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67 金陵城的辛秘

樓下見到楚云升和白衣女子“激戰”一幕的,不僅是祝蝶等人,還有躊躇萬分的吳克照。
  
  “凌蝶姐?”蘇蕓見楚云升和白衣女子樓頂激戰,遲疑道,
  
  “不要動,就在這里等著吧,他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我們都遠不是對手。”祝凌蝶慎重地說道。
  
  ******
  
  楚云升心凝聚底地從堆滿冰渣的樓頂,一步一步地向著地下室走去,他雖驚、雖駭,但不會慌亂,歷經多次生死邊緣的掙扎,早已練就他如金石般的心弦,可張、可馳,但絕對不會斷!
  
  白衣女人在和他打斗中,仍有余力發現樓下燈光暗弱處的祝凌蝶,的確高自己一籌,但他也并非毫無希望,只是自己之前所有的準備,都是沖著火屬性的斗篷人,準備好的大量三階攻擊元符皆是克制火屬性的冰符。
  
  如果今晚來的是斗篷人,且實力如果和白衣女子相當的話,楚云升雖不敢保證能一定擊殺他,但一堆一堆的三階冰符砸過去,再配上劍戰技,逼退他,絕無大的問題。
  
  只是,不請自來的卻是他沒預料到的白衣女子,自己手上只準備一張三階的離火符,還用于了給自己救急,解除冰型刺刀的威脅。
  
  否則,自己也不會落到如此的境地。
  
  祝凌蝶來了倒也正好,多少也能問出點什么,他現在最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
  
  “出什么事了?”丁顏在收到楚云升確定安全的信號下,帶著眾人陸續鉆出地下室,四周墻壁刺骨冰寒,讓家屬們有些驚慌。
  
  “還記得以前我和你說過的那個白衣女人嗎,是她,已經走了。”楚云升沉聲說道。
  
  “楚先生,去會議室再說。”丁顏眉頭稍稍一皺,為不可查地看了一眼周圍的家屬道。
  
  楚云升點了點頭,有些恐慌不需要帶給他們,他們知道了反而更加混亂,道:“祝凌蝶現在在外面,葉其勝你去開院門,帶她到樓里等一會,其他人回各自房間休息!”
  
  他轉頭看見楚涵一臉擔憂,便露出一個笑容,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道:“姑媽,你們也去休息吧,沒事的,我會處理好的,放心。”
  
  楚云升的話,在總指揮部或許不管用,但在寫字大樓,從來都是言出令行,無人敢逆,很快就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間。
  
  寫字大樓的七層。
  
  丁顏、姚翔等核心幾人坐在楚云升的對面,他將情況大致說了一遍,包括院外祝凌蝶可能的來意。
  
  “楚先生,能否確定她是不是人類?”丁顏默了一會,沉然道。
  
  關于斗篷人和白衣女子,楚云升和丁顏猜測過無數次,有無數種推斷,除了斗篷人的跡象,讓他們越來越覺得絕非人類,白衣女子的情況,卻一直懸而不決。
  
  “不知道,至少從外表上和語言發音上,看不出來有太大的區別。”楚云升試圖回憶白衣女人的每個細節,除了冰寒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
  
  “她似乎知道很多秘密,同樣知道斗篷人的存在,并且很了解的樣子,以及她那些稀奇古怪的言論,我猜測她并非人類的可能性較大,另外,楚先生,關鍵是你和她的實力對比,究竟有多大的差距?”丁顏凝聚著眼神問道。
  
  “若無準備,必敗無疑;若事先準備充足,至少平手,她想再勝我,并非易事。”楚云升平靜地說道。
  
  丁顏忽地笑了笑道:“楚先生,只要你有信心戰平她,這事就好辦了!她和斗篷人不管有何目的,是不是要找立方體?目前和我們關系都不大。
  
  剛剛你大敗在白衣女人的手里,反倒是一件好事,如今你在她的眼中,正如她自己說的“只是空有一點力量”,就不足以成為能夠威脅到她的對手級別的人物,對你的警惕就不會太高。
  
  而且在暗中見到你們激戰的也許并不只有祝凌蝶,我想一定有方越侯暗中監視我們的人,很快斗篷人也會知道同樣的情報。
  
  現在,他們一個扶持方副總指揮,一個扶持祝副總指揮,不顧外面的蟲子以及金陵城中人類的生死危機,急欲控制金陵城,遲早要爭起來,引起內亂。
  
  而楚先生你也需要時間做準備,相比斗篷人,起碼白衣女人對人類“友善”許多,與其像“齊煊“那樣被斗篷人控制,不如順勢有條件地答應祝凌蝶,利用白衣女人威懾住斗篷人,爭取時間,保存力量。
  
  等到內亂發起,他們雙方對你力量都估計不準,我們只要坐觀狼虎相爭,到時猝不及防,鹿死誰手,未為可知!”
  
  “這些人都是什么人!?世界都成這個樣子,遍地的蟲子,還要搞內亂?還嫌人死的不夠嗎?”一直默不作聲的姚翔恨恨地說道。
  
  “子非魚,你怎么可能知道“魚”的想法?也許在斗篷人和白衣女人的眼里,那個“反世界”或者是“立方體”,遠比人類的性命重要的多!如果他們真的不是人類,在他們眼里,我們不過是一群可以利用,也可以隨時被拋棄的“動物”而已!和城外的蟲子又有什么區別呢!”丁顏緩緩地說道,透出一絲冷笑:“等他們找到要找的東西,我們的死活和他們又有什么關系?”
  
