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66 頂樓激戰

每到微光消失,黑暗統治人間的時候,金陵城中各種陰暗、隱晦的奇奇怪怪地事情,總會在這個城池的各個角落不停地發生。
  
  譬如說現在西區這棟寫字大樓上,一東一西,奇怪地靜立著一男一女,男的身著流光溢彩的戰甲,手持利劍,緊盯著他的對手;女的卻一衣白雪,纖塵不染,冷漠地目光,稍稍滑過戰甲,再無波動。
  
  楚云升看的沒錯,閃上他寫字大樓樓頂,并停留不走的人,的確是他曾見過兩次的那位白衣女子,她似乎從來沒有變化過裝束,連衣服都一模一樣。
  
  是敵非敵,楚云升并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虛幻的“殺意”可以讓他去感知。
  
  能敵不能敵,他同樣也不知道,沒有什么壓根不存在的“威壓”以及“強者之氣”,可以讓他去衡量。
  
  對方只是一個沒有多少表情、不親自來的陌生造訪者,連她的眼神都絲毫沒有波動,只是稍稍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戰甲和長劍,至于自己的摸樣等等都毫不關心。
  
  在她未開口前,楚云升不敢貿然行動,他心里沒底,這女人第一次給他的感覺是絲毫不弱于自己,第二次她控制著裂頭怪物出現的時候,則明顯強于他。
  
  而且兩次,這個白衣女人都沒有對自己一行人產生過任何攻擊行為,在第二次,她幾乎還出手幫助周庭韻他們解決了蟲子的圍攻。
  
  所以,楚云升猜不透她的意圖,如果此時來的是斗篷人,火王和槍王的下場在那里,立場一清二楚。
  
  但他也絕不相信這位和斗篷人同樣神出鬼沒的白衣女子,僅僅是路過他的“寶地”,停下來歇歇腿,那么可笑。
  
  楚云升繃緊著神經,高度地戒備,一絲一毫的分神都不敢有。
  
  白衣女子想是在思考什么,俄爾,她輕輕抬起右手,行云流水般地劃過一段弧線,她優美指尖所到之處,冰能量尖銳地呼嘯著凝聚她那一指端。
  
  楚云升立刻揮動千辟劍,即一言不發,當即動手,非敵也是敵了,他早就做好這樣的準備,整個動作絲毫沒有凝滯,就連青虹的千辟劍中,也已經注滿到極限的本體元氣。
  
  他企圖在發生沖突的第一時間,激發出他最強戰技千軍辟易,以取得稍稍的主動優勢。
  
  不過,楚云升快,那白衣女子更快,一向以速度為優勢的他,此時卻落了下風。
  
  白衣女子欣長白素的指尖,叱,地一聲,高度凝聚的冰能量,頓時奪指射出,呼嘯而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膨脹放大,形成一個楚云升從未見過、張牙舞爪的怪物巨頭,凌空撲向他。
  
  咔嚓!
  
  楚云升奮力一劍劈開這頭冰型巨頭,不顧劇烈疼痛,并震蕩顫抖的握劍雙手,人已經繼續以極快地速度,沖向白衣女子,他完全抱著拼傷自己,也要擊退白衣女子的想法。
  
  以二品千辟劍的鋒銳,他不相信,刺不穿白衣女子毫無防護的身體。
  
  但他,剛剛穿過裂開的冰型巨頭,白衣女子第二波的攻擊已經出現了,從寫字大樓墻體向上,凝結成蘊藏著巨大的冰能量的冰晶,凍住他的雙腳,凍住他的雙腿,迅速蔓延到他全身。
  
  他一邊沖刺,一邊試圖激發的劍戰技,尚未來得及成型,最有一個動作,竟然被直接冰凍凝固,陷入整個冰塊之中!
  
  破!
  
  楚云升激發起所有的本體元氣,強行旋轉著無堅不摧的千辟劍,削開冰封,從“冰窖”中脫體而出!
  
  楚云升破冰而出的勢頭,看似漂亮,實則寒不堪言,只是這么一小會的冰凍時間,自己似乎每個細胞都赤裸裸地浸泡在冰水之中,令他寒顫不已,以至手臂,身體都凍得僵硬,無法運行自如!
  
  被她的冰能量侵蝕的程度,已經遠遠超過在防線和蟲子戰斗時,黑武獨立團整整一個大隊的冰能黑暗武士,“誤凍”住他所造成的寒傷!
  
  然而,白衣女子的第三波攻擊,根本沒有給楚云升喘氣的機會,漫天飛舞的冰刺刀,接踵而至,密密麻麻,每一只冰型刀尖上,都帶著致命的冰能量。
  
  楚云升此時心底雪亮明白,自己絕非此人對手,只是三招,不論是威力上,還是速度上,都逼得自己連一招劍戰技都來不及發出!
  
  即便當時他面對的是火焰幻鳥,都不曾有過如此的窘迫。
  
  自從二品戰甲成型以來,即便是紫炎火魔蟲,都不曾攻破他的戰甲,而這些刺刀,卻能在戰甲上,留下深淺不一的刀痕!
  
