的路,也不會去走祝凌蝶的路,他只將走自己的路,屬于自己所追求的道路。
  
  首先他要找到石碑,這個連前輩都崇敬不已的東西,絕非那些“霸主”“后來者”遺落在地球上的東西那么簡單。
  
  要找到石碑,就得先找到前輩的遺物;而要找到遺物,就必須找到剩下的幾幅地圖!
  
  自從第二幅地圖找到,并和古書融合后,第三幅地圖,古書已經隱隱地指向西北方,具體是哪里,楚云升還不知道。
  
  但要他現在放心地出去找地圖,必須先消除食物、蟲子和兩個“非人類”對他寄托所在的金陵城的威脅,他要確保姑媽他們的生命安全,才能安然地踏入黑暗之路。
  
  而現在蟲子偃旗息鼓,也可能在準備下一次猛烈的進攻,但對楚云升來說,最大的風險來自兩個“非人類”的內亂,自己必須削平他們兩個!
  
  根據祝凌蝶帶來的情報,斗篷人和白衣女子打個平手,他們的實力,楚云升大致有個底,光是憑借三階元符,只能保持不敗。
  
  如果想削平他們,必須盡快抵達二元天的巔峰境界,以三品戰甲配合三十道劍影之鋒利,再加上漫天元符,則必勝無疑。
  
  他目前只是二層融元體的境界,中間因為字符的原因,停斷過一段時間,想要早日抵達巔峰之境,唯一加大修煉強度這一條路,古書的前輩記載,修煉煩躁艱難,卻根本不會有捷徑可走。
  
  另外,在此之前,他還需要去趟總研究部,向孫教授了解一下,何為“反世界”,古書上自己能搞懂的字符段落,卻是還沒有類似的介紹。
  
  此時,天空中透出一絲微弱的光芒,挑戰著統治大地的黑暗。
  
  “也許,將來讓丁顏、姚翔他們成為金陵城的權利巔峰,是個不錯的主意。”楚云升向著那絲光明,喃喃自語地說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