  “就算這兩人不是人類,總指揮部的那些高官們,怎么也跟著他們亂來?難道也不顧金陵城和老百姓的安危了?”姚翔不服氣地說道。
  
  “那就要問問樓下的祝大小姐了,她可是祝副總指揮的千金。”丁顏輕輕一笑,目光看向一直沉思的楚云升。
  
  “叫她上來吧。”
  
  *******
  
  祝凌蝶很有耐心,并不急躁,見到楚云升的時候,依舊是那間他見鄭為波的會議室,只不過,那個位置上換了一個人,成了她。
  
  “祝團長,你的來意,她已經告訴我了,大家都節約時間,直截了當地說吧,我想知道那個女人是誰?”楚云升依舊稱呼祝凌蝶為團長,畢竟現在的編制她還是第九主力師黑武獨立團的團長。
  
  “那個女人?”祝凌蝶的眉頭微微一皺,楚云升開門見山,殺她一個措手不及。
  
  “祝團長,你在樓下那么長時間,不知道我在說誰嗎?既然她讓你來說服我,大家至少也應該誠懇點。”楚云升挑了挑眉頭說道。
  
  “楚大哥,你可能有點誤解了,我是知道一些東西,但也許并不你知道的多,很多機密的事情,即便作為副總指揮的女兒,他也不會告訴我。”祝凌蝶自嘲地笑了笑,帶著一絲女性柔弱的味道。
  
  “知道多少,就說多少吧,包括斗篷人,反世界什么的。”楚云升加重語氣,突地又冒出一句道:“你和我都是人類!”
  
  祝凌蝶略感驚訝地看了楚云升一眼,一閃而逝,半響,仿佛是回憶道:“前任總指揮長還活著的時候,我們一直和京城聯系不上,時間長了,金陵城一直有重兵防衛,城中也沒有蟲子入口,城外的蟲子威脅并不激烈,有人覺得時代變了,規則變了,還抱著以前的死腦筋不合時宜,漸漸這些人企圖在金陵城“自立為王”,建立黑暗時代新世界、新秩序,滋生出許多黑暗欲望。
  
  為了剿滅這股逐漸壯大的分裂反叛勢力,前任總指揮長以抵抗蟲子為名義,作出第一次征召黑暗武士進入軍隊的決定,希望切斷這股勢力的武力來源,并一舉鏟除了他們。
  
  但后來發現越來越多的總指揮部要員參與其中,星羅棋布,根本無法清除干凈,反被他們侵蝕到軍隊之中,這些人的反擊,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總研究部和黑武管理總部的權利分流!
  
  這時,有個身穿斗篷的人,也就是你說的斗篷人,來見前任總指揮長,表示可以幫助總指揮長對付反叛勢力的日益壯大的黑武力量,但同時提出許多條件,具體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不過其中有一條,我聽說過,是用活人的腦袋喂養赤甲蟲,當時的說法是為了研究蟲子的習性。
  
  當時十大主力師,分為兩派,前任總指揮長無法有效調動軍隊,勉強答應了斗篷人,很快反叛勢力的主要武力被斗篷人屠殺干凈,這場內亂最終平息。
  
  內亂之后,金陵城逐漸出現了新的四大黑武王,也就是現在的四大黑武王。
  
  但后來,因為那些秘密的條件,前任總指揮長和斗篷人的矛盾分歧越來越大,不可調和。
  
  斗篷人甚至私下捕捉低級別的黑暗武士,用黑暗武士的腦袋試驗赤甲蟲。
  
  黑暗武士的不斷失蹤,終于引起很多人的警覺,許多黑暗武士將矛頭指向總指揮部,認為是因為黑暗武士的自由散漫而導致軍方私下濫用刑罰,秘密處決黑暗武士,這次事件就是你們以前聽到過的“黑武動亂”,但真相被列為總指揮部的絕密檔案。
  
  “黑武動亂”之后,前任總指揮長和斗篷人的關系直接惡化,知道蟲子圍攻金陵城,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矛盾,沖突到巔峰,斗篷人改為支持第一次內亂前,隱藏下來的反叛勢力方越候,襲擊了前任總指揮長,對外稱他忽然重病住院。
  
  現在的總指揮長,不過是從軍方找來的一個傀儡。
  
  當夜,方越候一系人馬在鎮壓因為蟲子帶來的騷亂的同時,順帶開始大肆屠殺前任總指揮長的勢力。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你所說的那個白衣女人出現了,找到我父親,表示支持我們這一方,我不知道她是誰,父親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我只知道,當夜,她和斗篷人激烈打斗,最后平手談判,方越候收兵調往前線。
  
  ……
  
  至于你說的“反世界”,我并不清楚,只聽過父親提到過,金陵城是他們要的東西的重要入口。這個方,我相信總研究部和你很熟悉的孫教授應該知道一二。
  
  ……
  
  發展到現在,其中很多原因,已經并不是外面傳言的“爭權奪利”那般幼稚可笑,這個世界已經變得我們越來越不認識了,人類只能在夾縫中尋找生路,方越候和我的父親,選擇兩個相反的道路……
  
  ……我會找時間安排你和我父親見面……”
  
  ……
  
  祝凌蝶走后,楚云升一人坐在樓頂上,抽著煙,他沒有急著去找孫教授,只是若有所思地望著中央區。
  
  她的一番話,幾乎完全顛倒了金陵城“公認”的歷史,真相一直被封存在檔案袋中。
  
  什么是亂世?天下無一片安全之凈土,任何地方……(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