  不能再讓她繼續進攻下去了!否則一直被動挨打,不出她的五到六波的攻擊,自己估計就要葬身在這里。
  
  楚云升咬牙硬抗,完全不躲避那些漫天飛舞而又鋒銳難當的冰型刺刀,大吼一聲,強行向前突破,在如雨般的冰型刺刀中,寄予厚望地施擊出劍戰技千軍辟易!
  
  十二道劍影,嗡嗡地從千辟劍上,分身而出,列成一排,如同一道道流星,絞碎一切敢阻擋在它們前進道路上的冰型刺刀,匯聚射向白衣女子。
  
  卻沒有楚云升希望地那樣,劍影穿體而過,或者形成元氣能量碰撞轟殺,那白衣女子,兩眼射出白色的寒光,直逼飛來的劍影,竟憑空定住一向銳不可當的十二道劍影!
  
  冰凍順延著劍影的尖端,一寸一寸地奪取陣地,直至完全將劍影冰封,然后,戛然而裂,碎成無數的細小碎塊,伴隨著劍影的消失。
  
  楚云升愣了一下,他雖知道如此生死一線的戰斗中,不能有任何的稍稍的走神,但是他從未見過自己任何一個對手,可以如此輕松地破除“千軍辟易”的劍影!無論是火焰幻鳥還是紫炎魔蟲!
  
  但他不能退,不能敗,更加不能死!他腳下就是他唯一的親人,他不知這個白衣女人殺了他會再干些什么?趕緊殺絕,斗篷人就干過,真的火王齊煊,在臨死前也不得不將兒子托付給丁顏。
  
  楚云升的戰甲已經被飛旋不停地冰型刺刀,刺得傷痕累累,勉強還能支持住,當即不顧一切地取出原先準備對付斗篷人的三階元符之一的離火符!
  
  周身冰刺盎然,楚云升只能將離火符全部攥在手里,以防被刺破,思訣波動,符體激活,他左手中頓時匯聚中磅礴的火能量,一片冰天雪地里,那妖艷的火能量,十分的扎眼。
  
  頃刻,只見楚云升的左手中,射出一陣陣炙熱的妖艷光芒,天地元火立刻如火雨天降,射落人間!
  
  三階高級攻擊元符,哪怕楚云升只能以二元天的境界,只能發揮出它一般的威力,其威力也非同小可!
  
  漫天而落的天地元火,焚燒著飛天遁地的冰型刺刀,不到一會,并將它們驅散地一干二凈!
  
  此時,白衣女子也不禁“咦?”了一聲。
  
  出其不意造成的攻擊機會,楚云升絕不錯過,此刻,冰型刺刀的壓力盡無,他便毫無顧忌地全力施展出第二次千軍辟易。
  
  這次,他將十二道劍影,控制著疊加成一只,發出耀眼的光芒,再次凌厲地刺向白衣女子。
  
  而他自己已經飛身躍起,擎起千辟劍,砍向白衣女子的頭頂
  
  冰封,冰破,再冰封,再冰破!
  
  疊之劍影,一路倔強地破冰逼近白衣女子,直到她的跟前,那白衣女子,秀麗的眉頭,輕輕一蹙,伸出她一直未曾動過的左手,凌空將劍影夾住。
  
  楚云升離她不遠也不近,卻能清晰地聽到劍影發出的凌厲的嘶鳴聲。
  
  咔咔!
  
  劍影再次,破碎而落,消散于無垠。
  
  白衣女子的右手凌空一抓,一只兩頭刺刀的冰型武器,出現在手里,一舉蕩開空中襲斬過來的千辟劍。
  
  楚云升向后跌落在滿是冰渣地樓頂,卻依舊仗劍而立,毫不退縮。
  
  白衣女子手中的冰型武器卻被千辟劍削裂,她隨手一丟,化作片片雪花,飄落飛散。
  
  “你已經獲得隨同我們進入“反世界”的資格。”白衣女子出乎楚云升意料的停止了攻擊,輕然地說道。
  
  當她再次只用一只左手接下他的劍戰技,并毫不費力的擋開自己的劈斬后,楚云升就隱隱覺得自己必敗無疑了,除非自己逃跑,否則斷無生路。
  
  卻不料她主動地停止了下一波的攻擊。
  
  “我們”?“反世界”?楚云升腦袋迅速反應過來,手中的千辟劍立刻又緊了緊,反問道:“你們?你和斗篷人是一伙的!?”
  
  “你很害怕他?”白衣女子打量了楚云升一眼,蕭然地說道。
  
  楚云升凝視她,卻未說話。
  
  “既然知道他的存在,卻分辨不出我和他之間的區別,只是空有一點力量,毫無智慧的蠢物!”白衣女子索然無味地說道:“姓祝的丫頭已經到了樓下,她是我們的人,記住,如果你不想成為“斗篷人”的“傀儡”的話,這是唯一也是最好的選擇,否則,即使我不殺你,他也會殺掉你。”
  
  “什么是“反世界”?你們是不是要找一個立方體?”楚云升對她的評價置若罔聞,他現在只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的的確不少,等你做出決定后,還能活著,再來問我吧。”白衣女子言畢,飄然飛離寫大樓。
  
  -----
  
  明天開始正式恢復兩更,這兩天真是抱歉,對不起大家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未完待續。)
  
  
[xs52]